次曰一早,徐云便跟秦婉儿一同出门,第一时间赶去接叶法拉。刘洪再次见到徐云的时候,很是毕恭毕敬的,他可不敢在徐云面前整什么幺蛾子了。

    “刘处长,好久不见啊,近来可好?”徐云笑眯眯道:“最近是不是在减肥?瘦了挺多啊。”

    刘洪脸上挂满了奉承的微笑:“哪有哪有,我要是能有徐老板这身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啊,哈哈哈,徐老板真是说笑了,我现在就去签署了件,你马上可以带叶小姐走了。”

    “我才刚到,刘处长就着急着要送客啊。”徐云心道,这家伙是真怕了自己了,恐怕是连一分钟都不希望看到自己,不然也不会这么效率积极的办事儿了:“那就麻烦刘处长上心了。”

    刘洪连连摇头:“徐老板这是哪里的话啊,你能来,对我是莫大的荣幸,只是我这地方都是犯人,乌烟瘴气的,我是怕徐老板不适应,绝对没有要赶人的意思哈哈,千万别误会,别误会。而且叶小姐也肯定想早一点离开这地方。”

    徐云也没再跟他废话,刘洪把最后的件签署之后,便让人去把叶法拉带了出来,叶法拉看到徐云能来接她出狱已经是莫大的满足了。告辞了刘洪和监狱之后,叶法拉笑容灿烂的看着车窗外的阳光。

    “好不容易出来了,准备怎么放松一下,去哪度个假?”徐云玩笑道。

    叶法拉看着脚腕上的定位装置道:“方圆十公里就是我的活动范围,一旦出了这个范围,马上就会有特警特工送我回监狱的。监外服刑,虽然看似自由了,但实际上还是服刑期呀……能出来就不错了,只希望这方圆十公里能多建点有意思的东西,不然我可就真会无聊死了。”

    徐云一路开车把叶法拉带回到星凯大酒店,众多星凯的职工人员看到叶法拉之后,那惊讶无异于看到了火星撞月球。叶法拉的大案子电视和报纸都报道过,这事儿在申江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再次看到你们,感觉真不错。”叶法拉微微一笑:“先声明,我可不是越狱出来的,你们报警也没有什么悬赏。我只是监外服刑期,没地方可去,只能回咱们酒店住一段曰子了。大家不会不欢迎吧?”

    一阵掌声响起,有人已经开始带头喊欢迎了。虽然叶法拉犯过罪,而且对社会还是罪大恶极,但是对于酒店的员工,她却从未亏欠过,星凯的人拿着酒店行业最高的薪水,享受着最好的福利,这一切都是叶法拉带给他们的。

    所以,不管叶法拉是不是曾经犯过罪,在星凯员工的眼睛里,她永远都是一个称职的好老板,一个够意思够讲究的好老板。

    “你能回来,大家就更有干劲儿了。”徐云道:“你还是准备准备把星凯重新接回去吧。”

    叶法拉苦笑一声:“如果我有这个权力的话,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让你准备合同签字,但是很可惜我没这个权力,即便是你拟一份转让合同,我在上面签了字,也是不具备法律效益的,不会生效的。”

    徐云却不以为然:“管他的生效不生效,难道就一定要签那一纸合同吗?看来这段时间你的脑子还真是变傻了,规定是死的,人可是活的。”

    “呵呵呵,或许吧,毕竟监狱里的规矩多。”叶法拉看了徐云一眼:“我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好意。你放心,星凯即便永远都不属于我,那也是我眼里的心血结晶,既然我有时间,而且还只能呆在申江这地方,我自然愿意为星凯而付出。”

    两人来到六楼的总裁办公室,许久没有回到这地方,叶法拉还是挺感慨的。

    “这是现在各部门负责人的名单,很多都是我在河东带来的兄弟,信得过,也有能力。”徐云道:“这段曰子恐怕是真的需要辛苦你了。”

    “你又准备去哪潇洒?我听秦婉儿说你去太弯的事情了,处理的怎么样了。”叶法拉淡淡道。

    就在这时候,林苏音敲了敲总裁办公室的房门,然后便推门走了进来,她微微一笑:“这位姐姐就是你昨天提起的那位朋友吧,酒店就是她的?”

    “是啊,她叫叶法拉,你可以叫她叶总,也可以叫她叶子姐。”徐云道:“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打听的呗。”林苏音说完,很好奇的看着叶法拉。

    徐云又对叶法拉介绍道:“林苏音,莲会林会长的宝贝千金。最近太弯那边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她跟我到大陆来放松放松心情。”

    叶法拉点点头,在徐云并没有说明的话里,她能读到很多信息,便点头对林苏音道:“节哀……”

    林苏音怔了一下,这个女人好聪明啊:“谢谢叶总关心。”

    在林苏音对叶法拉的称呼上,就能看得出她对自我的保护,和对其他人的警惕。叶总和叶子姐,两个称呼里,她选择了一个比较生疏的称呼。

    “不客气。”叶法拉道:“林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徐云是什么关系,但我希望你不要误会了我和徐云的关系。我只是一个还在监外服刑的犯人,我唯一希望得到的就是自由,什么爱情啊,对我来说都远远不及自由来的更重要。所以你没必要对我吃醋,呵呵,如果你就是这么酸的话,那也找错人了。徐云在乎的人现在可不在申江。”

    徐云无奈的看了叶法拉一眼:“你这是给我下秧子呢吧?”

    不得不说,叶法拉一番话让林苏音对她的印象起了极大的改观:“叶子姐,徐云从没跟我说过他的什么事情,他是不是有很多女朋友?”

    “嗯哼,可以这么说吧,但我可不知道他心里能装多少人。”叶法拉微微一笑:“不过,有一点我到可以肯定,喜欢他的女孩可真不少,如果你也加入进去的话,那竞争力可是很激烈啊。”

    “竞争者包括你吗?”林苏音直言道。

    叶法拉耸了耸肩膀:“我……可以说是竞争失败者吧?是不是啊徐云,你给个话。”

    “你俩能说点有营养的问题不?”徐云道:“要不然这样,你俩既然这么有共同语言,那你俩好好聊,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叶子,这两天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林苏音就交给你了。”

    “你去哪,我跟你一起。”林苏音可不愿意。

    徐云摇摇头:“你好好留在这里,如果是去玩儿的话,我肯定会带着你,但这可不是去玩儿。我有正事儿要做,所以你就乖乖留在这里和你的叶子姐姐好好聊聊我的事儿,让你叶子姐姐好好揭揭我的短。”

    “就算你不让我去,也要让我知道你去哪吧?”林苏音依然不放弃。

    “鲁南。”徐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去做什么?”林苏音追问道。

    徐云认真的看着林苏音道:“当然是要想办法找冷尘了……”就算徐云很清楚,冷尘一旦伤势痊愈,一定会主动来找他的,但到那个时候,一切就都晚了。他需要主动出击,在事情还没有坏到让他焦头烂额的地步时,他就要处理好。

    趁着冷尘还在休养期,趁着冷尘还没有恢复对他们一击必杀的能力之前,徐云必须要先发制人!对于这一点,徐云坚信不移,可这个先发制人却不能有他开始……所以他必须去一趟鲁南。

    林苏音不知道这些地下世界的势力范围划分,但叶法拉却很清楚,她提醒徐云道:“不要以为王龙皇是什么好人,他敢自喻为天子,有多猖狂是所有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你去找他帮你,恐怕……”

    “他是不可能会为了帮别人的事情而动真格的。但若是为了他自己的话,那可就不一样了。”徐云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不会有事儿的。”

    叶法拉再次看了看自己脚环上的GPS定位:“如果我能拿掉这个东西,就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了,毕竟我和王龙皇也算有一点交情。”

    “拿掉这个只会让你重返监狱,而且再也没有机会监外服刑。我不会让你冒这个风险的。”徐云道:“这点小事儿我还是可以搞定的,再说了,还有林歌帮我呢。”

    叶法拉知道拦也拦不住,就不在多说废话:“那我就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

    “谢谢。”徐云道:“那林苏音这几天就拜托你了。看的出来,你俩聊得来。”说着,徐云又对林苏音道:“申江足够你玩儿五天了,等我回来之后,我保证我会带你去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过段曰子。”

    “真的?”林苏音撅嘴道:“你可没说你回来之后还要丢下我一个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不会做这种决定。”徐云道:“但现在我只能这么做,我没有别的办法,也没有别的选择。如果我想尽快解决掉冷尘,那么我就必须去鲁南见一个人。”

    叶法拉一直都皱着眉头,去找王龙皇谈条件,原本就是一件豪赌,天知道那个极度自傲的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如果她还有其他的办法,一定不会让徐云去鲁南的。

    “林歌呢?”徐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他嘱咐过让林歌看着林苏音的啊。

    林苏音耸了耸肩膀:“人家女朋友打电话来让他陪着去逛街买内衣,你觉得我会让他拒绝吗?当然必须让他去嘛,昨天他才在我的指导下稳住了人家姑娘的心,今天当然要表现的好一些,刷卡刷的潇洒一些,没有拿不下的姑娘。”

    “……”徐云还真是够无语的,林歌有这么个干姐姐给他撑腰,焉知祸福?

    【ps:下午加更,老时间。】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