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徐云不想耽误时间,但他还是忍住没有打电话给林歌,不想破坏了林歌的恋爱期。可鲁南那种是非之地,徐云又的确需要有个帮手在身边,最坏的情况下,至少不会把自己落入腹背受敌的险境。所以他要带去的人不仅需要他百分之百的信任,还需要有一定的实力。

    经过再的思虑之后,徐云去后厨找山子把小东北叫了出来。

    “云哥,找我有啥事儿?”小东北手里还拎着菜刀呢,抬起手背抹了把被洋葱熏的红润的眼眶:“幸亏你把我叫出来了,我是真受不了那洋葱的味儿啊,哎呀,还是外面的空气好。”

    徐云无奈的笑了笑:“你是真准备好好学厨师,然后回家告诉你爸,你学成归来,光宗耀祖了?”

    “哈哈哈,云哥,这话跟别人说说也就罢了。”小东北道:“没多少人能成世界级的大厨师,就算成了,那也还是伺候有钱人呗,在顶级的大厨,那也是要在厨房办事儿的,能光哪门子的宗,耀哪门子的祖?糊弄糊弄我爹那种老农还行。”

    徐云示意他摘下围裙:“那你还在厨房待着,不想做厨子,为什么不跟我说。星凯那么多部门可以做事,你喜欢做什么告诉我,我肯定会帮你的。”

    “哥,我知道你挺照顾我的。但我小东北也是明眼人,你们对我好,我才会对你们好。”小东北道:“我在星凯没什么要求了,不说别的,就说小步总送我的那套房子,有几个厨子打一辈子工,能在申江那地段买得起大居?!连梦都不敢做吧。”

    “他既然送你,那就是你应得到的。”徐云道:“是没有厨子赚够买得起申江汤臣极品的大居,但也没有厨子能在那种生命危机关头挺身而出救那么多条人命。你要知道那本身就是你应得的。”

    小东北嘿嘿笑了笑:“云哥,我心甘情愿跟你混,就是因为你对我这态度,咱不图什么物质,就是觉得你跟我交心,绝不是拿我当枪使。你有什么事儿,一句话,我绝对办了,就冲你相信我这一点。”

    徐云拍拍小东北的肩膀:“有你这句话,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准备收拾收拾,跟我去趟鲁南。”

    “啊?去鲁南?我?还有谁?鸽子哥?”小东北怔了一下,这说出差就出差,也太突然了吧:“云哥,你这才回来落脚,难道不去琴岛那边瞅一眼?”

    “我也想,就是怕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徐云道:“这次去鲁南,就你和我,鸽子不去,他留在申江谈他的恋爱,也能帮我看着点林大小姐,这活儿只能你帮我办了。”

    小东北听到这消息那可劲爆了:“鸽子哥还真找到主儿了?嘿嘿,哥,啥时候你也给我讨个媳妇儿?”

    “是男人就自己追去,有点出息行不行?”徐云道:“等回来你抓紧时间找个驾校报名,考出驾照之后也置办一辆四个轮的,到时候在申江有车有房的,你还愁找不到媳妇儿?”

    小东北闻言,一脸浩然正气道:“不!坚决不!为了房子和车跟我在一起的女人肯定不是爱我的人,我才不要这样的呢。我要找的是真爱!”

    “得了吧。”徐云拍拍小东北的肩膀:“社会不一样了,现在一百个女孩里面,九十九个人都是无物质不恋爱,剩下的一个还是缺心眼的。你信不?”

    “云哥,你那意思……霜姐她们都缺心眼?”小东北嘿嘿一笑:“我可是听强子哥他们说过,霜姐喜欢上你的时候,可不知道你有这本事,你当时就是……”

    “她们不一样。”徐云直接打断了小东北的话:“行行行,我答应你,回头就让你霜姐帮你物色个好的,不物质的,就纯爱的。那你首先把自己捯饬的能让人家爱上。现在你先去准备一下,跟山子说一声,过会儿我给你打电话你就下楼。”

    小东北哈哈傻笑的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徐云说的有道理,现在真是一百个女孩里面都很难找出一个不物质的,即便是有那么一个,那也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

    很多物质的女孩都认为自己眼光高,有眼光。其实根本不然,真正眼光高的,有眼光的,反而是凤毛麟角一般存在的不物质女孩。道理很简单,满眼里都是物质,金钱,豪车,洋房的拜金女,哪还顾得上看男人真正应该有的品质呢?

    一个男人身上最重要具备的绝对不仅仅是房子车子和票子,就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女孩都看不清楚。

    在大多数人看来,没钱也不一定是好男人,为何不找个有钱也不是好男人的生活呢,至少物质上不用担心了。不得不说,这话也真有道理。很多没啥钱的家伙肚子里面花花肠子也不少……

    ……

    徐云回到自己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打电话通知林歌他要去鲁南的事情。林歌一听徐云要带小东北走,让他留守申江,第一时间便赶回了星凯,他可不想因为搞对象就耽误了正事儿。

    “哥,这事儿你要再琢磨琢磨。”林歌赶回星凯的时候,徐云和小东北已经准备动身离开了。

    “我都想好了,我让你留在申江可不仅仅是为了让你谈恋爱的。”徐云微微一笑:“还有林苏音需要你帮我照看着呢。”

    “叶子姐不是已经答应帮你照顾苏音姐了吗。”林歌道:“哥,我都跟方娅说了,如果她真的会选择跟我在一起,就会理解我。我不可能因为陪她而什么都不做吧。”

    徐云摇摇头:“问题可不仅仅是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申江必须有人留下,你必须明白这个问题。”

    “为什么?”林歌不懂徐云的用意:“你给我一个让我留在申江的真正理由。”

    “因为我不能确定冷尘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徐云认真道:“所以我需要有人在申江,我让你留在这里可不只是让你轻松的。如果冷尘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疗伤休养生息,那他在大陆的第一个目标绝对是在申江。”

    林歌不再说话,他也明白徐云这话有道理。

    徐云拍拍林歌的肩膀:“冷尘会为了拉同盟,都不惜和武藤一郎去合作。如果我不做好先发制人的准备,找个合作伙伴做准备,到时候跟他抗衡显然会落入下风。这个情况我不希望看到,你也不希望看到吧。”

    “懂了。”林歌点点头:“一路顺风。”

    说完,林歌把小东北拉到一旁:“我哥可就交给你照顾了,可别让我失望。”

    “鸽子哥,你放心,有我小东北一口气,就绝对让云哥毫发无损。”小东北拍拍胸脯道:“咱说到做到。”

    “这牛皮吹的有点大了吧?”林歌苦笑一声:“照顾好自己,鲁南那地方可比你想的要糟。从古到今,那地方都是素有匪城之称,也是整个华夏地下世界最混乱的地方。你可千万别大意了。”

    小东北点点头:“明白了。”

    徐云整装待发之前,叶法拉和林苏音也纷纷前来送行,林苏音当然是最不希望徐云离开的人:“你最好是安全回来,不然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那肯定的,我都答应冬哥他们好好照顾你了,我若是出什么意外,还怎么照顾你。”徐云贫嘴笑了笑。

    叶法拉把徐云拉到一旁,往他口袋里塞了一个东西:“如果王龙皇为难你的话,最好不要跟他翻脸动手,那样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虽然我不知道我在鲁南有多大面子,但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把这个东西给他看,说不定他会更好沟通。”

    徐云点了点头:“那这里就拜托你了。如果鸽子需要帮助的话,能帮他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叶法拉道:“这一点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就算是冷尘来了,想在申江闹事儿,那也要问问我愿意不愿意呢。”

    徐云嘴角微微扬起,浅笑一声:“吹吧。”

    一切安排好之后,徐云和小东北便开车踏上了前往鲁南的高速公路,为了机动姓强一点,徐云他们才选择了开车,一千公里左右的路程不算近,但也不算远,一天的时间足以赶到。唯一不便的是小东北不会开车,不能帮徐云倒班驾驶。

    路上徐云也没闲着,一边开车,一边教小东北驾驶理论,小东北也听的挺认真,以至于后来都想到驾驶座上试试感觉。徐云可不想冒这个险,就算是想练车,那也不能在高速路上练啊。

    汽车一路前行,越来越逼近鲁南省,徐云对这个华夏有名的大匪城可没什么好印象,毕竟之前他来鲁南的几次,都是处理一些恐怖袭击事件的任务。人口繁多又杂乱的城市,往往是邪恶最容易滋生的地方,这一点任何人也不能否认。

    这里又是原和疆藏链接的枢纽城市,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很难控制的,毕竟这么多年来,华夏疆藏地区一直都没消停过,总是会闹些事情出来,给领导人们惹麻烦。

    最后一次在高速服务区休息的时候,距离鲁南大约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徐云也真是累了,从早上十点多到现在太阳都西落了,途就休息了次,其他时候屁股就没离开过驾驶座呢。

    【ps:加更求支持。明天开始调整更新的节奏了,明天再通知。】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