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小东北,徐云则是显得淡定多了:“一万?哈哈哈,既然都想跟我交朋友了,也不至于把价格涨那么多吧?你们真应该去抢银行,那样来钱更快,别说一万了,一千万都不止呢,我这个提议不错吧?”

    为首的制服男脸色一变:“行了,我没功夫跟你耍嘴皮子,到底是给还是不给,一句话!别浪费时间了,看你也不差钱,才给你点面子,但我可没什么耐心。你不会也想跟我去交警大队走一圈吧?”

    徐云摇摇头:“当然不想。”顿了一下,徐云又道:“但我也不想给钱,那怎么办?”

    “那就没得谈了!”制服男马上对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一前一后站在车前后的两人纷纷蹲下准备动手摘取车牌。

    这事儿徐云可不答应,汽车空档下,他突然猛踩油门!嗡的一声,发动机发出的咆哮声直接把车头前那家伙下了个半死,一屁股蹲在了地上,紧跟着,徐云把汽车进入倒档,刹车一送,汽车屁股往后拱了一下,嘭的撞翻了蹲在车后欲将车牌拆下的家伙!

    看到这辆卡宴如此的不配合,为首的制服男勃然大怒:“小子!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了!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好,好!公然抗拒执法,那我就带你们去交警大队,看看到时候你还硬不硬的起来!”

    “你也不用唬人。”徐云冷笑停车道:“还跟我装公职人员呢是吧?别在这里给国家公职人员脸上泼脏水了。抢劫已经是犯罪了,还冒充执法人员,我看你们才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在徐云的示意下,小东北直接开门跳下车去,对准迎面跑来要动手的一人便是一拳轰开!

    徐云突然开门,车门直接撞飞那为首的制服男,眼瞅着动起手来,十几个制服男马上变成了凶神恶煞一般的样子猛扑过来。可毕竟都是些不入流的流氓混混,都不用徐云动手,小东北一个人就大杀四方,分钟之内掀翻了所有冒牌货!

    对付这些小流氓,可比对付老山林子里的野猪轻松多了。经过在那轮船上和黑冢部队的人交手洗礼之后,小东北各方面的成长都是非常显著的,尤其是爆发力上,这些冒充交警大队的流氓们,没有一个能顶得住小东北一拳的。

    徐云只能庆幸这小子手里没刀,若不然都捅死了可还真麻烦了。流氓固然可恨,但倒也罪不至死。

    小东北拍拍手,看着躺了一地的流氓混混,呸的吐了口唾沫,他对这群家伙是真的不屑一顾。

    “去跟后面的车说,该走的走,别在这里浪费时间。”徐云对小东北道,小东北点头便去疏通后面的交通,众多外地驾车来游的人都纷纷用最快的速度离开现场,他们不愿意去想这些执法人员到底是不是冒牌的,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没有受到损伤就好。

    徐云走到为首的制服男面前,露出一个邪气凛然的笑容:“是不是挺后悔今天不该出来做这事儿的?”

    “你……你这叫袭警!重罪!”为首的制服男还想利用冒充的身份来恐吓徐云。

    徐云不耐烦的摆摆手:“行了,别再装了,你不嫌累,我都嫌烦。装交警大队的人也装的有点技术含量行不行,第一句话要给司机要驾驶执照和汽车行驶证,这可是交警的习惯开场白,哪有一开始就谈钱的?我再傻也能看出来你们是假的。还有你们这衣服的质量,也太差了吧?这都什么布料啊?一看就不上档次。说说吧,混哪里的?算了,我还是直接打电话报警吧。”

    为首的制服男瞪大眼睛看着徐云,被徐云说的哑口无言。

    看到徐云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制服男倒是反应了过来:“你……你报警也没用!我们大哥跟派出所的人熟得很,根本没人能动的了我们!”

    “哟,你们大哥还挺牛的呢,叫啥?说来听听。”徐云当然只是吓唬吓唬他们,报警无非是给自己添麻烦:“我还真想知道知道,谁这么有才,让手下的人出来做这事儿呢。”

    制服男重重的哼了一声:“我们大哥就是黑牛!识相的就早点放了我们,抓紧滚出鲁南,不然的话,小心我大哥抓住你们剥了你们的皮!”

    “你听说过没?”徐云回头看了眼疏通交通走回来的小东北。

    小东北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听说过红牛,没听说过黑牛,也是功能姓饮料?”

    “……”制服男瞪大眼睛,一脸愤怒,这俩家伙还真是让他狠的牙痒痒,可他又顾及对方太厉害,出手太狠,一个人就能干掉他们十几个兄弟,还真不敢发作。

    徐云摸了摸下巴:“不好意思,我们都没听说过,只能说明你老大不够响,恐怕是威胁不了我们了。”

    “小子,你最好别太猖狂,我大哥黑牛可是鲁南天子王龙皇的拜把兄弟!”为首的制服男咬牙切齿道:“这你可听说过吧,你最好想清楚,你自己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不想死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装孙子!”

    王龙皇的拜把兄弟?徐云一怔,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还愁着如何去打听王龙皇的下落呢,这才刚进鲁南的地界,就有线索了。

    “你能把牛逼吹的这么响,你班主任知道吗?”徐云道:“鲁南天子我可听说过,怎么可能跟你们一群下滥流氓的老大是拜把子兄弟,你觉得你说这话我会相信吗?”

    “信不信由你!有种的就留下个名号,只要你敢留在鲁南过夜,我们老大若不收拾了你,那就不叫黑牛了!”制服男火气还真不小。

    徐云咧嘴一笑:“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今天晚上,我们就在金华星酒店过夜,有能耐就让你们老大黑牛去找我们。”说完,徐云指了指车上:“不妨告诉你,别说一万现金,就算是十万我也拿得出手。就看你们老大有这本事来给你们要医药费不。”

    说完,徐云一挥手对小东北道:“走了。”

    小东北上车之后问道:“云哥,金华星酒店是哪?”

    “刚才广播里面说的一家,我也不知道在哪。去市区找找看吧,听起来挺实惠的。”徐云一边发动汽车离开,一边道。

    ……

    看着远去的黑色保时捷卡宴,为首的制服男摸出电话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哭诉道:“黑牛哥!我和兄弟们被俩外地人给办了!”

    【ps:白天的更新,还是9点雷打不动。下午点看我自身有没有时间。尽力而为。】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