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星酒店还真挺好找的,广播的广告也没骗人,五百八的双人标准间房间也的确挺不错,徐云和小东北都挺满意的。徐云让小东北先去洗了澡,他给申江那边打了电话报了个平安,林歌得知他们安全抵达,也就放心多了。

    等小东北洗过澡之后,徐云也痛痛快快的去冲了个凉,开了一天的车,浑身上下还真是够僵的,刚才还准备活动活动筋骨呢,却不料那些流氓混混那么不抗揍,小东北都没打过瘾便全都跪了,这让徐云也不好意思出手啊,唉……连活动活动的机会都没抓住。

    徐云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才走出浴室,就听到了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小东北急忙起身走过去,一边问是谁,一边就打开了房门。这一开门不要紧,小东北直接就愣在了门口。

    一个穿着极为暴露的女子,搔首弄姿的站在他们房间门口,对小东北一通媚眼乱抛:“小哥,是奴家呀,才打了电话要奴家来服侍你,你就忘记了啊?真是贵人多忘事哟。”

    小东北傻眼了:“打电话?!我没打电话啊!姑娘,你找错人了吧?”

    “哎哟,小哥,你怕什么啦,我们酒店可是安全的很,绝对不会有检查的。你就放心好了。”这女子一边说话,一边直接推门而入,小东北被搞的脑子都懵了,突然看到穿着这么暴露的女子,他也真没什么抵抗力,年轻人嘛,火气旺可以理解。

    小东北一边连连后退,嘴里一边嘀咕着:“你真找错门了,我没打电话,真没打电话。”

    “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大家都有需求,不用不好意思哟。”女子越来越逼近小东北,表情也越来越夸张:“不管小哥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说到这时候,女子似乎才发现徐云,当时就愣了一下,然后故作害羞道:“讨厌啦,你怎么不说清楚你们是两个人嘛,要是想玩人行的话,那可是要加钱的呢,之前说好的八百我可不做,最少也要一千五啦!”

    徐云也挺头疼的,现在扫黄的确是把网络也净了,把什么东莞西莞的也端了,但是绝大多数酒店存在的**卖春现象还是屡见不鲜,再严打也是杜绝不了的一种社会不良现象。

    “他都说了,你找错门了。”徐云可没小东北那么好说话,直接瞪眼道:“这里没有你的生意,该干嘛就干嘛去。”

    女子看了眼徐云,娇羞道:“哎哟,都说帅哥脾气大,看来还真是这样呢。好吧好吧,就算是我走错了,但看在你们这么帅的面子上,我愿意给你们服务, 也不要一千五了,一千块钱怎么样?这可真不贵哦,绝对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不信你打电话打听打听。”

    小东北没见过这阵势,躲到一旁不说话了,他宁愿开门之后冲进来的是头野猪,也不愿意是个小姐。

    徐云可没什么耐心:“我说了,没有这个雅兴,你若识相就抓紧走人。就算是一百块,我们也不需要,懂?”

    女子面子是有点挂不住了:“明明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金华星上门服务的,我就算小学数学不及格,但也分得清楚房间号啊!你们若是故意耍人玩儿,那我可不答应!我来都来了,不管你们做还是不做,钱都不能少给!”

    小东北一听也烦了:“我们又没干什么,凭什么给钱!”

    “你们不给也要给!不干也要干!一千五,没商量!”女子一边愤怒的丢下包,一边开始毫不避讳房间内两个男子的情况下脱掉自己的上衣,看她这架势,那就是要耍无赖,玩儿硬的了。

    见过强买强卖的,那都是小商小贩喜欢做的事情,最多就是卖房卖车的搞点小把戏的强买强卖,还没见过,这拿着自己身体玩儿强卖的!鲁南这地方还真是让徐云长见识了。

    才到这城市不到俩小时的时间,就碰到了流氓假扮交警拦路抢劫,小姐主动上门,强行让人掏钱买她的春……

    “你脱也没用,我们闭上眼睛不看,那也不给你钱!”小东北还天真的跟她强辩着:“你最好抓紧时间走,我可从来不打女人的,你别逼我动手!”

    “打人可以啊,只要加钱,你拿皮鞭抽我都没问题!”女子一点都不脸红自己的行为。

    就在徐云准备开门强行送客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瞬间,徐云就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可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哐当!

    房间门被人一脚踹开,几个扫黄组的警察破门而入,其一人拿起相机就啪啪啪的一阵乱拍,生怕错过了什么证据。刚脱光的小姐吓的抱着身体蜷缩成一团,急忙解释道:“警察哥哥,我是第一次出来做的,还没赚到钱呢,我知道错了,你们就原谅我吧,别罚我啊,让我做什么都行!”

    “你唯一能做的一件事儿,我们都嫌脏!”一个年轻的警员怒斥道:“闭嘴!穿衣服!”

    小东北瞪大眼睛看了看几个警察,低声对徐云道:“云哥,这几个警察不会也是冒牌的吧?”

    徐云无奈的摇摇头:“这几个恐怕是正规军……”

    “嘀咕什么呢!年纪轻轻不学好,住酒店还招瓢!”一个年长的警察训斥道:“哼,你们父母若是知道你们这样,肯定后悔把你们养这么大了!都给我抱头蹲下!再嘀咕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小东北心里委屈啊:“警察叔叔,我们是冤枉的,我们没招瓢啊,这女人自己进来的!我们正准备轰她走呢!”

    “双手抱头蹲下!!”年长的警察脾气可不太好。

    徐云示意小东北先照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事儿早晚要还他们一个清白的,现在和警察对着干,显然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这事儿是有人故意安排的,明显的要栽赃嫁祸他们。

    小东北压着心里的委屈,哭笑不得的按照徐云的指示,乖乖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心苦闷至极,这么坑爹的事儿怎么就落到他头上了啊!这人若是倒霉啊,喝凉水都塞牙,吃空气都能噎着!

    这话一点都没错!

    【ps:今天是第一天调整更新章节字数,所以下午肯定有第4更,老时间15点,不见不散,】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