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姐显然就是惯犯,对这种事儿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根本不需要警察同志说下一步需要怎么做,她就老老实实的把双手举起来准备上手铐了,嘴里却依然念叨着自己的无辜:“警察哥哥,我真的是第一次,我也还没收钱啊,这最多就是未遂,不用拘留吧?”

    “你第一次?我看你还挺面熟的。”另一警员不屑道,小姐嘴里的话,十之八、九都是谎话,这一点都不稀奇,连自己都能出卖的人,还能有什么信誉度可言:“等会到了所里再给你老板打电话让他来赎人吧,你们这些小姐,真是野火烧不尽。”

    这小姐一听什么都说不通,心里的怨气也掩盖不住了,狠狠的瞪了徐云和小东北两人一眼:“都是你们害的我!哼,老娘今天还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什么都被我给碰上了,你俩以后最好别让我再看见,看见你们一次,我就找人打你们一次!”

    难道鲁南省的人都喜欢这么威胁人?!小东北无奈的摇摇头:“大姐,你就别愤世嫉俗了,要说倒霉,那也是我们倒霉,我们就是准备好好睡一觉,谁知道你走错门来了,还把警察叔叔给招来了,我们还没抱怨呢!”

    徐云差不多也了然了:“行了,你们谁也别说了,我们都是被人耍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能等警察同志明察秋毫了。”

    “少拍马屁!我们不吃你这一套,差不多行了,别那么多借口。”年警察道:“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敢做不敢当吗!”

    “警察同志,不信你可以看看这位小姐的手机,问问她是哪个号码打去电话要找她上门服务的,我可以跟你肯定,不是我们打的。”徐云解释道:“我们真的是被人给耍了。”

    那小姐似乎也有些明白了,这酒店都那么安全,平时谁会没事儿来查房啊,肯定是有人举报!但绝对不会是酒店的人,因为他们每个月都有自己老板给的好处啊。

    一定是有人在暗故意安排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坑这俩家伙的棋子!该死的!

    “警察同志,我敢说,你们肯定不是大规模的扫查行动吧,而是直接奔着我们这就来了。”徐云道:“显然是有人举报了,我们才到鲁南,怎么可能知道上门服务的电话呢,举报者安排了这一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年轻警察怒道:“含沙射影是吧?骂我们眼瞎是吧!我们只相信我们看到的,你们不用诡辩了!都给我闭嘴!”

    年警察看了徐云一眼,又看了看那小姐,然后冷冷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等到了所里你们再解释吧!”

    说完,年警察一挥手:“都铐起来,带他们走!”

    小东北看了眼徐云,只要徐云一句话,他马上就动手反抗,绝对不含糊。

    徐云无声的摇摇头,初来乍到,若是就跟警方的人搅合在一起,人家下个通缉令啥的,那就没办法待下去了。徐云可不想摊上这些破事儿,还是老老实实的跟警察同志把事情说明白,也不至于在鲁南连个落脚之处都找不到。

    小东北见徐云不让动,也乖乖的把双手给警察铐了起来,耷拉着头跟着走出了酒店。幸亏这是外地,晚上也黑灯瞎火看不清楚人,不然可就丢人了。他还是守身如玉的小童子呢,若是这误会的事儿传出去,还让他怎么找媳妇儿啊。

    被抓是小,被冤枉也无所谓,若是因此耽误了找媳妇这种终身大事,那可就真是麻烦大了。

    “你们两个扫把星!”警方的面包车内,出来上门服务的小姐愤愤道:“你们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害的我都跟你们搭进来了,要么给我精神损失费,要么你们就等着挨打吧!”

    徐云唉了一声:“你来的时候我们就说让出去了,若不是你脱衣服跟赶着投胎似的,也不至于被抓个现形吧?”

    “就是就是!我们还没抱怨呢!你抱怨什么!”小东北狠狠瞪了这小姐一眼。

    “哼!衰人!”小姐一看到俩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年警察不爽的往后看了一眼:“你们若是再这么多废话,我就让人把你们的嘴巴都给堵上!还有没有什么问题!?”

    一听这领导都发话了,徐云和小东北也没啥脾气,不聊就是了,刚才主动说话的人又不是他们。都是那女人管不住自己嘴巴。

    那小姐也不敢在警察面前造次,乖乖闭嘴,就跟那处子似的安静的待在车里,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搔首弄姿。

    很快,警车在安静的返程来到了就近的派出所,徐云他们也纷纷被带下车,直接交给了值班的警员给关到拘留室里去。几个有功而归的家伙都去办公室喝茶了,显然他们对审讯的事儿并不着急。

    大约十分钟之后,年警察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对徐云和小东北道:“你们两个跟我过来!有人要见你们!”

    “警察哥哥,那我呢?!”小姐有些坐不住了,“你至少让我打个电话出去吧,我……”

    “你等等再说!”年警察不耐烦道,然后便拉着徐云和小东北两人走出了拘留室,然后直接让人把他们扔进审讯室里,反手铐在了座椅上,然后才转身离开。

    “云哥,咱这地方人生地不熟,谁会找我们?”小东北见把他们关在这房间里,双手还被控制了,心情忐忑道。

    徐云到显得很轻松:“谁安排的陷害我们,就肯定是谁想见我们啊。真没想到他们做事这么不讲究,早知道就不告诉他们我们要去哪个酒店入住了。”

    小东北一脸苦笑:“是啊,云哥,当时你为什么要告诉他们?若是真被拘留个十天八天的,那岂不是麻烦大了。”

    “那家伙不是说他老大跟我们要找的人是拜把子兄弟吗,这么有利的线索,我当然要抓住。”徐云淡淡道:“放心,咱一会儿就出去,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什么都没做,他们没证据拘留我们的。”

    小东北也只能祷告,希望如此吧!

    大约又过了五分钟之后,门外才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小东北警惕的抬头看向房门,徐云的嘴角也挂起了一抹略带邪意的微笑。

    来了!

    【微信的活动一直到6月9曰为止,拿起来自己的手机,点开自己的微信

    1:添加朋友

    2:查找公众号 ap_1k ,并且关注

    :从那里发言,就发@笔仙在梦游

    这就是活动的全部流程一分钟搞定,一个微信账户只能@一次,可以多拿几个账户搞下,谢谢兄弟们支持!】

    〖co〗百度搜索“”访问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