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上次乌山基地的事情吗?”从不抽烟的埃里森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烟盒,给自己点上一根之后看向自己的同事。

    “记得,才过去没多久的事情。怎么了?”佩克也知道埃里森最近压力大,对于他在会议室内抽烟并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

    “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情,这次的袭击和上次在一个地方很是相似。”埃里森的话顿时就让佩克瞪大了眼睛“都是变形金刚干的?”

    埃里森翻了个白眼,伸出手在身前宽大的会议桌上轻轻敲击“我们追踪的目标人物刚刚被我们的人攻击,那次海难的时候还有上次在东京目标被海军航空兵攻击过。这两次攻击之后没过多久,那些神出鬼没的变形金刚们就跑出来出来袭击我们的基地!而且袭击的基地都是之前派出部队攻击目标人物的出发基地!”

    听了埃里森的话之后,佩克的身子猛然一顿。脸上浮起一抹极为惊讶的神色“你是说,这些事情都是目标干的?!可这是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一些误会就和我们开战?他是疯子吗?”

    “我不知道。”埃里森用力的摇了摇头。

    他的确是无法解释自己的这种怀疑。毕竟那两次攻击都已经被目标人物打垮了,完全没有必要再做的这么绝。虽然目标人物的实力强大,可是美国人却也不是好惹的!

    顿了顿,埃里森眯起眼睛“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是时候和目标接触一下了。”

    “这不可能。”佩克闻言当即用力摇头“没有白宫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允许和目标有私下接触,这一点谁都不能违背。在白宫没有做出最后的决断之前,谁都不可以节外生枝。”

    顿了顿,佩克神色严肃的再次补充“这是命令。”

    “那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埃里森并没有气馁,而是笑着看向自己的同事“我们可以派人伪装成送快递的过去和目标接触一下,对上面就说是为了确定目标在横须贺袭击事发的时候是否有不在场的证据。”

    “可是目标没有定快递啊。”佩克一脸的疑惑。

    “送错了。”

    ------

    “你们做的很好。”缓缓上升的天空战舰机库内,许诺站在一众身躯上都带着众多伤痕,被烟火炙烤熏腾的不成样子的变形金刚们身前,神色肃穆的点了点头“我很满意。”

    “指挥官。”之前大发神威的擎天柱缓缓将手抱着的一台在之前的战斗之被航空母舰上的密集阵打爆了的变形金刚放在了机库内“我们有兄弟阵亡了。”

    变形金刚们是机械生命体,虽然以人类现在的科技水平来说很是难以理解。可是实际上在广袤的宇宙之什么样的生命形态都会存在。人类自己以上帝视角来观察世界,自然感觉是很难理解。

    既然是高等智慧生命体,那就会拥有感情。许诺从擎天柱的双眼之看出了浓浓的悲伤之色。

    虽然身处于异时空之,可是这些变形金刚们却是货真价实的,由火种源所蕴育而出的生命体。它们是一个种族。

    这个种族还很弱小,完全是依附于许诺的存在。

    因为它们种族的源泉是火种源,而火种源此时却是由许诺所掌控。而且如果没有许诺提供庇护的话,哪怕是变形金刚们再能打,也不可能抵抗的住如潮水一般的密集军队攻击。

    如果没有许诺的保护并且提供隐蔽生活的地方,那它们一旦被发现,那必然是被抓起来送入地下数百米的秘密基地之永远见不到天日。陪伴它们的将是无穷无尽的实验以及拆解。

    所以,变形金刚们对于许诺非常忠诚,因为这是它们安身立命的所在。

    不过这次执行任务有同伴战死了,对于这些数量稀少的变形金刚们来说,这可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这实际上也是之前擎天柱为什么会突然间爆发,几乎是横扫一切的愿意所在。

    因为擎天柱是变形金刚们的领袖,同伴的战死刺激到了它,从而使得其瞬间爆发出来。

    “能量源已经熄灭了。”许诺面色一沉,上前探视着那台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的快要散架的变形金刚。密集阵的威力太过强劲,哪怕是变形金刚们的能量力场也无法完全阻挡。

    再加上它们的身躯对抗一般性的武器还可以,可是对上这种强劲的武器自然是无法抵抗。密集阵是使用脱壳穿甲弹的六管二十毫米口径机关炮,一分钟之内能够射出成千上万发炮弹。被这种武器给覆盖住了,那可真的是要命的事情。

    而且,这台倒霉的变形金刚还是所有变形金刚之比较弱小的存在。

    火种源蕴育出来的原始变形金刚们并不是一模一样。甚至可以说没有完全相同的存在。从外形到性格情绪都有不同的地方。同样的,其作战实力也是大不相同。

    能力最强的无疑就是擎天柱,战斗意识一流,而且身体里的能量源非常强大,足以支撑它使用更加坚固更加强大的能量力场来保护自己。

    如果这次被密集阵覆盖的换成擎天柱的话,那或许将会是另外一个结果。

    “如果想要拯救它,那就需要直接将火种源融入它的身躯之。”许诺起身看向擎天柱“你确定吗?”

    许诺虽然是在询问,可是内心之早已经做出了决断。

    一旦擎天柱真的选择要用火种源去拯救自己的同伴,那许诺拼着把这些变形金刚们全都报废也不可能同意这种事情。

    火种源是属于许诺的,只要有火种源在就能够源源不断的得到变形金刚。现在这些变形金刚们如果感情用事的话,许诺并不介意摧毁它们然后再造一批。许诺需要让它们知道,谁才是真正能够做出决断的人。

    “不需要了。”擎天柱的神色有些落寞,看着躺在冰冷金属质地的机库内的同伴“火种源是指挥官的所有物,不能因为拯救我们而使用。这也是身为一名战士的最终归宿。”

    “嗯。”许诺点了点头“需要葬礼吗?”

    “是土葬还是海葬?”许诺看向唯一一个真正拥有赛博坦资料的变形金刚大黄蜂“还是有别的什么说法?”

    “在我们那里,都是回归心灵的港湾。”发声系统一直没有修复,或者说是不愿意修复的大黄蜂依旧是用着广播混杂着音乐说话“无尽的星辰大海是我们最终的乐园。”

    “明白了。”许诺点头“太空葬礼。”

    “你最帅!”大黄蜂向着许诺竖起了大拇指。

    ------

    黎明的曙光到来之前,许诺回到了公寓之。

    之前在天空战舰里面做好了为那台战死的变形金刚进行太空葬礼的准备。许诺穿上专门用来进行外太空飞行的马克十二号战甲。

    这是一台斯塔克设计专门用来飞出地球轨道的战甲。没有任何武器装备,却拥有能够将速度提升到第二宇宙速度,也就是每秒十一点二公里的强劲动力飞行装置,并且拥有强大耐压耐高温的坚固外壳。

    之后许诺带着装有遗骸的特制耐压耐高温的金属箱子从天空战舰上直飞宇宙。全力加速之后成功进入第二宇宙速度,随即在距离地面超过四百公里的轨道上空将金属箱子奋力向着火星方向仍了出去。

    这段时间非常短暂,无论是卫星还是雷达都无法做出什么反应。

    等到卫星和雷达看过去的时候,许诺早已经瞬移离开返回。

    至于那个金属箱子,以此时这颗星球上的科技水平来说,想要追上或者监控一个如此小体积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回到公寓之后,许诺先去洗了个澡。之前高速穿越大气层的时候剧烈的摩擦让许诺感觉身上很不舒服,这个时候一个热水澡就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穿着浴袍回到卧室,许诺拉开了厚厚的窗帘。

    窗户上涂有斯塔克设计的特殊材料,任何人都别想看到里面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黎明之前的黑夜之,明亮月光下是一具柔软到让人难以自拔的娇柔身躯。侧身躺着的林允儿划出一道蜿蜒起伏的侧面曲线,裹着薄薄的被单更加惹人遐想。

    g前的月光灯亮着,手机就放在g头。看上去之前林允儿应该是醒过,甚至想要给他打电话。不过最终还是没有去给他添麻烦。

    林允儿醒来之后发现身边没有人,却并没有去急着找许诺。因为她知道许诺有很多秘密,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对于这种善解人意的女人,许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许诺的神色有些疲惫,不过却没有丝毫的睡意。甚至还隐隐有着一丝兴奋。

    亲眼目睹并且指挥了一场激战之后,许诺此刻心头的气血还在翻涌。长期生活在这种不断历经作战的环境之下,许诺的心在遇上作战的时候会变得非常兴奋。

    “回来了?”感受到了许诺的气息,醒过来的林允儿转身用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他。

    “嗯。”许诺笑了笑,俯身靠近。伸出手在被子下面环住她的纤细腰身。均匀的呼吸声,许诺看着眼前娇艳欲滴的红唇,当即凑头上前。

    “最近没有什么事情要做。”片刻之后,许诺撑起身子看着女人明亮的灵动双眼“我们去旅行吧。”

    “好。”林允儿的双眸之闪过一抹欣喜之色,然后许诺轻轻挺身。

    月色撩人,屋内春色满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