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周末加更,感谢大家的支持,感激不尽!厚颜拜求订阅,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毕竟生活不易。感激不尽!感激不尽!拜谢!

    ‘啪!’许诺随意的挥了挥手臂。就像是在赶苍蝇一样将那只隐藏在暗处,等到许诺取下面甲的之后发起闪电般突然袭击的抱脸虫在半空之中给扇飞了出去。

    抱脸虫重重的砸在了一旁的舱壁上,瞬间就化为一滩烂泥。

    许诺没有在意这种小插曲,迈步上前直接拎起浑身颤抖着的工程师向着外面飞去。对于这种制造恐怖的生物武器并且意图使用的存在,许诺心中一丝的怜悯都欠奉。

    此时伊丽莎白肖博士已经逃入了普罗米修斯号之中,与黑人船长还有船长的两个副手在控制室内。

    实际上此时他们已经是这艘科考船上最后的幸存者。对了,还有一位金发美女逃跑去了独.立舱。不过独.立舱内可是隐藏着一只体形巨大的抱脸虫的。

    那个由人类直接蕴育出来的抱脸虫可不是普通的品种,因为不是卵生而是胎生,其各个方面都生长的极为强健。金发女人进入其中之后,此时已然是凶多吉少。

    “那个怪人出来了!”黑人船长和他的副手们一直在满头大汗的试图恢复对普罗米修斯号的控制权。然而伊丽莎白的一声惊恐的喊叫将他们全都惊醒。

    目光看去,正好看到手里拎着那个工程师的许诺从外星飞船内飞出来。

    “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因为失去了对飞船的控制权,无法逃跑的船员们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身上穿戴着金红相间战甲的怪人来到普罗米修斯号的附近。然后舱门打开,直接走进了飞船之中。

    “很快就要知道了。”伊丽莎白的神色依旧有些苍白,不过她却能够感觉到那个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这一点在这颗仿佛到处都充斥着满满恶意的星球上显得是如此难能可贵。

    “需要准备武器吗?”一名副手出声询问。

    “你觉得会有什么效果吗?”黑人船长翻了个白眼。

    那个金红相间的家伙有多么恐怖,他们可是全都看在眼里的。普罗米修斯号上的那些轻型武器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许诺很快就来到了控制室,几名船员慌忙后退。对于未知的生命体都会本能的感觉到畏惧。尤其是许诺现在身上还是穿戴着一身怪异的装甲。

    “咚!”许诺将手中已经昏迷过去的工程师仍在了地面上。站直身子看向几名船员。随即,抬起手取下了自己的面甲。

    “上帝。”看着许诺那张标准的地球人脸孔,几名船员全都震惊不已。

    “我不是外星人,不是机器人,不是生化人也不是带着面具。”许诺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不过此时许诺却不愿意和这些任务世界之中的人有太多接触。毕竟他只是一名匆匆而过的旅行者,和这个世界上的人有了太深的牵绊没有意义。

    “不要问任何问题。”许诺竖起手指晃了晃“我说,你们听着。现在这艘飞船我暂时征用。我需要做些事情,你们要为我提供帮助。等到事情完成之后我会安静的离开,就像是我之前出现一样。到了那个时候,这艘飞船的控制权会交还给你们。你们就可以回家了。”

    “现在。”许诺微微眯起眼睛,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寒光“告说我,你们对于我的建议选择YES还是NO?”

    “我能问一下,你想要我们做些什么?”伊丽莎白壮着胆子出声提问。

    “我之前说了,你们不需要过多的过问。”许诺冷着脸看着这位短发美人“不过这次我可以告诉你们,我需要在这里制造一种能够挽救无数人生命的解毒药剂。”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几个大难不死的船员们没有意外的选择听从许诺的要求。毕竟许诺那张地球人的面孔给了他们一种安心的感觉。

    虽然觉得许诺的非常非常神秘,甚至比那些工程师们还要神秘。不过他们也知道这种时候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实际上船上还有一位船员。”片刻之后,那位黑人船长似乎是想起了些什么。摊了下双手看向许诺“是这次科学考察的赞助人之一。她之前去了独.立舱躲避危险。我想现在......”

    “什么?!”黑人船长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伊丽莎白就已经失声尖叫起来“维克斯在独.立舱?!”

    “是的,怎么了?”黑人船长皱起眉头,看着伊丽莎白的神色,心头突然间有了不好的感觉。

    “上帝啊。”面色惨然的伊丽莎白险些瘫软在了地上“独.立舱内有个怪物!怪物!!”

    ‘咚咚咚~~~’与维克斯有过一段露水情缘的黑人船长猛然就向着独立舱跑了过去。他的副手也紧接着跟了过去。原本痛苦倒地的伊丽莎白也挣扎着爬了起来,同样追了上去。

    许诺眯起眼睛想了想,随即转身向着独立舱走去。

    ‘滴滴滴滴~~~’几名船员慌乱的跑到独.立舱前,匆匆忙忙的想要打开舱门进去。而在路上的时候伊丽莎白已经将之前自己在独.立舱内使用医疗器械从腹部取出一个怪物的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现在几人所关心的已经不是这件事情了,而是在担心维克斯这位同伴是否已经遭遇不幸。毕竟在这远离家乡的异星球上,每一个同伴都是弥足珍贵的。

    “啪!”坚固厚实的舱门被打开了。不过一只大手却突然出现挡在了他们的身前。

    几名船员目光惊讶的看着许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阻止。

    “里面有危险。”许诺眯了下眼睛,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对于你们来说。”

    许诺抬手扣上了面甲,转身走进了这处独.立舱内。

    与许诺所预测的一样,维克斯韦兰德,韦兰德企业的继承人此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说是尸体有些过分,因为从她那饱满的胸膛之中破体而出的异形已经将自己的宿主吃的差不多了。毕竟对于异形来说出身之后吃掉宿主快速成长是一件本能的事情。

    许诺轻易就轰杀了那只明显要比其它异形更加强大的存在。这只异形虽然强大,可是遇上了许诺却只能是悲催的下场。

    几名船员在得到许诺的许可之后进入了独.立舱。空气之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道,被许诺轰杀的异形尸体将附近的地面腐蚀的乱七八糟。一堆仅仅只能是依靠残破不全的防护服来分辨身份的残骸。还有一具巨大的,拥有多条长长触手,宛如一条大章鱼般的抱脸虫尸首。

    “哇~~~”近距离目测到如此惨烈的场景,几名船员顿时呕吐出声。尤其是那位曾经和维克斯有过露水情缘的黑人船长,当他看到那堆碎肉的时候,就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好了。”许诺开启了过滤系统。他倒不是不习惯血腥的味道,毕竟再浓郁的血腥味他都闻过。他只是不习惯各种呕吐物和胆汁的气味而已“差不多就行了,这种事情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哇~~~”听了许诺的话之后,原本已经有些好转的船员们瞬间再次喷射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稍事休整之后,许诺直接将白后转输到了普罗米修斯号上的控制系统内。由白后按照戒指所提供的资料进行针对T病毒的强效剂生产工作。

    黑人船长和两个副手专业是驾驶飞船,对于研究工作帮不上什么忙。不过伊丽莎白肖博士却是一名出色的学者,她代替了许诺的工作主持强效剂的研制工作。

    与伊丽莎白肖一同工作的还有那位工程师,同样是一位生物学的顶尖专家。

    有着许诺强大力量的压制,这位工程师不愿意为许诺工作也不行。毕竟他也害怕死亡。要不然的话两千年前的那次可怕泄露事件的时候他就不会躲起来在深眠舱里,而是去和异形们拼命。

    通过那些死亡的工程师遗体就能够看出来,他们当时在遭遇异形泄露并且被寄生之后。选择的是拼命的逃亡,而不是去和异形抵抗。这说明他们在遇上更加强大威胁的时候同样是会爱惜自己的生命。

    许诺直接打断了工程师的双腿,然后再他身上加诸了限制。在几名船员的看管下,这位在许诺面前毫无办法的工程师只能是选择接受命运的安排。不过它依旧拒绝吐露任何语言。

    船员们还有那位倒霉的工程师在白后的指挥下,在普罗米修斯号上进行强效杀灭剂研制工作的时候。许诺也没有闲着,而是主动出击,通过那艘被击坠的泰坦族人宇宙飞船上的资料得到了整个星球上所有军事基地的位置。

    许诺穿着战甲呼啸而去,一个个基地的不断摧毁那些飞船里的怪物种子。

    对于这种完成任务的事情,许诺从来不会有丝毫的怜悯可言。更何况这些所谓的生命不过是一群技术生产出来的怪物而已。

    消灭这些任务要求的怪物,然后带着必要的物资瞬移回到普罗米修斯号上。

    对于许诺的神出鬼没已经逐渐适应的伊丽莎白曾经询问过许诺。她们研制的这种东西看上去更像是一种杀伤力极强的高感染性病毒。而许诺的回答则非常简单,有些时候毒药可以杀人,可是同样也可以救人。

    先进的器械足够,物资足够,技术足够。当许诺横扫了整颗星球上所有的基地之后,他想要的强效剂已经生产完成。

    “祝你们回家一路顺风。”许诺随手拧断了工程师的脖子,接到戒指完成任务的通知之后将一大桶的强效杀灭剂收入存储空间。

    将普罗米修斯号的控制权交还回去之后,向着伊丽莎白他们挥了挥手,随即消失不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