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许诺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可是听在帕夫柳琴科的耳中却宛如惊雷!

    “他是怎么进来的?”帕夫柳琴科那在灯光之下隐隐能够发亮的脑壳上已经密布了汗珠,都是被吓出来的。

    心里最担心害怕的人在最不可能出现的时候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那些高薪请来的精英佣兵们都是伏特加喝多了已经睁不开眼睛了吗?这么一个大活人是如何进入这间守备森严的房间的?!

    “有段时间没见了,听说你最近过的不错?”许诺缓缓起身,双手插在裤兜之中迈步走向帕夫柳琴科。

    许诺的脸上虽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可是看在帕夫柳琴科的眼前却宛如魔鬼的微笑一般恐怖。

    “你是怎么进来的?”满脑子都是疑问号的帕夫柳琴科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他的这处房间绝对是守备最严密的地方。从墙壁到窗户全都是防弹材料,而且是全密封构建。就算是换气通道也有着严密的监控,同时有着防护网,就连麻雀都飞不进来。

    整个房间只有一扇门进出口,可是从晚饭之后到现在只有刚刚警卫人员进来报告的时候打开过......“你是化妆成了警卫混进来的?!”这是帕夫柳琴科此时唯一能够想到的可能。

    可是这处房间附近都是最为忠心耿耿的警卫,他们怎么可能会叛变被收买?

    按照正常的套路来说,帕夫柳琴科说的并没有错。只可惜,许诺却并非是走的正常套路。他也没有出声解释,因为许诺相信耳朵听到的永远比不上眼睛看到的。

    一阵光影闪烁,帕夫柳琴科的眼睛越瞪越大。许诺那清晰的身影突然间逐渐模糊起来,没等他看清楚怎么回事,许诺就已经在他的眼中消失无踪。

    ‘嘶~~~’帕夫柳琴科惊恐的扬起了头。

    这种科幻电影之中才会出现的镜头让他整个强壮的身躯都在拼命颤抖起来。居然能够隐身?!有这种能力的话,什么样的严密防备也没有效果。

    此时此刻,帕夫柳琴科的心中充满了懊悔。

    早在之前亲眼看到许诺的超能力的时候,就该想到他应该还有其它的底牌才对!

    如果他能够早些知道许诺拥有隐身能力的话,那他就会安装一些红外,热成像或者是心率探测器类型的警戒器材。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许诺的身影再次无声无息的从原地出现,帕夫柳琴科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华丽睡衣,心中的惊惧已经到了要将他吞噬的地步。

    “说说吧。”许诺来到帕夫柳琴科的身前,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你和CIA的人是怎么说的?”

    “许。”帕夫柳琴科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颤抖“我只是应付他们而已,并没有出卖你。”

    “嗯。”许诺微微侧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行了,这种话骗骗自己就好了,你应该知道的,我的耐心不是很好。”

    帕夫柳琴科也是个狠人,毕竟能够从那个混乱的年代之中脱颖而出拥有此时的身家地位。没一点心狠手辣的能力怎么可能?

    今天的事情肯定是不能善了了,许诺都已经到了这里自然不可能放过自己。被逼入了绝境之中的帕夫柳琴科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凶狠之色。抬起头看向许诺笑着开口“我的朋友,你要相信我,我可不是会背叛朋友的人。很长时间没见了,要不要坐下喝上一杯?”

    许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对于帕夫柳琴科想要做些什么早已经心中了然。暗自冷笑一声并没有阻止帕夫柳琴科向着迷你酒吧走去。

    帕夫柳琴科的后背上早已经被汗水浸透。尤其是在他转身背对着许诺走向迷你酒吧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好在许诺并没有阻止他,让他可以顺利来到迷你酒吧。

    走进酒吧之后,帕夫柳琴科心中大定。这里暗藏有武器以及警报系统,同时地板下面是一处通道,可以让他直接落下去逃到下面的安全室内。

    在此时的帕夫柳琴科心中,许诺依旧还是他之前遇上的那个许诺。虽然有着神奇的超能力,不过他依旧是一个普通人。只要拿起武器呼唤外面的大批警卫们冲进来一通密集弹雨扫射,说不定就能把许诺打成筛子。

    就算是没有能够干掉许诺,帕夫柳琴科也可以直接落下到下面一层,从而成功逃走。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看到许诺双臂环抱在胸前,一脸平静的表情。身前柜台下面就是枪械的帕夫柳琴科心中大定。

    拿起瓶伏特加和两个杯子开始倒酒“我的朋友,你应该知道。那可是CIA。我和你不一样,你一个人还有超能力,想怎么样就怎么样。CIA也不好对付你。可是我不行啊。我有着一大家子的人要养活,还有那么多的手下。他们都是要吃饭的。”

    “哦。”许诺脚尖轻点地面,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还有呢?”

    “我的朋友。”帕夫柳琴科笑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也算是为自己壮胆“你要知道,人总是要为自己多做考虑的。我没想过要出卖你,可是我总要生活下去,你说对不对?”

    “这倒是没说错。”许诺歪了歪脖子,眼神逐渐犀利起来“你的苦衷我理解了。就像是你说的,人总是要为自己考虑的。你出卖了我,损害了我的利益,所以我对付你也是为了自己。你可以理解的啊?对不对?”

    “你!?”帕夫柳琴科心头涌起一抹怒意。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于这样对他说话了。如果换个地方换个时间的话,那他早就叫人把许诺给拖出去埋在后花园里面去了。不过现在他也并不是太过担心。

    帕夫柳琴科一只手端着酒杯,另外一只手放在柜台下面握着一把大口径手枪。一只脚踩在了警报器上,而另外一只脚则是踩在了打开下坠地板的控制器上。只要用力一踩,他脚下的这块地板就会直接开启让他自由落体的逃到下面去。

    心中有谱的帕夫柳琴科语气自然也逐渐强硬起来“你说的没错。人总是要为自己考虑。或许我是出卖了你,可是我也是为了我自己。就算是上帝知道了也不可能为难我!”

    帕夫柳琴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闪电般从酒柜下面拿出了一把大口径手枪指向许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与此同时,这处房间的房门猛然间被打开,几名全副武装宛如精英特种部队的警卫端着武器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向着许诺猛烈开火!

    帕夫柳琴科嘴角挂上了得意的冷笑。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太年轻了。虽然有着超强的能力,可是却没有相对应的头脑和智商。如果他一进来就直接干掉自己而不是说那么多的废话,也不至于像是现在这样就要死在这里!

    ‘砰砰砰砰~~~’密集的枪声在这处奢华的房间内响起,刺鼻的火药味道几乎瞬间就笼罩了所有人的口鼻。不过短短瞬间的功夫而已,整个原本喧嚣的房间内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然后,帕夫柳琴科与那几个冲进房间的警卫全都傻眼了。

    “毕竟相识一场,我也是念着曾经合作过的情分给你留了条路走。”许诺依旧是安静的站在那里,双手环抱在自己的胸前动也未动。

    可是从帕夫柳琴科他们的眼中看去,数十枚口径不一的弹头此刻却仿佛是被人释放了魔法一样就这么直直的原地定止在了许诺的周身四周!

    这个场景,太恐怖了。就像是电影院里面播放着定格画面一样。

    帕夫柳琴科傻眼了,那几个警卫也傻眼了。这是他们从未想过的场景,他们也不知道在这种时候该做些什么。只能是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那些弹头一样。

    “如果你真心实意的道歉,痛哭流涕的乞求我的原谅。那我说不定会放你一条生路。毕竟我这个人可是很讲究看重情分的。”许诺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浑身都在颤抖着的帕夫柳琴科,目光之中闪过一抹锐利的光芒“可是,你却自己选择了一条死路!”

    ‘咔!’在巨大的刺激和威胁面前,帕夫柳琴科瞬间就踩下了一旁打开逃生通道的控制器。

    他脚下的一大块地板瞬间从中间分开向着两边落下。一处足以通过帕夫柳琴科这种体形的孔洞就此出现在了他的脚下。

    这处孔洞的下面可以看到是一处厚厚的丝绒垫子。从这种高度落下去的话不会受什么伤害。落下去之后这处地板很快就会重新恢复,而帕夫柳琴科也就可以随即逃之夭夭。

    然而,让帕夫柳琴科绝望到几乎要尿裤子的事情出现了。他低下头已经能够看到下面那厚厚的丝绒垫子,可是他整个人却像是被施放了魔法一般悬在了半空之中,完全违背了牛顿定律根本就没有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落下去!‘

    ‘嘶嘶嘶~~~’一阵诡异的声响,之前射向许诺被定在了半空之中的弹头猛然间转身向着那些警卫们冲去,在那些警卫们的身上开了数十个血洞!

    外面传来了密集的吵杂声响,那是听到枪声的警卫们在快速向着这边冲过来。

    而许诺却是闲庭信步一般来到了浑身颤抖,汗流浃背的帕夫柳琴科身旁。看着被自己定格在了半空之中的帕夫柳琴科,笑了笑“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

    许诺转身,从存储空间里面将众多的大威力炸弹仍在了地上。帕夫柳琴科张了张嘴巴试图说些什么,可是此时此刻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再见。”许诺转头看了眼帕夫柳琴科,笑了笑,随即身影从这处房间之中消失不见。

    帕夫柳琴科将自己的眼睛瞪到最大,无比绝望的看着那些炸弹定时器上的时间转为零!

    “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