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的。”许诺看到自己身上的马克七号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无意间被沾上了异形的体.液,而且还是铁血异形的。强烈的腐蚀性甚至是在坚固的马克七号上面留下了一些坑坑洼洼的烧灼痕迹。

    许诺自然不是因为害怕失去马克七号这套战甲作战能力而烦恼。他本身的身体战力就已经足够使用。他只是心疼这套战甲,这可是他的好朋友送给他的礼物。

    直接解除了战甲,许诺露出了自己的身形。身上仅仅剩下了一套极为普通的衣服,虽然也是伦敦舰队街上的精品。不过对于作战没有任何帮助。

    然而,独狼却顿住了脚步。将自己的长矛取了下来送给许诺。

    很明显,这又是一个误会。

    独狼以为许诺是想要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对付异形女皇。却根本不知道许诺仅仅是心疼自己的战甲而已。

    独狼对于许诺这种强者作风很是崇拜,不过他却知道异形女皇,尤其是铁血异形女皇必然无比强大。这才把自己的长矛送给了许诺。

    如果独狼知道真正原因的话,估计也会气的吐上一大口绿血吧?

    这艘飞船原本就是铁血战士们的,而且他们常年饲养异形,对于异形通常会在什么地方驻巢很有心得。

    独狼一行带着许诺在复杂的飞船通道内七转八拐的一路斜着向下,击溃了路上一层又一层的异形阻拦之后,终于来到了位于底部的货舱。

    货舱很冷,很阴暗,而且面积足够大。这里是异形最为喜欢的环境。

    这一路上当然不是多么太平。毕竟这里有着数量众多的异形。越是靠近货舱出现阻拦的异形数量就愈发多了起来。其中不乏那些足以成为异形核心的铁血异形。

    如果仅仅是独狼他们过来的话,估计早就已经吃干抹净了。不过这次有许诺在,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

    手持独狼送的长矛,许诺手腕一甩就将长矛抖开。

    做过防腐蚀处理的长矛在许诺的手中宛如有了灵性,穿刺挥舞,每一次都精确的宛如精密电脑控制一般刺穿异形的要害部位。而且许诺的攻击速度极快,出手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掠出了层层残影一般。

    有了许诺在开路,加上铁血战士们非常熟悉这里的地形。基本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能够放下一段极为坚固的防护门将身后的一切全都阻隔起来。然后,他们踏着满地的鲜血和粘稠而又古怪的黏液进入了货舱之中。

    实际上许诺这次能够如果顺利的并没有遇上太过强烈的抵抗,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要归于那些在后面拼死突击的人类士兵们。

    这些被抽调出来执行这种几乎是九死一生任务的精锐士兵们各个都是顶尖存在。手里的武器也都是威力强大的家伙。更加重要都是,突入这艘飞船的士兵们数量极多。

    而且天空之中的各式战机们用凶猛的火力在飞船四周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铁幕,将从外围向着飞船回援的那些如山似海般密集的异形都阻挡在了飞船外面。

    那些人类士兵不熟悉这里的构造,而且他们的各种探测仪器在这艘飞船之中都起不到作用,使得他们不得不全面铺开四处乱窜。

    这就惊动了绝大部分的异形。大批的异形都是被那些人类士兵们所拖住,所以许诺这边的压力才会小上很多。

    不过虽然人类士兵们无意之间帮了许诺一把,可是许诺却是无意间坑了他们。

    因为他们每走一段距离都会关闭一段封闭门,这就使得人类士兵们的活动范围减小,而且也无法前往重要地段。

    面对着潮水般反扑的凶猛异形,尤其是那些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从未出现,一直都是守护在这艘飞船之中的铁血异形们的出现给士兵们带去了灭顶之灾。

    还在使用火药武器的人类士兵们虽然训练有素,配合默契。

    可是当那些甲壳坚固,移动速度极快的铁血异形硬顶着密集的弹雨冲上来直接刺死士兵,然后拖着那些还没有死透,拼命凄厉哀嚎的士兵们冲入附近阴暗角落,然后传来‘咔滋~咔滋~’古怪声响的时候。对于人类士兵们的士气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

    强行突入飞船的诸多人类士兵们像是阳春化雪一般快速损失着。而在遥远的外围防线上,大批几乎数不清的异形也在拼命冲击人类匆忙构筑的防线。

    一旦让外围的那些异形再次突破向着向着那些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渗透,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连使用核弹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许诺和独狼他们进入异形女皇所在的货舱的时候,损失惨烈到就快要全军覆没的人类士兵们终于扛不住了。

    一线指挥官看着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的那些狰狞怪物,万分绝望的发出了行动失败的联络信号。与此同时,在遥远外围防线阻击异形大军的人类士兵们也快要支撑不住了。

    在这种危急关头,当地政.府的高层终于坐不住了。再这么继续下去,等到外围防线被突破,那些怪物们冲入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里面去。那整个世界都要完蛋了。

    随着极其复杂的指令和即时生成的长长动态密码被传送到高大山脉深处的军事基地之中。

    所有信息核对完毕之后,一枚装载有大质量弹头的弹道导弹从被打开水泥盖的发射井内咆哮着冲向蓝天!

    许诺并不知道核弹已经发射,不过他也能够感受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进入货舱之后,入目所见全都是那种让人恶心的古怪黏液。在黏液上沾满了诸多殷红的血液。那是那些被挂在墙壁上好似风干肉串一般,密密麻麻一眼看去数不清的寄主们所留下的痕迹。

    这里有太多的寄主了,多到许诺根本就数不过来。

    货舱正中心是一处巨大的蛋茧,好似透明一般的蛋茧以符合心跳的速率不断的收缩起伏。而蛋茧的每一次起伏都会从尾部带出来一枚粘乎乎的抱脸虫卵。

    这些抱脸虫看上去并不起眼,而且好像也没有什么战斗力。可是那全都是伪装。

    一旦被这些抱脸虫给抱住了脸面,然后注射虫卵。那除非是能够立刻进行外科手术将东西取出来,否则的话就连铁血战士也不可能幸免于难。

    抱脸虫在注射虫卵的时候会同时注射一种麻醉剂,这种麻醉剂对于生命体非常强效,哪怕是铁血战士也极难避免。

    被注射了虫卵还被麻醉昏迷过去。随着异形在体内不断长大,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许诺的眼睛眯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有异形正在将一堆堆的血肉从那个巨大虫茧前部的一个开口处投食进去。这些明显是来至于人类的血肉就是虫茧从身后下蛋,以及分泌出如此之多黏液的食物来源。

    虽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看到这种场面自然会让许诺产生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就像是走在大街上看到有罪案发生,或许不敢上前,可是同样会感到悲哀。深怕这种事情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面对这种事情,没有能力的时候绝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沉默。毕竟保护自己是人类的天性。可是许诺却不同,他拥有改变这一切的强大力量!

    ‘滋~~~’一声凄厉的破空声响刺破了货舱内的恐怖气息。双目宛如着火一般的许诺直接举起手中的长矛狠狠的向着那个虫茧投掷过去!

    巨大的力道之下,那只铁血长矛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宛如白虹贯日一般呼啸着穿过了位于巨大货舱正中的那个虫茧!

    因为许诺灌注的力道太大,那枚铁血长矛击穿了虫茧之后并没有丝毫停顿。依旧是闪电般的向前飞行,随即扎在了货舱的舱壁上,生生的贯穿了厚实坚固,能够进行宇宙飞行的飞船舱壁!

    这里位于湖底,舱壁被击穿之后激射的水柱顿时汹涌而入!

    ‘嘶!!!!!’一声极致的悲鸣嚎叫响彻了整个货舱。

    那个巨大的虫茧就像是被砸破了的热水袋一般爆裂开来。一只极其巨大的,浑身上下满是黏液,却有着另类幽暗光泽铠甲的异形女皇终于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只异形女皇与许诺见过的不同,没有硕大的肚子和蟑螂一般的爪子。反倒更像是一种类人生物。它居然能够使用两只粗大的后退站立起来!

    异形女皇的腰部露出一处巨大的贯穿性伤口,大股大股的黏液激射而出。这是之前许诺那一击留下的伤口。

    “吼~~~”独狼明显是看出来这只异形女皇就是通过寄生铁血战士而诞生的怪胎。怒吼一声带着最后几名铁血战士冲了上去。

    与此同时,因为受到了极重的伤害异形女皇也嘶吼着命令货舱内的所有异形向着许诺他们冲了过去。

    屏气凝神的许诺双眼之中没有其它的东西,他也听不到外面的飞船舱室已经逐渐安静下来。更加不知道远处天边的弹道导弹即将重返大气层。他的眼睛里面只有那只异形!

    深吸口气,许诺微微弓下身子。双腿猛然间发力在坚固的舱室地面狠狠的留下两个深深的凹陷痕迹。整个人宛如化身一道闪电一般呼啸而出,直扑异形女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