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许诺很快就将所有的资料全都浏览了一遍。不过当他看到最后结尾处标注了安德烈罗马与伊琳娜在围捕行动之中自杀身亡的报告,并且配上了当时的影像之后。直接就将笔记本电脑重重的合上。

    许诺这次是做好了大开杀戒的准备的。

    他要向所有在暗中窥视他的那些目光们展露自己的强壮肌肉,告诉所有人都别来招惹我。正好借助这次的机会在全世界面前,至少也是在那些关注自己的各大势力们的面前狠狠的来上一次现场表演。

    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两个精英探员却跑上门来说事情已经结束了,就连幕后黑手都挂了。这让许诺怎么发飙?对着地板撒尿吗?

    许诺一开始认为这次的事情是哪个脑袋发热的大型势力所为,已经做好了开战狠狠报复的准备。可是FBI们说是安德烈罗马与伊琳娜所为,许诺也并没有感觉到惊讶。

    之前在莫斯科清理出卖自己的帕夫柳琴科的时候,许诺就想过要不要把手尾都弄干净。

    只是当时觉得以他现在的强横实力没有必要去这么做,而且一个漂亮的年轻小姑娘他也不太好下手。如果帕夫柳琴科有儿子的话,那事情必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只是没有想到,看上去娇气柔弱的伊琳娜居然如此有决断,真的敢对自己动手。

    想到这里,许诺也大致明白了过来。

    伊琳娜和罗马必然是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有着怎样强大的实力。所以才会干出这种事情来。这一刻,许诺已经在考虑差不多是让自己的身份和强大的实力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了。

    不过现在罗马和伊琳娜都殉情了,那许诺自然也找不到能够继续发飙的机会。

    脑海之中略一思索,许诺就将曝光自己身份的时间定在了下一次异世界生物入侵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可以好好的做一场秀。

    许诺实际上并不想曝光自己的身份。毕竟他此时此刻的工作重点并非是在现代世界之中。

    前往更加强大的高等级异世界之中去获取强大的力量然后帮助戒指解决能量世界之中的麻烦,最终送戒指返回高纬度世界的老家去。然后留下自己辛苦打拼来的这些实力在现代世界之中享受美好的生活才是他真正的工作重心。也是他的追求与目标所在。

    在做到这件核心目标之前,许诺并不愿意在现代世界之中有太多的瓜葛而为自己增添麻烦。

    他想要尽可能的先完成这些重要的事情。等到戒指永远的离开之后,以他强大的实力在现代世界之中完完全全可以做到呼风唤雨的程度。

    然而,现实却是他不愿意多事的时候,事情总是会自己找上门来。

    尤其是随着时空通道的不稳定导致异世界入侵,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得不以守卫者的身份奋起抵抗的许诺自然而然的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面对许诺这样的强大存在,没有谁会自大到视而不见。

    在确定暂时无法完全控制的情况下,主动接触寻求合作就成为了唯一的选择。很明显,和许诺这种人做对是非常不明智的。精英政.治家们会自动做出最为有利的选择。一切都以利益为先。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存在,就连曾经在二战的时候打生打死的日本与美国现在都能好的穿一条裤子,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很抱歉。”埃里森做出一个非常诚恳的道歉动作,毕竟他们也没有想到罗马和伊琳娜居然如此决绝。在发觉无路可逃之后居然选择着自杀这种极端方式。让埃里森他们也是措手不及。

    实际上的情况却是,罗马在眼看着逃走无望的情况下。为了避免自己和伊琳娜落入这些人的手里,接受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凄惨折磨。所以选择了鱼死网破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女人。

    毕竟罗马是真的非常喜欢伊琳娜,他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人落入未知的险境之中。男人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在那一刻控制了他。

    对于罗马来说,在这种情况下亲手向伊琳娜开枪是一件解救他们两人的方式。至于明显有着强烈求生欲望的伊琳娜究竟是否愿意陪着罗马一起去死,那就不是旁人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不知道许先生是否需要有进一步的动作?”埃里森轻声询问。

    “什么进一步的动作?”许诺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埃里森。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动作?

    哪怕许诺是铁石心肠,在得知罗马与伊琳娜的结局之后也没有了在做些什么的念头。他总不能去鞭尸吧?

    “他们所遗留下来的财产,还有他们的亲人朋友等等。”埃里森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冷意“如果许先生有需要的,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为您处......”

    埃里森接下来的话没有能够完全说出来。因为许诺直接用带着杀气的眼神盯着他。并且直接动用了念力死死的将他束缚住,然后猛然举在了半空之中。

    坐在一旁的佩克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掏枪,可是猛然想起来之前接受的各种交代。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绝对不要去做刺激许诺的事情!

    而且,他们这次过来根本就没有携带任何武器,毕竟他们的武器在许诺的面前实在是拿不出手。

    ‘咯~咯~~’埃里森像是被掐住了喉咙的母鸡一样发出古怪的声响。他悬浮在了沙发上空,双手死死扼住自己的脖子,拼命的蹬踏着自己的双腿。看上去就像是上吊的时候快要被吊死了一样。

    佩克心急如焚,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解救自己的同伴!

    时间好似停顿住了。深切感受到了死亡气息正在自己耳畔粗重喘息埃里森感觉仿佛已经过了一个世界之久,可是又好像只是一瞬间的时光。

    最终,眼神之中闪烁着怒意的许诺解除了念力束缚,埃里森重重的从半空之中摔落下来重新跌落回沙发上。

    ‘咳!咳!咳!’感觉自己重回人间的埃里森捂住喉咙大声咳嗽不止。这种死亡就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非常畏惧。

    “你是变态吗?”许诺端起水杯,面色深沉如水“或者说,你认为我是那种没有丝毫修养和道德底线,为了发泄心头的怒火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的人?你们的组.织里面没有心理专家?你们分析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很抱歉,许先生。”好不容易缓过劲来的埃里森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面上泛起一抹苦笑“真的是很抱歉,我向你道歉。”

    许诺虽然说不上是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不会顾忌。可是也差不多到了一种无所畏惧的程度。只是,他虽然不认为自己的是天使,可是也同样不是恶鬼!

    现在已经不是古代了,这个时代还搞什么牵连?

    亲戚朋友?谁每没有一大帮子的亲朋好友。要是按照埃里森的话去做的话,那就像是拔萝卜串一样,一串串的要拔出来多少?很多人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埃里森说的话的确是让许诺非常愤怒,他可不是什么视人命如草芥的枭雄性格。这种事情他可做不出来。

    许诺之前在解决帕夫柳琴科的时候都没有去找伊琳娜和罗马的麻烦。虽然后面引来了一次意外的报复行动,可是现在就连罗马和伊琳娜都死了,他们可没有什么亲近的亲人了。许诺还不至于去做这种事情。

    “说你们的要求吧。”许诺的心情不是很好,也不想再和他们浪费时间。直接提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我们想要知道许先生为什么一直在和那些原本只是存在于电影和漫画之中的古怪生物作战?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会出现在地球上?”埃里森深吸口气,目光炯炯看向许诺“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能够为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许诺抿了抿嘴角,目光之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前面的问题不过是障眼法而已,这些家伙们真正的目的是最后一句。

    什么是力所能及的帮助?之前出现在这边的异时空生物之中,无论是终结者还是氪星人,又或者是变形金刚。都不是埃里森他们所能够正常应对的。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人来的再多也没有用处。

    所以,埃里森的话中话就是希望许诺能够为他们提供一定的帮助。让他们获取一部分的黑科技强大起来,这样才能够为许诺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不够强的话,怎么能够为许诺提供帮助呢?

    埃里森他们没想着一上来就来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像是钢铁侠战甲或者瞬移能力什么的。他们的目标非常简单,只要许诺点头就好。

    无论是提供什么样的帮助,只要许诺同意了,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胜利。

    任何事情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然后是无数次。只要现在能够在许诺的身上打开一个缺口,他们有信心将许诺全身上下的秘密全都给挖掘出来!

    等到从许诺这里得到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他们或许是在一开始真的是帮助许诺去保卫地球。可是至于这些东西之后具体会使用到什么地方,那可就两说了。

    埃里森他们的计划是非常周密的,都是各种行业的专家们分析大量资料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如果换做是刚刚遇上戒指时候的许诺,或许说不定还真的有可能会中招。可惜的是,现在的许诺经历了如此之多风雨考验,早就已经修炼出了一双火眼金睛。

    “那些古怪生物啊。”许诺转动着自己手中的水杯,开始编造科幻故事“都是外星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