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英尺,大约三十米左右,也就是十层楼的高度。

    吊车用粗壮的钢缆将四周悬空的用餐平台吊在半空之中。地面上璀璨的伦敦不夜城与夜空之中的漫天星光相映成辉,感受着从泰晤士河上吹来的阵阵凉风。在这种环境之下用餐的确是非常引人瞩目。

    这里的景致非常优美,而感性的人类天生就具有对美好事务的追求。要不然男人们也不会喜欢漂亮的女人,女人们也不会为了漂亮的花美男们而痛哭流涕。

    “谢谢你,我很开心。”与身边其它几个女人相比,徐贤的性格非常沉静。除了必要的工作演出期间,其它时候的徐贤都是一副非常理性的样子。理性的女人大都很聪明,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极少会有失态的事情出现。

    哪怕她有着一副让男人们淌口水的娇美容颜以及魔鬼般绝佳的火爆身材,可她的内心的确是理性的。对于她来说,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不过此时,白皙的面颊微微泛红,漂亮的眼睛里面全都水意的徐贤明显心情激荡“我真的是很开心。”

    一开始的时候,徐贤对于许诺的感官并不好,因为许诺劈腿了。

    虽然这种事情对于全世界的男人们来说都是无法避免的,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能力去做而已。可是对于女人们来说,只要是劈腿的都是坏男人。当然了,这是第一感官。

    对于徐贤这种理性的女人来说,她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许诺有些什么。然而,一切的转变都发生在那一次意外去了死神来了的世界。

    也是通过那一次的事情,徐贤才明白了许诺身上拥有着其他人所无法想象的秘密。同时在死神世界之中的共同经历,一次次的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却一次次的被许诺拯救的感动。

    理性的女人可不会去想是因为许诺的错误她才会来到异世界,才会遇上一次次的危险。这一切都是因为许诺的错。

    这种念头对于徐贤来说不存在,因为她相信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着其必然的原因。单纯的指责他人没有丝毫意义。

    在死神世界那段时间的经历对徐贤的人生观造成了极大的冲击。而一直在身边保护着她的许诺自然而然的用一次次近距离的表现逐步走入了她的心房。

    再理性的女人也是女人,也会想要拥有美好感情。

    在七天的时间里面经历了远超之前二十年时间所有刺激的徐贤最终是沦陷在了许诺的怀抱之中。在那之后,她选择接受许诺的一切。

    一直以来在,徐贤许诺身边都比较平静。只是她也想要拥有和许诺单独相处的时间。不过因为性格的原因并没有主动表达出来。

    别以为许诺整天不上班就有着大把空闲的时间可以去陪着女人们去四处游玩享受生活。那虽然是他所想的生活可是暂时还做不到。

    实际上许诺虽然不用上班打卡,可是他的主要精力都是放在了前往异世界旅行上。

    他要为一次次的异世界旅行做着各做准备。还要忙碌于诸多的实验室以及天空战舰上的各种事情。

    剩下的有限时间之中,还要分给几个女人去分享。

    也就是因为这次死神世界的渗透,才使得徐贤有了足足连续七天和许诺在一起的时间。

    而在这七天时间内,为了避免带来意外的麻烦。许诺都会带着徐贤在世界各地随意闲逛。这对于徐贤来说,就是她一直以来想要的。

    “不用太长时间。”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四周环境的许诺转头看向身旁的漂亮女人,笑着握住了她的手“我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好的。”

    并没有太过在意死神威胁的徐贤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在这种环境之下与许诺一同用餐,不断的述说着什么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被死神追杀这种事情她曾经经历过,而且此时又有许诺在身边,自然不会过分担心。

    许诺一边吃饭回应着身边的女人,一边密切关注着四周的动静。直到他听见了钢缆的扭曲声响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女人疑惑的目光看向许诺,然后却看到许诺伸出手来到了自己的腹部位置。顿时面色就涨红了起来。

    这里虽然是在半空之中,可是四周却依旧是一座繁华的不夜城。地面上到处都是如织的游客,如果在这里有什么亲密动作的话实在是有些刺激过头了。

    看着女人娇羞的表情,许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探身上前在其耳畔轻声低语“现在太早了,等晚上。”

    许诺温热的大手在腹部位置摩挲着,让女人面色绯红的同时双眼满是盈盈水意。不过许诺却是意犹未尽的咂了咂嘴,然后解开了徐贤身上的安全带。

    ‘咔!’吊车上的绞盘内突然发出一声轻响。负责操控吊车的工作人员疑惑的看了过去,然后瞬间面色惨白。

    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原本极为坚固的钢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发出古怪声响。一根根的股线接连不断的崩断!

    工作人员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来,粗实坚固的钢缆就已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崩断着股线。不过区区数秒钟的时间而已,支撑着悬空餐厅的主钢缆就已经完全崩断。

    断裂的钢缆一头反抽重重的将整个绞盘抽的扭曲变形。而另外一头则是嗖嗖的直直向前窜了出去,导致被悬挂在三十米高空之中的用餐平台瞬间失去了牵引力。在许多人的惊呼声之中呼呼着坠落地面!

    钢缆是从吊车底端的绞盘内断裂的。断裂之后的钢缆在沉重用餐平台的拖拽下向着长长的吊臂顶部的滑轮冲去。导致用餐平台直接坠地。

    附近是伦敦最为繁华的地段,而且此时正是夜间最喧闹的时刻。用餐平台一旁就是被各色彩灯装点的五彩斑斓的伦敦眼。当钢缆断裂导致用餐平台跌落的时候,附近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直接从东京坐着军用飞机飞来这边的埃里森,原本正坐在车内艳羡着许诺能够瞬间抵达世界上任何一处地方,而不用像是他这样要经受长途旅行的奔波劳累之苦。

    原本看着许诺带着漂亮姑娘在空中餐厅享用丰盛的晚餐,而自己只能是在车子里面啃着汉堡喝可乐。心中正在祈愿许诺喝酒呛到的埃里森突然看见用餐平台从半空之中跌落,吓的直接从车内站了起来。

    “咚!”

    “轰!”

    车内空间太小,埃里森直接撞在了车顶上。手里的汉堡和可乐也翻了,弄脏了昂贵的裤子。不过他此时却不顾上自己的裤子了,目光全都放在了刚刚直接从半空之中跌落在了地上的用餐平台上。

    与那些保密等级不够的同事们不同,埃里森却是知道许诺能够瞬间移动的。他不认为许诺会因为这种意外而死在这里。

    “真的是意外吗?”下车之后跟着众多的同事们跑向已经被摔扁了的用餐平台,埃里森总是感觉事情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果然,来到现场凄惨无比的用餐平台附近,没有发现一丝的血迹。许诺与他身边漂亮的女人早已经踪迹全无。

    埃里森刚刚松了口气,裤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了吗?”

    “看到了,我现在就在旁边。”

    “嗯,剩下的事情你去处理吧。”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等下会告诉你。”

    收起手机,埃里森露出一抹苦笑。他终于知道许诺突然联系他,让他们过来这边究竟是什么原因了。这是让他们来做扫尾工作的。

    “现在怎么办?”看到已经摔的乱七八糟的用餐平台上没有许诺的身影,佩克也是松了口气。等到埃里森放下手机之后,佩克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询问下一步的行动。

    “清理现场。”埃里森挥了挥手指挥着诸多的探员们开始做善后工作“等电话。”

    此时,在伦敦眼附近的大本钟,也就是威斯敏斯特宫的报时钟你巨大的钟盘上。单手将徐贤搂在怀中的许诺收起自己的手机,目光古怪的看着不远处那从高空之中坠落地面的用餐平台。他甚至能够看到在用餐平台旁边刚刚收起电话的埃里森。

    大本钟是伦敦的标志性建筑,世界闻名的旅游景点。拥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可以经常在各种影视作品与画报上看到这座原本是议会附属的钟楼。

    不过真正出现在钟楼圆形钟盘上的人可不多。而此时许诺就这么直直的站在高达九十五米的钟楼上,怀中还抱着个人。仅仅依靠自己的双腿支撑,没有借助丝毫的外力。

    “这里的景色真漂亮。”徐贤丝毫没有受到之前事情的影响。双手揽住许诺的脖子,漂亮的大眼睛之中满是兴奋之色的看着眼前的美景。

    对于长期性格沉稳的徐贤来说,这种刺激性的经历让她感觉非常兴奋。并非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经历这种事情的。

    身后巨大的钟盘发出白炽的亮光,长长的指针缓缓移动。四周是闻名世界的不夜城,眼前是被无数灯火所映照的一片明亮的泰晤士河。没有谁会不喜欢这种景致。

    “等下去哪里?”只有在许诺身边的时候才会展露出娇柔的徐贤红着小脸询问抱着自己的男人。她对于接下来的事情愈发感觉兴奋起来。

    “看那边。”许诺扬了扬下巴示意远处泰晤士河河口处一艘在夜幕之中灯火璀璨的大型游轮“我们去那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