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有很多的豪华游轮,装饰奢华,体积庞大。内里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

    绚烂的各式热情舞蹈,精彩绝伦的魔术演出,极具欧洲特色的歌剧表演,拥有无数珍品的拍卖会等等等等。各式各样的活动层出不穷,绝对是休闲娱乐的绝佳选择。

    在游轮途经诸多国家的时候可以观赏不同国家的风景,绝对是物超所值。

    当然了,想要登上这些奢华的游轮享受这一切,需要付出不菲的费用。游轮的等级越高,所需要的费用自然也就越贵。

    对于想要追求女人们的男人来说,带着女人去一趟游轮自由行,估计绝大部分的女人都能够顺利拿下。

    许诺与徐贤此时所乘坐的这艘游轮名为玛丽公主号,由英国航运公司负责运行。与那艘曾经是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玛丽王后二世号算是姐妹船。

    满载排水量接近十五万吨,总长超过三百四十米,高度接近七十米。是名副其实的海上巨无霸。

    这艘巨型游轮上单单是诸多的工作人员以及服务人员就超过了一千两百人,可以接待超过两千名游客。

    船上拥有十多处奢华的酒吧,九处风格各异,提供来自世界各地美味的餐厅。其中最大的一处餐厅足足有接近两千平方米。六处装饰精美,流光溢彩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之中可以为客人们提供大量非常隐私的服务。

    足以上演大型歌剧的歌剧院,可以容纳上千人的超大舞厅,奢华的综合性娱乐城,堪比正规格局的图书馆,众多的游泳池与儿童乐园,奢华的购物街等等等等。

    这就是一座用无数金钱堆积起来的超级海上城市。

    这艘超级游轮的运行费用极高,而且建造费用同样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不过这种专门为富人服务的游轮收入同样不菲,单单是船票收入就是天文数字。

    最贵的奢华套间超过了十万美金,最便宜的房间也接近一万美金。单单是近两千名游客的船票就是一笔巨大的收入。

    与此同时,游客们在船上一掷千金般的消费才是大头。各式各样的服务都是需要有花钱的。某些特殊服务更是价值不菲。

    与此同时,船上还会举行拍卖会。拍卖一些让人惊讶的奢华物件。而拍卖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不会有消息流传出去的。

    许诺拉着徐贤的手,通过贵宾通道登上了这艘超级游轮。

    “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有花纳税人的钱坐这种超级游轮的机会。”与此同时,在这艘巨型游轮的普通登船舷梯处,拎着行礼的佩克看着眼前这艘灯火通明,流光溢彩的游轮很是感慨。

    对于这些精英探员们来说,以他们的收入这种奢华游轮并非是消费不起。可是像现在这样正大光明花费预算上船的机会可不多见。

    “那你要好好感谢许先生。”同样领着行李的埃里森头也不回的回应“因为他我们才能够在工作的时候上来。”

    “你说他到船上想要做什么?”佩克凑上前来,低声询问“之前空中餐厅的事情总感觉好奇怪,无缘无故的突然摔了下来。”

    “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工作。”埃里森瞪了佩克一眼“这里可不是说这些的地方!”

    与那些排队等待上船的游客们不同,走贵宾通道的许诺早已经在服务人员的引领下登上了这艘奢华游轮。

    星空之下,码头上灯火璀璨。天上的星光与地上的绚丽光彩早已经将水面映照的一片明亮。各式各样的光彩随着水波起伏,让人看的为之目眩神迷。

    走过由昂贵的顶级木材与强化玻璃构筑的大厅,在这装修奢华程度与五星级酒店不相上下的游轮上前行。通过专门为VIP客人们服务的电梯来到了位于顶层的套房。上下两层,足足数百平米的套房绝对值它的价格。

    “先生您好。”许诺与徐贤刚刚进入房间没多久。穿着考究,彬彬有礼的主管就敲响了房门。向许诺递上了一张烫金的邀请函“本船三天之后将会举行一场私人拍卖会,本人谨以最大的诚意邀请您参加。”

    “哦。”许诺接过邀请函挥了挥手,主管躬身行礼离开。拍卖会所邀请的都是能够住在奢华套房之中的富豪,普通游客就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

    这艘船是从伦敦出发,途径阿姆斯特丹,波尔多前往纽约。之后将从纽约南下途径迈阿密,前往加勒比群岛。三天之后正好是航行在大西洋上。

    有许多国家法律不允许做的事情在公海上就会失去约束。看来这次的拍卖会上将会有一些‘特殊’的拍卖品。

    ‘轰轰轰~~~’当许诺裹着浴巾从拥有巨型浴缸的浴室内走出来的时候,游轮外面的夜空之中飞起了绚丽的烟花。

    震耳欲聋的汽笛轰鸣声响响彻夜空,这艘巨型游轮在码头上无数人的欢呼声中,在拖船的帮助下缓缓离开了码头,向着深海驶去。

    “是现在休息,还是出去转转?”许诺擦干头发来到宽敞的观景阳台,看着夜空之中近在咫尺的那些绚丽烟花。从身后抱住女人的纤细腰身,在她耳畔轻声低语。

    “出去看看吧。”感受着许诺身上所传来的强烈男性气息,面上好似着火一般的徐贤紧绷着身子回应。

    “嗯。”许诺笑了笑,在女人如火般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夜晚正是开始让人醉生梦死的夜生活最佳时间。在这座海上都市之中有许多人都是来寻宝的。无论是寻欢还是作乐,每个人都有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换好衣服的许诺牵着女人的手来到了综合大厅。他们先是去了歌剧院看了一场歌剧演出。实际上许诺一点都不懂欧洲人的歌剧,只是看着身旁的女人看的津津有味才勉强多坐了一会。

    随后两人在一处酒吧喝了几杯酒,又在遍布世界各大奢侈品牌的购物街上逛了不少店面,买了许多东西。

    最后,他们来到了船上的赌.场。

    在英国赌.钱叫做博彩,这个行业可是非常发达。每年的收入和利税都非常可观。船上的这处赌.场是有着正规牌照的,由久负盛名的威廉希尔公司负责运营。

    看着身旁女人一副跃跃欲试,却又踌躇不前的样子,许诺心中想笑。牵起女人的手,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对于向来注重形象的徐贤来说,进入赌.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不过此时跟随在许诺的身旁,她却变的什么都想要尝试一下。这种与许诺长时间单独相处的机会可不多。

    赌.场之中人声鼎沸。穿着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们在一张张台前面红耳赤的专注属于自己的游戏,看着那些代表着财富和钞票的花花绿绿的筹码来来回回,许诺都感觉自己有些意动。

    换了一万美金的筹码,许诺陪着女人转了好几处台面。输输赢赢之间,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少了一大半。

    看着身边女人因为输钱而微微撅起的红唇,许诺勾起嘴角笑了起来。

    身为新手的徐贤哪里会什么赌术?该加注的时候不加,不该继续的时候乱下。完全凭借运气去玩,绝对是赌.场之中最受欢迎的那种送钱游客。

    “今天运气不好。”因为这里的气氛而面色红润,额头鬓角甚至隐约有汗珠显现的徐贤有些赌气的转身想要走人。不过却被许诺拉住了。

    “谁说你运气不好?”嘴角挂着笑意的许诺拉着女人的手向着一旁最近的一张台面走去“只要是在我的身边,永远都是最好的运气。”

    来到一张二十一点的台面前,许诺将女人按在了一张椅子上坐下“来吧,看看什么叫做运气。”

    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荷官是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面对任何客人都是职业化的微笑。不过许诺却能够从她的目光之中看出来那一抹若影若现的轻蔑之色。

    对于这些受过专门训练的荷官们来说,眼前的这些游客们统统都是来送钱的肥羊而已。

    二十一点又叫黑杰克,主要就是比拼点数的游戏。

    游客与荷官对抗,谁的点数更加接近二十一点却不超过,那谁的赢面就更大。这种游戏对于数学非常好的人来说有优势,不过很明显徐贤不在其中。

    下注,发牌。徐贤面前的点数很快就到了十八点。这是一个不小的点数,一般情况下已经可以叫停了。

    最后一轮发牌之前,许诺上前在女人的耳畔轻声嘱咐“再来一张。”

    之前机器洗牌的时候虽然看的人眼花缭乱,可是许诺却早已经将所有的排列顺序记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接下来荷官将会得到二十点,而徐贤如果放弃要牌的话必输无疑。可是只要再来一张,将会是一张红心三,正好二十一点赢了。

    果然,最后一轮发牌之后。徐贤以一点的优势赢了荷官。顿时让她兴奋的在许诺的脸上亲了一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有许诺这个BUG一般的存在在一旁帮忙,徐贤连连得手,身前的各色筹码堆的好似小山一般高。而原本那个眼神之中带着不屑之色的荷官已经是汗流浃背。

    尽兴了的徐贤没有继续下去,换完筹码之后主动抱着许诺的手臂返回他们的套房。虽然只是十多万美金,却让女人非常开心。

    巨大的落地窗外是星光满天的绝美夜色。而在这处奢华套房之内,许诺俯身将面色绯红的女人抱起向着那张异常宽大的chuang边走去。

    今夜的夜色很迷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