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温暖的阳光透过全尺寸的巨大落地玻璃窗映亮了整个充满了旖旎气息的温暖房间。

    安静的房间内只有空调运行时候发出的轻微声响,地面上散落着诸多的衣物。在那张宽大的超出想象的********一双结实的手臂懒洋洋的从如云雾般蓬松的天鹅绒被内伸了出来。

    许诺靠在床头招了招手,原本落在厚厚地毯上的长裤直接飞入了手中。

    从裤袋内掏出香烟和火机,正准备点燃的时候,许诺转头看了眼身旁酣睡正香,白皙的肌肤上布满红晕的女人。想了想,又将香烟火机装了回去。

    玛丽女王号此时早已经抵达了阿姆斯特丹,有兴趣想要上岸观赏郁金香与风车的游客们可以上岸游玩。

    当然了,作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特殊行业合法的国家,游客们也可以去那些亮着红色灯光的地方去游玩一番。同时,在这个国家抽大ma也是合法的。有兴趣的游客同样可以去街边的专门地点吞云吐雾一番。

    不过所有的这些活动都必须在几个小时之内完成,游轮只会在这里停靠几个小时而已。

    游轮在午饭之前游轮就会起航离开,赶不上的游客们要么就是放弃这次的旅行,要么就是联系游轮的直升机前来接他们。

    出动一次直升机的价格可是不菲,这都是要游客们自己掏腰包的。

    许诺拿起床头的电话,向餐厅定了个位置。随即叫醒身边的女人起chuang洗漱,前去吃饭。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许诺在船上一直暗中警惕任何意外的发生。不过死神却好像是消失了一样丝毫没有动作。如果不是确认肯定就在一旁跟着,许诺都要认为使死神已经被世界完全同化湮灭了。

    玛丽女王号从阿姆斯特丹来到波尔多,随后从波尔多出发横渡大西洋前往纽约港。

    在波尔多港停留期间,埃里森等人发现有多名身份可疑的人员登船。不过出于保密的需要,他们并没有联系法国警方,也没有对游轮上的安保成员提供警示。

    “这些人有问题。”玛丽女王号上一间普通客房内,佩克将手中的掌上电脑递给一旁的埃里森“而且CIA那边的情报显示他们很有可能通过秘密途径将一部分轻型武器送上船。我们该怎么办?”

    身为地球球长的美国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强大的情报系统。尤其是CIA在海外地区,除了部分特定区域之外几乎是无所不知。

    玛丽女王号在波尔多停靠的时候,有大批使用伪造证件或者有过前科的人员上船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CIA说他们是为了那些拍卖品而来?”埃里森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掌上电脑“这都什么时代了,想要在这种游轮上面搞这种动作?这些人都疯了不成?”

    “也有可能是一次恐怖袭击。”佩克神色严肃“这次的拍卖品之中有很多都是从那些战乱地区秘密转移出来的。而这些上船的人之中大部分都是来自那一地区。说不定他们就是为了抢回属于自己国家珍宝才决定这么做的。”

    “真是无法理解。”埃里森有些无奈的摇头“这个时代想要在海上袭击一艘大型游轮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做。不说我们,也不说那些富豪们身边的保镖。单单是船上的武装警卫们就超过百人之多。他们凭什么相信自己能够成功?”

    “谁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佩克对于那些人的想法也感觉非常莫名其妙。

    毕竟在通讯科技发达的新世纪之中,想要在海上袭击一艘大型游轮早已经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大型游轮都有着超强的警备力量,而且大西洋上可是美国海军的自留地。一旦真的出事要不了多久大批军舰就会四面八方的追捕过来。到时候茫茫大海上跑都没有地方跑。

    在海上袭击船只的事件以前有很多,那些袭击者被称为海盗。他们曾经非常猖獗的进行袭击活动。

    可是,随着科技的进步,海盗这一古老的职业几乎早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垃圾堆之中。

    进入新世纪之后,几乎已经完全没有了这种事情出现。就算是有,也基本上是在靠近索马里地区的海域。

    而且袭击的船只大都是货轮,就算是有游轮也大都是小型游轮。像是这次极有可能发生的对玛丽女王号的袭击事件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然而,现实却是这一不可能的事情发生的几率正在无限扩大。

    “这多人和武器能够顺利上船,船上必然是有着他们的内应人员,而且身份不低。”身为精英探员,佩克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诸多漏洞“在预定海域必然是有着伪装的接应船只存在。如果他们的目标不是整艘船,而是特定目标的话或许真的有可能。”

    “你是说那些拍卖品?”埃里森的声音之中依旧是带着一抹不敢置信的意味。

    现代世界之中大部分的地方都是安宁和平的。可是也有动乱不断,战火纷飞的地区。

    战争时期,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都会发生。像是一大批极为重要的文物突然消失就是一种常见的事情。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

    现代世界基本上还是处在盛世之中,世界各地的古董文物都有着很高的市场价值。

    埃里森他们早就已经调查清楚,明天晚上将要举行的私人拍卖会上会有一大批从动乱地区转移出来的贵重文物出现。他们将会被那些感兴趣的富豪们用大价钱买回家里去珍藏,基本上是没有再见天日的可能性。

    这么看来的话,如果有极端的民.族.主.义者想要夺回自己国家的国宝,从而策划这次行动的话,也并非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要不要通知许诺?”佩克低声询问“他可是要参加拍卖会的。”

    “记住我们的主要任务。”埃里森想了想,微微摇头“我们是要从他的手中得到那些黑科技。现在告诉他的话几乎没有什么用处。他直接一个瞬间移动就离开了。如果是在袭击开始的时候我们冲出去帮忙,或许更加有效。”

    “你真的认为他需要我们帮忙?”佩克苦笑一声“那个家伙简直强的不像话。一群武装匪徒哪里会是他的对手?我们有帮忙的机会吗?”

    “机会总是需要自己去创造的。”埃里森的目光之中神彩连连,他并不知道许诺真正的底细“我仔细分析过。他虽然有瞬移能力还有能够挡住子弹的念力,甚至还会功夫。可是他的主要战斗力都是来自于钢铁侠战甲。他每一次出战的时候都是穿戴着钢铁侠战甲。如果这次发生袭击事件的时候他没有穿戴战甲,身边又有女人拖累的话。或许就是我们的机会。”

    “那船上的乘客们怎么办?”

    “我们的任务之中可没有保护这些乘客的义务。”埃里森耸了耸肩膀“那是保全公司和保险公司的事情。”

    ------

    第三天晚上,玛丽女王号正航行在大西洋上的公海海域。

    “天气不对。”夜晚,原本漫天的星光此刻早已经被无尽的乌云所完全笼罩起来。原本就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此时已经是海浪湍急,整个大海异常狂暴。

    看着船外那些波涛汹涌的海面,许诺眯起眼睛迅速联络了天空战舰上的红后。

    “一个热带气旋正在快速形成之中,而且外围力量正在向着游轮方向前行。”红后的回应让许诺吃了一惊“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会有热带气旋?”

    因为地球自转的影响,海洋上所产生的强大风力基本上都是向着东海岸方向出击。

    太平洋上形成台风的时候向着东海岸的东亚地区移动。印度洋上形成旋风的时候向着非洲东海岸移动。大西洋上的飓风是向着墨西哥与美国移动。

    而位于大西洋西海岸的欧洲地区纬度较高,很少会遇上飓风,偶尔出现的也都是热带气旋。而且此时可不是台风盛行的季节,这个突然出现的热带气旋实在是莫名其妙。

    看着窗外那狂暴的天气,许诺抬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目光之中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看来终于忍不住了。不过真是让人没有想到,居然能够调动这么大的力量。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

    与此同时,在埃里森的房间内。埃里森与他的同事佩克也正在为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而感到惊讶。

    “海军说,他们的船正在躲避热带气旋,短时间之内靠不上来。”佩克的神色古怪“CIA的消息说,附近航线上的船只之中至少有三艘有可以状况。极有可能是来接应那些恐.怖份子的。不过说起来真的是很奇怪,这个热带气旋出现的真是很莫名其妙。难道又是许诺做的?”

    “他或许真的是拥有能够操控天气的设备。”埃里森放下手中的掌上电脑,面色平静的回应“不过我相信他不至于无聊到没事的时候在大西洋上搞个热带气旋出来的程度。我有分析过他的性格,虽然下手的时候非常狠。可是在能够避免意外的时候他通常都会顾忌到平民。”

    “这个性格能利用吗?”佩克的眼神一亮,急忙询问。

    “很难。”埃里森摇头“他只是在可能的情况下会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可是一旦有需要的话,绝对不会有丝毫的顾虑。想想东京被袭击的时候就知道了。”

    “现在该怎么办?”

    “让我们的人做好准备。”埃里森起身向着房门走去“今天晚上一定会非常热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