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呼啸,波涛翻涌。

    夜空之中的明月与星光早已经消失不见,黑压压的云层似乎已经近在头顶。翻涌的海水就像是墨汁一样深邃,看上去仿佛身处于无尽深渊之中。

    好在这艘海上巨轮有着超强的抗风浪能力,这种狂暴的风浪夜色虽然让人感觉不舒服,可是却还不至于对这种超级巨轮构成致命威胁。玛丽公主号依旧是在惊涛骇浪之中破浪前行。

    漆黑的夜幕之中,一道白炽的巨大亮光划破了整个夜空。那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奏。远方海天交接之处,连绵成线的雨丝已经呼啸而下。

    “今天晚上会很热闹。”换好正式服装的许诺站在更衣室的门口“无论是看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惊讶。”

    “嗯。”更衣室的门被拉开,一身华丽晚装的徐贤出现在了许诺的面前。

    许诺他们上船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什么行李,毕竟许诺想要什么东西都可以随时前往世界各地去取。而且,许诺虽然没有带行李可是却带着银行卡。在这座海上都市之中有什么奢侈品买不到?

    被誉为拥有魔鬼般身材与天使面容的徐贤穿着一身紫色修身晚礼服,丝绸般柔顺的材质将徐贤火爆的身材衬托的完美无瑕。修长的秀发在脑后拢成发髻。用来点缀的首饰全都恰到好处。

    一双深红色高跟鞋使得其足以在那些身材高大的欧美女性面前丝毫不落下风。再加上专业美容会馆内精心装扮的娇美容颜加上长期职场工作所养成的气质。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完美的呈现在了许诺的面前。

    “很漂亮。”许诺那双点星一般漆黑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身前的女人。他拼死拼活的所做的一切,为的不就是能够拥有这样美好的一切吗?

    “你今天也很帅气。”许诺同样也是一身得体的男款礼服,不过男人的礼服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黑色正装,白色衬衫,打着领带。

    原本那家精品礼服店内的造型师们还想着要在许诺的胸前戴上一朵胸花,险些没把许诺给恶心到。

    许诺的身形修长,挺拔健硕。蕴含着爆炸性力量的肌肉群非常完美好看。当然了,如果不是在一张*******是看不到的。

    完美却不过分健硕的肌肉足以撑起衣服,却不会显得过分。再加上许诺那经历了无数考验而磨砺出来的绝佳气质。绝对是非常吸引女人目光的所在。

    面色红润的徐贤上前挽住许诺的手臂,一阵清香气息顿时扑鼻而来。

    “水果清香系列?”许诺抽了抽鼻子,立刻就明白过来这是什么香水。

    “嗯。”挽着许诺向外走去的女人点了点头“你喜欢的那种。”

    拍卖会的现场位于综合大厅的顶层,当许诺与徐贤来到这里的时候外面已经占满了诸多富豪们的保镖以及游轮的保全人员。看着这些人冷峻的眼神还有微微鼓气的腰畔就知道这可不是什么样子货。

    递上邀请函,很快就在工作人员恭敬的引领下进入了这处并不算大的拍卖会场之中。

    这是一场私人拍卖会,不会对外公开任何信息。内里拍卖的也都是不好见光的东西。在被这些富豪们买走之后,基本上永远都不会再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它们将会成为富豪们的珍藏摆放在自己的私人领地之中。

    这次的主题是古代文化。某处数千年前曾经极度繁荣的地方流出来的珍品。

    当然了,现在那处地方可是战火纷飞。早不保夕的人们为了能够得到活命的钞票,再古老的东西也敢发卖。毕竟文物什么的,与性命相比真的是不值一提。

    在入场的时候,工作人员送上了那种参加假面舞会的时候所戴着的面具。

    并非是真的面具,而是那种只能遮挡眼睛的装饰性用品。美观多过实用性。毕竟这种私人拍卖会上不会有谁想着和其他人交流。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种看似多此一举的动作依旧是有着用处。

    “像不像佐罗?”来到靠近前排的一处桌子旁边坐下,戴着类似狐狸般黑色眼罩的许诺轻声向一旁的女人调侃。

    “你是想要打劫这次拍卖会吗?”戴着由不知名的艳丽羽毛构成眼罩的徐贤笑吟吟的看向许诺“而且还不想付钱?”

    “哈哈~~~”许诺笑出声来“如果你想看的话,我实际上并不介意来上一次。毕竟这里的东西全都是来路不正。”

    实际上许诺并非是全都在说笑,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都不怎么感冒。只是早早的就已经察觉到了船上上来了一大批来历不明的人员,这才想要亲身经历过来看着。毕竟这种好时机对于死神来说实在是不容错过。

    给死神机会,扛过这次之后又能够安稳一段时间。等到七天的时间一到,死神自己就要挂了。

    外面虽然天翻地覆的狂风暴雨,可是许诺却不相信死神只会来这么点动作。毕竟之前三天的时间里面都没有下手,这次一定动静极大。

    拍卖现场的光线很快就暗淡下来,内里的客人顶多也就是二十来人。还不算那些陪着男女富豪们进来的男女们。

    “先生们女士们。”一脸精明模样的主持人来到被强光灯映亮的主持台上。没有插科打诨,也没有传统的各种介绍。毕竟这并非是一场正规的拍卖会。主持人直接开场“来自数千年前巴克特里亚地区的珍贵宝物!”

    随着主持人的声音响起,在他身后的一长串展台上亮起了一盏盏的射灯。

    灯光聚焦之处是诸多来自巴克特里亚地区数千年前的珍贵文物。一座座小头大身,不超过十五厘米高度的女性雕塑。这些雕塑的时间足足长达四千多年!

    除此之外还有大夏时期的诸多宗教雕塑,古代金币,金属器皿甚至还有一块西元前两千年的巴克特里亚铜箔印章!

    然而其中最为人期待的则是一枚古代雅利安人所铸造的太阳神纳.粹反万字符号标记的金币!这枚金币上的反万字符号对于一些人来说可是非常具有吸引力。

    “自从欧洲人走出中世纪之后,他们就是这样在全世界范围之内掠夺所有珍贵的东西。”许诺目光之中满是冷意,低声在徐贤耳畔轻语“没想到都已经是新世纪了,还在做着这种没有档次的事情。”

    拍卖会很快就在热烈的气氛之中展开。一件件拥有长达数千年历史的古老文物就在这种昏暗的拍卖会场内被一摞摞的美元换走。从此之后就将成为某些富豪们的私人珍藏,再也没有了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机会。

    许诺没有出手,他对于这些东西不怎么感兴趣。

    而且这些来历不明的东西也让他不屑出手。当然了,他也没有出手将所有的东西全都抢走物归原主的意思。毕竟这些东西又不是他家乡的文物。

    正当许诺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敏锐的察觉到了拍卖会场外面的异动。

    眯起眼睛伸出手揽住一旁女人的肩膀,没等女人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就已经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剧烈爆炸声响!

    爆炸是如此猛烈,一道巨大的火龙从大门处直冲而来几乎将整个拍卖会场席卷一空!

    原本昏暗的拍卖会场瞬间变的一片明亮。巨大的火光席卷之下,纷飞的各种杂物以及强烈爆炸所产生的冲击波足以对任何人造成致命的伤害。拍卖会场内一片狼藉,死伤惨重。

    随后,一大群带着防毒面具,手持轻型武器,穿着统一服饰的武装份子们在爆炸的余波还没有平息之前就已经冲入了拍卖会场。举起手中的枪口向着硝烟弥漫,杂物四散的会场内猛烈开火。

    密集的枪声就像是催命符,在疯狂收割着那些之前还一副优容姿态举牌购买那些古代文物的富豪们的生命。

    ‘铛铛噹噹~~~’冒着白烟的弹壳纷飞着从枪膛之中脱落,像是雨点般摔落在了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

    密集的弹雨带着点点光火将整个拍卖大厅全都打的乱七八糟,就连那些珍贵的文物也没能幸免。

    鲜血与纷飞的杂物四散,惨叫呻吟与咆哮的火药撞击声向齐飞。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原本还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私人拍卖会就变成了一出血腥悲剧。

    这处拍卖会场的外面有着诸多的安保人员,原本不应该出现这种事情才对。可是,这些武装份子们在船上有着高级内应存在,他们之前直接使用了神经毒气突然攻击外间毫无防备的保全人员,将他们全都放翻在地。

    因为拍卖会场是密封门,他们没有动态密码就直接使用了大威力的军用定向炸药,直接将整个大门都彻底炸碎。

    这些发起袭击的武装份子们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悍勇之徒。他们能干这种事情也就没有想过安全离开。除了这处拍卖会场之外,船上其它一些重要地段都在同一时间遇上的攻击。

    硝烟逐渐散去,当戴着防毒面具的武装份子们看清楚场内环境的时候,却惊愕的发现位于前排的一张桌子却丝毫没有受到这次攻击的影响。

    附近已经是风卷残云一般的狼藉了,可是那张桌子旁边却是依旧洁净如新。

    开启念力力场将所有的一切都阻挡在外的许诺晃了晃脖子。被念力顿在半空之中的诸多弹头纷纷摔落地面。

    “他们是冲着那些拍卖品来的。”许诺抬手取下了眼罩。

    “那为什么把那些文物全都打碎了?”被保护的非常好的徐贤疑惑的看着那些已经被弹雨打的碎裂的不成样子的诸多文物,感觉非常疑惑。

    “因为那些都是假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