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动力之后,体积庞大的船只航速依旧是在不断的降低,眼看着要不了多久之后就将陷入完全失速状态。到了那个时候就真的成了大海上的玩具船,任凭风雨的蹂躏了。

    控制室内的船长和那些大副二副好几副们,此时早已经是满额头的汗珠了。看着外面一波更高过一波的巨浪向着游轮扑过来,这种时候他们能够做的也只剩下了向着上帝祈祷。

    “直升机能起飞吗?!”游轮上的直升机平台,一群手持武器的精英特工们正面色紧张的在风雨之中围着直升机打转。

    当得知船上的动力系统被破坏之后,看着海面上一波波如山一般的滔天巨浪。这些精英们就知道这艘船极有可能陷入倾覆的危险之中。

    “不可能!”直升机飞行员饱含绝望的回应让精英特工们全都面色惨然。

    他们想要逃亡。可是因为风暴的影响,原本计划之中的接应军舰此时根本靠不过来。军舰上的直升机与游轮上的直升机在此时这种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下同样无法起飞。这种时候强行起飞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比游轮更先完蛋。

    他们此时却是被困死在了这艘原本还让他们感觉非常享受的游轮上。

    心灰意冷的埃里森仰天长叹,任由豆大的雨滴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心中满是无尽的悔恨。

    他还有漂亮的妻子女儿在等着他回家,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他去拼搏。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只能是在这浩瀚而又冰冷的大洋之上接受这种精神与身体上的双重折磨。此时他心中的沮丧可想而知。

    原本埃里森等人都已经安排妥当,美国海军的军舰将会直接过来接应。船上的诸多全副武装的成员们也足以应付任何形势的局面。

    然而,突如其来的风暴直接将海军军舰挡在了远处。同时那些悍不畏死,甚至使用上了神经毒气的武装份子们非但极大的破坏了埃里森原定的计划,甚至直接炸毁了游轮的动力系统。

    实际上以现代世界的科技实力来说,修理还是可以修的,哪怕是在海上。可是问题在于,现在海面上波涛汹涌的眼看着如山一般的巨浪就将一波波的冲击而来。这个时候哪里有时间去维修?

    失去了主要动力供应,想要推动如此一艘沉重的巨轮转向所需要的力量简直超出想象。不知不觉之间,居然陷入了无法挽回的绝境之中!

    认为自己难逃葬身大海命运的埃里森感受着身上冰冷的雨滴,闭着眼睛开始回忆自己的一生。他还没有来得及退休写自传。

    然而,就在埃里森刚刚想起自己小学的时候第一次和女生约会场景的时候。却被一旁的同事给推醒了。

    “什么事?”明显情绪不高的埃里森看着自己身边的佩克,目光有些疑惑。

    同样站在直升机平台上任凭风吹雨打的佩克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指向了不远处的舱门方向。

    埃里森的目光移了过去,随即猛然间圆瞪了起来!

    在舱门之内,仿佛是不愿意被雨滴溅到身上华丽的礼服。许诺拉着女人的手站在厚厚的地毯上,向着膛目结舌的埃里森招了招手。

    “你没离开?!”匆忙跑进舱门内的埃里森顾不上抹一把脸上冰冷的水珠,张嘴就爆出了自己此时心中所想。

    在得知船上的动力系统完蛋了之后,埃里森就想当然的认为许诺早已经离开了这里。毕竟他是知道许诺拥有能够瞬间前往世界上任何地方的能力。

    哪怕这里已经是乌云盖顶,海浪滔天。可是对于许诺来说,他只是需要一个眨眼的功夫就能够抵达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拥有大片极为养眼绿色的树林,以及仿佛是翡翠般镶嵌在大地之上绝美湖泊的优美景点。

    这也是让他极为艳羡不已的地方。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许诺到了这个时候都还没有离开。

    “我可是守护世界和平的超级英雄。”做好事不留名可不是许诺的性格,既然决定了要拯救这艘船,那许诺可不会去做什么默默无闻的英雄。此时就一本正经的开始为自己吹嘘“我要拯救这艘船上的所有人。”

    身旁的女人双眼就像是在放光一样看着许诺,一双温热的小手紧紧握住许诺的大手。并不清楚许诺真实想法的女人非常感动,估计许诺要求她当场献上热吻都没有丝毫问题。

    “太好了!”埃里森兴奋的简直就要跳了起来“上帝保佑你!现在快送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你可以瞬移送我们走!”

    “别做梦了。”许诺后退一步离满是都是雨水,却兴奋的想要靠上来的埃里森稍稍远了一些“这艘船上多少人?好几千!而且这么多的人都分散在了这艘巨型游轮的各个角落。别说我不愿意抱着一个个男人们瞬移离开。就算是我愿意也不可能赶在这艘船被越来越大的风暴掀起的巨浪倾覆之前把所有人都带走。”

    “如果只能是带走一部分的话,那该带谁走?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每个人都拥有同样的生存机会才对!”许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说着他自己压根就不会相信的谎言“与其这样,不如一个都不带。”

    “......”埃里森很想问问许诺是不是喝酒了,这个时候说这些场面话有什么用处?我又不会相信。就算是说给旁边那个女人听的,可是看她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向你献身的激动神色。你还缺这个?

    不过埃里森却非常清楚此时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许诺既然找到自己那必然是有着重要的事情。

    这一刻,埃里森感觉自己无比艳羡眼前的这个男人。

    他此时几乎就是在这里等死了,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能够施施然的带着漂亮的女人随意前往世界上任何地方。要说心中没有艳羡怎么可能?

    “许先生是有什么吩咐吗?”埃里森知道现在事情紧急,许诺可以一走了之。可是他们不行啊。没有时间兜圈子急忙出声询问。

    “我有一个可以拯救这艘船的方法。”许诺用一种非常平静,甚至是毫不在乎的语气讲述自己想要从美国人手中‘借用’核武器的想法“可以使用大威力的核弹直接在风暴眼的位置引爆,直接就可以将这次的风暴湮灭掉。你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尽快准备好一枚核弹。”

    “......”不仅仅是埃里森,一旁其他那些匆匆忙忙赶过来的精英探员们也全都是一副完全蒙圈了的表情。说是膛目结舌都是含蓄了,他们的表情和目光完全就是像在看一个疯子。核武器,还是借的?!

    “许先生。”回过神来的埃里森用力的咽下口唾沫,声音都带着一丝的颤抖“哪怕是总统也无权直接给出核弹,这根本不可能。”

    “是吗?”许诺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那可就遗憾了,我只好和你们说再见了。”

    许诺转头看向一旁的女人“等下想去哪里?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怎么样?那里可是世界上最美的镜子。”

    看着许诺转身准备离开,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拿刀架在他脖子上威胁许诺带自己离开的埃里森,在死亡的巨大威胁以及强烈的求生欲望面前,脑筋急速转动之下瞬间就有了想法“许先生!我们现在就联络!”

    “最好快一点。”许诺哼了声,抬手点了点自己手腕上的手表“我只给你十分钟。”

    风暴的形成速度极快,而且这次的风暴有着死神在背后推动。不过再快也不能违反自然界的规律,想要形成足以掀翻巨轮的超级海浪至少还要一段时间。

    原本面临这种强烈的自然灾难的时候,许诺是没有太多办法的。

    毕竟他就算是能够自保,却对于大规模的救援无能为力。这次也就是有了解决方式的风暴,如果换做是大型的火山爆发或者是地震海啸的话,许诺也是无能为力。

    “你在胡说什么?”离开温暖避雨的舱室再次来到大雨侵袭的直升机平台上,佩克当场向着自己的同事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我们怎么可能说动总统给出一枚核弹来换取救援?别说他刚刚讲的那个方式是否真的有用。就算是真的有用等到总统和议会商议完毕再到军方挑选拨付。我们的尸体早就已经在鱼肚子里面了。现在说这些都有什么用?”

    “你说的是正常情况下的反应。”面临生死攸关,拥有强烈求生欲望的埃里森面色很冷“可是现在是非常状态。”

    “有什么区别?”同样不想死的佩克等人一脸不解,完全不明白埃里森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就算是这艘船上拥有数千人,可是美国也不可能为了拯救他们而付出核武器。那可是国家级别的战略装备。饱含着太多太多的秘密。

    “你们要明白,实际上相对于能够从许诺的手中得到黑科技。无论是总统还是议会,又或者是那些拥有极大能量的大人物们。他们对于许诺的第一反应更多则是想要消灭他。”埃里森快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是最强大了,有了钢铁侠的黑科技或许能够锦上添花。可是这种不受控制的超强存在对于那些大人物们来说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一旦有一个有可能除掉他的机会,你说总统他们会不会立刻同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