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混蛋!”克洛司令官向着墨菲斯怒吼“是你泄露了基地的位置!你的救世主是个间谍!”

    “闭嘴!”双眼泛红的墨菲斯猛然向着指挥官咆哮起来“你在胡说什么?!你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你说的话!”

    锡安基地之中实行的是一种类似民.主的政策。毕竟现在人类的大敌是母体,并非是已经岌岌可危的同类。在这种环境下,依旧是要讲究证据。哪怕是司令官也不能随便给人按罪名。

    拥有狂热信仰,为了能够夺回属于人类的世界而不惜一切的墨菲斯坚信强悍的许诺就是他所要寻找的救世主。对于克洛司令官的指控予以最为强烈的反驳。

    实际上母体早已经知道了锡安的具体位置。毕竟这么大的地方而且还有大批的船只不断来往于基地和地表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想要认为母体对于这处基地一无所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之所以没有攻击锡安,那是因为留着还有用处。母体系统不会感情用事,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可是从异时空来到这个世界的许诺却打破了原有的平衡结构。母体真正的察觉到了许诺这个不在计划之中的存在所带来的强烈威胁。那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毁灭性威胁。

    因此,母体在确认了许诺的危险性之后,当即发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力量向着许诺所在的位置进行强势攻击。试图直接消灭许诺这个潜在的威胁。

    至于这处被这个世界的人类当作最后据点,最终希望的锡安基地。对于母体来说不过是搂草打兔子,顺带而已。

    并不知道事情真相的诸多锡安抵抗者们开始了大吵大闹。直到一位资深的议员站出来劝阻才让事情暂时平静了下来。毕竟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在这里。

    只不过墨菲斯一行人,尤其是许诺被带入了厚实金属保护的舱室之中。四周原本还部署了大量的警卫人员。

    至少是在这次的攻击结束之前,他们是无法离开这处舱室的。

    原本准备动用武力的许诺临时改变了自己的计划。毕竟他不知道锡安的主机之中究竟是否拥有自毁程序又或者是非常特别的密码。

    此时此刻正好有母体的大军来袭,真正以救世主的面容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或许更加行之有效。

    想要消灭母体系统,除了真实世界之中的物理摧毁之外。还需要在矩阵那处虚拟世界之中找到母体系统的核心代码予以消灭才可以。这才是许诺真正的任务。

    在完成任务之前,许诺不介意任何形式的对抗与妥协。因为他要回家,而完成任务则是他回家通道唯一的钥匙。

    规模庞大的机械大军轰轰隆隆的向着锡安方向挖掘前进。他们的移动速度远远超出预期。母体系统为了能够尽快消灭许诺这个不稳定的威胁,已经开始全力出手。

    哪怕是在厚实金属的环境之中,被暂时监控起来的墨菲斯一行人依旧能够感受到大量机械军团靠近时候的那种轻微震颤感觉。

    “如果你真的是救世主的话,那现在就来拯救所有人吧。”在一种难言的压抑气氛之中,一名墨菲斯船上的船员怒气冲冲的看向许诺“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救世主!”

    原本好端端的被自己人怀疑成为间谍就已经够让人愤怒的了。可是此时强敌来袭,整个基地都面临着灭顶之灾。可是他们这些人却只能是在这种四面都是金属的舱室内焦躁不安的来回走动,等待着战斗最后的结果。

    这种痛苦和无能为力的感觉让这些船员们非常难以忍受,最终无法避免的向着造成这一切的许诺爆发出来。

    “如果我拯救了所有人,那是不是想要做什么都可以?”许诺并没有生气,而是面带笑意的看向一言不发的墨菲斯。

    “别人怎么样我不知道,可是我自己一定会对你五体投地!”向着许诺怒吼的船员满脸的不屑之色。别说是去面对庞大的机械乌贼军团拯救锡安基地了,在他看来许诺甚至就连这处舱室都走不出去!

    许诺没有搭理船员,而是目光炯炯的盯着墨菲斯。

    “如果你真的能够拯救锡安的话。”与普通人不同,身为船长的墨菲斯可是深知母体系统的机械乌贼军团的强大。锡安基地的抵抗力量在那些数量上几乎源源不绝的机械乌贼面前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只是此时,他心中的信仰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目光深切的看着许诺“你的任何要求都会被满足!”

    “很好。”许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要的就是这句话。

    在船员们不解的目光注视下,许诺起身活动了下身上的关节。一阵‘咯咯’骨骼舒展声响之中,许诺来了厚实的金属舱门前。

    轻吸口气,神色逐渐开始凝重起来的许诺伸出手按在金属舱门上。随即手腕发力之下直接像是在推倒积木一样将厚实的金属舱门直接推开!

    “......我现在有点相信了。”一群膛目结舌的船员们上前看着直接被巨大力道生生震断的厚实门轴,目光有些呆滞的看向神色已经逐渐肃穆起来的许诺“你或许真的就是救世主。”

    舱门外面并没有守卫人员,因为大批机械乌贼的逼近导致整个基地都陷入了巨大的混乱和危机之中。这种时候哪里还会有多余的力量用来给许诺他们做守卫?几乎所有能够作战的人都被派上了战场准备抵抗攻击。

    机械乌贼的数量极多,估计得有数十万之众。在如此庞大的装甲部队面前,人类就像是最为普通不过的步兵们一样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人类动员了大量的机械战甲前往巨型拱壁前进行抵抗。这或许就是此时人类最为强悍的武器了。虽然看上去非常原始简陋,而且还在使用落后的火药武器。不过有总比没有要强。

    此时抵抗军们已经准备完毕,大批简陋的机械战甲在一层层的通道上排列成作战队列,高举着大口径的机关炮指向头顶上数百米高的拱壁。

    那里已经开始缓缓出现一些蜘蛛网般的裂纹,大块大块的碎块正在不断跌落。

    ‘咕嘟。’机械战甲上的抵抗军士兵用力咽下口唾沫,鬓角上缓缓滴落汗珠,眼神之中既有狂热也有畏惧。

    毕竟母体系统的机械大军凶名赫赫,这么多年过去了,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是在母体的阴影之下生活,对于大名鼎鼎的机械乌贼自然是心存畏惧。

    只不过,此时此刻并非是人类内部之间矛盾的战争,而是不同物种之间的生存之战。哪怕是再为畏惧死亡的人也不得不站起来进行抵抗。毕竟这种级别的战争之中可没有什么战俘可言。

    厚实的墙壁终于被打通了。

    巨大的金属螺旋钻头远比数层楼的房子还要庞大。当金属钻头击穿了厚实的拱壁,从数百米的高空之中重重落下之后,所有的抵抗军们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已经到来。

    规模庞大的机械军团可不会在乎这里的人类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孩子。对于他们来说,所有的人类都是敌人。

    面对这种无法交流的对手,抵抗军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决死抵抗到最后一刻!

    密集宛如泼水一般的弹雨夹杂着曳光弹,飞火流星一般向着那处被钻头击穿的庞大洞口处。

    规模庞大的机械乌贼军队来了,这是真正的如山似海般的庞大军队。就像是一团几乎无穷无尽的黑色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顶着密集的弹雨攻击从巨大的洞口出呼啸而下,几乎是瞬间就让人肾上腺素开始分泌。

    弹雨横飞,几乎漫天都是飞舞的曳光弹以及数量更加庞大的穿甲弹。

    结实的拱壁此时已经被纷飞的弹雨打的千疮百孔。可是抵抗军们已经无法去在乎这些事情了,他们要拼死抵抗那些几乎源源不绝的机械乌贼军团。

    战况极为惨烈,机械军团毫不在意任何形式的伤亡。毕竟它们只是流水线上的工业产品而已。

    可是人类的伤亡就恐怖了,一个人类从出生到发育成熟至少需要十八年的时间。而且还有可能会经历诸多的意外事件。

    机械军团的损失极高,可是相对于其旁大的数量来说甚至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人类的损失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可是每一份的损失都是无法弥补的。

    众多的操控战甲与各种固定防御设施都在疯狂反击抵抗,进行着最后的挣扎。

    真的只是在挣扎。毕竟双方之间的力量完全不成正比,人类此时的抵抗只是处于本能和绝望而已。

    “......”通过复杂的通道一路跑上顶层的墨菲斯等人终于从阴暗的金属通道之中钻了出来。当他们抬起头看向漫天飞舞,完全就是无穷无尽的庞大机械军团的时候,一个个都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许诺。

    机械乌贼本身并非是强大到了多么的不可战胜。它们的战斗力也就是那样。真正让人感到绝望的是那让人头皮发麻的数量。

    干掉一个就会冲出来十个,轰死一群就会再来一大团!

    面对这种敌人越打越多的情况,怎能不让人心生绝望。

    此时此刻,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的墨菲斯等人将目光看向了许诺。或许在他们的心中,这种绝境之中也只有许诺才能够扭转乾坤!

    “很好。”许诺收回目光,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救世主,该登场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