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  ”看着快冲向自己的黑帆船,许诺勾起嘴角笑了笑。

    很明显,那艘黑色船帆的船只明显是现了许诺这个单独位于最靠近海岸沙滩上的身影。将许诺当作了是准备独自迎接挑战的勇士。所以将许诺当作了目标冲了过来。

    在数千年前的时代,战争还是处在一种较为原始的程度之。

    双方勇士之间的单挑在这个时代是具有象征性的意义。毫不畏惧死亡的勇者们会勇于接受单挑的邀请。因为无故拒绝单挑的话会极大的损伤自己的名声。而名声,在这个时代甚至是要高于生命的。

    “来的人是谁?”许诺舒展筋骨,调整呼吸,准备迎接挑战。眯起眼睛观察着那艘拥有黑帆的快船,猜测着船上究竟是那位强者。

    戒指说这个世界拥有强大力量,许诺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

    这个世界的能量元素极为充沛,甚至就连空气之都蕴含着强劲的能量元素。长期生活在这种能量元素充沛,甚至还有着神明存在的世界,哪怕是一个普通人的身体素质也要比现代世界之的精锐士兵们强上许多。

    就算不懂得吸取天地之间能量元素的方式,可是长期生活在这个地方本身就会被能量元素侵入强化身体。

    许诺之前看了眼身后海滩上的那些准备抵抗入侵的士兵,就能够感受出来其身体强悍程度甚至要在现代世界精英士兵之上。再加上常年累月修炼的武技,其单兵作战能力必然非常强悍。

    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被戒指点名为英雄的,必然是更加强横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特洛伊的话,那戒指所说的击杀对面最强大英雄必然就是传说之的那位阿喀琉斯了。或许对面那艘即将抵达海滩的船上就是阿喀琉斯。

    身后传来沉闷的马蹄敲击地面声响,许诺转头看去,一大群全副武装的骑兵正在漫天飞舞的尘土之呼啸而来。

    大批的弓箭手们纷纷拉满弓弦,当那艘冲的最快的黑帆船呼啸着越过海面,冲上沙滩的时候。诸多的弓箭手们纷纷放出了手的利箭,一蓬蓬的箭雨呼啸着冲向天空,随即落向了那艘黑帆船。

    ‘哚哚哚~~~’密集的箭雨深深的扎在了坚固的船上,一些船上的士兵们被利箭射,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大批穿戴着甲胄的士兵们纷纷跃下船舷,举着盾牌呐喊着冲向了海滩上的防御工事。而当其冲的就是独自一人站在海滩上直面这些士兵们的许诺。

    这些从船上跃下的士兵们明显都是训练有素,异常精锐。哪怕是面对着凌厉的箭雨也没有丝毫畏惧。很快就聚拢在了一起结成阵形,高举着盾牌形成龟甲一般严密的防御阵形冲了过来。

    “佩琉斯之子阿喀琉斯!”冲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躯健硕,拥有完美的体形与俊美容颜的强壮战士。这名战士迈动着步伐急躲闪四周呼啸而来的利箭,怒吼着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冲向许诺。

    在他看来,独自一人站在最前列等待着他的必然是特洛伊人的勇士。虽然疑惑于许诺手无寸铁,不过却没有丝毫迟疑的冲了过去。

    “果然,阿喀琉斯。特洛伊。”许诺听到对面那名疾驰而来的勇士怒吼之后,已经确定了所在的世界以及自己的主要击杀对象就是这位拥有神明血脉的半神英雄阿喀琉斯。整个特洛伊战争之最为出彩的强大战士。

    “究竟是普通的人类世界,还是神明参与的神话世界?”对于直冲而来的阿喀琉斯,许诺面上古井无波,没有丝毫的动容。

    他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的厮杀与血腥。此时此刻哪怕是宙斯站在他的面前都无法令他有丝毫的动容。

    许诺现在在意的是,这里究竟是普通的人类世界,还是传说之的神话世界。普通人世界的话,许诺没有任何的危险和对手,甚至单凭自己的一己之力就能够独自对抗海面上的数万大军。

    可如果真的是神话世界的话,那许诺为了完成任务,所需要考虑以及需要做的事情就多的多了。

    经历过诸多战场与血腥杀戮的许诺不会畏惧任何对手,可是却并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的要目的永远都是完成任务,其它的事情都要等到完成任务之后再去计较。

    “也好。”对面的阿喀琉斯已经猛然跃起,就像是一只展翅大鹏一般紧握手利剑扑向许诺而来。而许诺则是眯起眼睛,嘴角勾起笑意“就让我来试试你的斤两!”

    侧身,移步。瞬息之间许诺就躲开了直接刺向自己咽喉的利剑。随即右手握拳,猛然挥出重重的砸在了阿喀琉斯的盾牌上。

    “咚!”一声沉闷的响声传遍了海滩,海滩上的所有人都被这道响声所吸引看了过去。

    阿喀琉斯的盾牌被直接砸碎了,而阿喀琉斯本人则是在这股巨大的力道之下被砸飞了出去,重重的落在了沙滩上。

    “果然,这里是神话世界。”虽然心早已经有了定论,不过当许诺看到阿喀琉斯好似没事人一般重新从沙滩上站起来,而且还好整以暇的拍了拍身上的沙砾看向自己的时候。最终只能确认这里的确是一个神话世界。

    刚刚许诺的那一拳可不仅仅只是砸碎盾牌而已。他的拳头上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力量,甚至在砸碎盾牌的同时将力量传导到了阿喀琉斯的身体之。

    以许诺那狂暴的力量来说,普通人如果挨上这么一下。别说是没什么事情般的站起来了,全身骨断筋裂,内脏破裂而死是必然的事情。可是阿喀琉斯却毫无反应。

    在希腊神话之,阿喀琉斯是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儿子。在儿子出生的之后,忒提斯预知到了他将会战死在特洛伊城下。因此,这位海洋女神为了避免自己的儿子死去,带着阿喀琉斯去了冥界。

    冥界有一条冥河,河水翻腾汹涌,水流湍急。但是这条河水却可以使得凡人之躯拥有刀枪不入的神奇作用。

    忒提斯握住阿喀琉斯的右脚踝将他整个身子都浸透在了冥河河水之,从而使其身躯坚固,刀枪不入。可是,忒提斯握住阿喀琉斯的右脚脚踝却成为了他身上唯一的弱点。

    对于这段神话故事,许诺不知道其究竟是真是假。不过他现在知道的是,眼前这位身形优美健壮,肌肉之蕴含着爆炸性力量的英雄的确是非常强悍。

    “我是佩琉斯之子阿喀琉斯!”重新站了起来的阿喀琉斯并没有立刻重新起攻击,而是站在许诺的身前不远处目光炯炯的盯着许诺这个陌生的面孔“你是谁?”

    此时海滩上依旧只有阿喀琉斯的那艘船在。远方海面上大批的希腊船只还远在海面上拼命飞驰。阿喀琉斯的军队已经快来到了他的身后结成了盾牌阵形。而许诺的身后也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的特洛伊守军。

    那些弓箭手们已经停止了射箭。在两位英雄对决的时候是不允许被打扰的。这是诸神定下的规则。在这个神话世界之,尊敬神明的人类是不会去违背神明的命令的。

    一大批骑乘着没有马镫战马的骑兵们停在了那些弓箭手的身后。为的是一名身穿华丽铠甲,拥有一双锐利双眼,面容刚毅,身躯健硕的强悍领。其身上所散出来的强烈气势甚至能够使得附近暴躁的战马们全都安静下来。

    这处原本还激烈交战的沙滩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就连那些被利箭射伤的希腊士兵们的痛苦呻吟声响都好似变的若不可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在了许诺的身上,都在等待着许诺的回应。

    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人,都没有见识过许诺这样的黄种人。无论是肤色还是脸型相貌,都是他们从未见识过的存在。两边现在都非常感兴趣许诺就是谁?又是站在哪一边的?

    “呼~~~”许诺缓缓吐出口浊气,目光之闪过一抹凌厉之色“我是来自遥远东方的战士,我的名字是许诺。我是为了修行而从遥远的东方世界来到这里。看到你们正在侵略这座城市就站在了正义的一边。”

    “吼!!!”许诺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诸多特洛伊人就齐声怒吼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位强大的英雄是站在他们这边的!

    “这场战争的挑起者是那些特洛伊人!”面容俊朗的阿喀琉斯举起手的剑指向许诺身后的那些特洛伊人“是他们抢走了斯巴达国王的王后!”

    “我不清楚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许诺微微摇头,目光之带上了一抹笑意“不过这里是特洛伊的土地,而你们正在入侵这里。对于我来说,入侵者就是非正义的。而我是要站在正义的一边。”

    实际上许诺才不会去在乎什么入侵不入侵,正义不正义的。

    如果戒指给出的任务是毁灭特洛伊,那他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阿喀琉斯的一边去攻击特洛伊城。他之所以选择站在特洛伊人的一边,完全是因为戒指给出的任务而已。

    既然戒指说了这个世界之存在着诸多的强大神明,而且这些神明有可能联手作战。在这种情况下,许诺明显无法横扫整个世界,那他就要去借势。根据任务来说,和特洛伊站在一起是最好的借势。

    “嘿~~~”听了许诺的话之后,阿喀琉斯却无所谓的笑了起来“实际上我也不在乎战争的原因是什么,更加不会在乎那个蠢货国王。我在意的是这是一场能够让我永载史册的战争!现在,我,佩琉斯之子阿喀琉斯正式向你挑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