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勇士!”就在阿喀琉斯向许诺发起挑战之后,沙滩上那一大群的骑兵领头的那位首领却突然高喊出声“特洛伊感谢你的帮助!诸神会庇护你!”

    ‘呛啷~~~’骑兵首领反手拔出了自己的佩剑,将佩剑向着许诺仍了过来“请你使用我的佩剑!我是特洛伊的赫克托尔!”

    许诺的手没有武器,如果不是单挑的话不会有人在意。可是既然此时阿喀琉斯已经主动向许诺发起了挑战,那他手没有武器是不被允许的。阿喀琉斯也会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当然了,像是这种知名勇士之间的挑战也不是说随便什么人扔把武器过来就可以使用。

    如果是普通小兵仍武器给许诺的话,那就是在侮辱许诺。在这个极度重视名誉的时代里,知名英雄之间决斗借用武器也必然是要知名英雄的武器才可以。

    赫克托尔是特洛伊的王子,也是特洛伊的第一勇士。当许诺说要为特洛伊作战之后,现场也只有他有资格借出武器给许诺。因为之前许诺不但躲开了阿喀琉斯的攻击,还一拳就将阿喀琉斯击退。

    阿喀琉斯可是在希腊闻名遐迩的英雄。能够被这种英雄主动挑战就意味着许诺本身已经被阿喀琉斯承认为与自己一个等级的存在。如果许诺只是普通小兵的话是没有人会去在乎的。

    许诺都没有回头,直接扬起手臂就接住了赫克托尔扔过来的佩剑。

    许诺之所以没有使用紫青宝剑,那是因为紫青宝剑上蕴含着强大的法术能量。既然已经确定这个世界上拥有神明,那现在还不是使用这种神兵利器的时候。因为完全不同的法术四溢出去的话,必然会引起诸神的关注。

    在没有完成任务之前,许诺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赫克托尔的佩剑明显不是凡品,而且剑身之蕴含着一股激荡的能量。对此已经是毫不在意的许诺没有多说废话,手腕一翻就紧握住了剑柄,迈步上前直扑阿喀琉斯。

    ‘噹~~~’清脆的金属交击声响,许诺与阿喀琉斯手的利剑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力量很强,不过还不够!”在这次的力量对决之,阿喀琉斯的力量非常强劲,不过依旧无法真正对抗许诺。双剑交击之下直接被强大的力量向后推飞了出去。

    阿喀琉斯仅仅只是一剑就被击退许,在沙滩上连退八步之后才终于稳住了脚步。而这一击也让所有关注的人全都大惊失色。

    许诺这个自称来自东方世界的战士,或许之前赫克托尔能够看出点门道来,可是普通的士兵们哪里知道他是谁?

    而阿喀琉斯却不同,他可是整个希腊都闻名遐迩的强大英雄。可是默默无闻的许诺却击退了强大的阿喀琉斯,这种事情怎么能不让人大惊失色?

    阿喀琉斯的作战经验非常丰富,而且本身还是实力强大的半神之身。与许诺交手之后就知道自己与这个神秘的战士之间存在力量上的差异。当即就改变了作战方式。

    凌厉的呼啸声响起,几乎是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快速移动而来的阿喀琉斯猛然出现在了许诺的附近,手利剑毒蛇吐信般猛然从许诺身边刺出,直接捅向许诺的侧边脖颈。

    这次攻击阿喀琉斯的速度极快,甚至是快到了一旁的普通士兵们根本就没有察觉出来的程度。除了赫克托尔之外,就只有许诺才能够看到。

    许诺没有躲避,而是直接侧身移步,以更快的速度迎了上去。

    ‘噌~’锐利的利剑几乎是毫发之差的从许诺脸侧刺了过去。甚至许诺的几根头发都在寒芒闪烁的利剑威势之下被斩断!不过,阿喀琉斯的这次攻击也就到此为之了。

    许诺猛然欺身而上,逼近到了阿喀琉斯的身边极近处。强大的半神英雄双眼猛然圆瞪,不过却没有抽身后退,反倒是用自己戴着头盔的脑袋向着许诺重重撞了过去。

    ‘咔!’许诺手上也有武器,那把赫克托尔借给他使用的佩剑直接扬起,然后重重的砍在了阿喀琉斯的肩膀上。与此同时,阿喀琉斯的头盔也撞上了许诺的脑袋。

    原本瞬间靠的极近的两人几乎是同时后退拉开了距离。

    许诺的脑门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晕,那是被阿喀琉斯给撞的。可是阿喀琉斯却要比许诺惨多了。原本坚固的头盔已经在这次撞脑袋的行动之被瞬间撞扁成了薄片。而且殷红的鲜血也顺着他的脑门流淌下来。

    这还不算完,之前许诺可是一剑砍在了阿喀琉斯的肩膀上。除了斩裂了的肩膀上的铠甲之外,锐利的剑锋同样深深的嵌入了阿喀琉斯的肩膀上!

    看到这一幕,四周所有人全都大惊失色!

    爱琴海实际上并不是多么宽广,哪怕是在千多年只能使用风帆船的时代在爱琴海的两岸依旧是有着极为密切的交流。各种信息在各个阶层都有着广泛的传播。

    阿喀琉斯,这位强大的半神英雄的事迹不但是在希腊各地流传,甚至早已经传播到了特洛伊地区。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人,都知道阿喀琉斯是一位拥有刀枪不入身躯的强横英雄。

    传说之阿喀琉斯征战多年从未负伤过,也从没有任何武器能够伤害到他。可是今天,他们却亲眼看到了这位强大的半神英雄被打伤了,而且还流淌下了鲜血!

    骑在马背上的赫克托尔目光复杂的看着许诺。他知道自己的佩剑是被太阳神阿波罗所赋予过祝福,是一件强大的武器。可是他同样也知道辛秘的秘闻,知道阿喀琉斯的身体曾经在冥河的河水之长时间浸泡过。

    冥河位于冥界,是一条摆渡死后亡灵的河流。因为常年累月的接受亡灵的力量,使得这条河水拥有了无与伦比的神奇能力。

    对于诸神来说没有什么用处,可是对于拥有凡人躯体的半神来说却可以使用灵魂的力量滋养身躯,从而变得极为强悍,不畏刀枪攻击。

    赫克托尔知道阿喀琉斯的伤并非是因为自己的武器才造成的。因为太阳神祝福过的那把佩剑并没有这种强大的力量。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许诺本身的强大。

    “太阳神,这是你送来特洛伊的救世主吗?”赫克托尔看着强悍的许诺面无表情的再次举起了自己手的佩剑,赫克托尔的心开始祷告,感谢庇护特洛伊的太阳神阿波罗。感谢阿波罗在这种特洛伊危难的时刻将许诺这样强大的英雄送来他们这边。

    赫克托尔是特洛伊的王子,也是这里的第一勇士。他知道许多辛秘的事情。这次战争虽然表面上是人类在作战,可是实际上背后的诸神们一直都在互相较劲。

    庇护特洛伊的太阳神虽然无比强大,可是守护希腊各个城邦的诸神们也不是吃素的。

    在这种情况下,阿波罗能够争取到诸神不直接参与这次战争就已经是最大的努力付出了。

    在没有神明出手的情况下,以特洛伊此时的实力来说真的是很难对抗整个希腊的联合攻击。他之前在太阳神神庙祷告的时候就已经接到了神谕,这次攻击特洛伊的希腊联军数量几乎高达十万之众!

    这可不是特洛伊城内那些刚刚被武装起来的平民们。这近十万希腊联军几乎都是常年征战,拥有丰富经验的真正士兵。在双方实力差距巨大的情况下,特洛伊唯一能够依仗的只有他们的那座庞大的城市以及高耸坚固的城墙。

    此时此刻,赫克托尔这位特洛伊王子看向许诺的目光已经满是感激和钦佩。能够真正伤害到拥有半神之躯并且浸泡过冥河河水的阿喀琉斯,这就足以证明许诺的强大。而强者,在这个世界是备受尊敬的。

    “浸泡过冥河河水之后刀枪不入的事情是假的?”退开之后,许诺面上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内心却在疑惑。号称刀枪不入的身体就这么受伤了?

    刚刚双方激战的时候,许诺虽然同样是全力以赴。毕竟狮子搏兔也要用上全力,更别说是和阿喀琉斯这种著名英雄作战了。许诺早已经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了最佳状态。力量与身躯都是巅峰状态之。

    可是许诺并没有使用能量,仅仅是凭借着自己的身躯力量就能够击伤了阿喀琉斯。这让他感觉有些疑惑。

    “呼~~~”与面上古井无波的许诺不同,此刻的阿喀琉斯却是满脸通红,一双眼睛仿佛是能够冒出火花来。殷红的鲜血从额头上泊泊流淌而下,为那张俊朗的面容带去了一抹诡异的气息。

    侧头看了眼自己肩膀上的伤口,阿喀琉斯抬起手臂直接解开了自己的战甲,随即将手掌按在了皮肉翻卷,血流不止的伤口上。

    一道光芒闪过,阿喀琉斯肩膀上的伤口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起来。这一幕看的许诺目光微微一凝。

    他知道那是一种对于能量的使用方式。在这个世界的话,可以称之为神力。毕竟阿喀琉斯是半神,身体之拥有神力是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

    修补好肩膀上的伤口之后,阿喀琉斯抬手解开头盔直接仍在了地上。手一揽就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将血渍全都抹去。一双眼睛仿佛有着熊熊烈焰正在燃烧,死死盯着许诺。

    “再来!”没有了铠甲,身上只穿着麻布衣服的阿喀琉斯猛然间爆发出强悍的力量,身上强烈的气势汹涌而出,极具压迫感的威势几乎席卷了整个沙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