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猛然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还是身处于神庙之。』.』2眼前就是那座巨大的太阳神的神像。当许诺看向神像的时候,神像的眼睛仿佛是突然间闪过了一抹光亮!

    “祭司们带上所有的神器立刻回到城里去!”一旁传来了赫克托尔的怒吼。

    现在外面希腊人的大军逼近,位于海滩峭壁上的神庙失陷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爱惜子民的赫克托尔王子不愿意看到这些年迈的祭司们死在这里。

    “王子殿下。”满头白的席祭司上前行礼“我们是太阳神神庙的祭司,一生都要奉献给神明。这里是神庙,我们是不会离开神明的。”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希腊人的士兵!”赫克托尔一把拉住了祭司,神色急切的怒吼“他们很快就会来到这里把你们都给杀死!”

    “殿下。”老迈祭司的神色非常平静“我们早已经将生命奉献给了神明,如果注定要死在这里的话。那都是神明的旨意。”

    “你们!”赫克托尔满脸焦虑之色,正准备叫人将这些好不畏死的祭司们全都强行带走的时候,外面已经匆忙跑进来士兵“希腊人过来了!”

    希腊人来的非常快,大群身穿甲胄,手持长矛与盾牌的士兵们呼啸呐喊着蜂拥而上冲向神庙。

    在这个时代里,神庙这种供奉神明的地方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城池。当然了,主要是在精神层面上。

    失去了神庙的话,对于特洛伊的精神打击很大。只不过神庙位于城外,而且希腊人军队规模庞大,这里根本就守不住。

    ‘嗖嗖嗖~~~’几支利箭从宽大的神庙大门处飞了进来,瞬间就将几名士兵放倒在地。听着负伤士兵们的惨叫,赫克托尔猛然拔出佩剑怒吼着就带着那些太阳神卫队的士兵们冲了出去。

    外面已经有多艘希腊船只在沙滩上抢滩登6,诸多的士兵们纷纷跃下船只冲上海滩。而此时最早登6的士兵们已经向着神庙这边汹涌而来。

    两边的士兵们在神庙门前的宽大广场爆了一场激烈的遭遇战,战斗非常残酷而又血腥。

    而此时许诺依旧是在感受着身体之那些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身体之宛如有烈火正在燃烧一样。许诺无视外面那惨烈的激战,缓步走上了神殿后面的高台之上。

    这处高台位于神殿的侧后方,耸立在了高耸的峭壁之上,正面对着水清沙白的茫茫大海。

    许诺没有去关注海面上那数不清的船只疯狂冲滩,而是眯起眼睛微微仰起头感受着天空之炽热阳光所洒下的无尽温暖。

    太阳神给予了许诺帮助,让他对于吸收太阳光线的能力大幅度加强。现在的许诺正在深切的体会着这种莫名的奇妙感觉。

    感受着阳光的温暖,陷入一种莫名状态之不知道多久的许诺终于缓缓回过神来。他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体之能量澎湃,对于阳光的吸收有了全新的认识。

    身后传来了惨烈的厮杀声响,惊扰了陷入状态之的许诺。转身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希腊士兵们已经攻入了这座神庙,正在和神庙内守卫的特洛伊士兵进行激战。

    利剑翻飞,长矛飞舞。盾牌交击声响之一个又一个的士兵倒在了血泊之。

    希腊士兵们在数量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数百名之前从沙滩上撤退来到神庙的士兵此刻已经损失殆尽。只剩下赫克托尔率领少量的太阳神卫队还在浴血奋战。

    不过看眼前的情况,如果没有人支援的话要不了多久他们就将全军覆没。

    赫克托尔一开始是想着将神庙之的祭司们以及那些神器带走回到特洛伊城内去。却没有想到希腊人的动作如此之快,而且祭司们不愿意离开也拖延了时间。

    等到下决心要强行带着祭司们离开的时候,这座位于峭壁上的神庙大门已经被希腊人堵住了。

    虽然赫克托尔技艺高而已非常英勇,那些太阳神卫队的士兵们也是精锐之师。但是,希腊人实在是太多了。一波接一波连绵不绝的希腊士兵们呐喊着涌向神庙,特洛伊守军们损失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杀红眼了的赫克托尔已经忘记了还在神庙之的许诺,这位爱惜子民的王子正在为了能够将自己麾下的士兵们带回城去,已经不惜代价的动神力进行激战。

    赫克托尔是被太阳神祝福过的勇士,使用神力之后面对普通士兵拥有压倒性的优势。可是,对面的希腊士兵之也不乏那些被诸神所祝福的勇者。而且现在可不是单挑,数量众多的袭来勇者们也是一拥而上的群殴。赫克托尔很快也就要支撑不住。

    ‘噹!噹!!’已经满脸血污的赫克托尔奋力挡开了两把从侧面刺向自己的利剑。可是正对面一个面临肮脏络腮胡子的壮汉已经是满脸狞笑的将手利剑直刺他的胸膛!

    就在赫克托尔绝望的准备闭上眼睛,接受命运最后一刻到来的时候。他的耳畔突然间响起了一道极致锐利的破空声响!

    一杆长矛从他的耳畔呼啸而过。瞬间就击穿了赫克托尔面前那个即将收割其生命的希腊英雄的咽喉!

    锐利的矛尖直接贯穿了希腊勇士的脖子,甚至因为力量太过巨大而且度极快而直接使得整根长矛穿透了脖子扎在后面另外一个希腊士兵的身体之。

    赫克托尔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冷汗,那是直面死亡的时候所带来的巨大恐惧感。而他眼前的那个希腊勇士此时脖颈上被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他甚至能够透过这个血肉模糊的窟窿看到后面被扎穿了身躯的希腊士兵的痛苦表情。

    沉重而又坚定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被忠心耿耿的卫兵们护卫起来的赫克托尔转头看去。

    之前那位曾经在沙滩上击败过阿喀琉斯的神秘东方勇士许诺,双手各自拎着一根长矛迈着坚定的步伐从高台上走了过来。

    许诺扬起手臂将一根长矛横握,随即手臂力猛然将长矛投掷了出去。

    这根长矛带着锐利的破空声响直直的刺入拥挤的希腊士兵群之。

    “噗噗噗!!!”长矛直接贯穿了数名希腊士兵的身躯,最后重重的将两个希腊士兵连在一起给深深的钉在了一根巨大的立柱上!

    如此恐怖的声势直接震撼了整个神庙内激战的双方,原本一片混乱的战场在许诺的雷霆一击之下逐渐分开,双方各自占据了神庙一半的位置互相对峙。

    没有丝毫犹豫的,许诺双手横握着长矛,怒吼一声就从一处高台上一跃而起,就像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一样跃向了希腊人的阵营之。

    许诺还在半空之的时候,就已经有数十杆长矛被竖立起来指向了他。然而,所有的长矛在拥有绝对能量护体的许诺面前都无法起到作用。一阵连续不断的折断声响起,所有刺向许诺的长矛都被折断。

    半空之的许诺手腕一抖,双手横握的长矛就已经毒蛇吐信一般刺出,将面前几名希腊士兵的脖子上都开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跃入希腊士兵军阵之的许诺并没有站在地上,而是站在了两名希腊士兵的肩膀上。

    在电光火石之间,许诺抖动着自己的手腕,将手原本平凡无奇的长矛甩出了一阵暴雨梨花般的狂暴攻击!

    以长矛与许诺手臂的长度为半径,在那两名被踩住肩膀的倒霉士兵倒下之前。许诺将附近的数十名希腊士兵全都放翻在了血泊之。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生在了极短的时间之内。甚至于赫克托尔只是眨了下眼睛,再看过去的时候许诺身边的希腊士兵们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嗖~~~’落地之后,许诺将手最后一杆长矛直直的投掷出去。

    许诺此时所站的位置就是神庙大殿的正央,正对着神庙的大门。而他眼前是一大群的希腊士兵,在神庙大门处还有大批的希腊士兵们正在蜂拥而来。

    这杆被许诺灌注了力量的长矛就像要刺破苍穹一般,将所有站在这条直线上的希腊士兵全都穿了个透心凉。甚至余势不衰的直接飞出了神庙的大门。

    许诺的神勇表现震慑住了现场的所有士兵们。无论是希腊人还是特洛伊人都被许诺给吓到了。他们哪里见过这种程度的屠杀?

    原本强悍的希腊士兵在许诺的面前就像是纸片一样脆弱。甚至就连那些大名鼎鼎的希腊勇士们也没有什么区别,顶多算是泥瓦罐。

    刚刚许诺放倒的这一大圈希腊士兵之,至少有五名以上的希腊知名勇士。

    甚至最开始被许诺用长矛刺穿了脖子的还是一名在希腊名声极高的英雄。可是这些强者们在许诺的面前甚至就连一个照面都没有能够撑下来。

    在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情况下,涌入神庙的希腊士兵们有些傻,士气剧降。然后突然有一个希腊士兵了声喊,转身就向着身后逃去。

    这名士兵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随即所有还活着的希腊士兵们全都呐喊着毫无意义的声响逃亡离开了神庙。甚至有希腊士兵认为许诺是太阳神阿波罗下凡来亲自作战!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