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维纳斯的主动

 热门推荐:
    希腊神话的故事许诺之前也是接触了不少,对于希腊神话之的那些神明们也是有着一定的了解。?

    让许诺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很多,其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希腊神明的私生活非常混乱。

    以宙斯为代表的,无论是神明还是普通人类都无法逃脱其魔掌。遗留在人间的半神后代多不胜数。

    如果以他的权势来说,这种事情并不算是多么过分。他毕竟是众神之王。可是,他却连自己的姐妹们都不放过,甚至还试图对自己的女儿出手。这种在东方人看来完全是变态一般的事情自然是会让许诺无法接受。

    除了宙斯之外,其它的诸神们也都差不多。每一个的生活都极为混乱不堪,这让许诺很是不屑。而此时已经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的这位绝美女神,许诺记得她可是有丈夫的!

    仿佛是看出了许诺目光之的含义,完全不在乎握在自己脖子上那双随时都能够杀死自己双手的维纳斯轻轻笑了起来。绝美的女神笑起来看上去非常美丽迷人,已经被维纳斯的爱神神力包裹着的许诺也感觉一阵心神迷醉。

    “别担心。”维纳斯笑颜如花的探身在许诺的面颊上轻轻亲了一口“我和那些神明不一样。虽然是爱神,可你是第一个能够得到我身体的男人。也是男神之的第一个。”

    许诺自然是一脸的不相信。希腊神话之诸神的混乱他可是非常清楚,而且也知道这位美神可是有一个老公是火神的。

    就在许诺准备出力将眼前这个莫名其妙想要和自己g单的女神赶走的时候,之前被强行压制的那股冲动的**之火却在一瞬间宛如洪流一般无法抑制的爆出来。

    许诺面色泛红,双目赤。口鼻之间的呼吸在不经意之间也在快加重。这种事情对于许诺来说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

    “我是爱神,我可以使用神力激各种生物的爱情之火。哪怕是强如宙斯都很难抵抗。”维纳斯加快了小手的动作频率“只要你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就绝对无法拒绝。”

    许诺早已经知道能量有着许多种的表达方式,堪称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可是像现在这样被维纳斯用在这个方面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无论怎么说,维纳斯都是一位神明。而且因为主管爱情和美丽也拥有不少的信仰之力。毕竟男人求美人,女人求爱情。信仰之力自然就多了,能量多了之后实力也随之强大。

    维纳斯之前就已经悄然开始在这处房间之散布属于爱神的神力。因为动作轻微而且没有带上丝毫的恶意,并没有引起许诺的过多关注。等到此时许诺想要抽身而退的时候,这种力量已经像是一张大网一样将他牢牢锁住。

    许诺并非是没有能力突破这种束缚,只是这种香艳的束缚在此刻让他不想强行离开。

    “你究竟是不是男人?”维纳斯突然加快了手上的度,绝美的脸蛋上闪过一抹不悦的神色“我可是美神啊,你该不会是不行吧?”

    维纳斯的话就像是用烟头点燃了万响炮仗的引线一般直接点爆了许诺。

    被人说没本事,被人说没钱。或许男人都能够咬着牙忍过去。可是如果被女人说不是男人,说不行。估计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许诺自然也是一样。

    许诺身子猛然打了个冷颤,看着眼前娇艳如花的女神,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原本卡在女神脖子上的双手逐渐下移来到高高耸起的地方“很好,既然你今天晚上不想睡觉了,那我就成全你!”

    “咯咯~~~”维纳斯媚眼如丝的看着许诺“晚上不睡觉?你有这种能力吗?”

    许诺没有再多说些什么,直接双手一用力就将女神搂入怀,随即转身扑向了一旁的bsp;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处房间内弥漫起了让人炫目的粉红色气息。窗外夜幕之的满天繁星都好似在不停的眨着眼睛。

    当许诺与维纳斯在房间之奋勇对战,向女神证明自己究竟是不是男人,究竟行不行的时候。无论是许诺还是满脸潮红的维纳斯都已经忘记了地板上还有一位女祭司正在昏睡之。

    黑夜再漫长也终究会有离开的时刻,明媚的朝阳从远方天边缓缓升起,将温暖的阳光洒向大地。

    温暖的阳光透过露台照射入房间之,这处房间内此时还好似依旧残留着昨夜欢爱之后的温馨气息。

    当阳光照射在了女祭司那略显青涩的柔媚脸庞上的时候,这位昏睡了一整夜什么都不知道的女祭司跳动了下眼皮,缓缓清醒过来。

    女祭司此时身上依旧是不着寸缕,在经历了一个长长的,香甜的美梦之后睁开眼睛现自己此时所在的房间,很快就回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抓着身下的祭司长袍起身,房间内已经没有了别人。女祭司只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刚刚表示要侍奉神明使者,可是随即就昏睡了过去。接下来究竟生了什么?许诺人又在什么地方?

    如果女祭司是一位欢场老手的话,就能够从那凌乱不堪的*******以及空气之依旧残留着的气息明白昨天晚上这里究竟生过些什么。只是作为一只雏鸟,她此刻什么都不懂。

    女祭司匆忙穿戴好衣物,正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窗外却传来一声响过一声的沉重击钟声响。

    正在整理衣物的女祭司神色巨变,因为这个钟声她很清楚其含义,那是外敌入侵的示警声!

    此时,在特洛伊城那高大厚实的城墙上面已经站满了诸多士兵们。特洛伊国王以及他的两位儿媳妇也坐在了属于王室的专用座椅上。

    在这处城墙最高处的两侧站满了诸多的贵族们。无论往日里私下有多么的龌蹉对抗。可是此时此刻,面对着强大的外敌入侵,所有人还是要共同站在一起。

    赫克托尔与帕里斯这两位王子都不在场,许诺也不在这里。他们此时都在城墙的前方等待着希腊人的到来。

    在这个时代基本上就是全民皆兵,属于古典军国主义。特洛伊城内的男人们几乎都已经被武装起来准备迎击入侵者。他们并没有选择固守坚固高大的城墙,而是选择了出城迎战。

    出城迎战对于士气有着极大的提升,毕竟困守孤城对于任何士兵的士气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

    特洛伊人的军队大约有两万人马,基本上都是步兵。他们排列成一个个的密集方阵,人挨着人紧紧靠在一起组成密集的长矛林。

    而在方阵的最前方是数百名骑兵,特洛伊军队的统帅赫克托尔以及他的弟弟帕里斯都在军阵的最前列。

    而在赫克托尔的身边,就是已经被特洛伊人奉为太阳神使者的许诺。

    特洛伊人的骑兵很少,除了马匹数量不多之外,更重要是这个时代没有双边马镫以及高桥马鞍。没有这些装备的骑兵至多只能算是轻骑兵,侦查什么的还可以,真正参战的话也只能是下马作为步兵作战。因此骑兵的数量很少。

    “希腊人来了。”经过一夜休息之后气色已经恢复正常的赫克托尔看了眼远方的海滩方向,低声轻语。

    “嗯。”看上去有些走神的许诺随口应了一声,他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

    赫克托尔知道昨天晚上女祭司去找许诺的事情,因为这是特洛伊高层们一致商议的结果。

    像是许诺这种强大的英雄,想要拉住起上自己的战车为特洛伊作战。除了财富权势名誉这些东西的笼络之外,女人也是必不可缺的要素。

    而且,以许诺此时的身份和实力来说,不可能什么女人都向他的房间里塞。如果身份不够的话,那就是在侮辱许诺。恰好身为王族还是神职人员的女祭司正好符合这个标准,因此就被派遣去了服侍许诺。

    这也是为什么许诺的房间附近没有一个守卫以及侍女们的原因所在。

    在赫克托尔看来,许诺是在回味昨天晚上与女祭司之间的美妙故事,因此看到许诺有些失神的样子会心的笑了笑。

    然而真实的情况却是比神话小说里面的还要曲折,如果赫克托尔知道昨天晚上许诺的确是和女性睡了,可是睡的却不是女祭司,而是被无数男神和男人们疯狂追逐迷恋的美神维纳斯的话。估计他会当场目瞪口呆,然后直接从马背上摔下去。

    希腊神话之的诸神们倒是经常与人类合缘,例如著名的宙斯就是如此。人间的各种拥有神之血脉的半神们多不胜数。其很多都是著名的大英雄。

    可是在这个方面,女神就少了许多。

    以雅典娜为的处女神就不多说了。美神维纳斯同样是一位非常严肃的女神。虽然她是美神与爱神,可是本身却并非爱情泛滥的存在。

    因为被宙斯看了上其美貌,甚至不惜以死相逼才逃出了宙斯的魔掌。在强迫宙斯放弃之后又被迫于压力之下嫁给了火神。

    可是宙斯是什么人?他看上的女神怎么可能会让别的男神沾染上手?虽然说是嫁给了火神,可是实际上火神就连维纳斯的小手都没有摸过。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许诺昨天晚上才真正的确定爱与美化身的女神维纳斯,的的确确还是原装的。或许女神可以使用神力修复那层薄o,但是许诺敏锐的触感能够非常清晰的知道究竟是不是原封货。

    而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在许诺脸上的神色才是非常精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