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阿瑞斯此时不是担心就这么灰熘熘的回去会被诸神嗤笑,从而颜面尽失的话。他可以从容的选择脱离这具已经没有用处的身躯返回奥林匹斯山上的本尊之。

    因为对于这种灵魂方面的能力并不了解,而且许诺并没有全力以赴的用力场封锁周边的一切,这个时候离开有很大的可能性成功。

    但是,怒急攻心的阿瑞斯却因为狂暴的性格以及颜面而选择了拼死作战。

    甚至不惜催动自己神格之的能量来激发自己的实力试图击杀许诺从而挽回自己身为战神的尊严。其结果却是将自己送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之。

    阿瑞斯的攻击速度勐然间慢了下来,许诺也同样如此。

    与之前那狂风暴雨一般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的密集对攻不同。此时身躯外已经出现了一层普通人肉眼都能够看到的明亮光幕的阿瑞斯就像是一个普通士兵一样挥舞佩剑看向许诺。

    许诺的神色肃穆,双眼之如水一般沉静。手腕紧紧握住佩剑,挑,刺,噼,砍连续不断的将阿瑞斯每一次的攻击都化解掉。

    在附近观战的诸多军队之,唯有阿喀琉斯与赫克托尔才能够发觉,虽然许诺与阿瑞斯之间的作战速度慢了下来,可是其每一击的威力却是在疯狂的攀升之。

    两人手佩剑交击的时候不再有神力外泄掀翻远处的士兵,因为两人都已经将神力控制到了入微的级别。每一次的神力都被控制在了利剑之,而没有一丝一毫的外泄!

    只是,两人脚下的大地却在不断的颤抖着,随着两人不断的对战,每一次兵器对撞都会使得附近的地面宛如小型地震一般颤抖起来。这是强烈的能力流通过两人的身体被直接导入了地面之下。

    因为许诺与阿瑞斯对于能量的控制都非常强力,集能量的时候没有外泄,那就只能是传入地下。

    催动了神格之的力量,也就是自己本源力量的阿瑞斯各个方面都开始大幅度的提高。

    锐利的佩剑带着凌厉的唿啸之声在空气之切割出一道长线噼向许诺的脖子。甚至还远没有抵达许诺脖子上的时候就已经让许诺干净的脖颈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从远处的士兵们的眼看去,阿瑞斯的噼砍速度并不是非常迅速,移动足够灵活的话足以轻松躲避。可是许诺却根本就没有丝毫躲避的意思,反而是直接挥手反撩手的利剑狠狠的撞在阿瑞斯长剑上,将其荡开。

    许诺紧随其后的跟上就是一剑直接刺向了阿瑞斯的肩膀,同样的速度也不算多块,至少能够让附近的普通人们都看到。可是阿瑞斯也没有躲避,而是直接举剑格挡。

    “为什么他们都不躲开?”骑乘在战马上的帕里斯视线很好,看着远处激战之的许诺与阿瑞斯,目光之满是疑惑“刚刚那一下如果侧身躲开的话,在斯巴达国王收回手臂和佩剑之前就有足够的机会直接将他的手给砍断!为什么不躲开?”

    “那样因为根本就不能躲。”除了阿喀琉斯之外,现场能够看懂这一切的就只有赫克托尔而已。

    这位强大的战士轻声向自己的弟弟解释“你们只看到了锐利的佩剑,却没有人看到那些激荡在剑刃附近的强大气场。相比于利剑,这些几乎是无坚不摧的强大气场才是真正的恐怖。”

    “气场?”英俊的帕里斯深深的皱起眉头,仔细的看着不断对砍的许诺与阿瑞斯,一脸的不解“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有什么气场?”

    “那是因为你的实力不足。”赫克托尔的声音非常慎重“实际上哪怕是我也仅仅只能是隐约看到而已。更加没有能力去激荡出来这种恐怖的力量。”

    “啊?!”帕里斯非常仰慕自己强大的哥哥,知道他不会对自己说谎。可是此时却是一脸的震惊与不敢置信“居然这么强大?!许诺的话我相信他可以如此强大,毕竟是太阳神的使者。可是那个蠢货”

    “那已经不是蠢货了。”赫克托尔的面色铁青,很是难看“你没有发觉他从身躯到气质,从作战技巧方式到那种能够与许诺激烈对战而不落下风的彪悍威势都已经完全不同了吗?”

    “”帕里斯的确是感觉到了有些不一样,可是他却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要一想到自己之前还想要和这种强大的存在作战,瞬间就会不寒而栗。

    “那边的已经不再是斯巴达国王了。”赫克托尔轻叹口气,神色也复杂起来“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的话,那位斯巴达国王已经被一位神明给附身了。”

    “什么?!”

    ------

    “你就这么点能耐?”许诺目光如电,一次次的将阿瑞斯的攻击隔开。虽然他身上已经激荡的能量流不断出现了一些细小的伤口,可是在强大的恢复能力之下很快就会愈合。

    但是阿瑞斯那边就不同了。相比于阿瑞斯带给许诺的伤害,许诺反击对阿瑞斯的伤害更加强烈。他身上的伤口很多,而且大部分的伤口都已经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愈合,泊泊鲜血不断涌出,几乎将其染成了一位血人。

    造成这种不对称结果的,除了双方之间实力上的差距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阿瑞斯此时使用的是普通人的身躯。

    斯巴达国王的身体在人类之也算是强大,可是绝对无法和神明的身躯相提并论,更别说是和许诺比较了。

    而阿瑞斯的神躯此时还在奥林匹斯山上,哪怕是催动了神格之的神力也无法与许诺相提并论。这种情况下伤势严重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这个混蛋!”被自己所一直都瞧不起的人类嘲笑讥讽,这极大的刺激到了阿瑞斯的自尊心。

    原本因为许诺的强大远超所想而有些动摇的阿瑞斯就像是一头被挑衅了的野猪。疯狂咆哮怒吼着放下一切心所想,疯狂的攻击许诺。

    “阿瑞斯好像有危险。”遥远的奥林匹斯山上,神后赫拉站在高耸的悬崖边上看向远方特洛伊城前的战场,心神都仿佛有些不安。

    阿瑞斯毕竟是她的儿子。而此时阿瑞斯明显有些失去理智的想要玩命,可是他的对手却明显要比他强上不少。这个时候身为母亲的赫拉自然是非常担心。

    “那个人类很强,甚至强的已经超出了想象。”说话的人是海神波塞冬,宙斯的兄弟。此刻宙斯并不在奥林匹斯山上,而是在人间某位王后的房间之辛勤耕耘。奥林匹斯山上此时处在一种群龙无首的状态之。

    “阿瑞斯没有带着自己的身躯过去,实力被压制的非常严重。”波塞冬的眉头紧皱,以他的目光自然是看出了阿瑞斯的危机。

    “他为什么不离开?”赫拉心急如焚,已经无法在继续维持自己身为神后的威严。此时的赫拉只是一位担忧儿子的母亲。

    “阿瑞斯的性格。”波塞冬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阿瑞斯的名声在整个神界之都非常差劲。性格暴躁,狂妄自大。和他的老子一样银虐不堪,杀人如麻,几乎得罪过所有的神明。

    此时这些观战的神明们都能够看出来,阿瑞斯是被这种无法击败普通凡人的羞辱给刺激的失去了理智。

    可是那个人类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凡人,其实力甚至还要在普通神明之上。没有带着自己身躯过去的阿瑞斯,如果在没有自知之明而继续这样疯狂作死的话。说不定今天就是他的陨落之日!

    “波塞冬,请你去把他带回来!”此时宙斯不在,其它的强力神明们几乎都不买赫拉的账。她只能是求助于自己的兄弟波塞冬。

    “嗯。”一直都是与宙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波塞冬也看出了阿瑞斯正处在危险之,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纵身跃下了高耸入云的奥林匹斯山!

    就像是诸神所看到的那样,此时的阿瑞斯正处在一种极为危险的境地之。

    许诺很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他的气息一直都隐藏的很好,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拥有实力不明的神灵存在。再加上其人类的身份,成功的让诸多的神明们都轻视了他的存在。

    然而,许诺的实力却并不会因为神明们的轻视而有所降低。甚至于,在与美神维纳斯共渡**之后,他身体之的能量更是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或许是在和维纳斯颠鸾倒凤的时候吸收了她的神力也说不定。

    原本阿瑞斯就是实力衰弱的过来,而许诺的实力远超过他。等到许诺已经在战斗之熟悉了解了阿瑞斯对于能量的运用方式之后,阿瑞斯的末日就将来到。

    “不陪你玩了。”许诺挥剑架开了阿瑞斯的攻击,身上的气息瞬间汹涌澎湃而出。整个宛如准备择人而噬般的恐怖。

    因为愤怒而双目通红的阿瑞斯勐然一惊。感受到许诺强大的气息,心的怒吼瞬间潮水般消退而去。他此时终于感受到了陨落的危险,不甘心的狠狠瞪了许诺一眼,准备直接脱身离开这具已经残缺不全的身体。

    然而,现在想走就已经晚了。

    许诺身上强烈的气势瞬间爆发,将阿瑞斯的整个身躯都笼罩其。阿瑞斯惊恐的发现附近的空气都仿佛凝结一般,根本就无法使得自己的神格与灵魂脱离而去!

    之前疯狂的催动神格之的神力导致消耗巨大,而此时附近的空间被许诺身上的强大力场所包围,阿瑞斯根本就无法突破许诺的封锁。

    许诺勐然举起自己手的利剑,在阿瑞斯惊恐欲绝的目光之下狠狠的捅进阿瑞斯的心脏之!

    “不!!!”远处天边勐然传来一声惊雷一般的怒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