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阿瑞斯的口出古怪的咯咯声响,目光惊恐,不敢置信的看着深深插入自己心脏之

    阿瑞斯感觉自己身体之的神力正在快流逝,原本坚固无比的神格上也好似出现了一道道的细密裂纹,随之彻底崩溃。

    哪怕是去冥界都未曾感受过的冰冷寒意逐渐传遍全身。那是一种从未感受过的,真正的死亡味道!

    殷红的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阿瑞斯艰难的抬起双手死死握住插入自己心脏的利剑。一双圆瞪犹如铜铃一般的眼睛带着无法抑制的疯狂与悔恨死死的盯着许诺。

    阿瑞斯无法相信这一切,他无法相信自己身为一位强大的神明居然死在了一个人类的手。这种巨大的羞辱感觉加上即将身死的恐怖畏惧交织在了一起,使得其脸上的容貌显得异常扭曲狰狞!

    “你!你!!”拼尽最后一丝气力,阿瑞斯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许诺却是一脸的冷漠,反手向后直接就将已经贯穿了阿瑞斯身躯的利剑再次抽了回来。

    ‘滋~~~’殷红的鲜血汹涌而出,仿佛是直接带走了阿瑞斯最后的生命力一般向他宣告了死亡的讯息。

    ‘咚!’双目逐渐失去了神彩的阿瑞斯双膝下落跪在了地上,随即挣扎着向着奥林匹斯山的方向想要举起自己的手臂。可惜手臂刚刚抬起一半整个人就已经轰然倒下!

    最后看了眼血泊之死不瞑目的阿瑞斯,许诺的目光异常冷漠。

    或许以前还会因为神明这种强大的存在而心生畏惧,可是此时的许诺却深知自己实力的强大,有着极强的自信心。甚至于,他早已经弑杀过神明妖魔,甚至都还睡过女神。这种情况下,许诺对于自己杀了一位神明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

    阿瑞斯的死只能是说他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如果是阿瑞斯的本尊出场,或许许诺还无法如此轻易的将把他击杀在此。

    可是阿瑞斯太多托大,没有了解清楚许诺的实力情况下就迫不及待的出面,以为自己哪怕是失去一半的神力附身在普通人的身上也能够轻易取胜。

    等到已经察觉到自己无法获胜之后又因为面子和性格不愿意放弃,反倒是要拼死一战。到了最后,那就真的是要战死了。

    “不!!!”奥林匹斯山上,属于阿瑞斯的那尊闪耀着金色光芒的伟岸身躯瞬间暗淡下来,片刻之后就逐渐转为一尊巨大的石像,看上去栩栩如生。

    而阿瑞斯的母亲赫拉则是满脸的惊恐与绝望,眼泪犹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滴落,疯狂的怒喊声响彻了整个神山。

    许诺抬起头看向远方的大海。在那里,一股滔天般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

    原本波澜不惊的海面上就像是被扔进了一颗原子弹一般在瞬间化身为狂暴的海洋。宛如山岳一般庞大的滔天巨浪汹涌而来,看上去气势恢宏,宛如吞噬天地一般。

    希腊人的军阵背对着大海,身后的疯狂气息让许多希腊士兵们忍不住的回头观望,随即所有人的脸上都浮现起惊恐欲绝的神色!

    山岳般庞大的海浪从远处呼啸而来,那轰隆隆的海浪声响宛如平地惊雷。加上那高达百米的滔天巨浪,这种赫赫声威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天灾一般的末世场景。不少希腊士兵已经手软脚软的瘫倒在地。

    这种规模的庞大海啸席卷而来,根本就没有逃跑的必要,因为完全逃不掉。哪怕特洛伊城有着厚实城墙的守护,可是海啸的浪头比城墙还要高,根本就是无处可逃。

    许诺眯起眼睛看着出雷鸣声响呼啸而来的海啸,转动着手腕随时准备飞上半空去。至于那些特洛伊人又或者是希腊人,许诺已经顾不上了。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满心绝望,几乎都要闭上眼睛等待死亡降临的时候。那道滔天海啸却在即将冲上沙滩将希腊人的船队全都拍成碎木块的时候诡异的消失了。

    原本高达近百米的海啸在最后时刻突然消退,海面很快就重新恢复了平静。看上去就好似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一样。

    如此诡异的场景就像是一只无形大手不断的拉扯着所有人的心脏,太过刺激激烈。

    “能在大海之弄出这种声势的,估计只有那位海神才能够做到。”相比于那些瘫软在了地上,浑身颤抖又或者疯狂向着神明祷告的普通士兵们。许诺倒是非常冷静“看来是海神来了。不过怎么最后放弃了?这要是把所有的希腊人全都卷入海水之,我的任务就差不多要完成了。”

    海神波塞冬是来救援阿瑞斯的。只可惜这位海神来晚了一步,还没等他赶到战场上,许诺就已经将那位嗜血残暴的战神给杀了。凡人弑神是一件极为恐怖的事情,任何一位神明都会为之颤抖不已。

    极端愤怒之的波塞冬猛然爆了自己的怒火,激起滔天巨浪想要将许诺彻底淹没在无尽的海水之。

    不过在海啸即将抵达海滩的时候,原本应该是在某位人类女子房间之辛苦耕耘的宙斯却突然向海神下达了命令,要求他立刻放弃攻击回到奥林匹斯山上去。

    海啸消失了,海神也离开了。

    可是被这种出想象的自然现象给吓到了的双方士兵们已经没有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念头。此时还能够保持着军阵不崩溃就已经是训练有素的表现。

    无论是希腊那边的诸多国王与英雄们,还是特洛伊王子赫克托尔。在刚刚回过神来之后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下达了收兵的命令。

    在此时这种情况下如果还想要强行命令士兵们冲上去作战,那结果必然是全军崩溃。

    哪怕是现代世界之的那些精锐士兵们在亲眼目睹如此狂暴的天灾之后也会士气低落,无心作战。更别说是这个时代了。

    没有喧嚣,没有吵闹。双方数万大军默默的各种返回自己的营地。趁机偷袭什么的提都没有人提,这个时候这些当地人所想的就是尽快回去安抚海神。

    许诺站在原地极目眺望遥远的天地交接之处。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有无数道炽热的目光正在从那边打量着他。直到这些怀着深深敌意的目光消退之后,许诺才收敛心神转身向着特洛伊城方向走去。

    阿瑞斯的尸已经被希腊人带了回去。那些希腊人并不知道尸内在的灵魂实际上是战神阿瑞斯。他们以为那依旧是斯巴达的国王。

    在一场万众瞩目的决斗之力战而亡,斯巴达国王丢掉了性命却保住了自己的名誉。至少在双方的士兵们看来是如此。

    “这种感觉就是神明的力量?”缓步走向特洛伊城门,感受着四周士兵们敬畏仰慕的目光,许诺正在消化之前刚刚得到的莫名力量。

    在击杀了阿瑞斯之后,一股强大的神力直接涌入了他的身体之。

    这股神力非常庞大,几乎是瞬间就让许诺的能量再次强大的了不少。简单分析之后,许诺当即就明白这是之前阿瑞斯所使用的那种神力。不过他并不清楚为什么击杀了阿瑞斯之后这种神力会主动涌入自己的身体之。

    特洛伊那厚实的大门缓缓关闭,战场上除了阿瑞斯所留下的鲜血之外什么都没有剩下。

    没有人知道今天的决斗之死掉了一位强大的神明。如果他们知道许诺击杀了一位神明的话,或许此时就已经向着许诺下跪,将其当作神明一样崇拜。

    地面上的战斗暂时告一段落,可是在遥远的奥林匹斯山上,一场全新的争论正在激烈进行。

    “他杀了阿瑞斯!杀了阿瑞斯!!”刚刚失去了儿子的赫拉完全一副崩溃的状态,死死抱住已经完全石化了的阿瑞斯身躯向着一个拥有雕塑般完美身形,可是全身上下几乎完全赤果,身上还残留着诡异气味的神明怒吼。

    “我知道了。”这位几乎没有穿着衣服的神明就是整个奥林匹斯山最强大的存在,众神之王宙斯。

    一位神明被击杀,而且还是十二主神之的战神被击杀。身为神王的宙斯无论之前是在忙碌什么样的事情都不可能不知道。

    震惊于阿瑞斯的陨落,宙斯顾不上自己的乐趣匆忙赶回了奥林匹斯山。迎面而来的就是赫拉的怒吼与眼泪。

    相比于爱子心切的赫拉,身为神王的宙斯明显要考虑的事情更多。

    恢复了身为神王的威严之后,宙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目光如电的扫过眼前诸多的神明“谁来告诉我,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紧急叫回来的波塞冬看了眼默不作声的诸神,心叹了口气主动上前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描述一番。

    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波塞冬对于自己之前的鲁莽感到很是后怕。如果之前不是宙斯阻止了他,等到他将滔天巨浪席卷战场之后,那他就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恐怖惩罚!

    诸神的神力来源于人类的信仰,可是他们的诞生却来源于天地之间的力量。

    神明们从一出生就拥有远人类的力量,那并非是真的来源于血脉,血脉只是一个桥梁,真正的来源是天地之间游离的那些能量。

    不过诸神在拥有了这些能量之后却并不能随心所欲的去使用。尤其是以神明的身份向着弱小的人类出手这种事情更是不行。

    因为能量守恒法则,因为人类才是万物之灵。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