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许诺再次来到王宫大殿的时候,特洛伊人还在喝酒。

    许诺无法理解这些特洛伊人为什么如此酷爱酒水,仿佛是离开了酒精就无法活下去一样。

    他们如此喜欢喝酒,信仰的应该是酒神才对。如果不是他们因为大意以及饮酒过度,那也不会有传承数千年的特洛伊木马屠城的典故出现。

    许诺迈步进入大殿之将已经面色微红的赫克托尔找了出来。

    “我们必须立刻发起攻击,今天晚上就要攻击。”将赫克托尔带到一处无人角落之后,许诺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点明主题“奥林匹斯山上的诸神之已经有人准备直接插手这次的战争。等到明天天明之后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许诺是听到雅典娜的通告之后才做出的这个决定。既然诸神已经决心直接出面,那许诺也没有了丝毫继续隐藏下去的必要。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迅速完成自己的任务,将希腊军队击败,同时击杀阿喀琉斯。

    只要能够完成任务,那接下来许诺就将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了,以许诺本身的力量就算是能够成功的做到这一点可是必然是要耗费不短的时间,并且引来诸神直接出面。因此许诺就想到要将特洛伊人全都带上,用正面作战的方式击垮希腊人的军队。

    许诺一个人去,诸神出面的时候只要对付他一个人就可以。

    可是如果是整个特洛伊的军队全都跟着去,那诸神难道还要对整个特洛伊的军队出手?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可是许诺却明白无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神明们几乎都是不可以直接对人类下手的。

    “怎么可能?!”原本还醉意醺醺的赫克托尔在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一双眼睛在夜幕之闪动锐利的寒芒“你是怎么知道的。”

    “如果我说是有神明刚刚过来告诉我的,你会相信吗?”许诺深知时间宝贵,短时间之内也找不到能够说服眼前这位精明能干的王子的理由,只好实话实说。

    “我相信。”赫克托尔点了点头,神色肃穆“你的身边有着神力环绕。明显就是和神明直接接触过所遗留下来的痕迹。我曾经被太阳神阿波罗所赐福过,所以能够察觉到这些神力。”

    许诺微微一愣,他还真没有想到赫克托尔居然如此敏锐。就连他曾经和神明接触过都知道。

    看到许诺有些愣神,赫克托尔笑笑“早上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你身上有爱神维纳斯的神力环绕。而且回城之后我看到了布里塞伊丝,她昨天晚上并没有侍奉你。之前你离开的之后在花园那边也有神力波动出现。现在你的身边依旧有一层淡淡的神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之前告诉你这些神明是女战神雅典娜?”

    “嗯。”这一刻,许诺突然感觉这个世界真不能小瞧任何人。赫克托尔或许实力不如自己,可是这份敏锐的观察力却让人惊讶。

    “既然是雅典娜说的,那必然是真实的。”赫克托尔点了点头“我现在就去召集军队。”

    “等一下。”原本有些急切的许诺此时却直接叫住了赫克托尔,疑惑询问“你就这么相信我?相信雅典娜的话?”

    “你是拯救特洛伊的英雄,雅典娜是拯救人类的神明。”赫克托尔露出一抹阳光般的笑意“我相信你们。”

    赫克托尔是特洛伊的下一任国王,军队的统帅,第一王子与第一勇士。整个特洛伊的军队都是由他统帅,其地位非常尊崇。

    如果是他亲自召集军队的话,就算是有人反对,除非是赫克托尔的父亲,特洛伊的国王亲自出面,否则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出城作战。

    而特洛伊的那位老国王,也是一位经历过诸多大事考验的老者。拥有极强的智慧与洞察力。如果赫克托尔下定决心要在此时出城作战的话,这位国王是绝对不会反对自己继承人的。

    “如果。”当赫克托尔转身离开,即将走入大殿的时候。许诺却突然出声“我是说如果,如果这次加入希腊人一方准备对付特洛伊的神明之有太阳神的话,你会怎么办?”

    赫克托尔的脚步猛然间顿住了。

    许诺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几乎是瞬间从赫克托尔的身上爆发出来,气息异常强大。

    赫克托尔站在大殿之外没有回头,也没有继续前行。宽厚结实的肩膀似乎也在微微颤抖着。一股难言的沉闷开始酝酿,仿佛就连不远处大殿之那喧嚣的闹酒声响也渐渐远去。

    沉默片刻之后,赫克托尔低声开口“我们乞求神明,是为了得到神明的保护而不是将一切都送给神明。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可是我自己愿意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和国家而不惜一切!无论对手是谁!”

    相比于勇冠军,威名赫赫的阿喀琉斯。能能武的赫克托尔更胜一筹。而且他的神志非常清醒,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不是盲目的向着强大的神明奉献一切。

    人类乞求神明,那是因为人类想要得到神明的帮助和庇佑。而不是真正的想要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神明,无论是在那个世界之,这种愿意奉献出自己一切的人都不多。

    看着赫克托尔步伐坚定的走入了王宫大殿之,许诺悄然散去了身上凝聚的能量。

    刚刚如果赫克托尔表露出要和阿波罗站在一边的意愿的话,许诺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为了能够完成任务,任何敢于阻挡在他面前的力量都会被许诺无情的摧毁。

    无论是人,还是神明。

    许诺想要回家的信念太过强大,无论是面对着什么样的对手,他都不会有丝毫的犹豫与畏惧。

    赫克托尔的强大威信力量在这一刻展露无遗。哪怕有许多人都表示反对,可是他依旧成功的拿到了出兵的授权,从而得以名正言顺的召集军队准备出城作战。

    这个时代的人类都非常彪悍,因为生活环境艰辛。所以能够活到成年的人类基本上都是强者。而且这个时代非常崇拜武力,毕竟是古典军国主义时代。虽然物资匮乏,但是人类却能够从野外大量的狩猎,从而得到肉类食物补充。

    这个时代的野生动物数量极多,而且人类的数量也远没有后世那样恐怖。像是此时这种数万人的混战就已经被称为史诗级别了。

    因此,强壮的人类都能够猎取到足够的食物补充。而有了肉类和油脂的供应,这个时代的士兵们几乎没有夜盲症出现。这也为夜间作战提供了基础。

    月色朦胧,华光满地。

    ‘咯~~滋~~~’随着门栓转轴发出让人牙酸的刺耳声响,特洛伊城那坚固的城门被缓缓打开。

    夜幕深邃,皎洁的月光挥洒向大地,将一队队披坚执锐的强壮士兵们的身影映照在地面上。

    上万名精锐的特洛伊士兵一列列的走出了城门,在城门前的宽阔广场上排列成一个紧密的阵形。

    毕竟是要去偷袭的,如果分散的话,哪怕天上有月光也很容易导致全军溃散。这里毕竟是冷兵器时代,无法和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现代军队相提并论。

    许诺与赫克托尔走军队的最前列,原本帕里斯也是想要跟着过来。不过却被赫克托尔给强行按了回去。

    夜袭作战的危险性很大,而且希腊人的军队数量极多。赫克托尔不可能允许自己的兄弟和自己一起陷入危险之。一旦兄弟两人都战死的话,那国王该怎么办?这个国家怎么办?

    ‘咔咔咔~~~’厚实的城门再次缓缓关闭,将城内送行的人群目光全都隔断。

    深吸口气,转身看向远方幽暗的海岸线,许诺活动了下手腕关节低喝出声“出发。”

    许诺走在了队列的最前面,因为他要在这夜幕之下为整个近万人组成的大军引路。黑夜对于许诺来说,算不上是什么障碍。

    不过很快就不需要许诺引路了,因为在远方的海滩上突然亮起了一个高高的火炬。那团巨大的火焰是如此显眼,在这处黑暗的夜幕之下完全就是一个最显著的灯塔。

    一开始的时候特洛伊的士兵们都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夜袭行动被希腊人给发现了。不过许诺很快就弄清楚了那边的状况,海滩上的希腊人此时正在进行一次盛大的火葬。

    白天的时候斯巴达国王被战神阿瑞斯附身,随即被许诺当场击杀。

    可是希腊人却不知道被杀掉的是阿瑞斯,他们将斯巴达国王的尸首带回了军营。等到晚上的时候就由斯巴达国王的兄弟,希腊联军的盟主阿伽门农主持了一场盛大的火葬,为他的兄弟送行。

    除了为英勇战死的斯巴达国王举行盛大的火葬之外。因为白天的时候所有人都见到了海神的怒火。那高达百米,直扑海滩的滔天巨浪给这些人带去了巨大的心理压力。畏惧于海神的滔天怒火,心惊胆颤的希腊人还在举行一场对海神的盛大献祭典礼。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人对于拥有强大神力的神明们极度敬畏。因为畏惧于海神直接用海啸毁灭一切,希腊大军正在进行非常虔诚的祭祀活动。特洛伊城方向的监管被极大的放松了。

    或许在希腊人看来,神明远比自己的敌人更加重要。而且他们太过相信自己的实力,认为自己的实力远超特洛伊人。那些特洛伊人能够躲在高大的城墙后面苟延残喘就已经是侥幸了,哪里想到特洛伊人会有胆量来夜袭?

    然而,被认为是不可能出击的特洛伊人却真的来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