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洛杉矶,马里布海滩的庄园内。?  ?许诺来到酒柜旁边打开酒柜看着内里琳琅满目的酒水,转身看向有些局促坐在客厅沙上,身躯笔直就好像学校课堂里的小学生一样的两位美国精英特工人员,笑着出声询问。

    “谢谢。”读过心理学的埃里森明显还能抗的住,笑着向许诺摆了摆手想要活跃一下有些紧张的气氛“工作时间不能喝酒。”

    “还有这规定?”许诺挑了挑眉梢,倒是也没有勉强他们。自己取了个酒杯倒上威士忌之后转来来到客厅沙上坐下。

    ‘啪!’许诺掏出火机点燃香烟,一手端着酒杯一手夹着香烟看向对面的两位精英特工,笑着询问“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实际上无论是fbi还是cia,内里的核心情报人员们的权威非常重,是属于享有特殊权利的部门。与税务局一样,都是普通平民们最不愿意招惹的强力存在。

    而且,随着美国人在二战之后的强势与全球霸权。普通美国人在国外都能够横着走,更别说是那些权威人士了。只可惜,这些威势在遇上了许诺之后全都烟消云散。

    哪怕是许诺面带笑意,可是身上那为什强者的气息却无时无刻的笼罩在附近区域。

    饶是埃里森与佩克都是久经大场面考验的精英人物,可是在许诺的面前却是被强势的气息给压迫的非常严重。

    “这次过来有什么事情?”许诺身子向后靠在沙上,目光之满是玩味的看着这两位精英特工人员。

    “是这样的,许先生。”埃里森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开始述说这次过来的目的“您上次交付过有关于一份药物的详细资料。科研人员们在详细研究之后却现了一些无法解决的难题。因此,我们这次过来是想要得到您的帮助。”

    “哦。”许诺垂下目光,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美国人的动作很快,专业的人士加上最先进的设备。对于许诺那份详细的资料很快就能够进行下去。毕竟这不是什么太过神奇的科研项目,仅仅只是照着去做而已。

    科研人员们很快就进行到极为关键的合成成品步骤。然而这个时候他们愕然现在进行成品合成的时候却少了一样至关重要的核心原料。没有那份催化剂的话,成品药物根本就没有可能真正研制出来。

    诸多精英科研人员纷纷开始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寻找这种关键核心原料。可是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无法接受。现代世界之的任何物质之都不含有这种成分。哪怕是通过化工合成也无法得出这种东西来。

    在最关键的一步出现了巨大的麻烦,瞬间就让无数人急白了头。

    经历了无数次的实验失败之后,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可言人员只好将这些情况向上面汇报。这就是埃里森他们过来拜访许诺的原因所在。

    “嘿~~~”许诺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缺少的是什么。

    没有了神奇的血兰花作为核心催化剂,传说之的长生不老药就是一个镜月而已。看得到却得不到。而这,也是许诺原本的目的所在。

    他压根就没有想过给出真正的好东西,不过是画了一个大饼吊着他们的胃口而已。

    “是什么样的难题?想让我怎么帮忙?”许诺翘起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好整以暇的笑着询问。

    “许先生。”埃里森看到了许诺的神色,心顿时咯噔一声,他此时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不好的预感,可是却不得不继续硬着头皮开口“是这样的,这次的药物合成实验之缺少了一种极为重要的原料。没有这份原料的话根本无法做出真正的成品出来。”

    坐在一旁的佩克从随身的公包里面掏出了一份件,恭敬的放在许诺的面前“就是这个。”

    许诺随手拿起件扫了一眼,那复杂的化学合成公式对于此时的许诺来说没有丝毫的难度。他瞬间就明白过来,这就是以血兰花作为原料的催化剂。

    “你们的意思是,想要让我来提供这份原料?”许诺随手将件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面色平静的出声询问。

    “是的,许先生。”埃里森的表情非常陈恳“如果您能够帮助我们得到这种原材料的话,我们会非常感激。您将收到我们最诚挚的友谊。”

    “嘿~~~友谊。”许诺不置可否的笑了起来。片刻之后,放下手的酒杯,目光之满是玩味之色“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之前在交付出这份资料的时候我就曾经说过,我将资料交给你们,其它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做。现在却跑来找我要原材料?是不是还要我帮你们把成品做出来啊?”

    “许先生。”埃里森的额头上浮现起一抹细微的汗珠,他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是抓住了些什么。可是却丝毫都不敢表现出来。只能是尽可能的恭敬出声“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哪怕是相似的替代品。而如果没有这份核心原料的话,成品根本就不可能出现。”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当埃里森言辞恳切的述说困难的时候,许诺却说出了一句极为冷漠的话语“找不到原材料,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和我说这些做什么?”

    “”这一刻,看着许诺那张冷下来的脸,埃里森感觉自己都快要犯心脏病了。

    许诺当时在将长生不老药的相关资料提交给各国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表示过。资料给你们了,如何将成品弄出来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当时正是欣喜若狂,为能够得到这种只属于上帝才能够拥有的神奇药物而激动万分的各国压根就没有想过会被许诺给下了套。

    直到此时,聪明如埃里森才逐渐回过味来。这极有可能就是许诺所设下的圈套!

    然而,就像是许诺之前所说的那样。给出资料的时候就已经说的明明白白,他只负责提供资料,具体如何做出来是他们自己的事情。现在做不出来就来找许诺,他压根就不会承认。

    埃里森与同样逐渐回过味来的佩克面色愈难看了起来,可惜此时他们除了愤怒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资料是真实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全世界相关方面的权威专家们都给出了相同的结论,资料是真实的。

    而且根据实验数据来说,必然也是已经有过成品出现。也就是说,许诺的资料没有问题,可是缺少原材料的事情他们却无法找上许诺。因为这不在约定之内。

    如果是随便换做一个人,哪怕是世界上任何一位大人物。在面临着只有上帝才能够掌握的长生不老药的诱惑面前,相信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会选择不惜任何手段去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弄出来。

    然而,他们所面对的人却是许诺。一位已经出了世界平衡的强大存在。

    面对许诺,那是真正的任何方法都没有用处。

    利诱的话,对于许诺来说无论是名声还是财富,他都是属于唾手可得的阶段,视钱财如粪土说的就是此时的许诺。因为对于他来说,只要有想法那随时都能够拥有几乎于无穷尽的财富。

    而威逼的话,想想许诺那恐怖的实力与能力。谁敢去威逼他?谁敢?这才是真正的动动手指就捏死你了。

    威逼利诱都无效的话,那基本上就没有办法了。

    哪怕是真的出动军队去围抢也根本打不过人家,而且还会遭受到恐怖的报复。

    看看此刻欲哭无泪,正在无尽的废墟与残骸之收拾家园的那些韩国人,就知道得罪许诺之后会有什么样凄惨的下场。

    军队与美金都起不到作用的话,只剩下走人情这一条道路。

    可是,看看许诺此时的表现。心已经一片冰凉的埃里森已经大致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这次的事情极有可能就是许诺自己弄出来的!

    “许先生。”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埃里森竭力维持着自己的笑容,目光看向坐在自己对面那位人类有史以来的最强者,堪称上帝在人间行走的存在。他的声音仿佛带着一丝的颤抖“这次的事情真的很重要。恳请您能够伸出援手帮忙解决这次的麻烦。”

    事情怎么可能不重要,无数的跺一跺脚都能够引大规模事件的大人物们都在眼巴巴的等着长生不老药的出现。

    而一旦得知这只是一个美好的画饼,却根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的话,天知道这些大人物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旦有满心不甘的大人物被刺激到想要从许诺手直接夺取,无论是其采用了什么方法都将会激怒许诺。

    一位宛如上帝般强悍的强者被激怒,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我说了,这件事情与我无关。”许诺的话彻底打消了埃里森的侥幸之心“东西我已经给出去了,具体如何使用那是你们的事情。缺少了什么材料就自己去找,我没有任何理由去为任何人做事情。”

    许诺是故意这么做的,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存在对于那些掌握世界的大人物们来说是一个必须要除掉的障碍。因为许诺实力太强大,而且无法控制。

    这是无法调和的矛盾,许诺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去自废武功让大人物们放心。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马上就会完蛋。

    两边都是无法退缩,也就是最终只能硬碰硬。

    既然已经知道了最终的结果,那许诺不介意未雨绸缪。之所以给出长生不老药这个画饼却又不给实物,为的就是提前布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