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泉关,一个对于东方人来说并不熟悉的名字。可是这个地方在西方世界之中却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位置。

    因为如果不是希腊人在这里抵抗了波斯大军,从而为整个希腊的军事力量集结起来击败波斯人准备了时间。那整个欧洲的历史都将被完全改写。

    这次战役之中,最为出名的并非是希腊联军最终击溃波斯大军的宏大战斗。而是希腊城邦斯巴达国王列奥尼达带领三百名士兵坚守温泉关的血腥而又残酷的战斗。

    虽然最终列奥尼达全军覆没,可是这次的战斗却成为了整个战争最终胜利的导火索。并且因为以少敌寡而且全军覆没,最终名垂千古。

    没有温泉关的战斗,就没有最后击败波斯人的胜利。

    而此刻,许诺所在的位置就是这处被尸山血海所掩埋的地方!

    这里是一处非常狭窄,易守难攻的通道。一侧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另外一侧则是极为陡峭的悬崖。因为附近的村庄内有温泉,所以被称为温泉关。

    这里就是一条山隘小道,悬崖峭壁之间最狭窄的一条通道内仅仅只有通过一辆汽车的宽度。简直就是天生的防御地点。

    此时,数百名斯巴达精锐士兵们正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处两侧都是山崖的狭窄通道之中休整。白天的战斗消耗了他们大量的精力。

    这里的位置是一处斜坡,他们居高临下的能够清楚看到山下平原上那密密麻麻仿佛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波斯人军营。

    许诺进入的任务世界是以电影故事作为背景,而并非是真实的历史事件。

    就像是这次的斯巴达三百勇士一样,在真实的历史上足足有好几千名希腊各城邦的援军与斯巴达人一同作战。可是此时当许诺缓步从峭壁上走到这处通道的时候,这里却仅仅只有三百个斯巴达人而已。

    电影之中的世界与真实历史有着极大的区别,出现任何情况都是有可能的。

    “什么人?!”一名有着一头金色长发的斯巴达战士猛然站起身来,抽出腰畔的佩剑指向一旁的山崖小道。在那里,一个修长的身影正在缓缓走来。

    ‘噌蹭蹭~~~’一连串的密集拔出佩剑的声音响起。诸多的斯巴达战士们纷纷站了起来将手中的利剑指向那个身影。

    许诺出现的实在是太过突兀了,正在休息之中的斯巴达人根本就没有时间结成希腊步兵方阵。只能是急忙抽出佩剑指向许诺。

    “异族人?!”当许诺那来自东方世界的面孔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正在与麾下民族众多的波斯大军激战的斯巴达人几乎是瞬间就将许诺当成了是波斯人的士兵。

    距离许诺最近的一名斯巴达战士猛然跃身而上,整个雄壮的身躯几乎是腾空而起,手中锐利的佩剑呼啸着划破空气,直接刺向了许诺的胸膛。

    而其他人此时开始迅速装备自己的武器。

    许诺对于斯巴达人并不陌生,他在特洛伊的时候还曾经在决斗之中击杀了他们的国王。不过当时的那位国王已经被战神俯身,实际上已经死过了。

    对于斯巴达人的好战许诺早有耳闻,不过这种话都没有说完就开打的情况却让许诺很是不满。

    看着直刺而来的利剑,许诺双目之中闪过一抹明亮的光芒。没有闪避,而是直接伸出手,张开手指夹住了锐利的剑身!

    这种手指夹剑身的空手入白刃功夫看上去非常炫酷,可是实际上需要超强的观察力以及无与伦比的力量才能够做到。

    观察力不足的话极有可能直接将手指伸到剑刃上。而力量不足的话,根本无法阻挡剑刃的穿刺,结果只能是手指被切割掉。

    而许诺,无论是敏锐的观察力还是强悍到足以直接夹断金属剑身的力量都不缺乏。

    这柄刺向他胸膛的利剑瞬间就被许诺夹住,而巨大的力量反噬之下,那名急躁的斯巴达士兵手臂瞬间扭曲,痛苦的哀嚎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当啷~’许诺随手就将利剑仍在了地上。目光看向眼前已经排成队列的诸多斯巴达士兵们,沉声开口“你们的国王呢?”

    对于信奉实力,接受长年累月训练的斯巴达士兵们来说,唯一能够让他们安静下来的唯有强大的实力。

    几名浑身肌肉的斯巴达士兵们呼啸着冲了出来,挥舞着手中的利刃直扑许诺。

    可以看的出来,这些斯巴达人的确是接受过极为严格的训练。他们身躯强壮有力,战斗技巧极为娴熟。而且动作灵敏,几个人交互配合在小范围之内打出了一波精彩的围攻。

    几把锐利的利剑几乎是同时刺向了许诺周身的几处要害部位。从脖子到胸口,从前胸到后背都有利刃加身。

    斯巴达人的动作极快,而且这几次攻击几乎完全封住了许诺的行动路线。换做另外一个人过来,中剑几乎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可是,斯巴达人这次选择的目标却是许诺。一个已经超出了正常范围的强大存在。

    斯巴达士兵们的动作极快,几乎是转瞬之间利剑就已经来到来到许诺的身前。

    然而,许诺却仅仅只是晃动了下身子。双手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快速出击,手指闪电般的在几把刺向自己的利剑剑身上弹了下。巨大的力道随着许诺的手指传入了剑身上,随即将利剑击落在地。

    许诺有所保留的,毕竟他这次的任务是帮助斯巴达人守卫温泉关。所以他并没有下杀手,力道只是击落利剑而已。

    可是,他却忘记了自己实力已经大幅度的增加,看似留手了却依旧是将力道通道剑身传到了持剑人的身上。

    哪怕是斯巴达人身躯极为雄壮魁梧,在面对这种由内而来的力量传到的时候,依旧是被撞击的内腑气血翻腾,整个人吐着鲜血摔飞了出去。

    ‘吼!’当几名围攻许诺的斯巴达人被击飞之后,借助着这么点的时间,那些斯巴达人主力已经重新装备完毕。

    他们举起高大的圆盾,身披红色的披风,手持一根根长长的长矛组成了著名的希腊长枪方阵。而此时这只由数百名最精锐斯巴达士兵们组成的方阵堪称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军阵之一。

    在古典军国主义时代里,希腊人的长枪方阵是非常著名的。那些举着盾牌与长矛,排列成密集阵形的长枪兵方阵简直是无坚不摧。他们依靠这种密集的长枪方阵使得整个希腊成为了古典世界之中的中心之一。

    而斯巴达人,就是整个希腊最强大的军事集团。他们的长枪方阵在合适的环境之中几乎无坚不摧!

    ‘吼!’数百人的齐声怒吼声势非常强烈。这些斯巴达人很快就结成了方阵竖起盾牌与长矛,向着许诺逼近过来。

    “......”许诺原本是准备张口说自己是来帮助他们打赢这场战争的。只是话到嘴边之后他选择了放弃。

    想要让崇拜武力的斯巴达人相信自己这样一个在他们看来来历不明的异族人的话,而且还是在此时此刻这种血腥战场之上。几乎根本没有任何的可能。

    除非是自己能够显示出真正强悍的力量,从而压服他们。嘴巴没有用的时候,那就只能是通过拳头来说话!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许诺同样是一个好战分子。

    再为爱好和平的人经历了一次有一次在异世界的不断旅行与战斗并且能够活下来,也会转变成为一个好战分子。因为那种喜好战斗的欲望已经渗入了血液之中。

    就像是战场上经历过战斗之后,任何爱好和平的菜鸟都将化身为对于一切都异常冷漠的老兵一样。

    许诺同样也是非常好战,甚至比这些斯巴达人还要好战。虽然有为了任务而不得不妥协的时候。可是能够展示自己力量的机会他从来都不会放过。无论对手是谁。是人,还是妖怪。

    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缓步靠过来的如林长矛,许诺突然间笑了。

    这一刻,他不再去想什么任务。目光逐渐凝聚,宛如闪电一般犀利的看着眼前的方阵。脚尖微动,一把之前掉落的佩剑飞起落入手中。

    深吸口气,许诺猛然低吼一声,迈动脚步向着眼前如林一般的长矛方阵扑了过去。

    ‘嗖嗖嗖~~~’前两排斯巴达人的长矛急刺而来。金属质地的枪头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烁着寒冷的光泽。

    没有躲避,许诺直接挥舞起了自己手中的利剑。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猛然劈砍出十多次,每一次都精确的砍在了那些长矛的枪头上。

    巨大的力道之下,一根根刺向许诺的长矛被撞退了回去。持矛的斯巴达人握不住自己手中的矛杆,手腕颤抖,鲜血淋漓之下导致长矛跌落在了地上。

    随即,许诺已经欺身而上来到了一堵密集的盾牌城墙之前。

    ‘破!’许诺怒吼一声,单手握拳狠狠的砸在了自己面前的一堵盾牌上。

    强大的力道之下,这片盾牌瞬间凹陷了下去。随即力道向后传递直接将盾牌后面的士兵连通盾牌一起向后飞出去撞在后排的盾牌上面。

    ‘咚咚咚~~~’许诺闪电般的迅疾出手,拳头宛如重锤一般接连敲击在了好几面盾牌上。

    原本坚固的盾牌城墙瞬间就被瓦解,许诺眼前的几名斯巴达士兵连人带着盾牌一同飞了出去。撞在身后的同伴盾牌上瞬间就将原本坚固的长枪方阵撕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如果不是许诺手下留情,那这些被他击飞出去的斯巴达士兵们根本不能活下来。

    此刻,已经打出火气来的许诺用力的晃动了下自己的脖子。脸上闪过一抹笑意,迎着几排急刺而来的长矛怒吼一声扑了进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