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亮了,一轮明月出现在了夜幕之下。

    强劲的能量流将原本笼罩在夜空之中的云层全都吹的干干净净,露出了之前被云层所阻隔的那轮明月。

    清冷的月光之下,之前那团极致耀眼的光芒已经逐渐消散。四下里诸多的士兵们终于缓缓从强烈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心惊胆颤的用手遮挡着双眼看向天空之中。

    没办法,附近那些因为眼瞎而凄厉嚎叫的倒霉蛋们实在是叫的太凄凉了。

    天空之中原本那个巨大的黑影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是在皎洁的月光之下已经化为灰烬一般。此时正夜幕之下,只有许诺的身影依旧是飞翔于半空之中,让人看的为之心神俱颤。

    所谓的魔神并没有给许诺带去什么麻烦,一击之下转瞬变化为灰烬。

    不过许诺却是目光疑惑的看着远方那处极致奢华巨大的营帐。抬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虑片刻之后飞身向着那处飘扬着王旗的营帐飞去。

    ‘嗖嗖嗖~~~’波斯之王薛西斯麾下的士兵们倒是忠心耿耿。在见识了许诺的强大之后依旧能够强忍着心头强烈的恐惧弯弓搭箭将密集的箭雨射向许诺,试图阻止他靠近薛西斯的营帐。

    只是,箭雨虽然密集,却不能阻止许诺丝毫。

    ‘滋~~~’许诺人在半空之中随手一挥,那处营帐上厚实的皮革瞬间就被撕裂。随即,许诺飞身而入。

    波斯王薛西斯的营帐很大,内里的装饰也是非常的奢华。很是符合一位庞大帝国王者的风范。

    不过,当许诺站在这处奢华营帐正中的时候,吸引他目光的却并非是铺满地面的粉红色驼绒地毯。也不是由黄金构筑的诸多器皿。同样并非是那个镶满了无数奢华的宝石,由黄金作为主体所打造的王座。更加不是诸多火盆之中所燃烧着的昂贵熏香。

    吸引许诺目光的是,这座营帐之中那数不清的女人。

    整个营帐之中除了端坐在王座之上的薛西斯之外,只有一些带着可笑面具的侏儒小丑是男人。除此之外,整个营帐内到处都是女人。

    许诺抬手在鼻子前面扇了扇,营帐内女人身上的香气实在是太过刺鼻。

    女人的数量很多,而且全都是顶尖那一种。各种肤色各种发色应有尽有。而这些女人们相同的特征就是,几乎都没有穿什么布料。

    白腻或是黝黑发亮的肌肤,金色红色褐色甚至是黑色的各式发色。胸前的浑圆以及身后的挺翘仅仅只是看着就是一种难言的享受。更别说这些女人们一直都是在做着各种各样的挑逗动作来诱惑男人。

    几个戴着滑稽面具的侏儒小丑们行走在人群之中,不断的做出各种搞怪的动作来取悦他人。

    看着侏儒们那奇异的身躯却要做出古怪的动作,许诺的目光之中没有嘲讽的神色,有的只是一种莫名的悲哀。

    猛然间,许诺的目光之中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他看到了在一张巨大的驼绒地毯上,有一名异常美貌的女人正在眯着漂亮的眼睛,神色暧昧的吸纳着空气之中古怪的熏香。

    许诺之所以瞩目,并非是这个女人多么的漂亮,身材多么完美。也不是因为其身上几乎一无所有。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四肢!

    躺在驼绒地毯上的这个女人双肩与大腿根处都是光秃秃的没有四肢,而且皮肤光滑细腻就好似天生就是如此一般。然而,许诺却知道这不是天生如此。这是被人生生的直接将四肢截断,随后用秘药疗伤从而看上去好似天生一般。

    忘记了是在什么资料上见过这种事情,为了满足一些人的变态心理要求。在古代的时候的确是曾经有过这种专门将四肢截去然后供人银乐的女人。而且只有最漂亮的女人才有资格享受这种‘待遇!’

    眼前的这个女人或许早已经忘记了活着的意义,除了活着之外她心中唯一剩下的念头就只有吸食那些能够让人陷入幻境之中的熏香,从而忘记现实之中的绝望与痛苦。

    许诺虽然经常杀戮生命,可是他却从未有做过这种变态折磨他人的事情。这一刻,许诺的心头燃起了熊熊怒火。

    因为有了权势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折磨他人?仅仅是为了心中变态的欲望就砍去他人的四肢?在遇上戒指之前同样只是万千普通人之中一员的许诺出离的愤怒了。

    抬起头看向高坐在王座上的薛西斯,许诺眯起眼睛用力的捏了捏自己的手指。

    许诺身上的强烈杀气猛然爆发出来,四周那些原本对于许诺突然闯入毫不在意的女人们瞬间犹如受到惊吓的鹌鹑一般瑟瑟发抖的扑到在地上。

    那些原本还在做着表演的侏儒小丑们更是不堪,直接昏迷过去的都有。

    而唯一没有受到许诺杀气影响的唯有端坐在王座上的薛西斯。

    “强大的勇士。”身躯高大到了仿佛超出了人类界限,看上去好像被姚明还要高的薛西斯从那张满是宝石的王座了站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许诺。

    薛西斯的形象还真不好形容。光头很正常,可是光头上却戴着蜘蛛网一般的黄金链子就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了。而脖子上还有好似神秘法器一般的古怪项圈,看上去很是诡异。当然了,项圈也必然是黄金的。

    薛西斯的身上没有穿戴衣物。不穿衣服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甚至是在现代世界之中搞行为艺术的人身上也很常见。可是这位波斯之王身上却布满了诸多的黄金链子,一道又一道,一条又一条的将真的身躯给包裹起来。

    更夸张的是,在他的双腿之间居然穿着一条完全又黄金构成的内裤。身后则是一条宛如女人们穿戴的晚礼裙一般的拖地长裙。当然了,这条裙子也必须是黄金的。

    薛西斯的脸上没有胡须,看上去很是白净。不过他的眉角,鼻孔,脸颊,耳朵上面到处都是一个个黄金的环扣。这种装饰风格让许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印度次大陆上的那些喜欢在身上穿孔的女人们。

    薛西斯迈步上前,张开双臂看着许诺“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

    许诺没有在意薛西斯说的话,目光却是放在了他的那双手上。

    薛西斯的双手非常宽大,正常人根本没有办法比较。估计能够轻易就将一颗篮球单手抓在手里。不过许诺在意的不是他的双手很大,而是其十根手指上全都是宝石戒指!

    “你前十辈子是不是都是穷死的?”许诺的声音很是感慨“炫富炫到你这种程度,已经是病态了。炫富没有错,不过炫富炫的像你这样没有技术含量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是天地间所有已知世界的神王。”薛西斯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这些都是我尊贵身份的象征。代表着我拥有整个世界无尽的财富与权势。强大的勇士,我很欣赏你强大的力量。向我效忠吧,只要你向我低下你那高贵的头颅,我就可以让你拥有整个世界!”

    ‘嘿~~~’许诺洒然一笑,摆了摆手“不好意思,我只会向我的父母低头。至于其他人,不要怪我太坦白。一群土鸡瓦狗就别在我的面前丢人现眼了。”

    “强大的勇士。”薛西斯没有丝毫的动怒,甚至就连眼神都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许诺却能够感受到其身上的怒火正在燃烧“虽然你很强大,可是不要以为击败了一位魔神之后就可以目空一切。在我的麾下有着诸多的魔神,他们每一个都是无比的强大。你只是侥幸战胜了最为弱小的一个而已。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站到我的身边,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我想要的一切?”许诺勾起嘴角,目光之中满是嘲讽之意“你能给我什么?”

    “权势,无穷无尽的权势。我可以让你成为我的副王,享有和我一样的权势。”薛西斯的话音之中满是诱惑之色“财富,如山一般的财富。多到你看都看不完的财富。女人,世界上所有最漂亮的女人。奴隶,整个世界都将成为你的奴隶!”

    薛西斯的胆量极大,要不然也不敢带着恐怖的魔神们出征希腊。之前许诺与那个巨大黑影之间的战斗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也非常清楚的知道那个黑影是多么的可怕。

    他曾经见过那个黑影召唤来无穷尽的闪电将一整座城市彻底轰成了废墟!

    然而,如此强大而又可怕的魔神却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中被轻易击杀。许诺此时在薛西斯的眼中就是深不可测。

    薛西斯之前是在吹牛。他的身边是有一些魔神,可是却并非是他的手下,仅仅只是接受了他的献祭而已。

    大部分的魔神只有在接到足够的祭品之后才会出面帮助薛西斯。只有之前那个被许诺干掉的倒霉鬼是唯一一个愿意留在薛西斯身边的魔神。

    然而,这个魔神每天都需要至少十八个年轻漂亮的处.女作为血祭的祭品。这可是每天都要的祭品。

    年轻美貌的处.女原本就是最顶尖的稀缺资源,哪怕是薛西斯也对魔神毫无节制的索取而感到头疼。

    此时许诺轻易击败了魔神,极大的震撼了薛西斯。不过天生就极端骄傲的他却与普通人的想法不同。

    当许诺进入营帐之后,薛西斯没有想着逃亡,而是想要说服许诺投入自己的麾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