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在几年之前遇上这种事情的话,说不定许诺就会笑呵呵的站到薛西斯的身后去。更新最快

    可惜此时的许诺却不会再有这种想法。因为在薛西斯看来足以收买神明的价钱在许诺的眼却是一不值!

    权势财富女人什么的,对于此时的许诺来说不过都是唾手可得的东西而已。真正能够打动他的东西,唯有强大的实力。而这一点却是薛西斯所无法给予的。

    “你就这么点能耐?”当薛西斯高举双手,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而自恋的时候。许诺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他从虚幻之强行拽了回来。

    “”薛西斯愣愣的看着许诺,看着他嘴角的冷笑与眼神之的不屑。瞬间整个身躯一片冰凉。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无法收买的人?!薛西斯愣愣的站在自己奢华的王座前,目光之满是疑惑之色。

    在他的一生之,从未遇见过自己无法收买的人。无论是多么强悍的勇士,无论是多么伟大的战士。甚至于,就连那些让人闻之色变,极度嗜血吸食生命的魔神们他都能够收买!

    一出生就富有四海,无论人魔皆拜倒在自己王座面前。薛西斯从未遇上过真正的挫折。

    然而此时,眼前这个面色平静的男人却给他带去了一种极为古怪,从未有过的莫名情绪。那是一种心悸的感觉。

    薛西斯并不知道自己心所生出的是一种名为害怕的感觉。许诺看向他的目光虽然平静,可是目光却根本就是再看一个死人!

    浓郁的杀气非常恐怖与强烈,使得许诺的目光宛如实质一般让薛西斯不寒而栗。

    许诺肯定会杀了他,无论是为了任务还是为了少一个为祸人间的怪物,薛西斯都要死。

    唯一的区别在于许诺还想要在这处世界之赚取外快,所以薛西斯还能够再活天。还得是神志清醒的活天再死。

    因为如果他昏迷的话,波斯大军说不定就会选择撤退。那样的话许诺的任务同样等于提前完成。

    许诺已经做好了决定,薛西斯可以多活天的时间苟延残喘。但却要是非常悲惨,非常愤怒的活上天。要让薛西斯陷入疯狂,想要报仇而不是退军回家。

    “你,你要干什么?!”当许诺迈步上前的时候,心神俱颤的薛西斯终于无法再维持自己万神之王的威压。声音颤抖的看着许诺,甚至就连喊卫兵的吼声都无法说出口。

    “嗯?”许诺步伐一顿,目光看向薛西斯王座旁边的一张由纯金打造的台几。那上面有一个类似阿拉丁神灯一样的油灯。

    “难道刚刚那个是阿拉丁?”许诺找到了之前让他感觉疑惑的东西。

    之前之所以要冲进这处营帐之,除了要教训薛西斯并且迫使他不敢退兵之外。就是因为许诺感觉到了那个魔神并没有完全消散,还有一丝残魂遗留下来。

    “原来这个才是真正的核心所在。”许诺迈步上前拿起了神灯,他甚至能够感受到神灯上的那一丝来源于灵魂的颤抖。

    薛西斯看到许诺拿起了神灯,悄然松了口气。

    他刚刚可是真的被许诺给吓到了。哪怕许诺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仅仅只是看着他而已,但是那种几乎要让人窒息的强烈压力却是他在面对魔神的时候都未曾出现过。

    “原来你喜欢这个。”薛西斯勉强笑出声来。

    他此时竭力想要恢复属于自己的尊严,咳嗽一声向着许诺介绍那盏神灯“这是一位生活在沙漠深处的强大魔神。不过它既然被强大的勇士击败了,那就应该随你处置。只是想要将这个魔神从神灯之召唤出来的话,需要献祭上十八个美貌处子的鲜血啊!!!”

    薛西斯的话都没有说完,一股巨大的力道就砸在了他的鼻子上面,瞬间就将其砸飞了出去。

    所谓的献祭不过是草芥人命而已。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无论是否是自愿,实际上就算是自愿的也是属于被蒙蔽的状态而成为自愿。这种藐视生命的事情是个人都无法忍受。

    许诺没等高高在上,完全不将其他人生命看在眼里的薛西斯把话说完就已经挥拳而上砸在了薛西斯的鼻子上。

    几个鼻环瞬间崩断,连带着鼻子上的脆肉一起崩飞了出去。

    薛西斯感觉自己好像突然之间被一柄重锤给狠狠的敲在了鼻子上面。身躯完全无法控制,剧烈的疼痛之下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啊~~~’之前那些就算是见到许诺突兀出现都毫不在意的女人们,在看到神王喷着鲜血倒地之后瞬间就开始尖叫起来。声音极为刺耳。

    ‘唰~’早就守在营帐外面的那些对薛西斯忠心耿耿的护卫们听见尖叫声之后顿时汹涌而入。

    而远处营房内诸多其它部落的士兵们却是神色闪烁,目光游离。

    除了波斯人自己的军队之外,那些被迫加入这场战争的诸多部落以及附庸国们的士兵在看到许诺这个强大的杀神进入薛西斯的营帐之后,甚至恨不得薛西斯当场就死!

    这个时代的征服与被征服,背后都是赤果果的鲜血。

    这些被波斯人征服的部落与国家,全都与波斯人有着血海深仇。只是因为实力不足,不敢面对灭亡的结果而选择投降而已。

    如果许诺能够斩杀薛西斯的话,这些人绝对会跳起来鼓掌欢呼。

    身后响起密集的脚步声响以及薛西斯近卫们的呐喊声。许诺根本就没有回头,仅仅是随手一挥,数十个身躯雄壮,手持寒光森森冷兵器的死神军团狗头怪们就突然出现在了营帐之。

    之前薛西斯将那些因为药物和巫术改造而面目狰狞的士兵们称为不死军团。认为单单是这些士兵的恐怖容貌以及残忍嗜血就足以震慑住所有的对手。

    然而,此时许诺召唤出了死神军团,好好的让这些人明白什么才叫做恐怖!

    ‘滋~~~’锐利无比的青铜月牙铲横扫而过。一名波斯士兵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突然感觉自己腰畔猛然一冷,随即就是撕心裂肺的绝望嚎叫。

    ‘啊!!!’被腰斩的士兵再也无法握住手的利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倒在了地上,圆瞪到了极致的双眼之满是绝望与恐惧之色。

    剧烈的痛苦之下悲鸣着拖动自己半截身躯在奢华的驼绒地毯上艰难爬行。在他的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血渍,将昂贵的驼绒地毯染成了鲜血的颜色!

    能够在此时此刻冲入营帐之的卫兵们并非都是真正忠心耿耿的人。

    或许很多人是因为自己的家人都在国内,身为卫兵而薛西斯受到什么伤害甚至死亡的话,全家都要完蛋。可是此时他们也没有别的选择。哪怕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大群恐怖的怪物,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咬牙冲上来。

    “为什么?”轰然倒地的薛西斯浑身酸软无力,鼻子里的鲜血就像是拧开了水龙头一样泊泊而出。

    此刻他却顾不上刺骨的疼痛以及断掉的鼻梁骨,满心不敢置信的看向许诺。他不明白许诺为什么要翻脸,自己已经应允要给他副王的待遇了啊!

    实际上许诺与薛西斯之间的差异仅仅是在于两人生活的环境以及所接受的教育不同而已。

    许诺接受的是现代明道德教育,提倡人人平等,极为尊重生命。无论是什么样的生命,存在即有价值与意义。

    而薛西斯则是截然相反,从他出生那一刻开始,他的身份就决然高于绝大部分人。拥有可以随意决定他人生死存亡能力的薛西斯当然不会明白什么是尊重生命。

    在薛西斯的眼,无论是献祭用的人命还是战场上的那些炮灰。都不过是为了他的皇图霸业而使用的垫脚石而已。

    他会去在乎一块石头吗?很明显,不可能。因此,薛西斯也就不明白许诺为什么会如此的愤怒。

    在薛西斯看来,他已经给出了就连自己都无法拒绝的优渥条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臂一挥伏尸千里。一生一世都享用不尽的权势财富,江山美人。还有什么好要求的?这种条件都不愿意,那到底想要什么?

    “难道你想要成为波斯之王?”满心疑惑的薛西斯因为鼻子还在喷血,说话的声音有些闷响“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会承认你。无论你多么强大都不可能。”

    许诺迈步上前,无视身后已经陷入腥风血雨与凄厉嚎叫之的营帐。蹲下身子微微皱眉看着躺在地上的薛西斯“有句话叫做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听说过吗?”

    薛西斯一脸茫然的表情。老子西出函谷关的时候肯定没有到过波斯这边,薛西斯自然也就没有听过这句话。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许诺伸出手在薛西斯的肩膀上按了按“许多在你看来不过是犹如呼吸喝水一样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在我的眼里却是反人类的滔天罪行。所以。”

    许诺抬起头看了眼之前自己冲进来的时候弄破的营帐顶棚,看了眼那轮皎洁的明月。垂下目光看着满脸疑惑的薛西斯,笑着点头“我今天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反人类?月亮?!”完全弄不明白许诺究竟是在说些什么的薛西斯有些傻眼。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猛然间凄厉痛苦的嚎叫出声。

    薛西斯的痛苦嚎叫声响是如此之大,甚至就连营帐外面的波斯士兵们听的都忍不住的猛然打了个冷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