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规矩是可以随便进入,但是不能出去。”一条没有波浪的大河旁边,一名全身上下都被漆黑长袍包裹着的摆渡人站在一条小船上用低沉的声音述说“你确定你要上船?”

    一个容貌极为俊美,身形犹如精心雕琢的雕塑一般完美的男人站在黑色的河岸上看着眼前的摆渡人,微微扬起下巴,面带骄傲之色“我是神明的使者,我要去见冥王。”

    “呵呵呵呵~~~”被头套完全遮住的摆渡人发出一阵古怪的笑意。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而是侧身让开位置任由那个自称为神明使者的男人上船。

    他的摆渡船不仅接待亡灵,也接待活人!

    摆渡人伸出木杆将小船撑开河岸,向着河流上游行去。

    这条河非常古怪,水面上没有一丝的水纹波动,就好似平静的大理石地面一样。而且水下非常阴暗,根本就看不到下面有什么动静。一股股森寒的气息不断从河下涌出来,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头顶上非常深邃,除了无尽的黑暗什么都看不到。而河流的两旁同样是一片阴冷黑暗,除了偶尔传来的诡异声响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一阵冷风吹过,仿佛是要直接侵袭进入骨头之一般阴冷。

    这里是冥界,也是地狱。

    绝大部分的神明都陷入了沉睡之,可是冥界却是一个例外。

    冥界这里与外面的世界不同,这里是所有生灵们的最终落脚之处。这里的神力也是来自于冥界的那些灵魂,就算是没有外面的信仰之力也不需要陷入沉睡之。

    而这片荒凉阴暗的世界的统治者,就是冥王哈迪斯。

    哈迪斯实际上是冥王,而并非是死神。

    在冥界,死神与睡神另有其人。甚至就连审判死后生灵的判官们也是另外个强者,同样不是哈迪斯。冥王哈迪斯是这里的统治者,却并非具体执行工作。

    这条河就是冥河,埋葬了无数亡灵的冥河。

    至于那位摆渡人,自然就是冥界与人间的使者,亡灵摆渡人。上了他的船的人类,再也没有谁能够回到人间去。除了那些拥有神明血脉的强大半神之外。

    冥河上非常安静,只有木杆划动河水的哗哗声响。在这片极端寂静的世界之,那位容貌俊美的比女子还要美丽的神使也渐渐皱起了眉头。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觉逐渐涌上心头。

    “我的神之使者,我是半神。就算这里是冥界也困不住我。”神使仿佛是在自我催眠一般的低声自语。

    在神界之生活了太长时间之后,这位神使早已经忘记了自己实际上只是一个人类的身份。一直认为自己是神使,是半神。因此,对于来到冥界并没有什么畏惧之心。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也好似仅仅只是过了一瞬间而已。等到那位神使回过神来的时候,摆渡人已经将小船停靠在了一处岸边的小栈道旁。

    “你的旅途已经结束了,过去吧。”周身上下都被阴森的气息所包裹着,就连面目都看不起的摆渡人声音异常诡异。而他所说的话也让刚刚踏上冥界土地的神使感觉不寒而栗。

    仿佛是为了给自己打气一般,神使转身看向摆渡人大喊“我是神明的使者!我是半神!我来冥界是为了个冥王通报重要的消息!”

    摆渡人站在那艘小船上,身形纹丝不动,就好似完全没有听到神似的怒吼一样。

    “真是个疯子。”仿佛是发泄了心的恐惧之火,怒吼之后的神使重重的喘了口气。转身看着眼前殷红如血一般的巨大大门,强撑着自己昂着头颅走进了大门之。

    这扇通往冥界的大门,只能是由人类来通过。

    神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大门之,而那扇犹如被鲜血浸泡过的大门缓缓关闭。

    随着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响起,一只身形远比巨象还要庞大的首地狱犬缓缓来到关闭的大门前端坐下来。颗流着口水的脑袋死死的看着大门,就像是最为常见的看门狗一样。

    实际上头地狱犬就是看门狗,只是它看的是冥界的大门而已。

    而冥界的这扇大门,唯一的规矩就是人类可以随便进入,头地狱犬绝对不会阻拦。可是却绝对不允许人类外出!

    “半神?你算什么半神!”看着端坐在大门外的头地狱犬,摆渡人的声音异常阴冷“不过是一个卖屁股的人类而已,既然进去了,那就永远都别想再离开。”

    摆渡人撑着小船离开岸边,向着之前来时的地方划船而去。

    他的工作就是摆渡亡灵前往冥土,任何上了他的船的人类从未有谁再次从冥界出来的。真正强大的半神们除外,神明更是会直接去往冥界而不是坐他的船。

    小船划走了,很快就消失在了幽暗的黑幕之。

    身形巨大的头地狱犬蹲坐在冥界大门外继续自己看门狗的任务。这里的一切都好似亘古不变般的重复再重复,直到世界的尽头。

    冥界,冥王神殿。

    “是这样啊。”面色异常苍白的哈迪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听完眼前这个神使的描述之后,他当即就明白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请求冥王去诸神殿唤醒所有沉睡之的神明。”那位容貌俊美的神使声音微微有些发颤。虽然他在神界的时候见识过许多的神明,可是冥王却是与众不同的。因为他所掌管的是死亡!

    哈迪斯没有回应,而是闭着眼睛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上。此时的哈迪斯正在用自己的神念探寻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变动。没用太长的时间,他很快就找到了拥有剧烈神力波动的地方。

    “呵呵呵呵~~~~”重新睁开眼睛的哈迪斯发出一阵阴冷的寒笑“我亲爱的弟弟,你也有今天!”

    哈迪斯是竞争失败者,他是被放逐到冥界的。当初放逐他的诸神之就有波塞冬,而且还曾经是击败他的重要成员之一。

    此时感受到了波塞冬被那个神秘的人类所攻击,哈迪斯的内心是无比欢畅的。

    “尊敬的冥王。”听到哈迪斯那阴冷入骨的寒笑,神使额头上冒出豆大般的冷汗躬身向着冥王行礼“恳请冥王去诸神殿主持公道!”

    没有回应,幽暗的神殿之除了油灯之不断噼啪作响的火花声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经是满头大汗的神使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冥王的王座。却惊愕的发现王座上此时已经空无一人,冥王哈迪斯早已经不知去向。

    “”待在冥界之的神使内心之满是恐惧之意。见到哈迪斯的身影不见之后,再也不愿意在这种鬼地方待下去。急忙转身向着神殿外走去。

    “你们干什么?!”当神使走出哈迪斯的神殿准备离开冥界的时候,却突然被两个面容狰狞的怪物给抓了起来。

    “人类,现在带你去接受审判!”怪物的话让神使瞬间神色巨变,英俊的面庞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异常扭曲。他拼命的开始挣扎起来“我不是人!我是神明的使者!我是半神!!!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你不是半神。”抓住他的怪物直接抓着头发拖着他的身躯向着一座巨大的殿堂走去“你是人。”

    冥界有处巨大的审判殿堂,分别用来审判大洲的人类。不断尖叫挣扎的神使被带入了专门审判欧罗巴大陆人类的殿堂之。

    “我是神使!我是半神!!!”原本英俊的脸蛋上此时已经布满了各种伤痕乌青,往日里异常明亮柔顺的头发都被抓掉了许多的神使扑倒在了地上,撕心裂肺的嚎叫着“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你犯有不敬之罪。”一道威严的声音在这处巨大的殿堂上回荡“你忘记了应该永远牢记的事情。判罚你去地狱接受惩罚!”

    “不!!!”一道极致凄厉的痛苦嚎叫声在冥界之幽幽回荡,只是永远都无法再传出阴暗的冥界之外。

    ------

    “咚!”一声巨响,原本就被炙烤的已经干枯僵硬的地面再次被巨大的力道与无匹庞大的能量冲击,瞬间就像是地震一般将大片坚硬的岩石掀飞上了半空之。

    从半空之重重砸在地面上的许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随即一道金色光芒深深的插入之前许诺所摔落的地方。那是还是波塞冬无坚不摧的叉戟!

    刚刚瞬移躲开叉戟的许诺出现在了波塞冬那巨大身躯的后面,手掌握拳一道耀眼的白光在拳头上闪过,随即重重的砸在了不是的后背上。

    “轰!”一声怒响!

    波塞冬身上那由神力幻化的金色战甲后背位置上被许诺这一拳给直接砸出了蜘蛛网一般的细密裂纹。看上去就像是即将崩溃一般。

    然而,被许诺砸飞出去摔在了一片狼藉地面上的波塞冬很快就站了起来。身上神力闪过,背后位置上的裂纹瞬间就被修补完毕,看上去就好似从未遇上过攻击一样。

    ‘吼!’波塞冬红着眼睛死死盯着许诺,巨大的手掌一挥就将叉戟收回手。

    身躯庞大的波塞冬红着眼睛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公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瞪着许诺。

    眼前的这个人类太难缠了,哪怕是赤手空拳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也丝毫没有处在下风。而且其作战意志之坚定简直难以想象。无论是给予其多么严重的打击都能够再次站起来。他从未遇上过这种对手。

    然而就在此时,正在蓄力的许诺好似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面上闪过一抹古怪的神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