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兄弟,我见你骨骼清奇,天庭饱满,绝非常人。你我今日相见既是有缘,我这里有几本绝世武功就交托给你,日后保卫地球的重任就全靠你了!不要多,一本只要十块钱!”灯光幽暗,空寂无人,只有车轮摩擦钢轨声响传入的地铁车厢内响起了一个充满诱惑力的声音。

    手夹着一个深棕色的公包,穿着一身国际知名品牌服饰的国内仿制版,拖着疲惫的身子靠在地铁车厢的塑料座椅上,大腿翘着二腿正在闭目养神的许诺皱起眉头睁开眼睛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犀利的丐帮九袋长老般奇特装扮的乞丐。不自然的抽了抽嘴角,目光之闪过一抹恼怒之意,起来离开座椅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闭上眼睛假寐。

    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的许诺现在感觉自己非常疲惫,已经没有心情去搭理这些‘困难群体’。

    ‘咣当~咣当~~’帝都地铁四号线晚上最后一班开往天宫园的地铁内都没有几个人,至少许诺所在的车厢里面除了他之外就只剩下面前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上车的丐帮人士。

    对于常年在帝都讨生活的许诺来说,他对这些在地铁上划分有各自地盘,收入比他这个打工的还要高的多的丐帮人士们没有一丝的好感。

    想当年满腔热血刚来帝都的时候因为心地善良还给过十块二十,甚至给过百元大钞。后来得知了这些丐帮人士的光鲜亮丽的日常生活之后,简直后悔的肠子都发青了。

    疾驰的地铁快速前线,明亮的窗户外面光影流转,精美的明星画报飞速在许诺的眼前流逝。看着那一张张娇艳如花的绝美容颜,许诺的心头百转千回“什么时候我才能和这些美人儿成为朋友呢?”

    “这位小兄弟。”那位丐帮人士四下里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地铁车厢,发现此刻只有许诺一个人在,只好又厚着脸皮跟了上来“大家都是讨口饭吃,现在最后一班车了,你就当行行善心做好事照顾下吧。五块!只要五块钱,随便你挑!”

    在公司里面忙碌了一整天,头快要炸了的许诺不耐烦的抬起眼皮“有完没完?忙了一天还加班到现在很累了好不好?去别的车厢行不?”

    “大哥。”丐帮人士抬手撩了下头上打节的长长假发,苦笑着开口“这就是最后一节车厢了。我这一天都没开张,晚上去睡桥洞都没有泡面吃,就快饿死我了。大哥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吧!”说完,面色黝黑的丐帮人士猛然噗通一下就跪倒在许诺的面前,一边呜呜哭着一边晃动着自己手几本发黄的书籍。

    “唉!”被吵的不行的许诺呲了呲牙,正准备大声呵斥这个没品的丐帮人士,目光突然扫过了他手的几本做的很真,纸质都已经发黄的古书,抬手掩嘴咳嗽一声“好了好了。每次坐地铁都能看到你,就没见你被饿死。也就是我心肠好,给你五块,拿去吃面。”

    “得嘞。”原本还在呜呜痛哭的丐帮人士一抬头就已经是满脸的笑容,脸上哪里有半点哭过的痕迹?

    丐帮人士手脚异常利落的从林诺的手将五块钱收入囊,随即一脸认真的翻手把几本古书放在许诺的面前“大哥,咱做生意的都讲究诚信,这些书你随便挑!”

    “嗯。”许诺看了看摆放在面前的这几本写着‘九阴真经’‘长生诀’‘如来神掌’‘九阳神功’‘慈航剑典’‘黄帝内经’等等所谓的武学秘籍。咳嗽一声之后随手就将皇帝内经给抽了出来“再给几本呗。你这东西旧货市场上一毛钱一斤,转手你就卖我五块,做人不能太黑心啊。”许诺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拿剩下的几本书。

    “唰!”许诺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几本书就已经没有了踪影。站在地跌车厢过道里的丐帮人士一脸严肃的看着许诺“大哥,您是明白人。我这的确是旧货市场上收回来的。不过咱们做生意的人讲究个诚信。说是五块就五块,再送您一本肯定是不行的。当然了,大哥您今天这么照顾哥们生意,都这个点了还让我做完了今天最后一单生意。这样吧。”

    丐帮人士手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抹出来一枚一看就是地摊货的老旧戒指“这是张丰真人破碎虚空的时候留下来的戒指!今天咱们有缘,这个戒指就送给您当个搭头!千万别谢!”

    许诺伸手接过这枚看起来不小,不过无论如何看都像是摆地摊上都没有人要,上面布满了铁锈的戒指。抬起头看向那位丐帮人士,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地铁已经到站停车。车门刚刚打开,那位丐帮人士就犹如练过凌波微步一般飞出了车厢。等到许诺转头从车窗上看过去的时候,早就已经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诧异的咋了咋舌,等地铁再次开动之后,收回目光的许诺小心翼翼的四下里看了看。这才随手把戒指放进口袋里,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拿出那本皇帝内经翻看起来“皇帝内经啊,听说能御女千?嘿嘿嘿~~~”

    “混蛋!!!”片刻之后,这趟地铁最后一节车厢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声。充满了愤怒的吼叫在地铁隧道里面回荡,吓的几只在铁轨旁边搜寻食物的老鼠匆忙逃回了自己的洞里。

    “哼哼,想占我的便宜?没门!”从地铁站走出来之后,丐帮人士一脸得意的叼着烟向着街道对面招牌明亮的快餐店走去“昨天在旧货市场一毛钱一斤收的东西,十块五块两块的卖出去。唉,也就是哥们没有资金,要不然就凭哥们这做生意的手段,世界首富不说,至少华人首富就该是哥们的。”

    这名丐帮人士今天在地铁上兜售的全都是他昨天在旧货市场上用一毛钱一斤的价格淘回来了的旧书籍。肯定不是什么武功秘籍,因为他看到后面印有某某出版社。至于那枚戒指,也是他从那个卖书的老头那里顺手顺回来的。今天可真是赚了不少。

    丐帮人士叼着香烟哼着小曲,摇摇晃晃的数着钱走向街对面不远处一家快餐店走去准备好好犒劳一下自己的五脏庙。

    或许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曾经与什么样的机缘擦肩而过——

    ‘咔嗒。’回到自己租住的小屋内,许诺随手关上房门来到床边将自己的公包和那本皇帝内经仍在电脑桌旁,转身就去匆忙洗漱。加班到现在真的很累。

    洗漱完毕看了眼时间之后,许诺坐到电脑桌前打开电脑,恨恨的看了眼那本黄帝内经,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本书里面全都是鬼画符一般的东西,压根就没有他想象之的那些图画和字描述。御女千啊,哪个男人没想过?

    匆匆忙忙打开电脑,将下载打开设定好继续下载一些个人爱好的东西。许诺就挂着机开始脱衣服准备睡觉。时间已经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脱裤子的时候许诺突然摸到了裤子口袋里面好像有什么硬硬的东西,掏出来一看原来是那枚带着铁锈的戒指。随手想要丢在垃圾堆里面,不过却在准备扔出去的时候心头一闪就给仍在了电脑桌上那本皇帝内经上面。

    关上灯,忙碌了一整天的林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路由器的指示灯在黑暗的出租屋内有节奏的闪动着,那枚险些被丢进垃圾桶内的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渐渐脱落掉了外边的铁锈。一阵明亮的光芒过后,原本毫不起眼的路边货已经华丽的转变成了一枚造型古朴,雕刻着精美花纹,闪动着炫目光泽的美妙物件。这个华丽的转身就像是丑小鸭变成了一只傲然昂首的白天鹅!

    戒指上的光芒越来越盛,哪怕拉着窗帘都无法完全阻挡流光溢彩的透射。睡梦的许诺好似有所察觉,眼皮微动似乎即将醒过来。不过那枚发生巨变的戒指光芒很快就迅速暗淡下来。从戒指上散发出来的几道绚烂的光芒流光溢彩,不断的在电脑和戒指之间飘动流转,场面非常瑰丽炫目。

    片刻之后,所有的光芒全都收回到戒指之,彻底消散不见。屋子里很快就重新陷入了黑暗之,只剩下路由器的指示灯还在忠实的闪动着光芒。

    “呜~~~”清晨时分,被闹钟吵醒的许诺艰难的抬起眼皮,看了时间之后痛苦的重新盖上了被子。片刻之后猛然间掀开被子起床去洗漱换衣。作为打工一族,真心不敢迟到啊。

    很快就收拾整齐的许诺来到电脑桌前准备关上电脑的时候却看到了一旁的那枚宛如脱胎换骨般精美古朴,好似流动着炫目光泽的戒指。

    “嗯?怎么回事?”一脸诧异的许诺随手拿起那枚戒指皱起了眉头。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好像是买书的时候弄到了枚戒指,不过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算了。”刚刚起床,脑袋还有些不清醒的许诺摇了摇头,伸出手将那枚戒指戴在了手指上。看起来挺漂亮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刚刚将戒指戴在手,眼前突然闪过炫目的光芒,一阵眩晕的感觉立刻袭来,让许诺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脚步踉跄的险些摔倒在地上。

    片刻之后,许诺抬起手用力的揉了揉脑袋,头疼的感觉很快就消散不见。

    “怎么回事?!”用力的晃了晃脑袋,满脸迷惑的许诺刚想抬起手看看那枚戒指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现在居然身处于一处荒郊野岭,四周到处都是杂草枯树,莺****舞之间一片山野之地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去!”许诺的大脑当机了。

    许诺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出门见人的那身好几百的仿制国际名牌的行头还在。再看看四周山野的荒凉景色,许诺突然感觉自己一阵头晕目眩。

    “这个设定不对啊,是没睡醒还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许诺紧紧捏着拳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晴天霹雳般的怒吼在他的耳畔炸响!

    “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