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票求票,继续求票。求推荐票和收藏,拜托大家多多帮忙,感激不尽!

    许诺在睡梦之感到自己走在一片幽暗的森林之却突然之间被大片的蔓藤缠绕住了不断的拍打着自己的身子。然后许诺就醒了过来。

    “混蛋!混蛋!”衣衫不整的女人正在带着哭腔拍打着光着膀子睡在自己身旁的许诺,眼神之满是崩溃的神色。

    与李恩娜那种为了赚取生活费而在夜店之厮混的女人不同,化名海莲娜的女人是在大型经济公司工作,有着光鲜的生活和不菲的收入,她在夜店之是真正的为了玩才去的。虽然也曾经遇上过不少的搭讪者,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吃过亏。

    昨天晚上之所以喝到烂醉如泥,除了被人叫过来帮忙反倒把自己给搭进去导致面子上过不去而产生的不满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知道自己有许多同伴在附近,一点都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可是等到头疼欲裂的在早上醒来的时候,眼前所见的一切却让她崩溃了。

    自己的身上除了一件浴袍之外什么都没有,是真正的什么都没有。而身边还躺着一个光着膀子酣睡的男人,仔细看一看的话就是昨天晚上与自己喝酒的那个男人。而且四周的环境还明显就是酒店里面的房间。这种情况之下别说是公众人物了,是个女人都会忍不住的先扑上去一通抓挠再说。

    “搞什么啊!”被惊醒过来的许诺有些不耐烦的将女人的双臂给紧紧抓住,一脸不满的看着面前哭泣的女人“哭个屁啊,老子昨天什么都没有做。你喝醉了也找不到和你熟悉的人,只好把你带回来让你醒酒。谁知道你直接就把床都给吐脏了,我就是帮你洗了个澡而已。”

    许诺的解释并没有取得任何效果,反倒是招来了一张洁白的牙口。女人一口就咬在了许诺的肩膀上面,顿时就让因为睡眠不足而精神状态不佳的许诺炸毛了。

    原本就因为什么都没有做而烦躁不已,现在女人还一个劲的误会自己。烦躁的许诺直接一个翻身就将哭闹的女人给死死的压在了身下。

    “唔!”许诺稍稍紧了下肩膀上的肌肉,立刻就将女人的嘴巴给震开。而与许诺直接接触的女人感受到了男人清晨时分的力量,顿时将已经到了嘴边的哭声又给咽了回去。

    “你给我听清楚了。”既然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做,那在女人已经清醒过来之后许诺自然更加不会去做些什么没品的事情。微微垂下目光死死盯着眼神之闪动着惊慌神色的女人“我说了,什么都没有。我是找不到和你同行的人才把你带回来的。毕竟那边有很多捡尸体的人在四处游荡。我不求你感谢我,但是我不希望你将我当作占你便宜的人。”

    说完这番话之后许诺缓缓起身离开了大床,看了眼时间之后开始穿衣服。

    躺在床上的女人对于许诺的话是不相信的,她不相信自己的同伴会放任自己一个人留在夜店之,更加不会相信许诺在自己这样一个大美人的身旁躺了一晚上却什么都没有做。不过之前她却感受到了许诺的眼神,那是让人感觉他说的都是真实的一种眼神。女人顿时陷入了迷惑之。

    许诺很快就收拾好自己离开了房间。听到关门声响起之后,躲在床上的女人急忙裹着床单爬了起来。一番寻找之后找到了自己还没有清洗的衣物和手包。急忙拿出电话看着上面那一连串的未接来电和短信,匆忙拨出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轻斥声音,女人漂亮的大眼睛之顿时就落下了眼泪,带着哭腔轻喊“软软~~~”

    ------

    “我究竟是在做什么?”离开酒店的许诺用力的挠了挠头发,仰头看着初升的朝阳重重的叹了口气“最近真是一点都不顺!”

    现在时间还早,许诺估计女人离开还需要一段时间。昨天晚上都没怎么吃东西的许诺揉了揉肚子准备去找些早点来吃。可惜这里并不是国内,而是在韩国首尔。

    首尔这里除了很少的一部分华夏人开设的早点铺子会在早上出售早点之外,其它的餐饮店早上十点之前是不会开门的。许诺一路寻找,却连一家开门的餐饮店都没有找到。无奈之下,许诺只好找了间便利店吃了份方便面。

    等到许诺重新返回酒店之后,女人已经离开了。看着乱八糟的房间,许诺真心是一肚子的邪气没地方发泄,这叫个什么事!

    接下来的几天,许诺并没有再外出过,一直都是在酒店里面渡过。准时去吃饭,游泳,健身,学习一些常用韩语还有睡觉成为了许诺每天的工作。至于卡希尔让他去射击训练场里面找找手感的提议,许诺是没有兴趣的。

    一场杀人游戏,许诺在任务世界的末世之不但杀过大量的丧尸和怪物,也杀过许多人。

    在失去控制,没有任何秩序可言的末世环境之,许诺见过太多太多没有约束的人对自己的同类所犯下的那些不可饶恕的罪行。许诺顺手处理掉的这种人有许多。对于现在与一群灰色势力份子们进行一场杀人比赛,许诺的心没有任何顾虑。能够被挑选参加这种比赛的人,全都是一些真正手上沾染过鲜血的恶人。

    “比赛场地已经安排好了。”晚上,酒店自助餐厅。端着一盘水果沙拉的卡希尔来到许诺的桌子旁边坐下“主办方已经选好了场地,各方面的准备工作也在进行,很快就会完成。不过不允许事先踩点,所以我们不能提前去看看。”

    “你买了多少?”许诺夹起一块厚实的牛肉放入嘴,目光玩味的看向卡希尔。像是这种程度的比赛,那外围的赌注绝对非常惊人。毕竟对于那些灰色势力来说,这是一场充满了金钱的盛宴。

    “不算多,一百多万吧。”卡希尔的回答有些闪烁,他说了数字却并没有说究竟是投注在谁的身上。在亲眼见过自己的实力并且将自己推荐进入这场比赛之,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却并没有在自己的身上投入巨资。那就是说有被他很是看好的选手加入其。

    不过许诺并没有详细询问的意思。对于他来说遇上什么样的对手都一样。至于卡希尔,双方从来都不是什么真正的朋友,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比赛在后天正式开始。”卡希尔很快就转移话题“比赛开始之前我们不能继续在一起,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间酒店。你要的东西明天晚上会送到你的房间去,还有比赛的地址也是。后天早上十点之前你必须进入比赛场地。否则的话就算是自己放弃比赛。”

    说到这里,卡希尔微微压低了声音,目光之闪过一抹凌厉之色看向许诺“主动放弃比赛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嗯。”许诺的手微微一顿,随即点了点头“明白。”

    “真是看不出来,你的饭量可真是够大的。”交代完事情之后,卡希尔起身准备离开。不过离开之前看着许诺面前的桌子上那满满当当装着各色食材的盘子还是忍不住的咂舌“你确定你能够全都吃光?”

    “没有问题。”许诺笑着点了点头,伸出手抓起了一只大龙虾。

    许诺这几天在健身房里的运动量非常大,甚至把那些教练们都给吓的不轻。虽然看起来身材稍显瘦弱,可是真的运动起来轻轻松松就将那些不服气的大块头教练们全都摆平。各种项目全都轻松拿下,那些横向发展,浑身就是石头块一样肌肉的教练们谁也不是许诺的对手。

    虽然身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许诺的身体之无论是肌肉,骨骼还是血管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那是一种深入细胞的深邃力量。细胞的活性极高,蕴育着庞大的能量。

    不过巨大的运动量也就意味着对能量的消耗,消耗了自然就需要补充。对营养剂无爱的许诺将口腹之欲进化成了补充营养的最佳选择。

    第二天,许诺并没有像是往常一样去健身房惊吓教练,而是狠狠的睡了个懒觉到午。吃过午饭之后许诺看了会电视就去游泳池游了几小时来放松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力图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程度。

    晚饭之后许诺回到房间从吧台上开了瓶酒,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饮酒等待着送货的人上门。这是枪械比赛,自然是要有枪械的。按照规定每一位参赛者都可以携带一支长枪和一支短枪并且配备一个基数的弹药。许诺早早的就将自己需要的型号告知了卡希尔,今天就是送货的日子。

    作为赞助人的卡希尔和他姨夫已经离开了酒店,这是比赛的规矩,他们明天将会在特殊的豪华包厢内现场观看比赛直播。这是一场在地下世界非常受欢迎的比赛,所有的选手们都可以下注,来自世界各地的赌徒们纷纷在这些或是名不见经传,或是让人耳熟能详的枪手们身上一掷千金,试图通过比赛赚取高额回报。

    作为参赛者之一的许诺自然也是可以下注的,不过他的比率有些偏低,二十四比一,在所有十二位参赛选手之排名倒数第一。

    ‘叮咚~~~叮咚~~~’门铃声响起,许诺起身向着门口走去。透过猫眼看去是两个带着口罩和帽子,行迹可疑,低着头遮遮掩掩的纤细身影。许诺并没有怀疑,毕竟送枪械可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他很是自然的就打开了房门。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