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票,求票!各位书友们,求推荐票和收藏啊,拜托大家了,感激不尽!拜谢!

    这片厂区的面积很大,放眼看过去少说也有数百亩大小。一排排高大的厂房此刻锈迹斑斑,窗户几乎已经全都碎裂掉了。两侧的办公楼与宿舍楼就连墙体也已经大块脱落,露出内里的砖块与钢筋。

    地上有几条宽大的水泥路通向厂区深处,满是锈迹的大门外停满了各式车辆。一名带着墨镜的男人看到许诺走过来之后上前将一支耳麦交给了许诺,随后坐上车迅速离开。

    戴上耳麦之后,许诺看了眼脚下的一道用红漆涂出来环绕整个厂区的长线,笑了笑,迈步走了进去。

    耳麦里面传给许诺的信息很简单,比赛将会在十点钟准时开始,两个小时之内结束。比赛地点就是这座废弃的工厂区,红线之内都是比赛地点,如果在比赛时间结束之前离开红线将会被布置在外围的狙击手当作自行放弃而处理掉。至于比赛规则就是在赛场内清理掉所有的对手,使用任何武器都可以。

    而如果到了比赛结束时间的时候依旧有两人以上参赛者存活的话,那就将按照得分来计算冠军。每清理掉一个参赛选手就算是得一分。哪怕只差了一分,冠军都将独自获得两千万美金的奖金,而第二名则是一无所有。

    “你的对手都很强大。”甘比诺,加州地下势力教父般的存在,也是许诺的推荐人。

    看了眼身旁神色忐忑的卡希尔,甘比诺紧了紧手的手机“你的对手之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他叫大卫法辛汉。前法国外籍军团的精英士兵。多次在非洲和南美执行任务危险,曾经次参加过这项比赛。”

    甘比诺的潜台词并没有说出来,曾经次参加比赛这次还能来就说明他参加的次比赛都取得了胜利。以正常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强者。不过现在的许诺可不能以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

    “有这样的对手比赛才会有趣,不是吗?”许诺勾起嘴角笑了笑,敲了下耳麦之后走向不远处的巨大厂房。

    看了眼时间之后,许诺来到废弃厂房内角落处的杂物堆放地,将旅行包内的枪械和防弹衣拿出来装备整齐,随后迅速闪身躲入宽阔的厂区之。

    “比赛正式开始。”上午十点,所有十二位参赛者的耳麦内都传来了比赛正式开始的声音。顿时,这处大型工厂废弃的厂区内变成了一处巨大的狩猎场。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枪手们用手的枪械开始在这里追逐自己的猎物。

    这是一场为了美金而进行的生与死的搏杀。所有参加这项比赛的人都是自愿的,他们的目标就是两千万美金。在决定参加这项比赛的时候所有的参赛者就已经是选择了漠视他人的性命,将他人的性命当作自己换取金钱的筹码。对于这种人,许诺从来不会施舍半分的怜悯之心。

    “咚!”一名身上穿着全套草原迷彩作战服躲在厂房旁边茂密杂草丛的参赛选手被击穿了头盔,瞬间就悄无声息。这名参赛着或许到死都不会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暴露的,他明明躲藏的很好,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这不科学!

    “呼~~~”半眯着眼睛的许诺悄然吐出口浊气,缓缓后退离开了身前的窗口。

    至于草丛的那名选手是怎么被他发现的,原因很简单,这里是北半球,但是他却穿着一身草原迷彩是想糊弄谁呢?虽然这其的区别不算很大,不过对于观察力大幅度提升的许诺来说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这片厂区内有许多被涂刷的雪白的房间,一般都是工人的休息室换衣间和办公室。现在虽然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不过依旧是藏身的好地方。

    许诺缓步走在二层的钢铁走廊上,一步一步缓缓前行,尽可能的减少脚步声避免招来子弹。

    当许诺靠近一间窗口已经没有了玻璃的房间,伸出手准备去握门把手的时候却顿住了。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抹淡淡笑意的许诺轻吸口气,伸向门把手的左手缓缓收回来将腰后的格洛克手枪给掏了出来。

    隔着合成塑料材质的墙壁,许诺的枪口微微晃动之后最终指向了窗户旁边的墙壁死角。然后,‘啪啪啪!’快速激发枪之后许诺猛然快跑着冲过窗口向着走廊的尽头跑去。在路过窗口的时候许诺向着房间里面瞟了一眼,一名全副武装的黑人壮汉从一大块塑料布里面缓缓倒下,泊泊鲜血汹涌而出染红了那块塑料布。

    这名来自巴西的职业杀手枪法非常精准,号称能够打飞行的苍蝇。只不过他并没有加入过军队的经验,在门上面做了手脚之后拿着一大块破烂不堪的塑料布盖在身上就当别人看不见了。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伪装。

    快速移动的脚步踩击铁质走廊带起了巨大的声响,许诺飞奔而过的身影后面跟在一长串的弹雨。密集的子弹打在铁质的走廊上溅起点点火星。

    冲到走廊尽头,许诺一个翻身就从二楼的窗口跳了出去,随后迅速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之。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已经有二十多名参赛选择被宣布退赛。这种情况下剩下的人基本上都开始选择潜伏起来躲避那个强大的怪物的追杀。那是一个想要自己单独干掉所有人的怪物,所有想要解决他的人都已经被干掉了。现在还活着的人都已经开始害怕了。

    当剩下的人开始畏惧比赛准备躲藏起来的时候,许诺想要把分布在如此大面积场地之内的人都给找出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了,他并不着急。

    在距离这处比赛场地十多公里之外的一处大型建筑内,数十名衣冠楚楚,身上布满了各式纹身的幕后庄家们正在一处很像是电影院一般的大型房间里面观看着前方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是通过早早就被安置在比赛场地内的监控摄像头传回来的实时画面。

    “甘比诺,你这次找来的人很不错啊。”一名密集的纹身都纹到了脖子上,穿着做工考究的西服,身躯壮硕犹如健美运动员一般的黑人男子坐在一张非常舒适的单人沙发上,笑着转头看向身旁的甘比诺“从哪里找来的?海豹?角洲?”

    “呵呵。”甘比诺向他举了举酒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之后就转身看向一旁的卡希尔“现在后悔吗?”

    “比赛还没有结束,现在还不能做出最后的判定。”面色微微涨红的卡希尔抿了抿嘴角“虽然现在许的比分领先,可是如果他被干掉了,那法辛汉依旧会赢。”

    出乎所有大佬们的预料,赛前名不见经传的许诺居然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猎杀了十一名比赛选手!而备受看好的法辛汉此时却只有票在手。这可真是让那些赛前下了大注的人们跌碎了一地的眼镜。要知道现在比赛才刚刚开始没过多久。

    甘比诺微微摇头,目光转回前方的屏幕上。他知道卡希尔是在法辛汉的身上投了一百多万的赌注,为法辛汉争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甘比诺却不会告诉卡希尔,许诺在之前的比赛之一直都是主动出击一个个的寻找并且干掉他所遇上的任何对手。而法辛汉却只是躲起来利用偷袭的手法赚取比分。两人之间的高下顿时立判。

    出身黑道世家的甘比诺一直都在仔细观察许诺的行动,他能够看出来许诺表现的很是游刃有余,动作利落干脆,绝不拖泥带水。他的表现看起来就像是一名异常冷漠的杀手,根本不会在意任何事情。只是不断的搜索并且清理掉他的敌人。

    这种近乎于完美般的表现如果不是天生如此的话,那必然是在腥风血雨之打过滚的人才能够拥有。这一刻,甘比诺对许诺的过往有了很大的兴趣。

    “十二个!”一名站在一旁的主持人大声高喊“二十一号选手许诺已经猎杀了十二名参赛者!”

    “嘶~~~”房间里面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十二个人里面只有许诺和法辛汉的表现最为抢眼,不过其它选手也有所斩获。此刻经过大规模淘汰之后只剩下了最后六个人还在继续着这个血腥而又残暴的游戏。

    面对着遥遥领先的许诺,其它人如果想要取胜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积分最高的许诺,否则的话冠军必然是许诺的。只有票的法辛汉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的票数已经不够了。

    相比于其它几个已经被许诺的冷酷强悍给吓到,纷纷选择躲藏起来的选手。法辛汉的状况可要糟糕的多。

    作为赛前最为热门的选手,许多大佬们都在法辛汉的身上投下了重注。作为曾经数届比赛的胜利者,看好法辛汉的人非常多。就连卡希尔这样实际是属于许诺支持者的人都在他的身上投下了大注。这就足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受重视和欢迎。

    如果他最终取得了胜利,那自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推荐他参加比赛的势力自然是会为他撑腰。可是如果他输了,而且在赛后活了下来。那推荐他的势力可不会去给他撑伞,在他身上输了大钱的大佬们必然是要让他付出代价。这些可都是灰色势力,他们又不是正规的博彩公司。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