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此刻的法辛汉来说,他如果想要活下去的唯一选择就是把分数领先的许诺给干掉!否则的话死的人只能是他自己。无论比赛结束的时候他是否还活着都不会有所改变。或许他还活着的话下场会比死了更惨。

    “看现在的情况,都用不着法辛汉去寻找许,许自己就会主动把所有人都给一个个的找出来干掉。”哪怕是身为见惯了血腥的灰色势力大佬,甘比诺也为许诺的冷酷无情而深感震惊。

    许诺的表现简直就是一台纯粹的杀戮机器,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手软,像是一位真正的猎人一样猎杀着其它参赛者。这种人,真是让人感觉阵阵心凉。

    “现在通告,赛场内发生意外状况。”主持人的声音将甘比诺从沉思惊醒,屋子里的人全都将目光投了过去“有两位疑似平民的不明身份者闯入了赛场。现在裁判组正在进行评判,请大家稍候。”

    甘比诺目光微微一紧,身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两名手拉手的女人正小心翼翼的在厂区行走,看模样应该是当地人“这是变数吗?”

    片刻之后,主持人再次出声“诸位,裁判组判断这两人是误入赛场,可以当作狩猎目标算作分数。现在就通知所有参赛选手。”

    ‘嚯!’的一声,甘比诺猛然间就站了起来,面色铁青异常难看。他知道这是有人在为自己的投资做着最后的努力!

    法辛汉要输了,在他身上投资巨大的大佬之有不甘心失败的就给他提供了一次翻身的机会。两名误入赛场的当地人被当作狩猎目标,也就是说白给了法辛汉两分。毕竟他现在距离这两个当地人最近。

    如果法辛汉在解决掉这两个白送的当地人之后又将除去许诺之外的其它选手全都给干掉,那他就能够在时间结束之后凭借一分优势夺取冠军。虽然这个机会真的不算大,但是在此时此刻这也是那些下了重注的大佬们能够为法辛汉做的最后努力了。

    “女人?两个?”听到耳麦之传来的通告,正游刃有余的猎杀剩下的那几个参赛选手的许诺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一跳,惊讶的想到“不会是她们吧?”

    ------

    “软软。”一张小脸上满是慌乱之色的蒂芙妮紧紧抓住金泰妍的手臂,声音之都带着一丝的颤抖“这里好恐怖,我们还是回去吧。”

    虽然现在是白天,天空之也是艳阳高照。可是在山林之间寂静无人的废弃厂区之,看着四周荒凉的场景和空寂的环境。别说是女人了,大老爷们也得心里发怵。

    “怎么回去啊?”看着自己的闺蜜,金泰妍满心的无奈。从高阳市内开车过来都要好长时间,她们两个女人要怎么从这里走回去?这荒山野岭的,路上岂不是更危险?

    “帕尼啊。”强自装作镇定的金泰妍拍了拍蒂芙妮的手“这里太远了,咱们现在只能是找到外面那些车子的主人请求人家帮咱们送去高阳市才行啊。”

    “那打112啊。”蒂芙妮眨了眨眼睛,疑惑询问。

    “没有信号啊!”感觉自己都快要崩溃了的金泰妍对于自己的这个呆萌闺蜜实在是无语了。如果不是她总爱去夜店那种地方玩,后面就不会有这些事情。现在两人被困在这里只能是找人帮忙了。不过之前看到外面停放了那么多的车,为什么进来这里之后就见不到人了?

    “他们不会是在做毒品交易吧?”蒂芙妮突然想起了电影之的一些情节,荒无人烟的废弃工厂,一群带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的人拎着装满现金和毒品的箱子在进行交易。

    虽然胆子比较大,也曾经在抓到蟑螂之后用打火机给烤了。不过金泰妍毕竟也是女人,听到蒂芙妮的话之后也被吓的打了个冷颤。抬手在蒂芙妮的肩膀上拍了一下,不满的看着她“别吓唬人!他们或许只是来烧烤的。”

    “”这种解释纯粹就是自欺欺人。

    “有人吗?”小心翼翼的走进一栋废弃的办公楼内,手牵着手的两个女人颤抖着声音试图引起注意。没办法,身为女人先天性的就处于弱势之。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

    “有啊!?”一双有力的大手猛然间从两人的身后伸了出来,死死的捂住了她们的嘴!

    金泰妍被吓坏了,强有力的手臂紧紧的将她搂入怀并且捂住了嘴巴,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浓烈男人气息,这一刻她直接蒙了。

    绑架?禁锢?xxoo?终于回过神来的金泰妍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试图摆脱男人的臂膀。可是身后这个男人的臂膀实在是太有力了,紧紧箍着自己根本就动弹不得。感受着自己被抱在怀里快速飞奔,急眼的金泰妍猛然一口就咬在了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上!

    ‘嘶~~~’许诺紧了紧手臂,恨恨的瞪了一眼怀的娇小女人。嘴巴不大,咬人倒是挺疼。

    “闭嘴!”抱着两个傻女人钻入一间满是灰尘的房间之后,许诺将怀的女人放在地上,低声呵斥“不想死就别出声!”

    金泰妍被吓到了,颤抖着身子看着许诺。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嘴巴里面咸咸的,抬起手背抹了一把却发现手背上是殷红的血渍。

    金泰妍傻傻的盯着许诺,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蒂芙妮则是已经完全被吓坏了,颤抖着身子缩在金泰妍的怀就连头不敢抬。

    在经过了初期的混乱之后,思绪回到身体之的金泰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许诺。身上穿着鼓鼓囊囊的奇怪衣服,身后背着看起来好像是枪的东西枪?!金泰妍瞪大了眼睛,嘴巴都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真家伙,可是各种电视电影上面见过的可不少。如果她的眼睛没有花掉的话,那许诺背在身后的东西就是枪!

    韩国可是禁枪的,眼前这个原本被认为是想要财色兼收的人渣居然有枪?至于真假,她可不认为许诺大老远的从首尔跑到这里来是为了拿着把假枪来吓唬她们。

    拿出绷带把被咬伤的手包扎起来,看了眼傻傻发呆的女人之后。许诺抬手点了一下自己的耳麦。

    “他在和谁说话?”看着许诺捂着耳麦不断说话,金泰妍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之回过神来。毕竟虽然不熟悉,可是也算是认识的人。这种时候这种情况下是认识的人总比陌生人要强。哪怕他可能怀有敌意。

    “我知道。”

    “我说了,我知道。”

    “我会保护她们的。你不需要知道原因。”

    “嗯,一切后果我自己来承担。只要能赢就行了。”

    关上耳麦之后,许诺警惕的贴着窗口观察了外面一会,随后来到女人身前“你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吗?”

    或许是女人的直觉,金泰妍突然感觉许诺好像还没有坏透。咽下口唾沫之后,目光复杂的看向许诺“我们的时间不多,必须尽快解决这件事情。这关系到蒂芙妮的艺人生涯,所以我们想和你好好谈谈。”

    对于金泰妍她们来说,历经了千辛万苦,付出了无数的汗水与泪水之后才得到了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梦想被毁灭。为了帮助自己的闺蜜,金泰妍才一路跟随许诺,想要找个机会好好的谈一谈,然后尽可能的用钱来解决问题。

    只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她们好像是卷入了不得了的事情之。

    “你是朝鲜的间谍吗?”此时也已经从惊吓之回过神来的蒂芙妮目光怯怯的看着许诺“你是窃取了情报准备返回朝鲜吗?”

    这里的位置实际上已经非常靠近军事分界线了。哪怕是步行的话顶多数个小时之后就能够进入非军事区内。这让喜欢看00的蒂芙妮认为许诺是朝鲜间谍。

    “以后少看点电影吧。”许诺皱着眉头掏出一包纸巾递给两人“脑袋都看坏掉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接过纸巾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水之后,金泰妍仰起精致的小脸看向许诺“你在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会有枪的?你啊!?”

    急于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金泰妍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间看到许诺直直的向着她扑了过来,一下子就将她们两人给扑倒在地!

    ‘碰!’没等她们做出什么反应,一声枪响伴随着巨大玻璃碎裂声响彻了房间。

    趴在两人身上的许诺迅速从次空间里面拿出来一罐冷凝剂向着玻璃方向猛按下去。短短数秒钟的时间之内整个巨大的窗户都被凝结的冰霜给覆盖住了。

    “啊!!!”直到这个时候,被许诺压在身下的金泰妍才尖叫出声。至于蒂芙妮,此刻已经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许诺抱着两人猛然在地上接连翻身来到墙角处。他们刚刚离开,之前的位置上就被打出了一个弹坑!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