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为书友谣言桥加更。求票求收藏,求大家的支持啊!感激不尽!

    “不想死就闭嘴!”许诺伸出手捂住金泰妍的嘴巴。他现在感觉头都大了,这两个笨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追着自己跑到这里来?带上这么两个累赘,自己的猎杀计划估计是要泡汤了。

    许诺并不是杀人狂,虽然他在任务世界之的确是杀过不少的人,不过在许诺看来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至于这次的比赛,他早早的就从卡希尔那里了解到能够参加这种比赛的人都是被世界各地的灰色势力所推荐,基本上都是在混乱之地执行过任务,双手沾染过鲜血的佣兵。

    对于这些人,许诺并没有丝毫心慈手软的意思。而且,既然参加了这种以性命为赌注的赌局,那许诺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

    他原本的计划就是将所有的对手全都清理干净。以他此时的能力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只是,身下的这两个乱入的傻女人却打乱了他的计划。

    虽然从来都不会自认是好人,不过许诺的普世价值观还是有的。猎杀那些双手沾满了鲜血,自愿为了钱而加入这场杀人比赛之的佣兵们没有问题。因为大家都是自愿的,哪怕是许诺自己如果被打死在这场比赛之也是他在参赛之前就已经同意的。

    可是有无辜者卷入其之后,尤其是虽然是被动的,可是还是和自己有些关系才被卷入其的时候。这就使得许诺说什么也不能对此无动于衷。他是一个正常人,不是疯子。

    许诺使用的武器是aug突击步枪,这款556毫米口径的无托步枪威力和射击精确度都非常惊人,可靠性极佳。加装了一具acog光学瞄准镜。许诺并没有选择非常流行的激光瞄准器和全息瞄准镜,因为他对于自己的射术非常有信心。

    “你!”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现在许诺已经被咬着一口碎玉般白牙的金泰妍给杀死无数次了。

    此刻她与已经华丽丽晕过去的蒂芙妮一起以一种让人害羞的姿势躺在布满灰尘的地上。而许诺却趴在她们两人的身上,双手拖着一支步枪指向不远处的凝结着冰霜的窗口。

    如果不是被刚刚的枪击给吓到了,那金泰妍说什么也不会允许一个男人与自己如此近距离的接触。

    这一刻感觉自己真的是摊上大事情的金泰妍是多么的想要和蒂芙妮一样晕过去啊。可惜作为虽然身形娇小但是向来以坚强而著称的队长大人,她现在非但没有晕过去,反倒是内心深处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悸动。

    刚刚是有人用狙击枪进行狙击,从之前观察到的四周地形以及刚刚射击的时间间隔与子弹来看,这名狙击手肯定是在对面的那栋宿舍楼内的某个地方躲藏。许诺从网上购买的冷凝剂可以有效的阻止光学瞄准和热成像瞄准。他在等待着机会反制对面的狙击手。

    至于逃跑的事情想都不用想,这间办公室的房门就正对着玻璃,人影的晃动会给对面的狙击手以最大的提示,那才叫做自己找死。

    好在这间办公室的面积不小,虽然狙击枪可以穿墙但是在没有确切目标的情况下胡乱开枪,那许诺就可以在他换弹的时候结果了他。枪械精通配上强大的观察力可不是白给的。那是真真正正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现在双方开始比拼耐力,看谁先扛不住压力暴露自己。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金泰妍的脸色越来越红。她的身形很是娇小,许诺趴在她身上压的她很是难受,尤其是在胸口的地方。不但很闷而且这个不能描写的部位被男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也使得她的脑袋一片混乱。

    “能不能”金泰妍微微仰起下巴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坚毅而又冷峻的脸庞,小声开口“你压的我很难受。”

    “别说话,也别打扰我。”眯着眼睛盯着瞄准器的许诺微微动了动嘴巴“不想死就闭上嘴,我不会再说第遍了。”

    感受着许诺身上传来的灼热男人气息,气愤的金泰妍抿了抿嘴角,用美目恨恨的盯了许诺一眼之后,重重的闭上了眼睛。今天的遭遇让她完全不敢相信,现在的她只想事情尽快过去,然后回归到熟悉的世界之。外面的世界太可怕了。

    做狙击手的人一般都会有一个好耐心,这是一个前提条件。因为一旦自己因为耐不住性子暴露目标的话,那就会将自己至于危险之。

    巨大的办公室玻璃上的冷凝剂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缓缓化解成一道道的水珠。窗户外面的世界渐渐变的清晰起来。许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决胜负的时候到了。

    在上一次的任务世界之经历过太多腥风血雨的许诺心态非常冷静,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保持着冷静的思维。而他的对手则有些坐不住了。

    法辛汉,前法国外籍军团的精英士兵。多次在混乱的非洲和南美洲参加过行动,也曾经次参加过这项奖金高达两千万美金的比赛。死在他手下的人甚至已经接近位数,他绝对是一位久经考验的老手。可是他从来都没有遇上过像是许诺这样强大的对手。

    枪法极好,心态冷静如冰,心如铁石,杀人犹如踩死蚂蚁。

    这是法辛汉对许诺的评价。他次参加这项比赛都是凭借分数最终取得胜利,从来没有想过凭借一己之力杀光所有的对手。可是他今天算是遇上了一个变态,一个人就轻轻松松的干掉了十几个对手,而且还想要杀掉更多。

    拥有着敏锐战场直觉的法辛汉知道许诺非常难以对付,之前那几乎是必的一枪却被奇迹般的躲了过去,那就更加肯定了许诺的难缠与恐怖。

    比赛的时间只有两个小时,其它几名参赛者现在早就已经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不想在时限到了的时候被宣布失败,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杀掉比分领先的许诺才行。

    法辛汉没有别的选择,他非常清楚有许多的灰色势力在自己的身上投下了大注。这些人可不是卖彩票的正规商人,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真正灰色势力。如果自己让他们亏损了这么一大笔钱的话,那他们绝对是要让自己吐钱出来补偿损失的。

    虽然法辛汉已经有了不菲的身家,可惜那些钱是绝对不够用来买命的。被逼上绝路的法辛汉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虽然他现在很是后悔为了两千万美金再次参加这项比赛,从而遇上了许诺这个变态的对手。可是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当时间来到午十一点五十八分的时候,法辛汉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

    他能够判断出许诺此刻大概的位置,但是他却不敢开枪射击。因为喜好和习惯,法辛汉使用的是非自动的狙击步枪。这种步枪的射击间隔时间比较长,如果一击没有能够命的话,那对面的许诺极有可能在间隔时间击自己。

    法辛汉想当然的认为许诺会将那两个女人当成诱饵来欺骗自己,他在等着许诺暴露的机会。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因此在时间逐步消耗的情况下他的心情也逐渐开始浮躁起来。

    玻璃上的水珠滚滚而落,一道道的水纹在玻璃上划出诡异的痕迹。全身心投入的许诺并没有在意身下金泰妍看向自己的目光。而比赛的时间已经来到最后一分钟。

    “找到了!”一道红色斑点在许诺的瞄准镜一闪而过,真的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心灵神至的许诺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扣动了扳机。

    “砰!”一颗黄灿灿的弹壳带着白烟跌落在了地上,傻傻的看着许诺的金泰妍几乎被吓的心脏都为之停止。居然真的在她的眼前开枪了!

    法辛汉死了,死的不能再死。

    他完全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到来之前,出卖了自己的却是自己使用的红点瞄准器,也没有想到许诺的射击直觉居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原本他是打算在比赛结束之前放手一博才调整枪口准备射击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么点变化就被许诺抓住然后一击毙命。

    不过比起活下来输掉比赛的悲惨结局,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时间到,比赛结束。”耳麦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你赢了。”

    “呼~~~”许诺悄然松了口气,翻身躺在了一旁的地上,闭上眼睛放松了下来。

    “可惜。”因为身旁这两个乱入的女人,导致许诺消灭所有参赛选手的计划失败,对于许诺来说这是一件挺可惜的事情。

    “恭喜你了,你赢了。”耳麦之传来了甘比诺的声音,许诺都能够听出来甘比诺声音之的得意之色。

    “你也赢了不少吧。”闭着眼睛的许诺轻笑着询问。

    “钱不重要。不过这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要不然你就要加入我们了。”甘比诺的心情很是不错“有没有兴趣为我做事?”

    “不用了。”许诺摇了摇头“给我一辆车。还有,收尾的事情你能处理吧?”

    “没有问题。”甘比诺的声音之充满了自信“这是规矩。我是你的推荐人,你帮助我赢了比赛那我肯定是要回报你。我会派人送车去门口,剩下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笑了笑,甘比诺发出一抹暧昧的笑意“去和你身边的两位美人享受美好的生活吧。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了足够的美金,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做到的。”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