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各位朋友们,求票,求收藏啊!请大家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你会开车不?”十多分钟之后,许诺抱着还在昏睡之的蒂芙妮与金泰妍来到了废弃厂区门口。原本停留在这里的数十辆汽车此刻已经全都被开走了,只留下了一辆奔驰s400停在了门口。

    “看什么?”许诺扬了扬眉梢“我又没有你们国家的驾照。”

    “我来吧。”之前几个小时简直就像是在做噩梦一样的金泰妍不满的瞪了许诺一眼,主动坐上了驾驶位。

    她现在只想尽快离开,回到自己所熟悉的世界里去。之前遇上的一切事情让她有了不好的预感,自己好像被卷入了某种不得了的事情之。

    将就算是昏睡之也是傻白甜模样的蒂芙妮放在了后座躺着,许诺随即开始脱衣服。

    “变态!你要做什么?!”原本正准备发动汽车的金泰妍突然从后视镜里面看到许诺居然开始脱衣服,顿时就被吓的小心肝乱颤,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猛然跑下车就去推许诺。“变态!离帕尼远点!”

    “神经病。”许诺只是要脱掉防弹衣而已,毕竟现在要返回明世界,身上穿着一件防弹衣简直就是在告诉所有看到的人“来啊,快看,我有问题!”

    面红耳赤想要推开许诺的金泰妍实在是太弱了,那小胳膊小腿的力气对许诺简直没有任何用处。脱下防弹衣装进旅行包里面扔进了后备箱里面之后,许诺径直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快走,肚子饿了。”

    金泰妍现在感觉自己很害怕,身旁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危险,让她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在微微颤抖着。

    虽然之前在厂区内的时候她们并没有见到任何的血迹或是尸首,可是女人的直觉还是告诉她这里绝对不是在拍电影,也不是一场规模浩大的恶作剧。身旁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危险分子。那可是真的开枪了啊!

    “喂。”许诺一声轻唤把金泰妍给吓的身子猛然一抖“你这么矮,脚能够到油门吗?”

    “”拥有杀人眼神的金泰妍此刻一点都不觉得许诺有什么危险了,如果不是打不过,她现在就想把许诺给活活掐死!

    修长大气的奔驰很快就上路了,离开了这座留下了数十具尸首的比赛场地。在许诺离开之后,一群清场的人进入比赛场地将一切痕迹全都打扫干净。一个多小时之后,这处被废弃的厂区再次恢复了之前那种与世无争的模样。

    ‘叮~~~’一条短信发到了许诺的手机上“东西在储物盒里。”

    许诺伸手打开了储物盒,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就安静的躺在那里。这就是许诺这次参加比赛的酬劳了。没有奖牌也没有锦旗,不过这种实惠的奖励却更加让人喜欢。

    “到市区之后叫醒我。”将银行卡放进口袋里,许诺心安理得的靠在椅子上开始睡觉。

    看着同样陷入睡梦之的许诺和蒂芙妮,开车的金泰妍是个什么样的心情可想而知。

    奔驰车的性能很好,哪怕是一个多小时的行程都让人感觉非常舒适。在进入了首尔江南区之后,许诺晃了晃脑袋醒了过来。

    “我想去医院。”金泰妍满心担忧的看了眼后视镜“帕尼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我想送她去医院。”

    “不用。”观察力敏锐的许诺能够感觉出来躺在后座上的蒂芙妮早就已经醒了过来,现在不过是在装睡而已。“前边的服装店停一下,我需要换身衣服。你跟我一起来。”

    之前在厂区的时候摸爬滚打,潜伏隐匿的进行比赛,许诺身上的衣服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他需要为自己换一身行头。

    “啊?”金泰妍有些傻眼。这里可是整个韩国最为繁华的江南区,她们虽然还不是最顶尖的艺人,可是在韩国也是有了不小的名气。如果被人拍到跟一个男人去买衣服,那麻烦可就大了。

    “快点!”许诺的催促让金泰妍放弃了纠结。相比于被人拍到的风险,身边的这个男人的危险性更高。

    “帕尼怎么办?”将车子停在一处隐蔽地点之后,看着后排座位上的蒂芙妮,金泰妍满心担忧的看着许诺。

    “没关系,奔驰车可是很坚固的。”许诺看了眼还在装昏迷的蒂芙妮,笑着锁死了车门之后就向着不远处一家男装品牌店走去。一旁的金泰妍倒是还记得戴上帽子和口罩,遮遮掩掩的跟在许诺的身后。

    等到两人都离开之后,一路都在装睡的蒂芙妮才急忙爬了起来。透过车窗看着两人走远之后才匆忙翻找着自己的手机试图和熟悉的人联络。不过等她翻遍了全身之后才发现,自己的随身物品全都没有了。而车门此刻被完全锁死,她也根本没有离开的机会。

    许诺买东西向来都是看眼,自己觉得好那就买下来。他在品牌店里面随意的买了一身男装并且直接在换衣间里面换上,刷完卡之后就一脸轻松的走出了店门。至于金泰妍,戴着帽子和口罩在外面压根就没有进去。

    “等一下。”许诺叫住了低着头匆忙走路的金泰妍“来这里。”

    “嗯?”金泰妍满脸疑惑的看着许诺走进旁边一家知名女装品牌店,一脸的蒙圈。

    与之前在外面等着不同,这次许诺直接就将金泰妍叫进了店内“给她选一身衣服,用你们专业的眼光。”

    “不用了!”金泰妍急忙摆手,她可不想接受许诺的东西。

    “就当是你免费驾车的酬劳吧。”许诺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看向一旁的导购“不用在意价格。”

    作为现在当红的艺人,金泰妍她们很火。专辑卖的多,各种活动也多。但是她们跟经济公司签订的合同一直都没有修改,真正能够拿到手的钱却很少。虽然在参加各种活动的时候穿过许多漂亮的衣服,不过那些都是赞助的,只是给她们穿而已。如果想要真正自己买下来的话,那却是很难。

    店员们当然已经认出了眼前的是一位知名艺人。不过在这种正规的高档服饰店内工作的员工们素质都极高,神态上面绝对不会有任何表露。毕竟这种事情她们见过太多。

    金泰妍并不愿意接受许诺的礼物。毕竟在这个国家接受他人礼物,尤其是贵重礼物可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不过看着已经自觉到一旁休息区坐着玩手机的许诺,金泰妍的心里却莫名的涌出一抹怪异的情绪。

    既然不能拒绝,那就接受吧。

    “我自己来。”身上的衣服因为之前在废弃厂区内的混乱而变的脏乱,金泰妍想开了之后也就开始为自己寻找喜欢的衣服。

    作为世界女装品牌,这种店面内的服饰都非常昂贵。店内也有几名衣着华贵的顾客,看到一直在低价区内打转的金泰妍身上服饰甚至还带着灰尘,虽然没有什么表示却都皱起了眉头。像是这种店门卖的已经不是设计和面料了。他们卖的是品牌和高人一等的虚荣心。

    订好了回国机票的许诺敏锐的察觉到了附近不同寻常的气氛,笑着站起身来走向另外一边。至于金泰妍,她现在好像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地方,也不记得了自己的闺蜜。完全是女人天性的在皱着眉头挑选衣物。

    “喏。”许诺拎着一套咖啡色长款束腰女士秋装递给金泰妍“去换上试试。”

    有些惊讶的看了许诺一眼,金泰妍抿了抿嘴角去换衣间换上了这件衣服。

    “很好。”看着从换衣间里面走出来的金泰妍,许诺的眼神微微一亮“很不错。”

    “真的是很漂亮。”一旁妆容精致的店员适时的上前夸赞出声“完全是美人啊。如果再配上一双漂亮的鞋子就更加完美了。”

    “嗯。”许诺毫不在意的点了点头“按照她的号码给她拿一双搭配的鞋子。”

    “鞋子和秋装总计是1892万,谢谢惠顾。”结账的时候店员报出的数字可把金泰妍给吓了一跳,居然这么贵!

    “刷卡,美元支付可以吗?”

    “可以,这是昨天的外汇基准价。”

    ------

    “怎么会这样!”看到穿的漂漂漂亮回来的金泰妍,傻了眼的蒂芙妮再也无法继续装睡了。

    无视了坐进副驾驶位置的许诺,伸出手指向金泰妍,神色激动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这么漂亮的衣服,这么漂亮的衣服!为什么”

    “行了,你还是继续睡觉好了。”许诺摆了摆手“送我回酒店。”

    十多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内。“钥匙仍进去就好了。”许诺看了眼正准备锁车的金泰妍“一会会有人过来把车开走的。”

    “那个。”走进电梯之后,拉着还嘟着嘴的蒂芙妮站在角落处,金泰妍轻声开口“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不用着急。”许诺笑着看向她们“我请你们吃饭吧,已经这么长时间了,都饿了吧?”

    许诺只是无聊而已,回国的飞机还有几个小时才起飞,这段时间又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候机厅里面干坐着。所以就想和金泰妍她们一起吃饭来消磨时间。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一份其它的心意,作为男人和美女同桌吃饭当然是一件让人喜闻乐见的事情。

    “真的不用了!我们还有事情要”

    “咕~~~~~~”

    金泰妍的解释还没有说完,一旁蒂芙妮的肚子里就传出来了一阵咕噜声。

    金泰妍转头向着自己的闺蜜怒目而视,关键时刻怎么能够掉链子!

    蒂芙妮则是一脸的委屈,她是真的饿了。

    “咕~~~~~~”金泰妍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自己的肚子也跟着叫了起来。她的脸上顿时就变成了一片火烧云。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