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碎!”看着衣衫不整,春光外泄的少女被几个满脸恶意的男人围在间,许诺的怒火顿时就涌上心头。≥>他可不知道这些人只是想要拍那个什么照片,他只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许诺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伟光正的好人,也没有想过要去维护世界和平什么的。可是作为一个正常人,最为基本的道德准线还是有的。

    这次的事情最终还是因为他而起,因为他的那两千万美金。或许许多人都认为这与许诺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真的可以在这种时候无动于衷?别说许诺现在拥有着强大的能力,就算是没有遇上戒指之前他也有着作为人最为基本的道德底线。

    无辜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陷入了危险之,难不成还去当鸵鸟装作没有看到?作为人,作为男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人当然可以自私,这是天性。但是不能没有底线,也不能因为自私就放弃一切。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那这种人并不适合作为主角出现,还是去里番吧。

    ‘呛啷~’穿着战甲的许诺右手一翻,一柄闪动着丝丝寒芒的锐利刀具就出现在了他的手。

    许诺手的刀具是鼎鼎大名的疯狗。当然了,是国内仿制品。不过虽然仿制的但是依旧锐利无比。杀人夺命不在话下。

    看着面前这个突然出现,身上闪动着金属光泽的怪物。屋内的那几名穿着黑色背心,身上裸露的皮肤上到处都是纹身男子全都傻傻的瞪着双眼完全不知所措。这个突如其来的乱入打乱了他们那简单的思维。这里不是电影院啊!

    许诺微微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破烂的木桌上的手机,随后猛然冲了过去。手疯狗带起流光般炫目的锐利寒芒,在几名混混和杰西卡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下,许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挥舞了几次手臂,随后收回了手的疯狗。

    许诺迈步上前来到杰西卡的身旁,半蹲着身子伸出左手遮住了她的眼睛“别看。”

    许诺身后,几名小混混的脖颈之间猛然激射出大股殷红的血注,喷洒在泛着灰尘的白色墙壁上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鲜红印记!

    ‘唰~~~’许诺右手抓在了床单上,随手挥舞之间就将衣衫不整的杰西卡包裹了起来。随后抱起被床单包裹着的杰西卡,拿着桌子上一看就是女性用品的包包向着房门处走去。在路过特意留下的一名混混身旁的时候,伸出腿随意的踩在了这名已经被吓傻而瘫坐在地上的混混膝盖上。

    “啊!!!”几乎就是至内心深处的凄厉嚎叫声宛如来自地狱的呼喊。四周其它房间内的诸多身份不明的房客们纷纷握紧了手的各式武器紧紧盯着各自房间的房门。至于探头探脑的去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这种事情在这里是没有人会去这么做的。因为这么做过的人都已经死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这片不管地带的生存法则之一。

    许诺抱着被床单裹着的杰西卡离开房间之后在天井内一飞冲天,以极高的度来到数公里之外的一处山坡上。这里是蓝田公园内的一处观景平台,虽然此刻并没有什么人在附近,不过在这附近就是繁华的下山道路,许多车辆和出租车都会从这里经过。

    “很抱歉让你卷入这种事情之。”许诺将西卡放在了地上,伸手搀扶着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的腿脚都有些虚软的女人,随后转头移开目光。

    满脸通红的杰西卡抬手掩了下耳畔如云似雾般的秀,匆忙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整理妥当。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才抬起头用复杂的目光看向许诺,轻声询问“那个,请问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虽然之前裹被单的时候早就已经看光了,不过许诺依旧是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今天的事情就当作是一场噩梦,让它过去可以吗?”

    许诺匆忙赶过来是在愤怒之做出的决定。虽然有可能会造成钢铁侠战甲被暴露出去,不过许诺并不会后悔。

    因为顾忌这个考虑那个的什么都不敢做,那许诺得到戒指用命拼搏来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当然了,许诺还是会尽可能将影响降低到最小。杀人灭口肯定会做,不过不是面前的女人。

    “沿着这条路下去很快就能够看到出租车。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就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境吧。就当我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对了,你知道蒂芙妮在哪里吗?”许诺轻声安慰了下杰西卡就准备离开。毕竟照片上的蒂芙妮现在还下落不明。

    “我不知道。”之前在天空之飞舞的时候杰西卡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做一场奇异的梦。她之前躲在被单里面悄然探出头看着下面灯火辉煌的城市,感受着飞舞在夜空之那种让人为之心悸的感觉,内心深处涌起无法抑制的莫名情怀。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浪漫了!铁达尼克船头上的露西与杰克也不过如此吧?

    可是在听到许诺询问蒂芙妮之后,杰西卡秀气的八字眉不自然的撇了下。面前这个穿着金属战甲从恶人手解救了自己的人居然知道蒂芙妮?难道蒂芙妮认识他?还是说,他原本就是来解救蒂芙妮的?

    想到这里,原本内心感觉就像是抹了蜜糖一般的杰西卡顿时就微微鼓起了脸颊。这是属于她的浪漫啊。

    女人的心思男人永远都不会懂。许诺压根就不知道面前这个娇媚的女人在短短一会儿的功夫里面居然会有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他点了点头准备转身离开去进行逼供。

    “等一下!”看到许诺要走,杰西卡急忙伸出手抓住了许诺的手臂“不要走!”

    “???”许诺转头透过面甲看着身前的女人,一脸的懵懂,这是哪一出啊?

    “那个。”原本反应慢的杰西卡也有些不好意思,匆忙松开了双手。目光之闪动着炫目的光泽看向许诺“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原本许诺是不打算给自己增加麻烦的。不过看到一位大美人一脸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想要知道自己的名字,许诺不知道被触动了哪根神经,抬手掩嘴咳嗽一声“做好事不对。我姓雷不是。我叫许诺,不要记得我。快点回去休息吧,明天会更好。”

    看着冲入夜幕之远去的许诺,站在露台上的杰西卡展颜一笑,精致的脸庞满是柔和的笑意,目光之神彩连连“许诺,我知道了。今天的天气真不错。”

    ------

    何友,九龙城寨内的一个老混混。十多年的岁月之一直都在这里厮混,没有上过学也没有读过书,一生都是敲诈勒索,抢劫与小偷小摸之渡过。

    被老大召集起来说有一票大生意要做之后,何友想都没想就加入其。只要能够有钱赚,对于他来说做什么事情都无所谓。

    原本一切都进展的非常顺利,他甚至还得到了一个美差,给一个大美人拍那什么照片。真是漂亮啊,何友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那精致的脸庞和白皙的肌肤让他即将化身为野兽。

    可是让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情出现了。原本只存在于漫画书里面的凹凸曼居然踹开了房门冲了进来。在看到凹凸曼的那一刻,何友整个人都当机了。这尼玛不科学啊!

    当那个金红相间的凹凸曼闪电般挥舞着雪亮的匕将几名同伙干掉之后,何友被那激射的鲜血给吓的尿了裤子,一屁股就瘫倒在了地上。然而那个凹凸曼依旧没有放过他,一脚就踩碎了他的膝盖!

    剧烈的疼痛让何友的鼻涕眼泪屎尿齐流,整个人都快要崩溃晕过去。等到凹凸曼抱着女人离开之后,强忍着剧痛的何友艰难的在地上爬行,试图去够到那部手机给自己的老大打电话。

    然而就当在地上拖出了长长水渍的何友颤抖着伸出手即将触碰到电话的时候,让他无比恐惧心慌的金属声响与沉重的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朵里面。

    艰难的挣扎抬起头,一只金属大脚重重的踩在了电话上!

    许诺缓缓蹲下身子,伸出手抓起何友的右手。轻轻的将他的右手食指竖起握住,泛着金黄色光泽的目标盯着何友那双满是惊恐的眼神。微微一笑“那个女人在哪里?”

    ------

    “你就放心吧!”穿着紧身背心,身上满是纹身,浑身肌肉突起的光头男拍了拍手,大笑着看向何小勇“这里的位置非常偏僻!警察巡逻都不会来这里。后面就是银线湾。只要把那个肉猪引到这里来,兄弟们把肉猪干掉之后直接开着大飞绑上石头沉到银线湾里面去。鬼都找不到!”

    “原来如此。”目光之闪过一抹凶芒的何小勇轻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脑门上面突然间多处一个红点的光头男勾起了嘴角“雄哥就连自己的墓地都选好了,那就省事多了。”

    “你说什么?!”

    “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