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先生,这是我们酒店的贵宾卡,您有任何需要我们都会竭诚为您服务。>    ”面容英俊的酒店经理将一张贵宾卡恭敬的双手送到许诺身前。

    “嗯。”许诺接过贵宾卡看了一眼“送俩份商务套餐再来一瓶红酒过来。”

    “是的,许先生。”

    许诺可不是什么无情无义的人,不管怎么说,卡希尔都是属于曾经为他提供过帮助的人。如果没有卡希尔的帮助,许诺也没有机会参加世界射击大奖赛,也就没有了赚取两千万美金的机会。

    因此,在见到卡希尔现在的倒霉模样之后,许诺也就放下了之前卡希尔在别人身上投钱的事情,自己掏腰包在他即将被赶出酒店的时候为他支付了一整年的房租。

    这种大型酒店的套间房租可不便宜,不过对于现在的许诺来说并不是太过为难。毕竟就算是每天高达上千美元的房租一年也不过是几十万而已。对于身怀两千万美金的许诺来说,为卡希尔支付房租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准备怎么办?”许诺回到客厅坐在沙上掏出了香烟“你父亲什么时候能够原谅你?”

    “我不知道。”掏出火机为许诺点燃香烟,卡希尔的神情有些颓废“我必须把所有的亏损都补回去,而且还要按照银行拆借利率支付利息。只有把钱全都补全了,我才能够返回美国。”

    “家都不让你回去?”许诺挑了挑眉梢,声音之带上了一抹惊讶“总数是多少?”

    “千万美金。”

    “什么?!”哪怕自己已经身怀巨款,但是听到这个数字许诺已经很是惊讶。这可真的是一大笔钱。看来那场世界射击大奖赛背后的水非常深啊。

    “主要是利息太高了。”卡希尔摇了摇头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想了想,重新将目光转向许诺“亲爱的许,我的渠道都在美国,可是现在都无法使用。实际上我有个项目”

    “打住。”许诺摆了摆手“我帮你是因为你曾经给过我帮助,至于投资这种事情就算了,我天生就不相信资本炒作。现在不说这些了,吃好喝好,算是你推荐我给你姨夫参加比赛的报答。剩下的事情就别说了。”

    “好吧。”卡希尔的目光之闪过一抹遗憾与感激之色“谢谢你了。”

    西方人虽然非常强调自我,但是并不是说就没有任何人情往来,没有道德水准。相反,他们的人情相比于东方人一点都不差。许诺对卡希尔的帮助已经让他记在了心,这就是一种情分。或许现在没有什么,但是谁会知道未来怎么样呢?

    ------

    许诺定了第二天上午的飞机,他已经知道卡希尔与何小勇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关系。看来是何小勇自己想要笔财而已。既然现在当事人都已经深入海底了,那这件事情就让它随风而去吧。

    与卡希尔一同吃过晚饭之后,许诺认为自己已经偿还了卡希尔的帮助。在酒店之定下一个房间之后就等着明天的飞机飞回魔都。

    躺在房间的床上一边抽着香烟一边无聊的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虽然不会书写,也不算熟悉,不过至少能够听懂也基本上都会说。只是这些综艺节目上的人都是一个个陌生的面孔,这让许诺看着有些无聊。

    “嗯?”无聊的翻着台的许诺突然间见到一个熟悉的人。

    精致小巧的脸蛋,光润的肌肤还有那宛如菜市场大妈一般的爽朗笑声让许诺的目光微微有些变幻。看了一会儿之后,许诺起身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

    “先生去什么地方?”坐上出租车之后司机的询问让许诺微微一愣,沉默片刻之后勾起嘴角轻笑出声“去电视台附近。”

    “好。”司机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他将许诺当成了那些从国外来追星的粉丝,这种人每天都会有很多。司机轻车熟路的就将许诺载往了汝矣岛,那里是晚上明星最多的地方。

    下车之后许诺紧了紧自己的衣领,看着四周灯火璀璨,车水马龙的繁华精致点了点头。在满是行人的街道上信步前行。

    “这可真是有够热闹的。”这座位于汉江上的岛屿面积并不算大,但是也不算小。而且拥有众多的辉煌建筑,无论是名声遐迩的6大厦还是国际金融心,又或者是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堂汝矣岛纯福音教会都是异常显眼的标志性建筑。

    而最有人气的则是那些大型电视台所在地附近。许诺路过的时候看到有很多的男男女女们围拢在电视台的门口不断挥舞这标语大声喊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这让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许诺感到惊讶,看着那一张张热切的面孔,许诺忍不住的微微摇头。

    “我真是疯了。”在电视上看到的电视台标志建筑附近晃悠了一圈之后,许诺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向着不远处的一家饭店走去“搞什么鬼。”

    “一大份石锅拌饭,再来瓶酒。”在饭店内坐下之后许诺看向一旁的服务员,将手的菜单递了过去“不要太咸。”

    “好的先生。”面带微笑的服务员微微鞠躬之后离开,不过心里却想着自己这家店门可是烤肉店啊,真是很少会看到来烤肉店却不吃烤肉的人。

    人生地不熟的许诺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他只是单纯的饿了而已。

    要知道只从身体被强化之后,他的食欲和饭量早就已经大幅度的增加,不久之前还在酒店之与卡希尔一起吃了商务套餐,现在只是吃上一大份的石锅拌饭只能算是宵夜而已。

    东西很快就被送了过来,真的是一大份。打开陶盖之后,许诺闻着香气的同时看着厚重的石锅内装满了米饭,肉,鸡蛋,各式青菜和菌菇类的东西顿时就食欲大增。

    拿起一旁的酒瓶打开倒满先来上一口“我去,这啤酒啊?”

    看了眼手酒瓶上面的标识,珍露酒。再看了下度数,才二十二度。对于经常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喝白酒的华夏男人们来说,这或许真的只是啤酒级别的存在。

    许诺摇了摇头将酒瓶放在一旁,他刚刚还以为是白酒呢。

    大口大口吃着自己宵夜的许诺很快就将全部精力都投放在了自己面前的宵夜上面,对于四周的环境并没有太多的注意。至于这间饭店里面的客人们来来往往的他并不清楚。一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才将他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这个好吃吗?”许诺猛然回头,之前在电视之见到的那个少女此刻正闪动着自己明亮的眼睛看着许诺,桌子上的石锅拌饭。再次出声询问“很好吃吗?看你吃的好像很香的样子。”

    金泰妍精致的脸颊微微泛着娇艳的红晕,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过来,她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快跳动,感觉自己就像是疯了一样。

    节目结束之后来到这家熟悉的饭店之准备吃宵夜的金泰妍在坐下之后没多久就见到了前段时间让她险些被吓出心脏病的那个男人。只要一想起在高阳市外那处废弃厂区里的经历,她就会感觉到原来让她无比烦躁的工作是那么的美好。

    本来金泰妍是准备逃跑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站起来之后却鬼使神差般的走了过来,还出声询问石锅拌饭好不好吃。她现在感觉自己真的是要疯掉了。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真的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要不你也来一份?”许诺惊讶的愣了一下,随即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好啊。”内心想法与身体动作完全相反的金泰妍就这么直直的在许诺的对面坐了下来。这让和她一起来的同伴和工作人员们全都非常惊讶。不仅仅是这些人,这间饭店里面的人同样感觉难以置信。

    这间饭店因为就在电视台的附近,所以经常有明星们会在这里吃饭。见到金泰妍这样的明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店员们和顾客们也都习以为常。但是几乎所有圈内人都知道,在节目之经常开怀大笑,甚至是大妈笑的金泰妍在实际生活之却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

    别说是主动去和陌生人坐下吃饭了,就连说话都很少见。

    与金泰妍一同前来的几名少女全都闪动着求知的漂亮眼神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那张桌子。作为朝夕相对的队友,这几位少女可以肯定从来都没有见过那边那个独自一人吃着石锅拌饭的陌生男人。这可是大新闻啊。

    一份石锅拌饭很快就被送到了金泰妍的身前。看着那满满一大盆的各式美味菜肴,金泰妍的脸上顿时就挂上了无奈的苦笑。她现在可是在活动期,吃了这么一大份饭的下场就是要在健身室内渡过好几个小时。

    “会喝酒?”许诺拿起了一旁的‘啤酒’向金泰妍示意。在他看来这点度数的啤酒完全不算什么。

    “居然还喝酒了!?”不远处几名少女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金泰妍双手端着杯子从那个陌生男人的手接过酒水,全都拼命的揉动眼睛表示不敢置信。

    私下里单独和男人喝酒这种事情,出现在性格闷闷的金泰妍身上可是一个大新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