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天空之传来螺旋桨撕裂空气的呼啸呜鸣声响,正在树林边缘准备进入树林的许诺有些诧异的抬起了头看向半空之。>一架直升飞机正在从他附近飞过,向着山谷之飞去。

    “根据地图上的标记来看,这里是陀螺谷南部地区。”许诺目光一紧,动摩托车就向着直升飞机飞行的方向追去。他刚刚已经看到了在那架直升飞机的舱门处有一挺架设起了支架的机枪。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许诺在向警卫借用各种物件的时候同样把其通讯器材给借走了。因此许诺能够得知那头被称之为暴虐霸王龙的怪兽在冲出了监狱之后的大致方位。

    他知道刚刚飞过去的直升飞机明显就是直奔那头失控的怪兽去的。许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抢先了。

    戒指在布任务的时候已经说的非常明确了,许诺必须抢在其它人前边解决掉那头怪兽才行。如果被别人抢先了,那许诺就只能是在这个世界之慢慢等待着下一只相同款式的怪兽出现。

    虽然留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拥有充足的时间去学习各种技术。以许诺被强化过的身体来说,其记忆力和神经反应能力都非常强悍,可以很好的学习到他所感兴趣的技术。只不过,许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这么做的。他可是有家的人。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比回家更加重要的了。

    然而根本就没过多长时间,就在许诺的眼皮子底下,那架架设有机枪的直升飞机附近突然间出现了大量的飞行恐龙。一阵剧烈的波动摇摆之后,那架直升飞机打着转重重的摔入了树林之。

    “我去。”许诺停下了摩托车,一脸的不可思议“几只鸟而已,至于吗?”

    看着那架直升机翻转着摔向地面,许诺满心诧异的摇了摇头“真是有够糟糕的操作。”

    重新动摩托车之后,许诺驾驶着摩托车向着直升机坠落的地方快前进。他之前已经看到了那架直升机上面装有机枪,想要去捡些洋落。那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这座岛上拥有许多的高大树木,不过并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原始森林。毕竟这里是主题公园,基本上都是人工改建过的。地面上没有什么太多的落叶枯树枝,也没有太多的各种杂物。甚至于还有修建的不错的道路可以通行。

    许诺在树林里面遇上了一群身躯非常壮硕的恐龙,不过看牙口应该是些素食恐龙。他没有兴趣去和这些恐龙们纠缠,也不愿意招惹它们。驾驶着摩托车从附近绕路而过。

    只是,接下来他又遇上了一群虽然身躯不大,但是却拥有着锐利牙口,而且双腿矫健有力的恐龙。

    “走开,我没有时间和你们玩。”这是一群群居性的盗蛋龙,虽然个头不大但却是吃肉的。许诺试图绕过它们的领地,不过很明显这些盗蛋龙们认为孤身一人而且身躯并不大的许诺是一个不错的点心。

    “不是说恐龙都有智慧的吗?怎么还傻乎乎的来找我的麻烦?”有些无奈的许诺停下了摩托车,将突击步枪拿在了手指向了那些盗蛋龙。

    “它们是有智慧的。”戒指的声音响起“你没看到它们正面有牵制你的,而且两侧还有绕路包抄的吗?”

    盗蛋龙的体格并不算大,但是实际上那是相比于其它恐龙而言。其身长至少一米多,而且拥有着锐利的爪子和雪亮宛如剃刀一般的血盆大口,看上去就像是放大号的无毛巨犬。

    如果是普通人遇上这八只盗蛋龙的围攻或许就真的要变成点心了。毕竟这些盗蛋龙的度很快,而且面目狰狞很是吓人。普通人就算是手里有枪支估计也很难打这些移动度飞快的东西。可惜许诺却不在此列。

    要说枪法,那许诺绝对是非常优秀。指哪打哪是必须的事情。而且他现在已经在多次任务世界之见识过了太多的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怪物,这些盗蛋龙们可吓不倒他。他的心里素质非常优秀。

    ‘噗噗噗~~~’许诺手的突击步枪点射激,精准的子弹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打在两侧准备包抄他的盗蛋龙身上。无论是其度有多快都无法躲开许诺的射击。

    因为有着强大的神经反应能力,许诺能够非常准确的推算出这些快移动的盗蛋龙们的移动轨迹,从而将子弹略微提前打在它们的必经之路上。

    许诺可不是什么动物爱心人士,他对于这些能够威胁到自己安全的动物可不会有丝毫的心慈手软。每一枪所打的都是其致命的部位。

    几只盗蛋龙被许诺接连爆头,还有一只被打了极为重要的支撑腿,瞬间就摔成了滚地葫芦。

    恐龙的肌肉强度很高,但是很明显这些盗蛋龙没有坚固的板甲,而且它们的肌肉强度也不足以抵抗人类火药武器的攻击。

    不过只是转瞬之间的事情,从两侧包抄许诺的盗蛋龙就被打倒了四只。有只是直接爆头,还有一只则是被许诺打断了一只腿的踝骨重重的在高之摔在了地上。

    死了的也就死了,可是那只断腿的盗蛋龙就悲催了。高之断腿之后直接就是一冲在地上接连翻滚,不知道断了多少骨头,就连那张血盆大口嘴里的牙齿都摔飞了出去。身上和嘴里全都是鲜血,模样异常凄惨。

    许诺的精确射杀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剩余的几只盗蛋龙立刻就被震慑住了,停下脚步之后怪叫几声,硕大的眼睛之流露出了一抹恐惧的意味。随后,几只幸存的恐龙怪叫着转身飞奔逃入了树林之。

    许诺取下墨镜放在上衣口袋里面,检查了下枪械之后最后看了一眼那只躺在血泊里面悲鸣嚎叫的盗蛋龙,启动摩托车继续向着直升飞机坠毁的地方开去。

    遇上这群盗蛋龙对于许诺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麻烦而已。等到许诺离开之后,这处丛林之只剩下了那只浑身浴血,只能是躺在地上悲鸣哀嚎的盗蛋龙。要不了多长时间,这只盗蛋龙身上的血腥味道就会将一些吃肉的动物吸引来。

    许诺可没有丝毫去挽救这只原本试图吃掉自己的恐龙的意思。他可不是什么动物爱心人士,也不是什么圣母。那只盗蛋龙只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而已。如果这次失败的是许诺,谁会为他流眼泪呢?难道是这些恐龙吗?

    “嗯?”正在丛林穿行的许诺猛然间停下了摩托车,目光警惕的看着前方寂静无声的丛林。

    经历了多次生死瞬间之后,许诺的感官敏锐度,或者说是直觉已经非常强大。他的直觉让感觉到了前方的丛林之蕴藏着未知的危险。

    夕阳西沉,在许诺身前的丛林之,明艳的阳光从众多树木之间洒落在地上带出点点金黄色的光斑。山风吹过,翠绿的枝叶随风轻动出沙沙声响,整个场景看上去异常美丽。

    只是,感觉灵敏的许诺却感受到了一份隐藏在这幅风平浪静背后的危险气息。

    在这种树木郁郁的丛林里,哪怕是人工制造出来的丛林也必然是蛇鼠蝇虫肆意横行的天堂。而且像是这种没有封闭的地方必然会有这许多的鸟类存在才对。可是,现在许诺身前的这片丛林里除了风过叶舞的飒飒声响之外,什么都没有。

    不仅是没有任何可见的生物,不论大小。也没有任何生物出的声音,不管是叫声还是行动时候出的声响,什么都没有。除了许诺的摩托车出的低沉声响之外。这种不自然的情况或许能够瞒过一些人,但是绝对不包括许诺在内。

    “有意思。”许诺缓缓举起了自己手的突击步枪,目光警惕的在树林之搜寻着自己的目标。只是,虽然能够感受到危险,但是许诺却没有能够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就好像这里真的就是一处平静的丛林一样。

    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高科技的探测设备就好了,但是许诺现在什么都没有。不过这可难不倒他。

    “噗噗噗~~~”许诺猛然端起手的突击步枪,向着前方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之猛烈开火。飞掠过的子弹打在树木枝叶上出沉闷的声响。然后,一声低沉如闷雷,带着浓浓残暴气息的吼叫声响了起来。

    一头巨大的,目测少说也有八米高,拥有一张布满了数十颗锐利锃亮,犹如剃刀一般的恐怖牙齿的大嘴,双目之满是残暴意味,强健有力的双腿与一双修长爪子的怪兽怒吼着向着许诺冲了过来。

    “居然还会变色?”直到这头怪兽从许诺必经之路旁边的树丛钻了出来,许诺才终于现了它的踪迹。难怪之前没有看出来,其身体上的肌肤几乎与四周的环境融为一体。

    “轰~~~”许诺猛然动摩托车在丛林之快移动。一手控制着摩托车,一手稳稳握着突击步枪向着那头怪兽射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