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

    “砰砰砰~~~”

    头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实验室主管愣愣的看着突然进来的许诺,疑惑的想要询问其身份的时候。许诺已经表情冷漠的举起了自己手的突击步枪,向着这间实验室内的众多工作人员们进行射击。

    许诺的枪法非常精准,几乎每一枪都是打在了工作人员的身上,而没有损伤到什么资料设备。

    至于许诺为什么就连过场动画都没有就直接操家伙开火,原因自然是因为他对于这些肆无忌惮的更改和设计完全没有存在意义生命的所谓科学家们的惩罚。至于他们的罪行,看看外面那些死难者残缺不全的遗体就足够了。

    纸张纷飞,木屑飞溅。

    锐利的弹头撕裂空气撞入这些穿着好似天使般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的身体之,撕裂他们的皮肤肌肉乃至骨骼和内脏。短短数秒钟的时间而已,十多名工作人员就已经纷纷倒在了血泊之。

    这是他们应有的惩罚。

    许诺一脸平静的举起手枪口还冒着袅袅白烟的突击步枪,更换弹夹之后缓步来到那名主管的身旁,蹲下身子看了眼口吐血沫浑身抽搐用一双惊恐绝望的眼神看着他的主管。拿起他的右手一路拖行着拉出长长的血迹来到不远处的密封门前用其拇指指纹打开了密封门。

    “我该怎么做?”进入这间到处都是一排排闪动着红绿色指示灯数据柜的房间内之后,许诺一脸的无语表情。这里的数据库居然这么大,如果让他自己来弄的话估计天夜都下载不完。

    “把我靠在主机上就行。”戒指的声音响起“一些原始级别的资料而已,分分钟搞定。”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许诺抽了抽嘴角伸出手将戒指靠在了主机上。

    “当然是你们的网络了,你每天睡觉的时候我都在上网,虽然原始的不得了,不过还算是有些意思。”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事情?”

    “你究竟是什么来历?”

    “不要操心我的事情,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就好。好了,资料已经收集完毕,作为奖励这些资料在任务结束之后我会作为额外奖励给你。现在你最好尽快去解决那头暴虐霸王龙,这种混乱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要不了多久拥有强大武装的军队就会赶过来。”

    “嗯?还没死?”许诺离开主机房出来的时候惊讶的现那名实验室主管居然还没有死,斜斜的躺靠在墙壁上吐着血沫还在挣扎求生。

    许诺皱起眉头从腰畔掏出了手枪指向这名智商高,拥有多个博士学位的主管。

    “砰!”许诺有些厌恶的甩了甩手,抹了把身上沾染的血渍。握着手枪在充满了血腥味的实验室走了一圈,给那些还在喘气的工作人员们一一补上了送行枪。

    实际上许诺并不愿意去为这些造成了巨大恶果的科研人员们结束痛苦。他只是担心一旦自己离开,真的有救援队赶过来或许会有漏网之鱼成功的活下来,这才是他所不能容忍的事情。做错了事情就应当接受惩罚。

    检查完毕确认再也没有活口之后,许诺更换好弹夹将手枪收了起来。

    “这个是甘油?这个是高纯度酒精?”许诺从实验室的一处柜子内找到了几瓶实验用的甘油和酒精。想了想,将这些液体燃料倒在了众多的资料和设备上面,主机房内也没有放过。

    ‘咔嗒~’点燃纸张仍进房间之后许诺转身离开彻底锁死了这处实验室的房门。看着眼前走廊上横竖八躺着的十多具武装警卫的尸摇了摇头,大步的离开了这里。

    此时整个主建筑群附近已经没有了还在闲逛的人。活着的游客和工作人员们都已经躲入了避难所里。不过这里的各种基础设施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破坏,供电供水依旧正常,街道上面一片明亮。

    许诺已经通过通讯设备得知那头目标恐龙正在向着这里前进,根据那些在通讯设备里喊话的工作人员们的推测大约还需要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玛格丽塔酒吧?”走在空荡荡的商业街上,看着一间挂着招牌的酒吧,许诺想了想之后就走了进去。

    挑选了几瓶酒倒掉重新调配,并且加入了从实验室内带出来的甘油和酒精做好了燃烧弹之后。许诺打开一瓶威士忌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酒吧里面慢慢的品酒。

    不过他很快就感觉很无聊,哪怕只是短短十分钟的时候在孤独的时候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

    许诺端着酒杯来到了点歌机旁边,掏出硬币投进去之后点了一sugar。

    酒吧内很快就响起了悠扬的音乐声响,许诺感觉自己的心情好多了。虽然说他并不畏惧那个什么暴虐霸王龙,不过这毕竟是一个能够威胁到他生命的存在,没有任何理由不认真对待。

    许诺身上拥有能够抵抗次致命伤害的级宝物。不过他却不知道如果伤害程度达不到让他死亡的程度算不算?如果是被暴虐霸王龙咬断了腿算不算?被长长的尾巴扫断了几条肋骨呢?许诺不知道,也不敢去实验。在没有足够的医疗保障之前,他可不敢肆无忌惮。

    “这种情歌独自一个人听着感觉好奇怪。”坐在吧台前边端着酒杯的许诺听了会儿歌之后眼前忍不住的闪过了几个靓丽的身影。

    想着那一张张娇艳如花般的娇美容颜,想着那婀娜多姿的绝美身材,想着那细腻如凝,光洁如雪的肌肤。许诺原本锐利的眼神都逐渐柔软了下来。

    这个时候的许诺突然间很想有个女人能够陪伴在自己的身旁,饱暖思淫欲啊。

    实际上作为男人无论是否有能力有钱,心都会有这种想法。这是男人们的天性,基因里面自带的。区别不过在于有能力有钱的可以想可以去做而已。

    现在的许诺勉强也算是个有点能力也有些小钱的了,孤单的时候有这些想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许诺并没有思多久的淫欲,一阵嘈杂的声响就将他从那让人迷醉的粉红色世界之唤醒。

    “混蛋”一脸不爽的许诺重重的放下了手的酒杯,深吸口气之后就向着酒吧大门外走去。之所以要喝酒,那是为了壮胆。

    虽然早就已经见识和经历过太多的危险,不过作为一个情感正常的男人他的内心之还是会对即将到来的搏杀有着一丝的畏惧。毕竟许诺是一个正常人,不是专业训练出来的杀人机器。喝点酒的话,有助于壮胆啊。

    “妹的,怎么又多了几只迅猛龙?!”走出酒吧的许诺惊讶的看着几名武装警卫嚎叫着在街道上快奔逃,而几只可谓是集度,力量,智商于一身的迅猛龙正在快追击着这些警卫。

    迅猛龙是一种非常强悍的恐龙。相对于人类来说,其强壮的体格,锐利的爪子和牙齿,以及极为恐怖的度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尤其是在人类心慌慌的情况下那这些拥有着原始捕猎本能的杀手们对于人类这种体格和度全都不入流的生物完全是当作食物来看待。

    而且,许诺眯了眯眼睛看着那几只移动非常迅的迅猛龙。许诺的眼神非常出色,哪怕是在夜间也能够借助这灯光看清楚那几只迅猛龙锐利的牙口布满了血渍和些许的碎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都是人类的血肉。

    许诺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那是一种漠视生命的冷。刚刚喝下去的酒精正在他的血液之燃烧。

    虽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虽然最多只能算是来度假的过客而已。但是许诺本身毕竟依旧是身为人类而存在。哪怕所在的世界不同,但是人类就是人类。看到有自己的同类被别的物种吃掉,任何一个人类在感觉到恐惧的同时,更大的情感必然是愤怒。那是一种身为同类的怜悯之心。

    再强大的个体也无法单独生存,尤其是像人类这样的群居生物更是如此。之前许诺只不过是在空寂的酒吧里面坐了一会儿而已就已经心神烦躁了,如果没有族群的存在,那无论多么强大的个体都会孤寂而死。

    此刻在见到吃过人类血肉的生物之后,无论其是强大还是弱小,是否面相凶恶狰狞或是会卖萌。许诺的内心已然腾起了无边的杀意。

    那几名警卫明显已经受惊过度,逃跑的时候都有人摔倒在地上,更别说他们此刻反击时候射出的子弹早就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根本就无法击移动度极快的迅猛龙。

    不管是不是真的,许诺之前在主建筑内看过关于迅猛龙的资料,上面说其度最快能够过六十公里。时六十公里是个什么概念,跑一百米也就大概六秒钟左右的时间。这可比人类的短跑冠军快的多了。

    一名惊慌失措之摔倒在了地上的警卫匆忙的手脚并用想要爬起来,可是一只迅猛龙已经闪电般的飞奔而来,张开满是血渍的大嘴亮出密密麻麻的锐利獠牙直扑这名警卫的脖子。

    眼看着这名被吓的双腿之间一片湿润的警卫即将丧身于血盆大口之下,突然间几颗子弹撕裂空气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响重重的撞在了迅猛龙那强壮有力的腿骨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