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收藏,求推荐票。≥≤恳请各位书友们的大力支持,感激不尽!拜谢!

    ‘嘶~~~’在新葡京一楼的大厅内,众多围拢在一张****台周围的散客们几乎是齐声出了倒吸凉气的声音。如果不是一楼大厅内禁止吸烟,估计这一下得有不少人增加患肺癌的几率。

    之所以能够让如此之多的人惊奇震撼,原因就是在这张早已经被无数的散客们围拢的台上出现了让赌客们兴奋若狂的事情。一名客人已经在这张桌子上连续赢了局!而刚刚这名客人又赢了第八局!

    这张桌子玩的是古典式的华夏****,非常受东方顾客们的喜欢。

    这张桌子上的荷官是一名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靓丽女官,虽然做这一行已经不算短,也见识过太多太多形形色色的怪异事情。但是像今天这种被人连赢八局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遇上。

    个骰子都是六个面,每个面都是一个数字。从一到六每个数字的重量都有着细微的区别。其重量并不相同,而且在骰盅内落下的响声也不一样。原本这种事情想要听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毕竟声音实在是太小了。

    但是许诺的身体素质非常高,听力在他用心开始全神贯注的时候哪怕是这种细微区别的声响在他的耳也能够清晰的分辨出来。这一刻,许诺感受到了一种名为强大的感觉。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好。

    实际上许诺的本金只有五百块,每一次赢了之后都会将所有的筹码再次押注上去(这张桌子是落骰之后开始押注,有些地方也有先押注后落骰的玩法)连赢八次之后原本的五百块筹码此时已经变成了十二万八千。

    实际上这么点钱对于赌场来说不过是毛毛雨而已,连根汗毛都算不上。不过从第四局开始就已经有大量的赌客开始追随许诺押注,这些散客们的跟风押注才是最为要命的。

    如果不是这里的桌子都有最高限注的规定,那说不定已经有人上千万的开始砸了。

    不过即使如此,这张桌子现在已经输掉了好几百万。那名容貌靓丽的女荷官此刻光洁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了。

    “差不多了。”看着自己四周围满的诸多面色涨红,神情激动的赌徒们。许诺心暗自摇头,他只是不爽之前输掉了几万块,所以在这里找回面子而已,并不是想要借着这个机会赢上多少多少钱。毕竟现在的情况可不是他所想要的。

    不过,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会以人的意志来进行转移。

    就在许诺想着就此收手回去睡觉的时候。一名面白无须,同样是白衬衫黑马甲,体形富态,银白色的头梳理的一丝不苟,满是皱纹的脸上挤满了菊花般的笑意看上去就像是弥勒佛一样的老者来到了这张桌子上。

    “这位兄弟手气不错,我来为大家服务。”虽然脸上的笑容就像是盛开的菊花,不过那带着傲慢与挑衅的语气却让许诺眯了眯眼睛。扫了眼其胸前牌子之后淡淡开口“好。”

    多次在任务世界之出生入死之后,许诺不仅仅是自己的能力和身体素质生了剧烈变化,他的情绪也与以往大为不同。

    许诺身上带着一种混杂着一丝骄傲,自负,见惯了生离死别以及在无数危险之出生入死之后不知不觉就拥有的漠视。

    虽然心一直都在警惕着自己不能暴露什么的,可是实际上在许诺的内心深处他对于现实世界的敬畏已经大幅度下降。

    那名胸牌上写着主管的老者一副傲然的气息让许诺非常不满,不过同时他的心也在暗自好笑。老子宰过恐龙,杀过外星怪兽,灭过整个基地的变异怪物,就连所向无敌的神盾局都不放在眼里。你一个小小的赌场荷官在我面前装什么?

    原本准备收手的许诺也不走了,眯了眯眼睛将身前桌子上的筹码抽出一个十万块的拿在手里,剩下的全都推给了那位神情紧张,满头大喊的女荷官“请你吃喜。”

    虽然是第一次来这种赌场,不过这些规矩还是看的出来的。

    年轻的女荷官呐呐的接过筹码让出了自己的位置,那名老荷官上前伸手扶住了黑色的骰盅。目光之闪过一抹凌厉之色看了眼许诺之后,单手一番就将黑色骰盅给甩飞了起来。

    是真的飞了起来,就像是电影里面那样在他的手掌之不断的来回翻滚飞舞。密集的骰子撞击骰盅声响让四周的赌客们全都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这里不允许拍照摄像,要不然的话这个场面流传出去必然会引起巨大的轰动效果。

    ‘咚!’杂耍般炫耀了自己的技术之后,厚实的骰盅被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气息微喘的老者平缓了下自己的气息,片刻之后目光看向许诺厉声怒吼“下定离手!!!”

    ‘唰~~~’这张桌上附近的所有足足数十上百名的赌徒们全都将目光投在了许诺的身上,所有之前跟着许诺赢了钱的赌徒们都在紧紧捏着自己手的筹码,等着许诺的下注。

    能够连续赢上八局的人,不管是技术还是运气都是值得相信的存在。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许诺只是轻轻放下了手的筹码,身子向后靠在了椅背上,翘起腿端起了酒杯。他没有下注。

    ‘嗡~~~’四周的赌徒们顿时就开始议论纷纷,很多人都认为许诺是害怕了,不敢再下注了。但是那名把许诺当作肥羊带入赌场的掮客杜兴元却并不是这么想。与赌徒们都去看许诺不同,杜兴元的目光却是看向了那名老者。

    让他心惊胆颤的是,那名老者满脸皱纹宛如盛开菊花般的脸上居然闪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虽然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那名老者很快就恢复了神态,不过看到了这一幕的杜兴元却依旧被刺激到了自己的心脏。自己究竟拉来的是肥羊还是猛虎啊!

    “这位客人不下注吗?”老者依旧不甘心,目光锐利的死死盯着许诺,沉声询问。

    “不下。”许诺的回答很是简洁干练,却让那名老者愣了片刻。随后才满是不甘心的高喊“下定离手!”

    这里是赌场,从来都不会有冷场的事情生。哪怕赌徒们对于许诺没有下注很是失望,不过他们依旧按照自己的判断纷纷下注。毕竟之前许多人都跟着许诺的东风赢了不少钱,这个时候都想着一鼓作气继续赢下去。

    赌场里面赢钱的时候长赢,输钱的时候长输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下好离手。”所有下了钱的赌徒们全都神色各异的死死盯着厚实的黑色骰盅,但是杜兴元却看到了那名老者目光古怪的深深看了眼许诺!

    “嘶~~~”

    “混蛋!”

    “见鬼了!!”

    “该死!”

    “”

    当老者揭开了骰盅之后,四周的赌徒们全都满脸不敢置信的痛骂出声。至于原因倒是很简单,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骰盅内的颗筛子分别是一点,一点,一点!个鲜红的一点是那么的刺人双眼。

    这一局开出来的是个一,豹子。赔率高达二十四倍,不过这一句却没有人押注这个。

    “个一豹子,通吃。”老者大声吆喝着报出了点数,随后就将所有押注筹码统统收了回来。

    这一局通吃可是非常厉害,少说也收回去了好几十万。不过这种做法很伤客人的心,一般情况下极少会出现。

    一番叫骂之后,四周的赌徒们渐渐收起了声音,目光复杂的看向悠闲喝酒的许诺。

    这些目光之饱含着疑惑,敬佩,羡慕,妒忌,崇拜,凶横还有了然。所有人都在想,难道他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局是通杀?只不过,许诺不说的话,也没有谁会去问。

    很快,老者就收拾好了桌子再次将骰盅盖上,目光炯炯的盯着许诺大声高喊“开局!”

    又是一番让人眼花缭乱的花哨动作之后,骰盅被老者重重的放在了桌子上。深吸口气之后,老者目光死死盯着许诺“下,定,离,手!”

    这名老者年轻的时候就是非常出名的玩骰高手,后来被赌场招募在这里负责片区。这么多年来他的技术早就已经炉火纯青,见识过太多太多的各方人士,对于自己非常有信心。

    只是,许诺之前居然在他做出杀局的时候拒绝入坑,这让他有些心急。考虑之后,老者在这一局里做出了重要的决断。

    这次是真的没有人下注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许诺。明眼人都能够看的出来,这是人家在和许诺对垒呢。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一脸悠闲的许诺端着酒杯轻抿酒水,一点都没有下注的意思。

    “这位客人,你不下注吗?”眼看着下注的时间就快要结束,这名老者终于忍不住的出声询问。

    “好。”出人意料的是,许诺这次居然直接点头同意。放下手的酒杯之后拿起那个十万的筹码随手就仍在了下注区。

    ‘嘶~~~’当四周所有的赌客们看清楚许诺究竟压的是什么之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开始吸气。

    许诺将他唯一的筹码仍在了这张桌子上赔率最大的一个选项,个六上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