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收藏,求推荐票。≯≯>拜托各位书友们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四周的赌徒们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许诺居然如此大胆,居然敢在号称最难出现的豹子六上面下了重注。

    要知道,虽然按照数学几率来计算的话,出个六的几率并不算是很小。但是实际上在赌场内这个注出现的可能性却是极低,是极低。一般情况下甚至一个月都很难出现一次。

    因为出现的几率太低,原本骰宝桌上别的数字豹子赔率都是二十四倍,唯有个六是十六倍!

    四周原本喧闹的赌客们猛然间安静了下来,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在这些人的眼,许诺要么就是胡乱猜测,要么就是绝顶高手!

    不远处其它的桌子上热闹喧嚣,叫嚷声不绝于耳。但是这处围满了人的桌子上此时却是一片安静。几乎所有人的神色都很复杂。毕竟豹子六是公认的赔钱注,基本上除了新人之外极少会有人去下注。

    许诺下注之后却没有人跟着下注。毕竟许诺下的这个实在是太过冷门,完全可以说是白白的将钱仍在了水里。而且许诺下了这个之后,选择其它的押注都变的没有意义。毕竟豹子一出,满场通杀啊。

    “你不来点吗?”一片安静之,许诺微微转头看向一旁傻愣愣站着的杜兴元“作为朋友别说我不关照你啊。”

    “哦,好。”神色尴尬的杜兴元硬着头皮拿出两个千元筹码放在了个六上面。等到他抬起头看向那名摇骰老者的时候却愣住了。因为他看到那名真正的顶尖高手此刻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布满了皱纹的脸上此刻写满了震惊!

    能够让这样一位在赌场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顶尖高手面露震惊之色,能是什么事情?

    摇骰子的老者的确是被震到了。毕竟他从小就专攻骰子,数十年的时间浸淫下来已经是顶尖的存在。摇骰子的时候真的是想要什么点数就是什么点数。而且他对于自己的手法非常自信,从来就没有哪个听骰高手能够在他的手猜对点数。

    然而今天,他的自信被打破了。

    这名老者已经万分确定许诺就是顶尖的听骰高手,或许上一局的时候还不能确定,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怀疑。因为他这一局的的确确就是摇的个六!

    “不开骰吗?”许诺挑了挑眉梢看向这名之前一脸尽在掌握表情的老者,声音之带着一抹淡淡的调侃之意。毕竟如果不是这名老者太过自负的话,许诺现在早已经回去睡觉了。

    许诺并不是什么职业赌徒,也没有经过什么严格训练。严格说起来的话,他更像是拥有特异功能。毕竟他身体各方面的机能相比于普通人实在是强上太多。真正沉下心来专心去听骰子的话,几乎就没有猜错的可能。

    “买定离手~~~”毕竟是专业人士,哪怕是遇上这种出乎预料的情况那名老者也很快就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一眼许诺就准备去开骰子。不过这个时候桌子旁边围拢的赌客之有人高喊一声“我也下!”

    “啪嗒!”一枚一万元的筹码被仍在了个六上面。许诺微微转头看过去,一名面容俊朗的男人迎上许诺的目光微微点头示意。

    “开!六六六,个六豹子!”摇骰老者也不是普通人,不可能因为遇上点事情就惊慌失措。而且这里这么大的场面怎么可能会害怕有本事的人?开赌场和做餐饮的都差不多,既然打开门做生意,就绝对不会畏惧有能力的客人。

    ‘哄~~~’这下不仅仅是围拢在这张桌子上的客人了,就连附近其它桌子上的客人在听到开出了豹子六之后也纷纷跑过来围观。一时之间人山人海的就连个透气的地方都没有。

    众多之前没有跟着押注的赌徒们纷纷懊恼的捶足顿胸,后悔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这么好的赚钱机会就这么眼睁睁的在自己面前被放过了,这对于赌客们来说简直就是无法饶恕的罪行。

    因为有限注的规定,或许能够赢的钱不算太多。但是压个六对于赌客们来说心里上的满足完全就是爆棚啊。

    他们实在是太后悔了。之前能够连续赢下这么多场的人怎么可能会没有把握?早知道,早知道

    眼睛都红了的赌徒们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许诺。许多人心都暗自下定决心,这次不管这位高手压什么也要拼死跟上去,这种机会错过了可就真的再也遇不上了。

    的确是遇不上了。看到被推到自己面前的厚厚筹码,许诺笑着拿起一个十万块的筹码扔向了那名摇骰老者。端起酒杯起身“都给我换了。”

    众多围拢在赌桌附近的赌客们纷纷散开了通道,满脸堆笑的看着许诺。

    这些人都试图能够和许诺拉上什么关系,在赌场里面能够和这样一位高手做朋友的话,那对于这些赌客们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诱惑。

    人怕出名猪怕壮。许诺在返回自己房间的路上少说也被人塞了上百张的名片,更是有许多衣着暴露的妙龄女郎们恨不得直接钻进他的怀里。烦不胜烦的许诺直接叫来了酒店的安保人员才顺利返回了自己的套房。

    回到自己的套房之后先是去洗了个澡,等到许诺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赌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拎着箱子在门外等候多时。

    十六倍的赔率也就是百六十万,除去给荷官的十万之外剩下的百五十万百元大钞装满一个巨大的箱子。看的许诺都有些愣,他原本以为是给支票的,没想到居然直接上硬货。

    “许先生。”一名穿着得体西装,头梳理的油光铮亮,浓眉大眼挂着经理牌子的年男人上前微笑着开口“我们希望您以后不要再去我们赌场参与有庄家的项目。如果您很喜欢玩上几手的话,出门上出租车,司机会带您去任何一家附近的赌场。”

    “怎么?”许诺挑了挑眉梢,来到酒柜旁边拿出酒水“你们不做生意?”

    “我们当然做生意。”年男子眯了眯眼睛,略显富态的身子挺的笔直“我们只是不做像您这样的高手的生意而已。”

    “我?高手?”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酒杯的许诺满脸的荒唐之色“你确定是在说我?”

    “是的,许先生。”年经理点了点头“我很确定就是在与您说话。像您这样的听骰高手我们酒店并不欢迎。当然了,如果您是参加没有庄家的游戏,那我们并不会阻止,否则的话我们酒店会将您列入黑名单之。这些钱。”

    年经理看了眼装满了钞票的箱子,轻笑一声“就当是我们酒店送给许先生的盘缠。”

    “瞧不起人啊。”许诺随意的坐在沙上,无视站在门口那几名带着墨镜穿西服打领带的壮汉们。目光之闪过一抹寒芒,翘起腿看向神色微变的年经理“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高手。至于这些钱,是我正正规规赢来的,怎么成你们送的了?”

    “许先生。”或许是看出来许诺并不是那么好说话,年经理反倒是不着急离开,在许诺对面坐下来之后笑着开口“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情看透不需要说透。我们酒店打开门做的是生意,而阁下的生意我们做不了。”

    “呼~~~”许诺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他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原本来这里只不过是为了与心仪的女人多一些相处的时间而已。之所以会去赌场那是因为来到这里不去一次有种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感觉。

    至于赢了赌场一大笔钱的事情,那是因为一开始输了一些心情不爽,想要平衡一下而已。

    原本赢到十几万的时候就准备收手了,可是那个老头傲慢的态度有些激怒了许诺,这才有了后来狠狠赢了一大笔的事情。但是现在面前这个年经理绵里带针的话语却再一次点燃了许诺心头的火气。

    字经开头就说了,人之初,性本善。真正能够改变人性格的是环境,什么样的环境造就什么样的性格。

    许诺之前是什么样的性格暂且不提,在遇上了戒指拥有了改变命运机会之后,许诺的性格的确是生了很大的变化。

    毕竟经常与外星人,稀奇古怪的怪物,神秘的级组织甚至是已经灭绝的恐怖生物打交道,想不改变都有困难。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许诺的性格的确是在潜移默化之在逐渐改变。

    别的不说,至少在拥有强大的能力之后,许诺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相比于普通人来说,他拥有着强大的实力自然会有着自己的骄傲与自负,这是人之常情。

    此刻的许诺对于年经理的话非常不感冒。好在他的理智尚存,并没有打算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这主要也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做好暴露出自己的准备。他非常清楚什么是真正的取舍。

    “许先生。”或许是感受到了些什么,年经理站起身来轻笑开口“如果您真的想要玩的话,我们赌场现在正在黄金厅举办梭哈,全世界各地的客人们都可以参加。如果您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加入。”

    “梭哈?”虽然没有玩过,不过许诺的在听到这个词之后脑海之立刻就浮现起了电影赌神之的场景“有什么要求吗?”毕竟之前已经说了,这是黄金厅的项目。听名字就知道必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条件肯定不会低。

    “很简单。”年经理目光玩味的看向许诺“想要参与的话只要拥有一千万美金的本金就可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