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收藏,求推荐票。  恳请各位书友们多多支持,感激不尽!

    “这这这”双手掩嘴的杰西卡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从小就在美国出生在美国长大的杰西卡对于美元可是熟悉的很。眼前的场景让她一时之间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虽然之前就知道许诺的身家肯定不会差,毕竟从他的衣着配饰日常行为方面都能够看出来。而且还有那神秘的能够飞行的盔甲。可是杰西卡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许诺的房间里面见到如此之多的现金。这得是多少钱啊。

    不过在震惊的同时杰西卡的心头却猛然间闪过一个古怪的念头。他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父母住在那种普通的地方?难道他不是一个孝顺父母的人?

    如果许诺能够听到杰西卡的心声的话,那他现在肯定会扑过去双手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并且大声高喊“我很孝顺!我很孝顺!我很孝顺!”

    “今天晚上的节目有些大,这是本金。”许诺的话让杰西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些有钱人的世界她真的是不懂。

    许诺很快就将上千捆的钞票装进了巨大的拖拽式旅行箱内。拉上拉链之后转身看向杰西卡“好了,我们出吧。”

    之前许诺已经向赌场申请报名,只要在晚上八点之前带着一千万美金去黄金厅就可以了。而当许诺真的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来到黄金厅门口的时候,昨天那位一脸傲然之色让许诺离开的经理直接就愣住了。

    拿着巨额现金来赌场的人见的多了,这没有什么值得稀奇的。让他惊讶的是许诺居然真的拿出了一千万美金来参加梭哈赌局。

    要知道昨天许诺离开之后赌场就已经快追查了许诺的底细,并且联系了世界各地的大小赌场追寻许诺是否曾经在别的赌场之出过手。

    让人感到惊异的是,许诺居然是一个新手,而且从来都没有在任何一家赌场内现身过。调查显示非常普通的许诺居然真的一下子拿出来了上千万的美金,这种事情自然会让人感觉难以置信。

    看着那些点钞机唰唰唰的翻滚着一摞摞的富兰克林,年经理脸上挂起和煦的笑容走向许诺“许先生,赌局在八点半的时候正式开始,您是在号厅内。我们只是坐庄,并不参与其。您的对手是其他的客人们。我们只是收取一定的抽水。”

    都说钞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通行证,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在确认钞票都是真的之后,赌场的态度自然是大回转。

    至于为什么出身平凡的许诺能够拥有如此巨大的一笔财富,而且他的身旁还跟着一个较为知名的当红明星这种事情,赌场是完全没有任何兴趣过问的。

    赌场打开门做生意是赚钱的,他们经营的是生意。不是做私家侦探的。

    追查这些事情那是警察们的活,只要不威胁到赌场的利益那就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连最基本的尊重顾客的**都做不到,那这生意早就黄了。

    许诺对于这名经理的态度转变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他只是随意的询问“还要多久。”

    “很快就好。”年经理微微躬身“这边请。”

    ------

    梭哈是扑克游戏的一种。每副扑克牌五十二张,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点数和花色大小来决定胜负。具体的玩法看过热播赌片的都知道,这里就不详细描绘占字数。

    梭哈单局可以二到五人对决,每个人的入场本金都是一千万美金,当然输光了的话可以再加注。只要你有足够的钱并且对手愿意陪你的话,就可以一直玩下去。

    这种玩法实际上是很难作弊的。电影之那种可以随意换牌或者是看穿对手是什么牌甚至还有搓牌变牌什么的在正规的赌场里面是根本不可能生的事情。

    这里每一局都使用一副扑克牌,而且不可能会再次使用,用过就是当场销毁。

    这些扑克牌全都是在指定的工厂之制作,由专人武装押运到赌场内。这些牌都经过特殊处理,带着什么样的眼镜也别想看穿牌。

    至于换牌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每一张牌上面都有着特殊的记号,荷官在赌局结束之后会验牌。没有特殊记号的牌是不可能起到作用的。

    毕竟赌场可是要抽水的,这方面都无法保障的话谁还会来这里玩?

    这种黄金厅内是没有任何摄像头的,任何的拍照摄像设备什么的都不允许使用。高科技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所有人都不用担心会被暴露自己的**,也不用担心对手会作弊。

    保护客人对于赌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毕竟这事关声誉。而且越是名声显赫,规模庞大的赌场越是如此。名声好了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客人慕名前来。

    许诺来到号厅的时候间一张巨大的赌桌上已经坐上了四名客人。一名容貌俊朗,身形修长的帅气荷官站在椭圆形的赌桌间,他的左右手两边各坐了两名客人。许诺是最后一个到的,只能是坐在荷官的正对面。

    严格来说的话,这个位置并不算好,毕竟是直接面对荷官。不过对于许诺来说这都无所谓。

    在经过一番异常仔细的检查之后,许诺独自一人走上了赌桌。而杰西卡则是被引领着去了一旁的随员席位。

    这个房间非常大,正间是大型的赌桌,只有荷官和五名客人在。而在赌桌的四周则是一圈高档沙,客人们的随员都可以在这里休息观看赌局。工作人员都在荷官身后十米开外,包括安保人员也是。

    拉开椅子坐下之后,许诺脱下外套递给一旁的工作人员,解开了衬衫袖口上的口子,目光转动打量着自己的对手。

    在许诺右手边第一位的是一名穿着深色西装,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纹身的年男人。感受到许诺扫过来的目光之后,直接就锐利的迎了上去。

    而右手边第二位的则是一名黑人,穿了一身的嘻哈风格的怪诞服饰再配上大光头和一副大大的墨镜显得异常不伦不类。

    许诺倒是知道这名黑人为什么要戴着墨镜,他之前在房间的时候有专门找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看过。知道像是梭哈这种玩法很是考验心里素质,敢不敢跟,要不要偷鸡都会对心情造成很大的影响。

    一些心理高手们就能够通过对手的表情和眼神来进行一定程度的判断。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有不小的几率会被人看穿内心的想法。而戴上墨镜之后就没有这种问题了。而且这种水墨光的墨镜并不会对佩带者造成什么影响。

    在许诺的左手边第一位是一个大腹便便,脑袋上面是典型的地海型。油光满面的大脸上挂着一双狭小的角眼,酒糟鼻子的鼻孔里面都冒出了几根鼻毛,坐在椅子上身上所穿价格昂贵的衬衫都快要被撑破了的老年胖子。

    在感受到了许诺的目光之后微微扬了扬头,让那几根鼻毛更加显眼。

    而左手边第二位则是正常些的客人。油亮的大背头梳理的一丝不苟,一身深色的西装衬托出了略显瘦弱的身材,白净的脸颊上带着一双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和电视剧之那些英俊多金却总是会被女人甩掉的男二们很是相像。

    看到许诺投来的目光之后,这名带着一抹帅气的男二微微点头示意。

    工作人员很快就用推车将整整一百块的长方形透明筹码送到了许诺的身旁。这些由水晶雕刻而成的长方形筹码每个上面都刻着1ooooo,代表着每一块这种筹码都价值整整十万美金!

    一百块这种筹码放在一起看起来规模可不小。不过许诺却看到了自己的几位对手们身前的筹码数量更多!

    “有意思,看来今天要赢不少了。”许诺抬起手揉了揉眼角,轻笑自语。

    声音虽轻,不过这里的人每一个都是耳聪目明。毕竟这种程度的局没有一定的能力和实力的话,早就被淘汰了。毕竟一千万美金的最低本金可不是什么小数目,都不说普通人了,就算是亿万富翁们也会心疼不已。

    “哼!”一身的纹身,看起来就像是黑道大哥一样的年男人斜着眼睛看着许诺,冷哼一声。

    “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鼻毛很长的老年胖子一脸的嘲讽之色。

    戴着墨镜的黑人嘻哈青年好似听不懂国语,完全没有什么反应自顾自的玩着自己的手掌。不过许诺却知道他是在装模作样,因为刚刚许诺注意到了他的耳朵微微颤抖了几下。

    至于那名帅气的男二,则是笑了笑之后向着许诺微微点头。

    “时间到了,诸位,我们现在开始。”随着荷官的话音,这间黄金厅镶嵌着众多金饰的厚实大门被缓缓关上。

    ‘啪~’荷官从一旁拿过一副五十二张的扑克牌放在了桌子正间,双手一摊向几人示意“诸位,请验牌。”

    许诺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明亮的双眼闪动着莫名的光泽,站起身来向着扑克牌伸出了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