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恳请各位书友们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  感激不尽!

    许诺伸出手指在纸牌上轻轻一划就将五十二张纸牌在桌子上拉出了长龙。随即都没等对面的荷官看清楚就反手一拉重新将纸牌合上。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许诺的表现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赌场高手一样。

    重新坐回椅子上的许诺微微眯起了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在闭目养神。可是实际上许诺此刻却在集精力全神贯注的紧紧盯着荷官的每一个细微动作。

    等到其他几名客人也验证好了牌之后,荷官就飞快的开始洗牌。其动作非常熟练,五十二张扑克牌在其手不断的翻飞变幻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荷官手的扑克牌在仔细观察,但是绝大部分人都是看而已。

    毕竟专业的荷官度非常快,手法专业哪里是能够轻易捕捉的?绝大部分人看了一会儿之后就放弃了,毕竟根本无法记录如此繁杂的变化。可是这其却只有许诺一直在眯着眼睛盯着荷官的动作。

    ‘啪!’荷官洗完牌之后开始切牌分牌。第一轮叫牌许诺的明牌是一张红心十,是所有人之最大的,因此由许诺开始叫牌。

    不过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许诺根本就毫不在意的直接将那张红心十给翻了过去“不叫。”

    围观的人群之出一阵小小的骚动。各种各样的神色都有,不过最多还是诧异。

    毕竟许诺甚至就连底牌都没有看就直接放弃,这种事情自然是让人难以理解。不管牌怎么样,总要看看自己的底牌吧?

    实际上许诺不需要看底牌就已经知道自己的底牌是一张方块。头两张就是这么烂的牌,而且他下注的话下一张又是一个梅花五。拿到这张牌的话能赢的几率有多大?

    以许诺现在的身体素质来说,当他集精力认真对待的时候,荷官那看似动作极快的洗牌动作在他眼却能够被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许诺的记忆力非常出色,足以记住所有牌的组合顺序。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对于此时的许诺来说却并不算是太过为难。

    毕竟他能够凭借自己的身体脚踹异形,拳打恐龙。高的身体素质绝对是没话说。神经反应能力与视线的动态捕捉都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提并论的。

    原本许诺是想要使用存储空间的能力来换牌的,不过在动用之前他还是放弃了。毕竟这里的荷官们都是最为职业的高手,哪怕只是少了一张扑克牌也会有所察觉。而且必然还会有检测手续。

    果然,第一局很快就宣告结束,黑人嘻哈青年以一对九赢下了第一局一百多万的筹码。其他人都已经早早放弃,只有那位鼻毛君跟到了最后,输了好几十万。不过他对此却毫不在意的双手一摊“毛毛雨啦~~~”

    ‘唰~~~’桌面上的牌都被回收放入一旁特制的仪器之。翻点之后这些扑克牌很快就被切割成了长条丝状落入一个透明的箱子里面。

    看着那显示器上的数字,许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果然是有计算牌数再销毁,还好没用存储空间取牌。而且第二局的时候荷官再次拿出扑克牌已经是另外一种花色,就算是许诺之前藏了第一副的牌也没有用。

    在接下来的几局之,许诺要么就是直接放弃,要么就是跟了一两轮之后放弃。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输掉了一百多万。要知道每一局单单是打底是要十万块,这看的不远处的杰西卡渐渐皱起了八字眉,神色紧张不已。

    全神贯注观看着许诺的杰西卡并没有注意到同样在随员区内有一道带着疑惑意味的目光不时的就会看向她。

    第九局结束之后,荷官宣布暂时休息。因为这里的项目每天晚上只会进行十六局而已,所以每隔九局就会休息一段时间。

    几名参加者离开了间的赌桌来到休息区,众多的随员们纷纷迎了上去。

    感受到杰西卡那关切的目光,许诺笑着接过她递来的水杯拉着她的手在沙上坐下“是不是感觉挺无聊?”

    “不是。”杰西卡微微侧头,眨了眨眼睛“很刺激。”

    的确是很刺激,就算什么都不做,单单是参与其每局都要仍进去十万美金的入场费。那可是一亿多啊!她们要参加多少活动,卖出去多少张专辑才能够赚到这么多的钱?

    “接下来看着我赢就好了。”许诺并没有说错,经过这几局的观察与摸索之后,他现在已经基本上能够完全判断出所有牌的排列顺序并且牢牢的记在脑海之。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不是荷官故意换牌,那许诺相比于其他人已经是站在了胜利的制高点上。

    至于荷官换牌这种事情许诺并不是很担心。毕竟这种场子里面连这种气度都没有的话,他们也做不到今天的地步。而且,许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可是和外星怪兽肉搏过的强人。真的有人敢占他便宜的话必然会进行残酷报复。

    而被人惦记则是向来以求稳妥为主的赌场最为头疼的事情。

    “哼!”许诺是在和杰西卡调笑,没想到不远处的那名被众多小弟围绕的大哥却听到了,冷哼一声以示不屑。

    虽然之前的九局之许诺一局都没有赢,不过他却不是输的最多的。因为牌不好的时候他就会放弃,损失的并不算多。但是这位大哥却不一样,几乎每把都跟的他已经输出去了好几百万。这可是一笔真正意义上的巨款。

    相比于许诺和这位大哥,身旁围拢着一些仆人的帅气男二也是输了不少,不过他此刻却一直盯着杰西卡猛看,目光之满是惊讶之色。

    “你认识?”许诺放下手的水杯瞟了一眼那名男二。看向自己身边女人的目光那么炙热许诺想装看不到也不可能。

    “不认识!”杰西卡当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否认。

    她的确是不认识,现在正是她倒追许诺的关键时刻,怎么可能会沾上这种事情?

    “好像是韩国人,有可能认识我。”杰西卡的话让许诺挑了挑眉梢“韩国人?”

    “嗯。”杰西卡点了点头“虽然没听到他说话,不过看他的一些动作表情很像是韩国人。”

    “哦。”许诺再次看了眼男二之后就移开目光,不再关注。

    相比于这个输了钱的有些低调,那位嘻哈青年和那位鼻毛君就不一样了。

    嘻哈青年的身旁围拢了不少的外籍人士,黑的白的都有。此刻正在热热闹闹的在一起喝酒喧闹,那名嘻哈青年甚至还来了一段街舞表演,尽情彰显着自己的喜悦。毕竟这钱来的实在是太快。

    相比于那名嘻哈青年,鼻毛君的表现就更加炫目了。

    鼻毛君是之前赢的最多的人,至少也有五百来万,而且还是美金。

    此刻可以明显看的出来他现在正处于一种非常兴奋的状态,酒糟鼻子和那张油光满面的大脸上满是兴奋过度的激动神态。手舞足蹈的吆喝着自己的随员们。

    鼻毛君的随员数量是最多的,看上去一大圈子少说也有十几二十个人。此刻这些穿着各异的随员们全都满脸堆笑的向着那名坐在沙上一左一右抱着两个气质清纯,容貌绝美,身形姣柔美女的鼻毛君献殷勤,表忠心。

    “行长太厉害了~~~”

    “”

    一双肥厚的猪蹄在依偎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衣服里面肆意游走,一双狭窄的角眼却死死盯着正在给许诺倒水的杰西卡身上。甚至还伸出了舌头在自己肥厚宛如德国香肠一般的大嘴上舔了一圈。

    “时间到,请诸位入席。”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五个人再次经过安检之后来到大厅间的赌桌上各自坐下。

    当荷官再次洗完牌切牌开始分扑克之后,许诺的目光微微闪过了一抹莫名的神色。

    现在五个人的第一张明牌之许诺的最大是一张梅花a,而他的底牌却是一张方块a!

    许诺他们玩的是没有去掉2456的普通玩法梭哈,因为牌数太多想要拼出好牌的几率太低。因此一般情况下一对牌就能够赢上一局是很正常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对a。

    而且更让许诺坚定信心的是,如果他下注的话下一张牌给他就是一张黑桃a!

    也就是说,只要他下注,那接下来他就能够得到条a。这在这种普通玩法的梭哈之已经是极为难得的好牌了。毕竟牌数太多,想要抓到好牌的几率太小了。

    “十万。”许诺拿起一块水晶筹码仍在了桌子上。

    “小兄弟,一张a才值十万块啊?”坐在许诺身旁的鼻毛君抽着大雪茄目光玩味的看向许诺。

    “说的也对。”许诺挥了挥手直接又仍上了十张筹码。顿时就让鼻毛君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你跟不跟?”许诺目光平静的看向鼻毛君,看的他心里都有些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