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节目 (下)

 热门推荐:
    ps:恳请各位书友们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感激不尽!

    “算了,这局你们继续玩。”鼻毛君的明牌是黑桃六,底牌是梅花十。这种牌怎么跟?他原本是想打击一下许诺,和许诺拉上线。这才好在之后商讨关于美人的事情。毕竟男人手里有了钱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想着美人。

    鼻毛君只是没有想到许诺居然这么打脸,直接就多扔出来了一百万,这让人怎么跟?

    “傻x,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一旁的大哥怒气冲冲。

    他的牌一明一暗分别是方块十和方块q,原本许诺仍十万的话他还跟一下赌赌下一张牌。可是现在一百一十万买下一张就让他不愿意了。毕竟风险太大。

    这种时候自然是对多嘴的鼻毛君满腔怒火,张嘴就骂!

    鼻毛君的手下们虽然很多,可是他们看着那位大哥带来的诸多手下身上若隐若现的纹身全都静若寒蝉不敢吱声。至于鼻毛君本人则是悻悻的转过头去,不敢与那位大哥对视。

    最终第一轮下来只有那名男二和嘻哈青年跟了。许诺知道男二手里是一对九,而嘻哈青年的手却是一对k。

    荷官很快就派完张牌。看到许诺的牌是一张黑桃a之后,鼻毛君立刻看向了那名大哥。目光之的含义非常明确“看看吧,如果不是我的话你可就输定了!”

    男二的运气不好,第张牌是一个红心。基本上不能再博一张九的话根本就没有继续跟下去的必要。而许诺却明确的知道无论是九还是都在最后面。果然,男二纠结了一会之后选择了放弃。

    毕竟还有那么多张牌,想要去博九的话实在是太过冒险了。这又不是一局定输赢的游戏。

    此时桌子上这一局就剩下了许诺和嘻哈青年。许诺牌面上是两张a,而嘻哈青年的牌面上则是两张k!

    “有意思。”许诺缓缓垂下眼睑,脑海之迅飞掠过之前自己记下的那些牌面。随后他确认无论怎么选择,他和嘻哈青年接下来都不可能再得到a和k,也不会得到任何一对牌组成带二。也就是说,这一局他赢定了。

    “黑桃a说话。”荷官的话音刚落,许诺就已经将身旁所有的筹码都给放了上去“梭了。”

    梭了,也就是将手此时所剩下的全部筹码都压上去。之后对手要么跟,要么放弃。不会再有下一次的叫注。

    此时许诺手头上还拥有百多万的筹码,他一次性全都压了上去。加上之前的投注,他在这一局已经压上了八百五十万之多。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要知道绝大部分人一生都无法赚取到如此之多的财富。

    这可以算是今天这间黄金厅内的高潮部分了。毕竟此刻桌子上的筹码已经过千万了,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四周休息区内的客人们纷纷站起身来紧张的关注着牌局。

    而此时,巨大的压力都甩给了那位带着墨镜的嘻哈黑人青年。

    感受着无数道目光,嘻哈青年虽然带着墨镜,但是他脸上微微抽搐的肌肉和带着慌乱的表情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这笔钱太大,已经不是他能够下决断的程度了。

    嘻哈青年猛然回头看向了休息区,甚至就连自己的墨镜都摘掉了,目光之满是询问。

    实际上这名嘻哈青年本身并没有多么强大的财力。他是一个职业赌徒,因为赌技高被南美的黑帮看上作为代言人来参加赌局而已。一下子压上百多万美金这种事情他可做不了决定。真正能够做决定的人正站在休息区内。

    片刻之后,得到肯定答案的嘻哈青年转过身来目光凶悍的瞪着许诺“我跟!”

    十多块水晶筹码被倒在了桌子上,哗啦啦的响声牵动着整个大厅内所有人的心。这种大额财富的对决其吸引力与刺激度越一切。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间的赌桌。

    因为只剩下了两个人而且都已经梭哈了,所以荷官很快就将剩下的牌完。许诺拿到了一张红心二,一张黑桃八。而那个嘻哈青年则是拿到了一张红心和一张梅花九。

    “两位请开牌。”荷官的话音刚落,许诺就已经轻笑着伸出手掀开了自己的底牌,一张方块a!

    实际上如果是正常流程走的话,在掀开底牌之前双方要进行一场激烈的心理交锋,场外还要有大规模的互动。什么恩怨情仇一大堆至少也要十几分钟的精彩对决才行。

    甚至于还有可能要封牌,在洗手间被人开了一枪或者失忆什么什么的等等等等。

    只是上边的这些都只是电影之的情节。现实之哪里会有这么长的时间去整这些?而且许诺非常想要看到嘻哈青年明明已经拿到了条k这种绝对的大牌却在开底牌之前被打落云端的那种样子。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的确不错。

    许诺毫不犹豫的掀牌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当所有人看到许诺翻开了一张方块a之后全都震惊出声。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那名嘻哈青年都不需要开自己的底牌就已经确认输掉了这局比赛。那可是八百多万美金!

    果然,原本鬓角上都已经流淌着汗珠的嘻哈青年在看到许诺的底牌之后,伸向自己底牌的手当即就顿住了。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甚至直接就滴落在了他那身极具个性的衣服上面。

    嘻哈青年原本黝黑的脸庞此刻看起来就像是涂了一层粉一样苍白。最终根本就没有开底牌就已经重重的软倒在了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就像是快要死了一样。

    这些钱可不是他自己的,这可是找他来赌钱的黑帮的钱。输掉了这么多钱那些杀人不眨眼的黑帮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也就可想而知。

    “哈哈哈~~~”休息区的人全都神态各异,尤其是那些黑帮成员们一个个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不过此刻杰西卡却是双手捂嘴笑的非常灿烂。

    她是真心为了许诺而感到高兴,男人的胜利就是女人的幸福。至于那些黑帮成员们冰冷阴狠的眼神她才不会在乎。性格直爽的杰西卡并不畏惧什么。因为她是见识过许诺的强大!

    许诺一局就赢下了上千万的美金,随后接下来他的运势好像来了,接连不断的赢了下去并且每当牌势不好的时候总能够及时放弃。

    在这种情况下,那名已经失魂落魄的嘻哈青年是越输越多,桌面上只剩下了十多个筹码的时候休息区的那些黑帮份子们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招呼身子瘫软几乎走不动路的嘻哈青年离开了这间黄金厅。

    又过了几局之后,许诺手的筹码已经摞的非常多。而那名大哥也在这个时候输光了筹码,不过他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径直起身昂头离开了这里。

    在离开的时候,那位大哥的随员之有一个人深深的看了眼许诺和杰西卡一眼,随后才转身离开。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许诺身前的筹码越来越多。鼻毛君已经是满头的大汗几乎要崩溃的模样。而男二虽然依旧在尽力维持着自己尊贵的仪态,但是其苍白的脸色与微微颤抖着的双手却早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真实的心情。

    与赌桌上一样,此刻在休息区的众多随员们也是表情各异,神态万千。

    绝大部分人都是沉默的,包括赌场的工作人员。唯有杰西卡不时的在欢呼雀跃,高兴的拍着小手为许诺加油助威。

    在一次休息的时候,暴怒的鼻毛君将自己的一名女伴按倒在沙上暴虐的挥拳相向。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其送上的茶水有些烫。

    所有的人都只是在围观而已,哪怕是酒店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

    那个女孩本身就是鼻毛君自己带来的人,他想怎么处置是没有人回去过问的。只要不是闹出了人命来影响到赌场的话,那是不会有人去管的。

    看着一脸愤怒之色的杰西卡,许诺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那名被鼻毛君暴打的女孩虽然化了妆不过看起来最多也就是二十岁的样子。而且容貌清纯甜美,皮肤白皙光润,绝对是校花级别的存在。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肯定会被无数的男生们当作女神给供起来,接受仰慕与崇拜。

    如果当年许诺在学校里的时候有这样的校花对自己笑一下,说不定他都会激动的走不动道。一晚上睡不着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说不定还会有学长约他去篮球场聊一聊。

    只不过,这个女孩此刻的模样却非常凄惨。口鼻间鲜血横流,身上的肌肤青紫相间的异常悲催。但是许诺却没有任何去帮忙的意思,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已。

    每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可是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要有承担其任何后果的准备才行。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什么白吃的午餐啊。

    再次坐回赌桌上,许诺等到荷官洗好牌切牌之后突然出声“等一下,我要切牌。”

    这是正当的要求,没有人会说些什么。许诺看似随意的切了下牌,却不会有人知道他究竟做了些什么手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