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恳请各位书友们的支持,求收藏和推荐票。  感激不尽!

    荷官第一轮牌结束之后,许诺的明牌是一张黑桃a,鼻毛君是一张红心九,而男二的是一张梅花十。

    牌面上最大的许诺根本就没有去看底牌,直接伸手推倒了一摞筹码堆“二百万。”

    赌局已经进行了不短的一段时间了,眼看着还有最后一轮就要结束,输钱的人火气早就已经上来了。

    原本这个时候赢钱的一方应该是愈谨慎才对,不过许诺却是越下越大。只要是他说话,最少都是二百万起步。

    鼻毛君和男二在看过自己的底牌之后不约而同的都选择了跟上。转眼之间桌子上面就已经下了六百十万的筹码。

    第二轮的明牌很快就送到了人的面前。许诺的是一张黑桃j,鼻毛君是一张梅花九,而男二则是一张梅花j。

    明面上拥有一对九的鼻毛君因为明牌最大所以先说话“呵呵,不小心就来了一对,那就再来两百万好了。”

    鼻毛君正在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狭窄的角眼闪动着贪婪的光芒死死盯着许诺,看上去似乎是在害怕许诺就此放弃。

    “两百万?”许诺抬手捏了捏下巴,目光之满是玩味的看着鼻毛君。扫了眼他手边的筹码之后,冷笑一声直接身旁的一大摞筹码推上了赌桌“我跟了,再大你八百万!”

    ‘嘶~~~’早就已经全都站起来密切关注的人群顿时出怪异的响声。这是今天晚上第二次大注。

    “我跟。”仅仅是有着梅花九和梅花十的男二推倒了自己面前的筹码。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鼻毛君的身上。因为他此刻身前的筹码数量只剩下了百万,已经不够跟上节奏了。

    “这位先生,你是弃权还是要跟?”荷官冰冷的话语让鼻毛君额头上的油水更多了。

    现在用油光满面来形容鼻毛君绝对不会有任何不妥。他现在已经是满头满脸的汗水和油光了。看他的脸色,估计现在心跳和血压都已经狂暴上升,许诺都在想着是不是该拨急救电话叫白车?

    “老杨,把那笔钱转过来!”片刻之后,鼻毛君再次看了眼自己的底牌之后,猛然转身看向不远处的休息区,厉声怒吼“快点!”

    赌场之是允许客人们加注的,这里拥有着世界上最好的金融业。转账度极快,哪怕是优质资产也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抵押转换成一块块的筹码。只要你有钱,随时都能够投入到赌桌上去。

    那名被称呼为老杨的人是一个穿着西装,大腹便便,头稀疏,年约五十的年男人。

    之前这位老杨向鼻毛君献殷勤的时候说的那些肉麻话让一旁无意间听到的许诺都忍不住的打冷颤。不过此刻听到鼻毛君的话之后,他却面露犹豫之色。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笔钱是不是有些烫手。

    “快点,没事的!”鼻毛君看出了老杨的畏缩,几名开口“这局我赢定了!等下分你一半!”

    或许是分你一半这句话打动了老杨,又或者是鼻毛君往日的积威震慑起到了作用。只见他猛的一咬满嘴的大黄牙,匆忙就拿出了手机。

    许诺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对于鼻毛君的这些动作根本就不屑一顾。

    几分钟之后,鼻毛君的手又多了千万美金的筹码。他当即推了八百万的筹码出去“我跟!!!”

    又是一轮派牌之后,许诺拿到了一张黑桃十,男二拿到了一张梅花a,而鼻毛君则是拿到了一张方块九!

    当牌派出来之后,鼻毛君明牌上都已经是条九了。休息区内他的十多名手下顿时欢呼起来,神情激动的就差敲锣打鼓了。

    那位老杨原本还是满头大汗,一脸的纠结畏惧紧张之色,不过在看到条九之后当即就活了过来。就连原本常年弓着的腰杆子都挺了起来。

    甚至于,就连那位之前被打的非常凄惨的清纯貌美少女都红肿着双眼站起来欢呼雀跃。

    “老子全都压上!”心大定的鼻毛君圆睁着一双角眼,油光满面的大饼脸上呈现出一种吃了某哥之后的变异红晕。站起身来将猪蹄般的双手撑在桌子上,恶狠狠的盯着许诺“你敢跟吗?!”

    ‘呼~~~’许诺轻轻吐出口气,目光之闪过一抹淡淡的轻蔑之色,神色平静的看了眼鼻毛君推到桌子上的筹码总数。随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摞一摞的将多达两千五百万的筹码送进了赌桌内。

    “好,好!”神色难堪的鼻毛君大口喘着粗气,面色狰狞的盯着许诺“既然你愿意送钱给我,那我也不好意思拒绝!谢!谢!你!”

    看许诺此刻的明牌顶多也就是弄个同花而已。至于同花顺,那是传说的存在。鼻毛君并不在意许诺的牌,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底牌实际上是一张黑桃九!

    也就是说,鼻毛君在这一局之非常罕见的拿到了一副四条。这在梭哈之已经是至尊般的存在了。实际上除了仅仅出现在电影之,完全就是传说存在的同花顺之外已经是无敌的了。

    而此刻,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大存在感的男二却非常纠结。他的手此刻也有一副好牌。张明牌是梅花十、j、a,而底牌则是梅花q。也就是说,如果最后一张是梅花k的话,那就是传说的同花顺!

    甚至于,如果他最后一张来的只要是梅花的话,那他就可以得到同花一样能够赢条。这个时候之前已经投入了那么多,而且来这种好牌并且桌子上的赌注这么大的机会实在是太罕见了。最终他还是决心博上一次。

    不过,男二此刻身前的筹码数量并不够跟着梭哈的。毕竟这可是多达两千五百万美金,没有什么人能够随随便便的就拿出这么一笔巨款出来。

    于是乎,男二也呼叫了场外救援。不过他给出的并不是转账,而是一些位于韩国的实业抵押。

    同样的,赌场很快就将价值两千五百万美金的筹码送了过来。随即就被男二毫不犹豫的送进了桌子上。实际上赌徒一旦进入了状态,往日里被无比珍视的财富真的就变成了数字而已。

    整个晚上的最高潮部分来了。此时牌局内的筹码已经过了一亿美金,这是一个哪怕赌场工作人员们也为之动容的庞大数字。此刻这间黄金厅内的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死死盯着荷官开始派最后一轮牌。

    派给鼻毛君的是一张梅花五,不过对于他来说是什么都无所谓。他知道自己的底牌是四条九,现在他真正紧张的是其它两个人分的是什么牌!

    “哈哈哈!!!”一直都表现的比较沉稳的男二此刻却突然间放声大笑起来,笑的是那么欢畅淋漓看上去简直就像是马上就要岔气似的。

    男二昂挺胸的站了起来,猛然间将手的底牌甩在了桌子上“梅花k!!!是梅花k!!!我是同花顺!!!哈哈哈~~~”

    这一刻,男二的心情真的是非常难以形容。在这样一场下注过亿美金的级赌局里面自己居然是以传说的同花顺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同时还赚取了数千万美金的庞大财富。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比这更加让人兴奋到狂暴的事情了。

    “哈哈哈~~~”整个黄金厅只剩下了男二直达天际的狂暴笑声,所有人都被眼前生的事情震撼的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鼻毛君甚至就连自己的底牌都没有翻就已经脸上煞白的瘫软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拿到了创纪录的四条,居然会输给同花顺?!当这是拍电影呢?!

    “我不信!!!”就在男二肆无忌惮泄着自己心狂喜的时候,原本一副即将心脏病作模样的鼻毛君却突然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脸涨红宛如狰狞厉鬼般跳脚怒吼“我不信!我不信!那张牌是假的,假的!!!”

    “随你信不信。”已经下定决心晚上要找四个的男二终于渐渐恢复了些正常,深吸口气看向荷官“你们可以验牌。”

    验牌的结果让鼻毛君彻底绝望了,所有的五张梅花十、j、q、k、a都是真的。也就是说,男二真的拿到了一副传说的同花顺。

    “哗啦~~~”之前被称为老杨的人华丽丽的晕倒在了地上,将身旁的茶几都给砸翻。一帮人手忙脚乱的去掐人,呼喊名字。现场一片混乱。

    鼻毛君带着这帮人来澳门原本用的就不是自己的钱,更何况刚刚还用了一笔高达千万美金,不敢也不该动用的钱。这下全完了。

    又一次的瘫坐在了椅子上,面色煞白的鼻毛君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的胸口,满脸绝望的表情。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病要犯了,这是他无论如何也补不齐的巨大窟窿啊。

    满脸兴奋的男二半边身子都扑在了桌子上,拼命的收拢着桌子上那些象征着巨额财富的水晶筹码。只是,那位英俊的荷官却阻止了他的动作。

    脸上表情转为疑惑的男二抬起头不解的看向荷官,却看到荷官伸手示意一直都没有出声的许诺“不好意思先生,这一局是这位先生获胜。您无权收走这位先生的筹码。”

    原本已经乱糟糟的大厅再次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直到此刻所有被之前男二的同花顺所震到的人们才想起来这一局还有一位参与者。

    众多的目光投了过去,一脸悠闲神色的许诺翘着腿坐在椅子上,而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五张牌已经一字排开。

    黑桃十、j、q、k、a,同样也是一副同花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