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十、j、q、k、a。>一副在梭哈之双天至尊般的存在。没有任何一副牌能够与这五张牌相提并论,因为它们就是最大的。

    原本这副牌出现的几率是非常非常小的,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此时此刻在已经出了本身就罕见的四条和另外一副梅花同花顺的时候居然出现,给人的第一感觉就不可能,还有就是震惊。

    但是所有人眼睛看到的事实就是如此,许诺真的是拿到了一副最大的牌。他才是今天晚上最大的赢家。

    鼻毛君此刻已经气息微弱的瘫软在了椅子上起都起不来。而男二在看清楚了许诺的牌之后直接双眼一翻华丽丽的晕了过去。他们都输掉了数千万美金的巨款,而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这都是足以要命的事情。

    男二的随从们匆忙跑了过去搀扶男二,没过多久就带着昏迷不醒的男二离开了这里。

    而鼻毛君带来的人此时已经完全炸锅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刻的局面。只能是傻乎乎的大喊大叫来宣泄着自己内心的恐惧与其它莫名的情绪。

    许诺缓缓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外套穿上。转身向着已经被这出反转剧弄的不知所措的杰西卡“今天谢谢你了,我的幸运女神。”

    “啊!!!”原本就像是要死了一样瘫软在椅子上的鼻毛君猛然间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变的精神亢奋,挺着满是油脂的巨大肚腩好似肥螳螂一般身手异常敏捷的窜到了休息区。

    许诺面色一冷,伸出双臂将杰西卡娇弱的身子揽在怀。身子轻轻一晃就躲过了鼻毛君那庞大的身躯,左脚随意一伸就踢在了鼻毛君的右脚脚踝上。

    鼻毛君那庞大而又矮小的身躯顿时就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身前的沙上,将几名手下都给压在了身下。休息区内顿时一片兵荒马乱,悲鸣惨叫。

    “我不信!我不信!!”好似毫无察觉的鼻毛君奋力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厉声怒吼“我不可能输的,不可能!”

    鼻毛君因为巨大的刺激而陷入了某种莫名的混乱之,挥舞着双手拼命殴打着自己身旁的手下们,状若疯虎一般表情看上去非常狰狞恐怖。

    鼻毛君的双手巨大厚实,宛如雄厚的猪蹄。挥舞之间将身旁的手下们纷纷打倒在地,不少人都被打的满头满脸的鲜血,其况甚是凄惨。

    或许是鼻毛君平日里在自己的手下们面前的积威甚重,这么多的手下却没有人敢于还手,所有人都在抱头鼠窜。

    许诺揽着杰西卡的肩膀来到一旁,满脸戏谑的神色站在一旁看戏。这种事情的确是挺有意思。

    至于杰西卡则是舒舒服服的轻靠在许诺的怀感受着这一刻的暧昧气氛,对于休息区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在意。

    而房间内的那些工作人员们也只是在一旁看着热闹而已。因为那些人都是一起的,他们所作所为都是自己内部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实际上在这边很是常见。数钱之后的人受不了刺激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生。

    或许是被打急眼了,也或许是长期被欺辱之下的爆,更加重要的是鼻毛君刚刚输掉了不能输掉的一笔巨款。一名被打的鼻青脸肿,满嘴都是鲜血的年男人猛然间挥舞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鼻毛君的脸上。

    这一拳打的实在是太狠,直接就将鼻毛君的几颗大黄牙给打飞了出去。

    鼻毛君一个踉跄就倒在了一旁名贵的羊绒地毯上。热血上涌的大脑此刻稍稍冷静了下来。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看向打他的那名手下,声音之带着无法抑制的颤抖“你,你这个王八蛋居然敢打我?!老子要撤了你!滚回家捡破烂去吧!!”

    “放你娘的臭狗屁!”那名挥拳的年男人也是看开了,猛然站起身来伸出手指着鼻毛君厉声痛骂“你这个王八蛋从来都不把咱们当人看待!都已经是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装什么装?!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刚刚叫老杨给你转的是什么钱!那笔钱你输掉了,我看你怎么补上!你就等着倒大霉吧,以后再也没有你嚣张的时候了!”

    ‘呜~~~’刚刚才转醒的老杨恰巧听到了这番话,顿时就翻了个白眼再次昏了过去。看来这笔钱牵扯的不小啊。

    “真是有趣。”站在一旁的许诺看的津津有味,这种事情的确是非常有意思。

    “你!”不过或许是许诺的笑容有些刺眼,被鼻毛君看到之后猛然就向着许诺跑了过来。一张满是鲜血说话还漏风的大嘴向着许诺咆哮“就是你!!!”

    许诺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目光之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不过没等他有所动作,一旁的安保人员就已经上前将鼻毛君给制服。对于他们来说,客人们内部的矛盾他们不会去参与。但是如果想要威胁赌场的客人那就不行了。保护客人在这里的安全是他们的责任所在。

    “你这个家伙!”被几名安保人员死死架住的鼻毛君圆瞪着自己的角眼,跳着脚向许诺怒吼“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快点把钱都还给我!不然我~啊!!!”

    鼻毛君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惨叫声所替代。

    许诺伸出手遮住了杰西卡的眼睛,飞起一脚就狠狠的踹在了鼻毛君那硕大的肚子上。周围的人甚至能够听到那如败革般的沉闷声响。

    ‘哇~~~’遭到重击的鼻毛君面色瞬间惨白,嘴巴一张就将各种污秽之物吐在了奢华的地毯上。

    许诺厌恶的皱了皱眉头,转身揽着杰西卡向着门口走去。他已经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在出门之前,一名经理来到许诺身旁躬身行礼,表示将会尽快将许诺的筹码换成支票送到他的房间去。

    许诺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能够将生意做的这么大的地方,这点信誉保障还是有的。

    离开这里之前,许诺转头看了眼鼻毛君那群人乱糟糟的景象。虽然不知道其具体是什么事情,不过以目前的情况看来他们这些人恐怕是摊上事情了。而那名极有特色的鼻毛君估计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今天真是太刺激了。”许诺和杰西卡离开了赌场之后并没有直接返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顶楼的餐厅享用一份丰盛的夜宵。

    坐在巨大光洁的落地窗旁边,看着外面精致美丽炫目的夜景,杰西卡感觉自己今天过的实在是太开心了。

    “还是要谢谢你啊。”许诺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夹起一块精致的糕点放入嘴“今天能够大获全胜完全是因为你给我带来的运气,你是我的幸运女神。”

    许诺的这番话让杰西卡感觉非常受用,她甚至享受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睛。哪怕明知道明天还要彩排表演,却依然陪着许诺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之狠狠的吃了一顿。

    今天晚上在那间黄金厅内所见到的一切让杰西卡深深的感受到了有钱人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各不相同。这对于年轻的杰西卡来说有着很是深刻的影响。

    在电梯内分手的时候,许诺主动亲了杰西卡。而杰西卡也没有拒绝,或者说她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等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一直都没有睡觉的林允儿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怎么了?”杰西卡感受到了林允儿的目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疑惑询问“我脸上有东西?”

    “姐姐,你的口红。”林允儿抬手点了点自己红润的嘴唇,提示杰西卡注意自己的嘴唇。

    面上红晕更盛的杰西卡急忙坐在化妆台前开始卸装。之前在电梯里面亲吻的时候因为太过用力把口红都给弄花了。当时被亲的有些晕乎乎的杰西卡也没有想到这些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没成想却被自己同组合的妹妹给看到了。

    “姐姐。”面泛红晕,目光之春意流转的杰西卡正在忙着卸装。穿着随意的林允儿来到她的身旁坐下,轻声询问“他是谁?”

    杰西卡的手微微一顿,转头看向林允儿,抿了抿嘴角“你看到了?”

    “嗯。”林允儿精致的小脸上满是认真的神色。

    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她却极有事业心。现在自己的团队正处于上升阶段,这个时候如果爆出了什么劲爆的绯闻对于整个团队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这虽然是属于杰西卡本人的私事,可是同样也会影响到其她人的事业。由不得林允儿不认真。

    “他就是许诺?”之前在韩国的时候林允儿可是见过许诺与金泰妍一起吃石锅拌饭的。悄悄跟随杰西卡的时候躲在远处看到了许诺就觉得眼熟,回想一下就觉居然是那个人!

    “姐姐,他和泰妍姐姐好像”林允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杰西卡打断“我什么都知道,你不用多说些什么。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看着一脸认真表情的杰西卡,林允儿的心满是无奈。组合刚刚走上正轨,难道就要因为男人爆内乱了吗?

    “许诺啊”

    此时的许诺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一个大美人给惦记,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敲响了他的房门。

    打开门一看居然还是个熟人,昨天来找过自己的那位经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