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恳请各位书友们的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感激不尽!

    “鄙人免贵姓齐,齐雨。”这位态度已经大为转变的经理微微躬身向许诺介绍自己“在本场负责与客户交流互助之事。”

    “哦。”已经洗完澡换好了浴袍的许诺手拿着毛巾擦拭着头。他原本以为这位齐雨经理是来给他送支票的,不过现在感觉好像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是这样的,许先生。”感受到了许诺的疑惑,齐雨也没有什么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今天晚上与您一同参加项目的那位金先生为了筹集筹码向我们抵押了一笔优质资产。”

    “你们不会是想把那些什么优质资产转交给我用来抵钱吧?”许诺还在疑惑齐雨想要做什么,一听他话的意思顿时就有些想笑“我是用的现金换的筹码,现在筹码给你们之后你们也应当还给我现金才对。当然,支票我也收。”

    “是这样的,许先生。”齐雨自然是知道这种活不好做,不过他本人就是干这个的。与顾客沟通,说服顾客就是他的工作“我们经营的是赌场,虽然接受顾客的优质资产抵押,不过我们本身对于这些资产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我也没有什么兴趣。”许诺从酒柜之拿了瓶酒出来。

    “一般情况下,抵押的客人们很快就会把这些资产赎回去。毕竟这些资产都能够产生效益,其价值可要比现金更大。谢谢。”齐雨起身接过许诺递过来的酒杯道谢,抿了一口之后接着向许诺推销“不过那位金先生好像出现了一些状况,他暂时已经无力赎回自己抵押的产业。”

    说道这里,齐雨双手一摊,脸上的神色有些无奈“我们是做赌场的,总不能跑去经营这些远在韩国的产业吧?”

    “你说是哪里的产业?”许诺原本顺口就准备拒绝的,毕竟他可没有什么时间去弄这些东西。不过听到齐雨的话之后已经到了嘴边的拒绝又被他兜了会来。

    “韩国的,具体位置是在尔。那位金先生是韩国人。”齐雨的腰微微挺直,目光之闪过一抹惊讶的神色。

    长年累月和教九流的各式人物打交道,齐雨察言观色的能力已经ax,他敏锐的感觉到,原本毫不在意的许诺似乎突然之间有所改变。这是,有兴趣?

    “具体是什么资产?”穿着拖鞋的许诺坐在沙上翘起了腿。

    “在韩国尔明洞有一座六层的百货大楼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狎欧亭有一间咖啡厅,还有华克山庄的一小部分股份。”果然,许诺微微点头。

    这些产业的确是优质资产,只不过对于深根于澳门的赌场来说没有什么用处。赌场日进斗金,哪里会有心情跑去外国经验产业?抵押的客人无法回收的话,尽快兑出去换成现金才是他们最为看重的事情。

    “你们准备抵多少现金?”

    “两千五百万美金。”

    “如果我接手帮你们解决了这个小麻烦,我有什么好处?”

    “我们将减少百分之一的抽佣。”

    “成交。”

    等到齐雨满意的离开之后,许诺端着酒杯来到落地窗旁边看着窗外的美丽夜景。

    原本许诺只是要现钱的,毕竟身上有钱做什么都可以。不过既然他现在与那几位韩国少女有暧昧,那在韩国拥有一些产业也是可以接受的事情。

    还有就是,随着自己能力的不断提升,许诺现在已经愈感觉到一旦自己的秘密被暴露的话会造成怎样的恶劣后果。

    虽然他现在的能力已经非常强悍了,但是与真正的国家机器相比起来依旧是渺小的。因此,如何不被现才是他现在最为紧迫的事情。

    相比于实力强大,科技先进的华夏。位于北方的小国或许更加适合隐蔽。那边是一个只要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的地方。出了事情回旋的余地也非常大。

    毕竟许诺实在是无法保证自己不会一直这样没有与任何人或者别的什么生冲突。在实力强大之后许诺心头已经很少会有息事宁人的想法。以后一旦遇上什么事情,说不定就会暴露出来不该暴露的东西。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向着能够减少麻烦的地方转移也就成为了他的选择。

    “看来我应该找一个专业的律师了。”端起酒杯抿上一口,许诺靠在窗户上低声自语。

    ------

    “嗯,我已经上车了,很快就过去。”第二天,许诺吃过午饭之后就离开酒店坐上了出租车前往澳门威尼斯人金光综艺馆。这次的音乐大奖就是在这里举办。而许诺在车上的时候就给杰西卡回了一条短信。

    实际上许诺还是非常享受这种被美人倒追的感觉的。男人嘛,谁会没有这种想法呢?

    一脸悠闲的许诺坐在出租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毕竟不同地域的风情的确非常吸引人。不过在出租车驶上西湾大桥开往路凼的时候,许诺却皱起了眉头拿出手机打开地图。

    “师傅,去天台斜路,大潭山郊野公园。”过了一会儿之后,许诺垂下眼睑收起手机,声音平静的向司机开口吩咐。

    “好。”这里的出租车司机素质很高,绝对不会去质疑客人的要求。更加不会有拒载这种事情生。至于辱骂顾客,修改计价器,不给票,车内环境恶劣等等情况几乎都不可能出现。

    沿着天台斜路来到大潭山郊野公园之后,许诺付费下车看着出租车远去。环顾四周荒无人烟的树林草地,转身向着林走去。

    许诺离开没过多久,两辆丰田越野车也顺着道路来到了这附近。大约十名穿着各异的黑人和白人走下车向着远处还未完全消失在树林之的许诺追去。这些人大都穿着外套或是拎着旅行包。

    顾名思义,天台斜路的终点就是一处天台,或者说是澳门当地的气象局。这里距离机场较近,而且四周都是繁华富庶之地。不过天台的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除了天台的工作人员之外人迹罕至。

    许诺之所以要来到这里,那是因为他现自从自己离开酒店上了出租车之后就一直有人在跟踪自己。这些跟踪他的人技术很烂,就连换车都没有,完全就是一路死跟到底的架势。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人,不过许诺却不会让自己处于未知的危险之。

    进入树林之后许诺就从存储空间里面拿出了枪械并且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随后就消失在了树林之。

    “我们被现了。”当那群跟踪许诺的人进入树林找到许诺丢下的外套之后,一名身躯魁梧,肌肉异常达的黑人壮汉拎起了许诺丢下的外套。

    “莱斯,你带着几个人从左边包抄过去,我带剩下的人从右边走。”一名左边脸上有一道狰狞刀疤的年白人从怀掏出了手枪,示意身旁的几个人“记住,要活的。”

    这群人纷纷从衣服内或是旅行袋内拿出了武器,很快就冲进了树林之。

    等到这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树林之后,不远处的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上晃动了一下。穿着衬衫的许诺从树上跳了下来。目光看向那群人消失的地方神色变幻,随后转头看向了远处公路上停靠的那两辆越野车。

    伊科萨是南美某个黑帮的成员。这次跟随自己的老大来到澳门是准备在赌场内赚上一笔的。实际上开始的两天他们找来的那个赌术高手的确是赢了不少的钱,老大也很是大方的让他们这些小弟花差花差的过了两天。

    不过昨天晚上却遇上了一个变态高手,不但将赢来的钱全都给吐了出去,还把本金都给赔掉了。

    像是他们这些刀头舔血的黑帮人物们哪里能够忍受这种惨烈的损失?在把那个输掉了钱的倒霉高手干掉之后,他们的老大就决定去找那个赢钱的家伙把输掉的钱全都拿回来。

    只是,在酒店里面他们可不敢造次,毕竟这里并不是南美。想要动手还要等到那个赢钱的家伙离开酒店才行。

    好在今天午饭之后目标人物就离开酒店外出,老大当即召集了人手准备把人给绑了。只要抓到了人,他们有一百种方法让目标人物把钱给吐出来。当然了,真的拿到了钱之后他们也没有想放过目标人物。

    对于这些人来说,身在异国他乡做上一票就走不会有任何为难的地方。

    老大带着人进入树林抓人去了,伊科萨和另外一名同伴留下来看车。

    因为昨天晚上的倒霉事情他们一夜都没能睡好觉,此时伊科萨正坐在一辆越野车的驾驶座上无聊的打着哈欠。就在他瞌睡虫上脑,准备闭目养神的时候。在车外抽烟的同伴却突然间惨叫一声将他惊醒。

    没等伊科萨转头去看生了什么事情,一只有力的大手就从车窗外伸了进来,宛如强劲铁钳一般死死扼住了他的咽喉!

    “嗯?怎么回事?”远方正在树林之小心翼翼搜寻着许诺下落的黑帮成员们都听到了一声汽车喇叭的鸣响。这里人迹罕至,之前过来的时候这条路上根本就没有看到别的车辆。

    面露疑惑之色的白人老大挥了挥自己手的枪“卡尔,法比奥。你们两个回去看看!”

    “是,老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