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在魔都是不能独自办案的,他们需要申请协助才行。≧可是一旦申请了协助也就意味着将这件案子交了出去,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先不说其机密性和牵扯的范围,单单是易宸宇也不可能放弃这个看似异想天开的案子。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听上去就像是科幻电影一般的事情正在逐渐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他作为主管案件的警察必然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或许,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没有正式的协助,易宸宇来魔都调查许诺实际上是属于私人性质的行为。而且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被曝光,因为这会引起当地警方的极大不满。

    虽然在易宸宇的极力劝说之下,他的上司周警司最终默许了他的这次行动。不过却已经明确表示过,一旦生什么事情的话,周警司是绝对不会承认其官方身份的。毕竟这种事情在纪律部队之是绝对的违规。

    通俗点说的就是,这个黑锅易宸宇的上司是绝对不会为他去背的。

    ,对于这些穿制服的人来说,可没有一个人愿意沾上这种事情。

    在这个广泛使用身份登记制度的国家里,想要找到许诺的踪迹很是简单。易宸宇带着人入住了许诺对面的一家酒店。易宸宇的想法很简单,追踪许诺得到第一手真正有意义的资料。

    既然有调查也就能够知道许诺并不是什么无财无势的普通人家,他是一位正儿八经的亿万富豪。

    别管他的钱是怎么来的,人家就是有钱。无论是在香港海豹部队的事情还是澳门的事情许诺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嫌疑。

    而且一旦打草惊蛇的话其结果就是让许诺警觉。以后想要再抓住他的踪迹可就困难了。毕竟有钱人可是能够请的起大票律师的。

    这种情况之下唯一的办法就是拿到真正的,不容置疑的证据。如果能够直接拍到那件传说的飞行战甲就再好不过了。只有有了真正的证据,那许诺的身份财富就无法保住他了。

    只是,作为专业警察的易宸宇却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远没有想象之的那么容易。

    因为是以私人身份来做事,易宸宇这次带来的人都是类似于私家侦探这种形势的存在。他们跟踪隐匿都是一把好手,毕竟是常年吃这碗饭的。但是这些人却低估了自己的目标,将他当作普通人来对待。

    远距离的窥探窃听,车辆互换跟踪什么的这些招数在许诺的身上统统没有用。

    许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在每次任务的间隔并不是说都在休闲玩耍,他是将这些时间全都利用起来学习各种方面的知识。因为许诺非常清楚,想要在危机四伏的任务世界之活下来,自身的强大才是最终的根本。

    许诺因为身体素质强悍,记忆力和观察力被大幅度提升的原因。其学习任何知识的度都极为强悍,而且理解能力甚至让他的那些专业老师们为之咂舌。

    许诺的老师之各方各面的都有,其自然是少不了那些曾经在各国专业机构内工作过的特种工作人员。

    魔都这里经济繁华,来自世界各地的淘金者们络绎不绝,身怀绝技的人不知凡几。手有着大把钞票的许诺想要给自己找些好老师非常简单。

    在这些老师之,那些特种工作人员们早早的就已经将众多的专业技能传授给了许诺。反窃听,反侦查就是其之一。

    当易宸宇的人在对面大厦内架设窥镜的时候,许诺当即就已经有所察觉。而最为搞笑的就是窃听。

    因为这家酒店的安保设施非常严格,想要在许诺的高级套房内安放窃听器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易宸宇就把主意打在了许诺的那里雪弗兰跑车上。可是问题是,这辆车本质上却是一个变形金刚啊!

    安装窃听器的事情立刻就被许诺察觉,皱了皱眉头之后,许诺决心主动找上门去。

    ------

    “目标上了南园路,正在向着方窑路前进。”对讲机内传来了追踪车辆的声音,坐在一辆租来的商务车内的易宸宇低声吩咐“小心点靠上去,别被现了。看看他究竟是要去什么地方。”

    晚饭之后许诺就坐上了雪弗兰跑车在魔都的大街上到处闲逛,跟着他的那些人不断的变化路线生怕被许诺察觉。易宸宇心里感觉有些奇怪,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他却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

    直到一个矫健的黑影在路灯照耀下来到这辆外表普普通通停靠在路边的商务车外面。

    “咚咚咚~~~”站在车门外的身影抬手敲了敲车门,随即一把就将车门拉开。

    “能借个火吗?”穿着一件墨蓝色衬衫,黑色长裤的许诺双手支在车门两侧。目光如炬,嘴角带笑的看着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夹着香烟的易宸宇。

    “咚!”车门再次关闭,许诺已经坐在了易宸宇的身旁。

    “目标车辆已经上了方窑路,正在向着龙跃路方向前行。咦,好像向着指挥车那边去了。”易宸宇原本还想解释上几句,可惜手对讲机内传出来的声音却让他彻底死心。

    人家都已经找上门来了,这个时候还能够说些什么呢?同时易宸宇的心里也在暗自嘀咕,究竟是哪里出了纰漏被人给察觉了?

    无论如何易宸宇都不可能想到他安装了窃听器的那辆雪弗兰跑车居然会是一个变形金刚!这已经出了正常人的思维界限了。易宸宇还认为现在开车的人是许诺的人呢。

    “为什么要跟踪我?”许诺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点燃香烟之后直接出声询问。

    略显昏暗的车厢内烟雾缭绕,橘黄色的车灯散出微弱的光线。微微垂下眼睑的许诺伸出脚轻轻踢了下前排的驾驶座,已经悄然将手伸入了怀的司机顿时停住了自己的危险动作。

    “我们怀疑你和某件案子有关系。”内心激烈挣扎之后,易宸宇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他刚刚已经从身旁的这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淡淡的气息,那是一种让他忍不住想要竖起寒毛的感觉。

    “警察?”说实话,许诺对此并不是太过惊讶。

    “是,香港警察。”现在已经是这个程度了,易宸宇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虽然他是柔道六段,而且前面还做着一个司机。可是易宸宇却丝毫不敢有什么动手的念头。

    正是因为本身实力不俗,易宸宇才能够切身感觉到危险就在身边。如果真的是什么都不懂,脑子一热说不定真的要做出些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什么案子?”许诺决心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他此刻实在是不想和这些人牵扯上什么联系。

    “有一队前海豹成员全副武装的在香港失踪了,我负责追查这件案子。”易宸宇没有丝毫的隐瞒,将自己的线索一一道明。甚至就连澳门的事情也没有遮掩。

    毕竟此时此刻面对着赤手空拳单身而来的许诺,易宸宇的心却在不争气的加跳动着。

    微微低着头,垂下目光的许诺身上散着异常危险的气息。这让易宸宇忍不住的感觉许诺是不是想要把自己给灭口?

    如果和自己所推断的一致,那能够灭掉一队全副武装的海豹的许诺对付他的确是没有什么困难。毕竟他这趟过来可没有携带任何武器。

    实际上许诺的心之前的确是动了杀机。

    易宸宇的追查方向和目标并没有错,那些事情的确都是许诺做的。当许诺察觉到自己的秘密有暴露的可能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灭口。只是,这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仅仅是一闪而逝。

    至于原因很简单,并不是因为易宸宇警察的身份,而是因为就算是杀掉了他也没有什么用处。反倒是会打草惊蛇。

    易宸宇不一个人,他是香港警察。他既然是奉命来追查案件,那必然是要留下档案记录办案过程。那被其列入嫌疑人的自己肯定也是留有档案的。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真的杀掉易宸宇,那所造成的后果必然是让那些原本还不是很重视的人立刻认真起来。

    暴力机构一旦认真起来,那可是非常危险的。

    杀掉易宸宇于事无补,而且还会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麻烦,这种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去做。所以许诺心的念头也就真的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可是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呢?杀掉不行的话那收买呢?也不行。因为那样简直就是证明了自己的确是有事情,不然的话干嘛要去收买人家?钱多的用不掉了?

    安静坐在车座上的易宸宇目光扫视,看着许诺脸上的神色不断变幻心头大振。难道自己的推测是真的?!

    “回香港去,不要让我再见到你。”沉吟片刻之后,许诺转头看着虽然面色平静但是略带慌乱的眼神却出卖了内心真实想法的易宸宇“没有下一次了。”

    思虑再,许诺最终还是决定离开。毕竟对于他来说现在这边已经不安全了。他需要外出去避避风头,至少要去一个警察们暂时够不到手的地方才行。

    “呼~~~”看着许诺远去的身影,易宸宇悄无声息的轻叹口气。

    直到此刻,他那一直被刻意压制的心脏才猛烈的跳动起来,鬓角额头上也已经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许诺带给他的压力就像是无形山岳一般充满了威压,刚刚差点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

    这个男人,绝对有着不同寻常的故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