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少时已经不再是刚刚出道时候的新人,公司对于她们的管理已经远不如之前严格。≥>更加重要的是,此时的少女们可是正当红。

    能够为公司赚取大笔金钱,自然是拥有特权的。老板见到的时候都会多笑一笑。经纪人们一般情况下已经很少会对少女们严格看管。她们的身份已经有所不同。

    深夜从电视台参加完节目回到宿舍之后,工作人员们纷纷离开。而没有回家住在宿舍的少女们此时大都已经洗漱完毕准备睡觉。唯有金泰妍却是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姐姐,明天再弄不行吗?”穿着睡衣的林允儿走进房间,疑惑的看着金泰妍。

    因为后天是金泰妍的生日,所以公司难得的给她放了一天假期让她可以回家一趟陪陪家人。这也算是当红的一种奖励吧。

    “哦。”金泰妍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先收拾一下,明天直接就可以走了。”

    “哦。”林允儿倒是没有太过在意,回到自己的床上就准备睡觉。她也是属于正当红,每天忙的要死的类型。

    晚上已经睡的迷迷糊糊的林允儿突然间被一声轻响给吵醒,抬手揉了揉眼睛之后惊讶的现一个娇小的身影背着背包悄悄的走出了房间。

    “这么晚了她要去什么地方?”心头的疑惑浮起之后就再也无法放下,林允儿奋力打败了瞌睡虫,起身悄然跟了上去。

    “咔嗒~”房间门被关上,林允儿想了想,快步来到客厅的窗户旁边悄悄撩起窗帘向着窗外开去。

    “嘶~~~”林允儿悄然抬手捂住了嘴,背着背包的金泰妍离开大厦之后来到路边一辆亮金色的跑车旁边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什么人?”虽然因为距离太远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可是林允儿的直觉告诉她这肯定是个男人。

    她们的工作并不是说不能找男人,只是对于现在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她们来说找男人会引起很大的负面作用,尤其是如果被现的话,那可就影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团体。

    亮金色的跑车动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夜幕之。

    虽然明天有着很多的工作要做,必须要早起去美容院。可惜林允儿今天晚上注定是睡不安稳了。

    来接金泰妍的人当然是许诺。他收到了金泰妍的短信之后很快就开车过来。至于为什么金泰妍会给许诺短信,那是因为他们两人一直都有联系。

    简单来说,许诺是在劈腿。而且还是同时劈同一个团体的两个人。至于许诺为什么会这么做,这或许是与他心态的转变有关系。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句话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没有说错。许诺现在不但是有钱了,而且还拥有人一般的强大能力。在这种情况下,许诺的内心自然是涌出了想要多吃多占的念头。

    当然了,许诺一开始也不是自己主动就想要这么做的。就算是有这个念头他也没有这早就暴露出来。他毕竟不是接受过精英教育的精英们,他的脸皮比较薄。

    杰西卡和金泰妍不断的靠近与示好给了他一个顺水推舟的机会。许诺的态度就是来者不拒。

    至于以后会怎么展,那就不是许诺现在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毕竟他在每一次的任务世界之都是出生入死,谁知道或许什么时候就回不来了也说不定。而且还要在现代世界之严防死守,防备着一旦秘密暴露之后会怎么怎么样。

    巨大的压力之下许诺心也有了些奇妙的变化。面对着若有若无向他表示出好感的女人,许诺心自然是升不起什么拒绝的念头。毕竟都是美女啊。能够拒绝美女的男人真的是很不多见。

    实际上如果杰西卡能够看到许诺手机的话,就会现许诺与她通短信和电话的次数几乎与金泰妍一样多。

    亮金色的大黄蜂在昏暗的道路上快行驶,车内非常安静。

    因为没有开内灯,车内此刻只有仪表指示灯出的淡蓝色光芒。上车之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金泰妍低着头绕着自己的手指,因为光线昏暗,也看不清楚她此刻是什么表情。

    “是在全州是吧?”假装开车的许诺伸出一只手按住了音响“直接将导航设置在市内就可以了吧?”

    “啊。”金泰妍微微扬头,目光却是看向窗外,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现在太晚了,过去的话路上危险而且爸爸妈妈都已经睡着了,不好打扰他们。”

    “”许诺无语,那你还让我大半夜的跑来送你?!

    “那送你回去?”许诺话刚出口就后悔的想要抬手扇自己一个耳光。人家女生都这么主动了,自己还在装傻不成?

    “呵呵~~~”许诺讪讪一笑“那个,这么晚了回去打扰别人也不太好。”

    “当**来临之时,幸爱疗法是我所需要的~~~”音响内突然传出了传奇级情歌王子马盖伊的经典歌曲幸爱疗法的歌声。

    “你妹!”许诺猛然抬手拍了下音响,但是歌声却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依旧在自顾自的播放着歌曲。

    “这音响坏了。”许诺急忙出声解释“可能是病毒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乱八糟的东西。呵呵~~~”

    此刻的金泰妍却宛如什么都没有听到,只是垂着头一言不。

    黑漆般的长扎成了一个利落的马尾,一个红玛瑙的夹简单扣住。白嫩娇艳,宛如牛奶般的肌肤此刻已经是红晕满霞,宛如涂抹上了一层浓浓的红胭脂。点漆般的双目之雾气朦胧,好似随时都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许诺转头看去,虽然看不到金泰妍此刻的表情,不过却能够看到那修长宛如天鹅一般的脖颈上已经染满了红晕。许诺心激荡,不再说话重新将目光投向路面。

    亮金色的大黄蜂跑车闪电一般在出城高路上飞驰,很快转向了峨嵯山方向。

    金泰妍毕竟是这里当红的艺人,就算是去再高档的酒店也很难保障不被人认出来。而一旦被认出来再传播出去,那对于她的事业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虽然想过了要去新买的房子,不过新房子的清理工作还没有做完,那边现在正是最为混乱的时候,现在过去也不行。

    不过许诺很快就想起了一个好地方。他的手可是还有位于峨嵯山附近那家六星级酒店华克山庄的一小部分股份。虽然数量不多,但是勉强也能够算是个股东。而且那里的规格很高,至少不用担心会有什么新闻记者们跑进去。

    听着许诺打电话在华克山庄定房间,垂下头的金泰妍感觉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相比于男人,女人在情感方面的敏锐程度非常恐怖。她能够感觉出来许诺对自己有好感,但是对许诺有好感的却不止一个人。

    上次在澳门的时候意外遇见许诺就让金泰妍感觉他并不是什么意外来到那里。单独相处谈论梦想的时候许诺深深的打动了金泰妍。就像是捅破了一层窗户纸一样让金泰妍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她也是非常喜欢这个有魅力的男人的。

    当得知许诺将会在这边待上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金泰妍的心思就开始活泛起来。

    实际上这段时间里金泰妍和许诺已经单独见过几次面了。虽然每次都只是吃饭而已,但是金泰妍却已经真正将许诺当作自己的男朋友来看待。

    然后得知自己有了假期,再与父母打电话说了要回家的事情之后,一个念头就无法抑制的在她的心涌了出来。

    当金泰妍给许诺出短信之后,她的内心就已经开始挣扎起来。一直到许诺开车过来,上车之前金泰妍心还有些迟疑。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间变的有些疯狂在脑海之作祟,所以他犹豫。

    不过等到她看见许诺的目光之后,才彻底放下了心的纠结坐进了车内。就让今天,放纵一次吧。

    一路无话,只有大黄蜂还在不停的播放那些极具暗示性的歌曲。不过许诺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了,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也在燃烧!

    驶入夜色之的大黄蜂非常安静,至少车内感觉不出来什么特别的颠簸和噪声。对于正常男人们来说此刻正是挥口才来忽悠的时候。说些好听的情话既不用花钱还能够提升情趣。只是,许诺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

    许诺的口才并不出众,能说会道基本上与他无关。实际上如果不是因为嘴巴有些笨,性格上也有些闷闷的,那在他毕业的时候说不定他的前女友也不会选择毕业就分手。

    车内的气氛暧昧,配着大黄蜂播出的音乐好似弥漫着粉红色的气息。不过这份暧昧之却夹杂着一抹淡淡的尴尬,那是因为许诺心底有个声音在喊他们还没有到这个程度。

    只是,这个声音在大黄蜂风驰电掣般驶出黑夜融入峨嵯山华克山庄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看着远处那栋在夜幕笼罩之下散着璀璨光芒的美丽建筑,许诺的心,也逐渐安静下来。这一刻,他的心有一丝明悟,自己所顾虑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太多了。

    “既然你选择了我。”许诺微微侧头看向一旁的金泰妍,双目之波光闪动,异常明亮“那我绝对不会辜负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