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银座,这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熙来攘往的密集人群宛如潮水汹涌不停。霓虹闪烁,金碧辉煌。

    在幽暗的夜幕之下,衣着光鲜的红男绿女们尽情的在这座世界闻名的繁华之都放纵着自己。连绵不绝,几乎无穷无尽的璀璨灯火将昏暗的夜幕完全变成了光芒四射的完美天堂。

    只是,这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销金窟内却有着无尽的黑暗。银座的繁华之下隐藏着无穷的冷漠。

    走下出租车的许诺摆手拒绝了那些衣着光鲜靓丽,而且还很是暴露的少女们的殷勤。只是冷静的看着这个迷乱之地的一切。掏出根香烟点燃,许诺向着不远处街角一家二十四小时餐厅走去。

    痛痛快快的吃了份丰盛的宵夜之后,许诺起身来到收银台“请问有洗手间吗?”

    “这边直走。”在这里打工的女学生恭敬行礼之后为许诺指路。

    毫无疑问,日本是一个完全以金钱来决定一切的世界。这里有无数的少女为了钱而心甘情愿的出卖一切。不过也有很多愿意通过自己的工作来赚钱的存在。这些在各地打工的学生们大都如此。

    “谢谢。”许诺轻笑点头,随即走向了洗手间。

    “就是这里了。”不大的卫生间内并没有什么人在。毕竟此刻已经是深夜时分,虽然银座这里有着大量的人员,可是绝大部分人此刻都是在各种消费场所厮混,这个时间来这里吃饭的人真的不多。

    空气仿佛凝结一般,一阵诡异的空间扭曲过后,许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妹的。”许诺抬起袖子掩住鼻子,一股殷红色的血渍在深蓝色的衣袖上逐渐绽放。

    “还是身体素质不行啊。”戒指的声音让许诺很是不满“我的身体还不行?那谁的行?”

    “克拉克肯特的身体素质就足以支持他进行连续的,远距离的瞬间移动。”戒指的话顿时就让许诺无语,这根本就不是对比的层次好吧。

    此时许诺已经身处于第一东京银行的金库之。四周虽然很是昏暗不过却难不住许诺的强视力。因为要为存储空间腾出位置装黄金,因此擦干净鼻血的许诺掏出了兜里的手机打开照明。然后,他就看见了那座小金山。

    那是一堆由沉重的金块所摞起来的小型金山,其价值高达数十亿美元之多。

    在这座金库之有着一排排厚实的保险柜。许诺知道这些保险柜里面存放着众多价值高昂的贵重物品。只是他可打不开这些异常坚固的保险柜。虽然他的力量很强,但是还没有到能够徒手撕开合金保险柜的程度。

    许诺双目之绽放炫目的光芒,拍了拍手走向了那座小金山。

    这座金库位于地下十多米的地方,四周上下全都是由厚达数十公分的合金钢材构造而成。唯一的进出大门没有动态密码外加专门钥匙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打开。

    而且大门有定时装置,不到时间根本就无法启动。这里堪称绝对安全,里面自然也没有任何的警报装置可言。

    第二天清晨,前来上班的值班经理在警卫们的陪同下从安保室内拿到了钥匙,又从核心机房得到了动态密码,随即前往金库打开大门开始一天的工作。

    “呜~~~~”值班经理和警卫们进入金库之后没过多久刺耳的警报声就响了起来。

    大批警察和新闻记者们呼啸而至将整个第一东京银行的本部围的水泄不通。这种大型银行的金库都是连接着当地警察局安保系统的,警报一旦拉响就不可能再隐瞒下去。

    更何况这是股份制的银行,工作人员们无法向自己的股东们保密。毕竟这次失窃了高达十多吨的高纯度黄金!

    理想状态下一立方米的空间内能够装满十九点吨的黄金。不过这次许诺最终只是装进十吨多一点点的黄金。这些黄金按照现在的国际行情来计算的话,每吨大约价值四千百万美金,十吨的话那就是八亿美元!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第一东京银行失窃了如此之多的黄金惊动了无数人。其股价暴跌不说,这件事情对其各个方面的打击都是非常沉重。

    追查案件的警察完全搞不清楚情况。外面没有丝毫被动过的痕迹,无论是监控还是夜间警卫什么的都没有任何现。在没有密码和钥匙的情况下,想要打开厚实的,拥有压力计和定时装置的大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四周的墙壁全都仔细检查过了,没有任何被打通的痕迹。可是黄金确确实实的是少了十多吨,而且金库内也确实是现了有人活动的迹象。但是却始终找不到任何的头绪。

    这件数额巨大的诡异失窃案件惊动了许多人,包括情报部门在内的多方势力都曾经介入过调查。可惜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出有用的线索。

    因为这场失窃事件,第一东京银行会长社长以及一众高层们纷纷辞职担负责任。而股价的暴跌以及众多在金库内存放有贵重物品的大人物们纷纷拿着自己的东西撤离。

    整个第一东京银行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损失异常惨烈。想要重新回到第一流银行的行列至少十年之内是想都别想。

    实际上许诺之所以要找上这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店,除了其拥有大额黄金储备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家银行的前身是千叶储蓄银行,曾经在数十年前的战争时期在华夏进行过大规模的非法活动。

    第一东京银行能够从一家普普通通的银行崛起成为整个日本都是第一流的银行,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其原始积累之沾满了华夏的鲜血!

    “先生,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银行一定会竭诚为您服务。”两天之后,许诺来到这间正处于风雨飘摇之的银行取回自己存放在这里的钻石。满脸憔悴之色的值班经理恭敬的送许诺外出,并且神色诚恳的试图挽回一个潜在的大客户。

    只可惜,许诺虽然有些钦佩值班经理为了自己公司努力工作奉献的精神,但是他却对这个国家无爱。

    “我会考虑的。”许诺抬手戴上墨镜,勾起嘴角淡然一笑“谢谢你们的服务,我很满意。”

    坐上酒店的专车之后,许诺翘起了腿“去机场。”

    ------

    在东京弄到了一大笔黄金的许诺去往机场却是登上了前往la的班机。

    虽然在任务世界之已经多次前往这座天使之城,不过在现实世界之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举世闻名的好莱坞,星光大道,比佛利山等等各处景点许诺都没有去,因为他来这里并不是来旅游的。

    虽然弄到了许多的黄金,可是许诺却不可能直接拿出这些黄金扔到银行去换钱。不仅仅是因为那些金砖上面都有特殊的印记,更加重要的是许诺根本就无法解释自己的这些财富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因此,许诺需要一个能够帮助他把这些黄金转换成可以合法使用的财富的人。也就是能够帮他把这些黄金洗白的人。

    而这个人也并不难找,之前在尔参加比赛赚取自己第一桶金的时候,作为他推荐人的就是加州的教父级人物,卡希尔的姨夫甘比诺。

    “许,好久不见!”洛杉矶郊外一处葡萄酒庄园内,面色和蔼可亲,原本锐利的双目之此刻满是慈爱之意的甘比诺脖子上绕着一条白色围巾,快步迎上了刚刚从一辆重卡上下来的许诺,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许诺面带轻笑,宛如见到了多年不遇的老友一般拍了拍甘比诺的肩膀“最近还好吗?”

    “很好,我的朋友。”甘比诺挽起许诺的手臂,向他示意走向酒庄内部的林荫小路“我们需要喝上一杯吗?这里有最好的赤霞珠。”

    “谢谢你的款待。”许诺轻笑点头“不过我已经定好了机票,恐怕没有时间和你一起品尝美酒的味道。”

    “这真是太可惜了。”甘比诺微微摇头“等下你离开的时候我会让人装上两箱这里的葡萄酒放在你的车上。永远不要和我客气,我的朋友。”

    “好。”许诺点了点头“那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在加州明媚的阳光下走在林荫小路上,四周带着墨镜的警卫们都离的远远的。直到这时甘比诺才松开了许诺的手臂双手背在身后“我听卡希尔说你有一批货物想要出手?”

    “是的。”许诺抬起头看着林荫小路两侧优美的景色,轻声回应“我有一些黄金要换成真正的合理收入,希望你能够帮忙。”

    “我的朋友。”正式开始谈生意之后,甘比诺的神色顿时就完全换了个人。双目之的神色宛如猎鹰一般锐利“或许你应该知道,我们要一手将你的资产证明通过各处离岸公司进行大规模的操作,以你的名义进行各个各样的投资计划并且还要推动其成功盈利,让你迅多出来的财富有着合法的来源依据。现在洗钱可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

    “需要多少手续费?”许诺也没有什么矫情的想法,直接指向问题的核心所在。

    甘比诺抬起自己保养极好,带着硕大红宝石戒指的手,大大的张开了自己的五个手指。

    “五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