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从熟悉的眩晕感觉之回过神来,许诺却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被固定住了,而且眼前还套着类似于夜视仪的东西。[<{?<<?〔同时他的脑海之一阵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不断侵袭着他的意志。

    “世界探寻完毕。”就在许诺奋力挣扎想要夺回自己身体控制权的时候,戒指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之响起“这个世界挺有趣的。不但有相对于你出身的世界来说很是先进的克隆,机械融合等方面的技术。而且居然还有意念操控这种东西。真是有趣。”

    “先别有趣了。”用力咬着牙抵抗着脑海之疼痛感的许诺现在可顾不上什么技术什么意念操控。他现在只想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这种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真的非常可怕“先把我救出来再说!”

    “别紧张。”戒指的声音之满是笑意“你现在的身份只是被控制住的精英士兵,还没有接受机械融合改造。你的身体还是血肉之躯,没有被改造成半机器,半人类的怪物。”

    “半机器半人类?!”戒指的话让许诺不寒而栗。

    他自然是能够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被取走一些部件然后换成冷冰冰的钢铁,许诺的脑海之立刻就升腾起了满腔的怒火。

    许诺从来都没有想过将自己的身体改造成钢铁的念头。虽然相比于人类的血肉之躯,钢铁的确是坚硬非凡。可是那不是自己的啊,不是父母给予的身体,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可言。这种事情想想就让人寒毛竖立。

    如果真的有人敢这么对他的话,那许诺绝对会把那个人给塞进马桶里面冲进下水道。

    “好了,你这次的任务就是干掉那个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家伙,解决他之后你就可以回家和你的小情人去约会。”戒指的声音之满是调侃“现在开始。”

    戒指的声音刚刚散去,许诺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重回了自己的掌握之。急忙内视了一下存储空间,现还可以使用之后就悄然松了口气。

    就在许诺准备扯开自己头上类似于夜视仪的头盔的时候,身前的金属门却被打开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纤细身影来到许诺身旁,抬手帮他把头盔取了下来。

    从那种夜视仪般感觉之恢复过来,许诺紧紧闭着眼睛,片刻之后终于能够睁开眼仔细打量一下四周的环境。

    这里是一处四周通体雪白,墙壁上镶嵌着白炽灯的房间。看上去就像是一处钢铁牢笼。而此刻站在许诺身前的是一名身形娇小,容貌靓丽,穿着白大褂的金女人。

    “”让许诺惊讶到没能说出话来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的容貌居然很像是金泰妍。

    微微失神之后,许诺很快就反应过来。眼前的女人仅仅只是容貌相似,并不是真的是金泰妍也来到了这个任务世界之。

    还没等他说话,眼前的女人就已经伸出了双手轻抚着许诺的脸颊,目光之满是柔情蜜意的看向许诺“我真的很高兴,你终于清醒过来了。亲爱的,我是你的妻子。”

    ------

    “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找我有什么事情?”现代世界,咖啡馆。

    穿着一身月白色碎花长裙的郑秀晶冷着脸坐在了杰西卡的对面,点了杯咖啡之后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是妈妈让我来找你的。”对自己妹妹的态度很是不满的杰西卡皱起了八字眉就准备火,不过想起母亲的交代还是将自己的火气压了下去。靠在椅子上双臂环抱在胸前“妈妈有事情让我问你。”

    “妈妈自己不会问我?”郑秀晶还是一副你欠了我好多钱的冷漠表情,又顶了自己姐姐一句。

    “你疯了吗?!”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杰西卡顿时就炸毛了“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是不是想挨揍!”

    这么多年的姐妹做下来,郑秀晶对于自己的这个姐姐可是真的非常害怕。尤其的当杰西卡瞪眼的时候,原本还一脸冷傲的郑秀晶立刻就认怂了。

    “有什么事情?”郑秀晶端起刚刚送过来的咖啡抿了一口,接着这个机会垂下了头。

    “什么事情?”杰西卡呲了呲牙,漂亮的杏核眼死死盯着自己的妹妹“别低头装看不到我!你老实说,前几天送你回家的那个男人是谁?!”

    “男人?什么男人?”郑秀晶疑惑的抬起头看向杰西卡,一时之间没能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别跟我装傻。”杰西卡摆出姐姐的气势开始训斥郑秀晶“就是雪莉生日那天晚上!妈妈说她在家里看到有个男人开车送你回的家!那个男人是谁!?”

    “啊。”这么一说郑秀晶就完全明白过来。心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瞪着杰西卡。怎么想都没有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个!

    “是姐夫。”郑秀晶双手端着咖啡杯,目光看向窗外车流如炽的街道,轻声回应。

    她之所以会对自己的姐姐有着很大的怨言,见面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脸色,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姐夫。

    “什么姐夫。姐你说是他?!”杰西卡终于反应过来,顿时满脸的震惊之色。抬起手用纤细白葱般的手指向郑秀晶“你,你怎么和他会有联系的?!”

    “因为你啊。”郑秀晶的心起了恶作剧般的心思“你的手机上都是和姐夫的肉麻短信,我找号码的时候看到了。”

    原本郑秀晶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可是让她惊异的是,杰西卡白皙的脸蛋上居然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染满了红晕!

    “真的有肉麻短信?!”

    “你太过分了!!!”

    姐妹俩的心情迥异,不过都是在生气。

    尤其是杰西卡,自己**般的秘密被人现了,那种感觉让她羞愤欲死。本身性格实际上有些害羞的杰西卡在暴怒的时候就会狂失去理智,哪怕对面坐着的是自己的妹妹她也猛然一拍桌子站起来准备大义灭亲!

    好在这个时候杰西卡的电话响了起来,这才算是暂时挽救了郑秀晶的小命。

    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害羞,满脸通红的杰西卡狠狠的瞪了郑秀晶一眼之后才用力的拿起了手机“喂!”

    电话是经纪人打过来的,通知杰西卡立刻赶过来准备参加活动。事业心很重的杰西卡在挂断电话之后恨恨的瞪了鹌鹑一般缩着身子的郑秀晶一眼,呲了呲牙“你给我等着,晚上再找你好好算账!这顿咖啡你请!”

    “嘁。”看到杰西卡要走,郑秀晶心长长舒了口气的同时却想要找回些面子,扬了扬小巧的下巴不满的开口“还没结婚呢就想着为自己家里搂钱。姐夫的咖啡厅我为什么要付账?你直接免单好了。”

    “你说什么?”原本已经拎起手包准备走人的杰西卡顿住了脚步。眯了眯漂亮的眼睛冷冷的盯着自己的妹妹,一字一句的开口“你是说,这里是他的咖啡厅?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居然一直都有联系?!”

    “惨了。”郑秀晶心悲鸣一声。原来杰西卡不知道这间咖啡厅是许诺的产业,自己却主动暴露了出去。这下事情没完了。

    “今天你必须把事情全都给我说清楚。”面色冷峻的杰西卡重新坐了下来,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拨了过去“这事没完!”

    ------

    “亲爱的亨利。”任务世界,一脸蒙圈的许诺被那位很像是金泰妍的女人拉着手走出钢铁房间来到一处布满了各种先进仪器设备的房间。女人神色恳切的伸出手轻抚着许诺的脸颊“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不明白,我想告诉你的是,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许诺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女人抬手轻抚这他的嘴唇“亲爱的,别说话。我知道你现在心很是迷茫,但是你现在还不能说话,你的声系统还没有修好。别担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

    “我去。”此刻许诺的心头宛如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

    他看过这么多的电影从来都没有见过相似的场景。也不清楚怎么自己就有了老婆还不能说话?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喂,戒指?”头上的问号都快有两米长的许诺开始在心呼唤着戒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喂?喂?!你大爷啊!”

    在布完任务之后,戒指就习惯性的陷入了沉寂之。任凭许诺任何呼唤都没有任何回应,气的许诺险些吐血。老子可是在帮你打工啊!

    “亲爱的亨利,来这边。”女人拉起许诺的手在灯光昏暗的钢铁通道之行走,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同样布满了各种器械的房间内。两名同样研究员装扮的员工正等在那里。

    “我们现在要给你修复声系统。”女目光含笑,用满满的爱意看向许诺“你很快就能够说话了。”

    “”就在许诺张了张嘴准备说自己不用什么修复,自己本来就会说话的时候。合金钢材铸造的金属大门猛然间被轰开!

    一股让人难以抵抗的强大力量好似无形之手一般猛然将许诺撞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